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qtvq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主神再啓笔趣-第一千章 泰山悠悠推薦-e2yp1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这能有一株不死药七八成的药力,很不错的根基大药,不仅小家伙受益,我也能用它重炼根基。”
古盛做出判断之后取出一个羊脂玉鼎,将这枚小树形状的神丹封了进去,而后将玉鼎和玉瓶以及众多古器经书纳入苦海。
“去休!去休!”
古盛得了好处自然没什么可留恋的,这地方一无宝贝二无美女,道场还荒芜了,留在这儿干什么,转身跨上白麒麟,迅速离开了这一处上古道场。
……
昆仑禁地深处,一道宝霞划过天空,所过之处凶险地势纷纷避让,而正在各自比斗的龙马等四大王者几乎是同时身子一颤,往着各自的洞府跑了。
他们都想不明白,这个小魔王怎么又回来了。
昆仑蕴仙地,虽然此地最大的造化之源已经被狠人大帝一掌拍碎,但是残留的力量正适合再蕴造化。
不论是我效仿无始大帝斩圣境道基重修,还是白麒麟打下原始根基,此地都是最好的选择。
古盛准备效仿无始大帝一般重修五大秘境,天生的圣境修为让他有了一个极高的起点,但就好似提前出世的圣灵难修圆满一般,对他之后的准帝之路也有阻碍。
他之前收集那么多大药宝材,其实也是为了重修根基做准备,以他的底蕴,就算是重修根基,不出十年便能重临仙台,到时候在王者之前好好打磨一番,厘定自己接下去的斩道之路。
墳地小保安
一枚被羊脂玉鼎封存的神药出现的那一刻,这成仙禁地的中心地带也仿佛出现了一股浓郁药香,灵气也陡然波动了起来。
白麒麟雀跃的望着古盛,见他将小鼎放在它的眼前,大眼睛里边满是兴奋,终于是可以开大餐了吗!
“虎魄!”
古盛的右手一挥,一道凌厉青芒出现在了身侧,泛着青光的刀柄被他握住,他的身上开始被神光环绕,气息也缓缓变化。
古盛身上的光芒一点点的消散融入到了虎魄之中,气息开始萎靡,整个人也越显虚弱,在这地势极危之地似乎随时可能遭遇不测。
白麒麟不安的低吼了起来,它不明白为什么小不点主人要将自己的修为一点点斩掉。
古盛的气息归于平静,那一点点的神光融入虎魄,让这一柄传世圣兵再添底蕴,长明神灯、黑色龙枪、一个古怪的铜炉出现护佑在了古盛周边ꓹ 这些都是他得到的圣兵之流,此时主动出现替他护道。
一团泛着奇妙光华的火红色液体从被修复的神炉当中显现ꓹ 这是与龙枪一同来自天外的火神源,能够加快修行进境。
無敵戰仙
古盛虽然磨灭了修为,但余下的最后一点力量就连他自己也无法散去ꓹ 而这便是他的最强道基,也是长生之基。
“小家伙ꓹ 我们开始了。”
古盛缓缓揭开羊脂玉鼎,里边的那一枚形似菩提树的神丹在四件圣兵笼罩的圣威之下瑟瑟发抖ꓹ 随后这枚神丹和火神源同时泛光交织。
白麒麟被古盛抱在怀中ꓹ 麒麟入怀之后,他纵身跃入火神源中,那一枚神丹被他和麒麟分食,而这一人一仙灵也闭眼陷入蜕变之中。
武神血脈
长明神灯神光一闪,传世圣兵的神祗操控之下,这一团火神源被移至到了成仙地的最核心地带,那放置三分一绿铜鼎的仙池之中。
无尽的仙液顿时被吸收了许多ꓹ 随后交织成茧包裹着这一团火神源,仿佛心脏一般缓慢而有规律的波动了起来。
……
悠悠十载ꓹ 时光转逝ꓹ 一只白皙的手掌自白玉般的能量茧中探出ꓹ 虎魄神刀泛着青光立刻来到了这手掌面前被探拿到了手中ꓹ 随后一个十一二的少年出现在了这昆仑成仙禁地。
熱血長城
“仙台二重天,大能绝顶ꓹ 倒也不坏!”
古盛的嘴角流露出一丝笑容ꓹ 如今的自己比起之前似乎弱小了许多ꓹ 但这一份力量却给他一种好似掌上观纹的感觉一般,凝视而掌握ꓹ 轻松自在无比。
“小白!”
古盛的身后传来了小小的动静,似乎是某个调皮的小家伙想要捉弄他,他都不用转身都知道是谁,只是一声呼唤,没能吓到主人的白麒麟踢踏着步子来到了他身边。
“主人主人,我们可以走了吗!”
闲不住的小家伙蹭了蹭古盛之后发出奶声奶气的催促,这小家伙的年纪在仙灵之中委实不算大,性格还是比较活泼的。
原本不过一尺长的白麒麟变成了一丈左右,正好便于古盛骑上,古盛翻身跨上白麒麟,麒麟双足一动,他们很快便是出了昆仑,朝着远方一处巍峨高山而去了。
……
泰山,巍峨沉浑,气势磅礴,尊为五岳之首,号称天下第一山。
自古以来泰山便是神圣的象征,位于古中原地区的最东部,被黄河与汶河环绕,在古时被视作太阳初生万物发育之地。
山莫大于之,史莫古于之!
繼女兇猛 翡翠帝王綠
都市修仙高手 櫻花墨
泰山雄伟壮阔,具有厚重的历史沉淀,最早的记载可追溯到上古三皇五帝时期,是冀近神灵之地。
上古时期,诸多圣皇与古帝无一例外,皆选择在此封禅,令泰山笼罩了重重迷雾,透发出无尽神秘气息。
现如今的泰山早已发展成为了景区,登临泰山也不再是像以前那般困难,泰山的山体分三层台阶式地质结构,犹如登天台阶,坐北朝南。
景区开辟的一条十公里里长的登天路,通向浩大的山体间,延至峰顶。于泰山山顶遥望四方,无论是远望,还是近观,都可以感受到那种磅礴大气,让人心怀激荡。
泰山之巅名玉皇顶,在此俯视脚下万山,遥望黄河,顿时让人深刻明了孔子‘登泰山而小天下’的真义。
夕阳西垂,玉皇顶上均镶嵌着一层金灿灿的亮边,闪烁着奇珍异宝般得光辉异彩。
一个大概二十多的青年遥望四方美景,视线余光还不时注意着后边人群中,与一个金发白人相谈甚欢的美丽女子,眼中不时闪过回忆之色。
他叫叶凡,今天是过来参加同学聚会之后的集体活动爬泰山,三年的时光让大学间的情谊当中少了许多纯粹,多了许多的世故,这让他深感叹息。
就在此时他注意到了这泰山之巅的悬崖边沿,一个小小的身影探看云雾,这好像是一个小孩,怀里还抱着一个好似小狗的动物,更关键的是这小孩距离悬崖太近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3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