p3ok5超棒的都市言情 修真極惡魔頭討論-第一百七十三章 對錯熱推-x5tc9

修真極惡魔頭
小說推薦修真極惡魔頭
“张爱死了?”
那个曾经想要对他化身的李潇投怀送抱的女子,样貌还算娟秀,身材也挺好的,就这样被自己的儿子给杀死了?
听到这话,韩林顿时来了兴趣。他变了身形,坐在塔尖,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一幕。
这可是他的儿子,是他的种,怎么就混成这样了?
下面群情激愤。
更有人说道:“如果不是他们帮你,就以你的资质和条件,只怕进个三流宗门都难。能来我们清虚门修行?”
立刻有人附和道:“哈哈哈,还能说出这等话。畜生都不如。哪怕是条狗,喂几年也养熟了吧。”
“难道你还自认为是个好人?你这么坏,无情无义,小心天打雷劈。”
“……”
“……”
陆陆续续有人指责。
有如丧家之犬的柳忆潇手里拿着武器,指着众人,神情有些疯癫:“为我好?呵呵呵……分明就是当我是条狗,是个没人要的孽种!谁都可以欺负我。哈哈哈。是我坏?我不坏,只怕早就被他们害死了!”
他披头散发,大声怒吼:“我就是这个性格。若是谁对不起我,我就杀他全家!”
同时挥舞着手臂,深厚的法力不停射出一道道剑气。
众人看到这番情景,也无人愿意上前,纷纷退后,保持着环状。
风声鹤唳。
毕竟现在,柳忆潇已经陷入绝地。只需要静静合力围困住即可。要是对方一个暴起,导致自己受伤了,那就不好了。
柳忆潇杵在原地,如困兽一般咆哮道:“箐柠,你个贱人,快给我出来!”
“箐柠,滚出来啊!”
“哈哈哈。说我坏!我那只是为了活着。可她呢,好一个宗门天骄,道貌岸然,婊子货色。哈哈哈,欺骗于我,陷害于我……杀,我要杀了她!”
被逼上绝路的他已经有些神智不清,说的话已经失去了逻辑,处于疯癫的状态。
韩林站在人群之上,安静看着,没有出面,仿佛一切都和他无关。
他虽是修士,但依旧俗物缠身,不得超脱,一时之间竟然忘记了那法器之中藏着的药老,因为时效早就失去了作用。
只是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怎么混成了这样。
要知道,这柳忆潇可是他和木精的后代,潜力自不消多说,还有自己的分魂指导。
若换成自己!
呵,要知道,他可是真正的一贫二穷,白手起家。
而且修行的资质也不大好。
他真的很不解。以至于怀疑起了柳忆潇的智商。
思索了半天,他也是无奈叹了口气。
同他韩林一样,自小无父无母的柳忆潇在性格上确实有太多缺陷,比如自卑、多疑、优柔寡断……
然而韩林却变得坚韧、毅力、隐忍、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同样的模子,刻出来的却是两种人。
可不论如何,这都是他的儿子。
而且这次也算是件好事,幸好被他遇见了,结果也就可控了。需知玉不琢,不成器。不经历磨难,这孩子也成长不了。
…………
“杀了他。”
“不,先把他制服,交给宗门执法处!”
“还是等长老他们来吧。我们不要轻举妄动。”
众人依旧分歧,无人动弹。
柳忆潇看着人群,汗如雨下,一时间头晕脑胀。他也没有办法脱困。自从前几年药老沉睡之后,对方给的宝物和法力都用掉了,面对此时的困境,简直束手无策。
他不禁在心中怒喊,想要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药老啊,你在哪里,快来救我啊!”
就在他眼泪迷离之际,一个爽朗的声音出现。
却不是他想要的声音。
“这等恶人,人人得而诛之!我清虚门弟子何在?”
远处出现了一名长老。
韩林倒是早就发现,来人正是他的徒弟,方源。
“是七长老!”
有人惊呼道。
众人也下意识让出一条路来。
如今的方源,作为韩林的亲传弟子,修为早已经达到筑基。他看了一眼柳忆潇,原本是想直接出手击毙这等歹徒,可突然想到了大长老,似乎与此子颇有渊源,于是面色一变,一挥手,同旁人传音。
而且修真界向来少有恃强凌弱的做法,往往都是弟子服其劳。
所以韩林曾经在苗圃园子被镜离神君派出金丹手下追杀却损兵折将那事,已经搞得对方成了修真界天大的笑话,颜面无存。
韩林一天不被伏法,镜离神君就一天是修士们茶余饭后的笑料。
甚至更有不少人暗中作祟,就为了膈应这位神君。
“长老有令,活捉柳忆潇!”见长老发话,旁边立刻有跟班大声吼道。
下一刻,得了号令,人群攒动,蜂拥而上。
柳忆潇寡不敌众,在击飞了三人之后,便被一旁隐藏的某人一条飞驰而出的锁链捆住,层层环绕。
随后几人便从四面八方袭来,施展獠诛剑,架起金黄色的法阵,将其拿下。
“长老,此子道心坚韧,我等道行不够,破不了法门!”
方源冷哼一声,这才迫不得已出手,只用了声波,便直接震得柳忆潇恍惚分心。
旁边一人见状,露出大喜,直接从储物袋里拿出铁爪,凌空狠狠一插,勾住柳忆潇的琵琶骨。
“啊!”
法力顿时如同泄气了一般。柳忆潇肉身虽然坚韧,可依旧疼得惨叫连连。
看到柳忆潇被封印了法力之后,方源收回目光,对众人说道:“把此子关进地牢。将此事报予大长老请示,通知三峰,上会再议。”
“诺!”
哪怕这个时候,韩林也没有出手。他要的是顺其自然。试想,他堂堂一个假婴修士,看着这一个筑基带领着一群炼气修士,就真如同看蚂蚁一般,内心毫无波澜。
…………
…………
过了好几日,夜里。
柳忆潇坐在椅子上,望着烛光,意志消沉。
连日来的酷刑已经让他饱受折磨。
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不断重复:“我……我要死了。不若死了……一了百了……也不用受苦。”
可过了片刻,他又换了想法:“我一定要活着,要出去报仇!我不能白白死去……”
便用手狠狠捶打胸口和脑袋,试图让自己保持冷静和清醒。
他想拔掉琵琶骨上的铁爪,然而,此物有灵力庇护,坚如磐石,岂是他现在区区一个凡人能除去的。
一碰,就是死去活来的痛。
恍恍惚惚之间,他有些昏昏欲睡,可又睡不着。
突然,一个身影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眼前。
看着熟悉的脸庞,柳忆潇面露大喜:“药老,你醒了?”
对方点了点头,指着琵琶骨上的铁爪,满脸寒意地问道:“发生了何事?”
“药老,你终于醒了。你可知道,自从你陷入了沉睡后,发生了许多事情……”柳忆潇来了力气,忍着钻心的疼痛,断断续续说来。
韩林这次化作的药老,也是立着,默默听着,不说话。
原来,这柳忆潇杀死秦言和马丽之后,有药老的帮助,自然发展得顺风顺水。可随着法力精进,他心态也开始膨胀,逐渐变得高高在上,目中无人,傲慢无礼。
后来,在一起品酒大会上,他遇到了宗门五长老箐柠而且爱上了对方。
他可不管对方修为和地位,想要自不量力地迎难而上。再说那时候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他脸皮厚,死缠烂打,一直没进展,后面见实在得不到,便想用下三滥的手段。
因此交恶了对方。
这箐柠在韩林这个师傅面前,一向乖巧。可背地里肯定不一样。她的性格乖张,豆腐嘴,刀子心,毒辣阴险,着实讨厌柳忆潇,又想戏弄玩耍他。
加上“药老”消失,没有经验的柳忆潇自然入了局,掉进了陷阱。
一步步做错,走到了今天这个模样。
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悔之晚矣。
了解了前因后果,韩林稍加分析,也知道在实力为尊的修真界,问题确实出在柳忆潇身上。
但是他是自己的孩子!
那么,错的一定就是其他人!

local_offerevent_note 30 8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