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2r3p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1255再鑄鼎》-第792章 牆頭草讀書-ttm2s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华夏元年,6月30日,梧州。
郁水(西江)之上,一行挂着商号旗帜的粮船正顺水东去,眼看着就要接近肇庆府的边界了。
自临安事变以来,广西和广东分别为西宋和东宋所控制,不过与北方屯驻重兵的衡州边界不同,两广之间的边界局势并不紧张。这是由于广东有夏人庇护,西宋根本没有打过去的想法,东宋也没有反攻的能力,所以双方干脆撒手不管了,在边界只布置了象征性的警戒力量。
这有利于商旅通行,几年下来,广东广西之间商船络绎不绝,参与各方皆因此而受益。如今这几艘粮船夹杂在往来商船中毫不起眼,即便接近了边界,也没有引起不该有的注意。
在不被人注意的情形下,它们在一处河滩旁停了下来,几人上岸搬下炉具生起了火,似乎是在做饭。很快,一道烟柱高高地升了起来,不久后又有一艘小船溯水而上,停到了这几艘粮船旁边。
和美女主播捉鬼的日子 孫大王
然后,一名高大瘦削穿着褐色绸衣的男子从小船里走了出来,在粮船和岸上的炊烟之间打量着。
岸上的几人看到他,主动走近了过来,其中一名满脸胡子的男人高喊道:“可是统计组的人?”
褐衣男子眉头一皱,回道:“专业点,接头的时候不要直接问对方身份。”然后抛了一块木牌过去。
岸上的大胡子纵身一跃接过木牌,又从囊中取出另一块,两相比对,果然是成套的。他这便笑道:“唐突了,我叫郭严,不知这位兄弟怎么称呼?”
小船此时已经靠到岸上,褐衣男子跳了下来,然后道:“称呼在下张恩即可。事不宜迟ꓹ 咱们还是尽快谈正事吧。”
家有傻爹 湮湮
郭严咧嘴笑道:“张兄弟可真是痛快,那跟我来吧ꓹ 徐爷可等久了。”
说着,他就引领张恩上了其中一艘粮船,又请他进了船舱之中。
獵人同人——明日的仰望
出租車兵王 青雨巖
道人賦
木樨 顏涼雨
舱内有一名着青衣的中年男子ꓹ 与郭严交谈了几句,便对张恩说道:“原来是张统计员ꓹ 在下徐平,今日受范都指挥所托ꓹ 前来议事。”
誘妻之我的不良帝君 海沁明心
“范都指挥”即西宋大员、驻梧州的范文虎。范文虎是贾似道亲信ꓹ 深受其信任,受其委托统领大军,驻扎于梧州重地。按理说,这么受信任,范文虎应当忠心耿耿知恩图报才对,然而他对自己的能力可没有那么自信,一直对可能面对的与夏军的战斗深感恐惧。受此恐惧心驱使ꓹ 他身为西宋大将,整天不想着整军备战ꓹ 而是与夏人暗通款曲ꓹ 私底下跟夏国情报部门统计组建立了联系ꓹ 准备随时做个识时务的俊杰。可没料想ꓹ 夏军还没打过来,西宋自己先出了事ꓹ 贾似道竟被人暗杀了。范文虎这下六神无主不知所措ꓹ 便主动找到夏人ꓹ 想听听他们的意见。这个徐平与他有姻亲关系(准确来说是女儿给他做了妾),平日里也帮他处理一些政务ꓹ 今日便被他派来与夏人密议,看看究竟是怎么个章程。
望族嫡女【完結】
张恩便是被夏国的广南工作组派遣过来与他接洽的,现在见了正主,也不废话,就座后开门见山地说道:“我国已经在往广东调兵遣将,任何变化都可压制,徐君无需担心。且先不谈我等,范将军是有何想法?”
帶著軍需來大明
徐平年岁比张恩大上不少,此时却态度恭谨,答道:“范公自然无意螳臂当车,不会不识抬举与王师作对。若是王师有意,我等亦可率军反正,为王前驱……”
张恩微微一笑,又摇头道:“仅此而已?说句不客气的,就你们手下那些兵将,有没有都一样。”
虽说若是范文虎投诚,西宋局势将在短期内迅速改变,但实际上这几年来夏国虎吃鲸吞占据了大片土地,还没好好消化完全呢,并不急于在偏僻的西南边陲再吃一块。再者说了,范文虎这人在国公会中名声太差,许多人并不想真的把他给收服过来,之前派统计组去与他接洽,只是埋一手伏笔看日后能不能用上,没想到这小子心急火燎自己就赶着往这边跳,这就烦人了。所以真到正式谈判的时候,接到上峰授意的张恩反而不急不躁,不想着立刻就与对方达成协议,除非对方真的很有诚意。
徐平一怔,不是说好的劝降么,怎么压价压得这么狠?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只好问道:“不知贵国想让我等做些什么?”
天玄霸皇
张恩向后一仰,道:“我们不怕战斗,但西南的主要问题不在军事上……若是你们能将靖安府的皇帝请过来,倒是能派上些用场。”
徐平惊道:“要夺官家,这也太……”
他心中差点骂起来,要是我们有能力进靖安府控制住官家,那直接自己当董卓了,还想着投靠你们夏国干嘛?
但他不好发作,开始思考起该说什么话回应。不过他这一思考,回忆起了最近的政局,突然灵光一闪,似乎想到了些什么,越想越是有道理。最后,他一击掌,对张恩道:“未尝不可!”
“啊?”这下惊的就是张恩了,我随口一说,难道你真有办法?
短暂的惊讶过后,他的面色很快恢复严肃,问道:“你们想怎么做?有把握吗?”
徐平笑道:“如今靖安府的章丞相和南宁府的留制置有隙,争夺执政大权,想必贵国也该知道了。”
张恩当然知道,甚至可以说知道得比徐平还早些,当即点头道:“是有此事,你是想借此做文章吗?”
“没错。”徐平拍了拍掌,“章丞相有官家任命,更为正统,但手头军力就差了些;相反留制置手下兵强马壮,只是欠了一道大义名分。双方这么一比,各有长短,却也差不了太多,真斗起来也就是隔空论战,不会真动了刀兵。但若加上梧州的兵力,那就不一样了,不管范公支持哪边,哪边都会声势大盛。而一旦有了声势,人也便有了野心,便甘于冒险行事了……”
他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道:“所以,范公可以先假意支持章丞相,借机劝服他出兵南宁,剿灭留氏一党。只要范公允诺派兵襄助,章丞相多半忍不住这般诱惑,而等他真派兵出去了,梧州兵便可趁机北上靖安府……官家可得矣。”
张恩听得一楞楞的,既为这精妙的计策所震撼,又为此人的奸诈和无耻所不齿——你这叛徒当得也太彻底太心安理得了点吧?
但毕竟这个叛徒是要投靠自己这边的,张恩思索了一会儿,还是点头道:“此策有理,如此这般,我便回去禀报上面,相信不日便会有回复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