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jv6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愛下-第160章 貴妾閲讀-cjavb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二皇子不是已经被你带走了?怎么回来了?莫非……”
“没有莫非,我带着相府的不少人来这里,总不能不负责任的,走了后,就不管他们死活了吧?”
倪月杉依旧骑在高头大马上,邹阳曜走到近跟前,她也没有翻身下马的意思。
邹阳曜微仰着坚毅英俊的脸庞,看着倪月杉:“相府的人不过都是一些凑人数的,已经被本将军赶走了。”
倪月杉:“……你真优秀。”
她请来帮忙的人,竟然是赶走的!
她调转马头准备离开,邹阳曜却是开口问道:“二皇子呢?为何没来?他伤的很重?”
一樹梨花壓小溪
“我怎么知道,我又不是大夫。”
倪月杉皱着眉回应过后,忍不住问道:“秦爷呢?逃了还是抓了?”
“为什么要告诉你。”
倪月杉态度太过恶劣,自然邹阳曜的态度也不怎么好。
倪月杉错愕不已的看着邹阳曜,最终白了他一眼:“邹将军立功了,就是不一样,说话就是大气,不告诉那就不告诉吧,我等二皇子醒来,问问他好了。”
然后倪月杉调转了马头,催动着马儿离开。
邹阳曜没阻拦,任由倪月杉离开了。
京城东大街,整条街道挺长的,找一个人或许有些困难。
但倪月杉询问最近搬过来的女子,很轻松就找到了人。
虞府外,倪月杉下了马儿,然后敲门。
开门的人是石芝,倪月杉一点都不意外。
競技之不忘初心 觀海雲遠
石芝神色冰冷严肃:“你怎么来了?”
它貼著一張便利貼 紅楓霜月
“我和你家主子谈生意啊。”
石芝不悦,侧开了身子放倪月杉走了进去。
还没完全踏步走入,就嗅到了一阵阵的香甜气息,是桂花。
离开醉香居那种烟花之地,日子清净了,这住所也跟着清雅别致了起来,很是享受啊。
“倪大小姐来了么?”
在房间内传出了一道媚到骨子里的声音,倪月杉精神振作了不少。
“虞姑娘,你将宅子买在这里,莫不是想在这附近买地皮?”
虞菲坐在一把古筝面前,显然刚刚的她是在抚琴自赏。
“这里人流广,却又不是文武百官上朝的必经之地,少了不少注视的目光,开个普通作坊倒是不错。”
“……咱们开首饰金银店铺,文武百官路过怎么了?指不定一时心血来潮,给他外面养的小三啊,小四啊买一两样贵重东西?”
“不好不好,我最讨厌和那些耍官威的臭老头子接触了!”
倪月杉:“……那你可别讨厌那些臭老头子的家眷。”
倪月杉狩猎赌博赢了不少钱,不过钱躺着永远只会少不会多,所以想着搞点投资。
戰武門
虞菲离开醉香居后并不想再过回从前那种日子,但她了解,一个女人如何打扮时髦好看。
首饰珠宝更是多有见解,所以这也算一种特长,可以发展拿来赚钱。
倪月杉出资,虞菲出力,二人合力做股东,好好赚钱。
“那是自然,他们是咱们将来的衣食父母,倪大小姐,你和二皇子的事情怎么样了?”
“……普通朋友而已,他拿我当哥们的!”
虞菲狐疑的看着倪月杉,显然是不信,她撩动了几下琴弦,嘴角扬着笑意,美眸妩媚三分,娇柔并存。
“不如,你大婚穿的衣物配饰由我来给你定做。”
当初倪月杉站高台当歌姬唱歌,那妆容,倪月杉清晰记得,虞菲的手笔不用说,绝对比石芝还要好,如果让虞菲给她做婚嫁服饰配饰定然惊艳全场啊!
“不用了,你的高额设计费,我不舍得花!我走了!选定好了地皮,记得叫人过来通知我!”
然后倪月杉朝外走去。
倪月杉走后,站在虞菲身边的石芝才开口:“主子可还记得,奴婢曾经告诉过你,倪大小姐手臂上有守宫砂?”
“记得,怎么了?”
“她与二皇子清清白白,你若是对二皇子真的存在一点点的想法,那就不要放弃,奴婢知晓,主子留在京城就是想看到那张相似的脸!”
原本虞菲嘴角还扬着一抹媚笑,她神色逐渐冰冷了下来,看向石芝的眼神也逐渐泛着了冷。
倪月杉回到相府。
府中所有下人都回来了,受伤的人已经看过大夫,给了一些补偿,并且带薪休假了。
而倪鸿博乘胜追击,抓了秦爷,立了功劳,秦爷已经交由大理寺。
倪月杉听了这些讯息,意外。
而相府的大喜事也近了,田悠认为,倪鸿博立功,是新娘子带来了祥瑞……
天生紅顏我為妖 九尾貓
相府纳妾,摆了三桌宴席,来的都是相府堂、表的亲戚,以及倪鸿博的好友……
每个人心里都赞叹,相府唯一的长子纳妾就是不一样,妾侍也是嫡出呢,将来正妻,那还不是天之娇女?
倪月杉听了议论声,只觉得好笑。
“新娘子到了。”
有人喊了一声,众人转眸看去,一个身穿淡红色喜袍的新娘子,头上盖着同色的盖头,由偏门迎进了府门。
没有喧嚣的迎亲队伍,没有喜庆的炮竹庆祝,更加没有如云的宾客,以及正式的拜天地礼。
倪鸿博并无正妻,所以这敬茶也直接免了,直接送入洞房。
但倪月杉清楚,这个林品儿田悠现在是喜欢的不得了,但她还不知道她到底是个多么厉害的角色啊。
北漂履歷:妖孽邪少
倪月杉默默的坐在饭桌上,偷偷喝了口小酒。
觉得味道不错,不知今日邵乐成有没有偷酒走。
“月杉妹妹。”一股酒气朝着倪月杉这边扑了过来,倪月杉皱眉看去,是一身酒气的倪石为,他双颊通红,醉眼迷离的看着倪月杉:“月杉妹妹,你原来还会喝酒啊,我来敬你一杯啊!”
他笑了起来,因为离的比较近,倪月杉清楚看见他满口的黄牙,说话时带着酒气传来她的鼻息之间,令她皱了皱眉。
特戰狙擊 炫龍
倪月杉忍着没有踹他的冲动,她轻笑一声:“新娘子那里今天需要闹洞房,不喝口酒,我哪里来的胆子去呢?”
“闹洞房?”倪石为身子有些晃,他醉眼迷离的看着倪月杉,脑子有些转不过来。
倪月杉站了起来:“你若想和我喝酒,那就一起去,咱们打赌,我说新娘子美艳绝伦,你猜猜是不是!”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