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l4nj精彩玄幻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txt-第857章 我就過來轉轉……看書-50wz0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
所有人听得是一愣一愣的。
仔细一想,似乎也有道理。
以前也听说过,一些经验丰富的警察,走在大街上,如火眼金睛一般,发现了潜逃的犯罪嫌疑人。
从这个角度来说,慕远刚才那番话也说得过去。
而且没人能否认,慕远在犯罪心理画像以及视频分析方面的能力确实非常强。
但他们又总觉得这个事情有什么地方不对。
很快,夏局长变得有些哭笑不得了。
其实要凭肉眼看出一个人是否有嫌疑,确实存在这种可能,但那毕竟只是小概率事件,绝大部分的嫌疑人,凭着肉眼观察是看不出来的……嗯,不仅仅是肉眼,哪怕你拿着放大镜看也不管用。
我的陰陽招魂燈
不过慕远说的这些观点,夏局长却也没法反驳。
能力没到那种程度,你是没资格去评判其到底能达到怎样的效果。
慕远在侦查办案方面的能力已经得到验证,那就是大牛级的存在,面对这种大魔王,他们这些小怪兽是没能力反驳的。
至于说常识,呵呵,那是啥?
就比如慕远肉眼就能看到指纹,你觉得符合常识吗?
“慕支队,这个事情,恐怕还得麻烦你来做了,我们可没这么大的能耐。”夏局长说道。
慕远笑笑,道:“我本来就是打算自己干的。”
夏局长挤出了一个礼貌的笑容。
……
接下来的工作可谓是纷繁复杂。
七八号人,在慕远的安排下,开始了紧锣密鼓的资料收集查询。
其中有些资料是查不出来的,比如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习惯……
好在这也难不倒这些警察。
毕竟,他们要查的那百来号人,大半部分都是关岭县本地人,虽说现在很多人都不在关岭县了,但大部分却都在西华市。
这个操作起来也很简单,由市局出面,通知所有涉及的相关人员所在派出所协助调查。
至于一些外地人ꓹ 也向当地发了协查通报。
要是小案子,肯定不可能耗费这么多警力。但这毕竟是大案ꓹ 两条人命的答案,还碎尸了。
亂世女將:泰蘭
如此恶劣的性质,警方花再大的力气也是应该的。
这些资料陆续汇总上来ꓹ 慕远就像是一个超级处理器,对所有资料进行甄别梳理。
当然ꓹ 凭着晚上这点时间肯定是不够的。
一仙傾城 子演
哪怕西华市这边的派出所愿意晚上帮忙去走访调查,其他地方的也不一定乐意。
不是别人懒ꓹ 而是谁手头上没事情呢?凭什么要把我手头上的事情放下去忙你那边的事情?
所以ꓹ 一直到第二天傍晚,一百来号人的资料才算全部汇拢。
慕远也挺淡定的,资料汇总慢,也是有好处的,至少不需要他使用思维风暴药剂。
最近没有十连抽,又用了几次思维风暴药剂,使得现在这玩意儿都快缺货了。
看完所有资料ꓹ 慕远将它们放在了一边。
斯泰爾斯莊園奇案 阿加莎·克裏斯蒂
一直与慕远一同查看这些资料的朱大队一脸严肃,问道:“慕支队ꓹ 你看出什么问题没有?”
这个问题ꓹ 朱大队今天已经不知道问过多少遍了ꓹ 几乎没看完一个人的资料他都会问一下。
让慕远佩服的是ꓹ 哪怕是现在他问这个问题,也还是那么一本正经的……
“朱大队ꓹ 这些东西ꓹ 单独看某一个人的资料是看不出什么问题的ꓹ 没法做出判断。”慕远平静地解释道,“我们看这些资料ꓹ 只是确定谁作案的可能性更大一些。而这种概率性的东西,必须得看完才能得出结论。”
“那……你觉得谁的可能性更大?”朱大队表情淡定地问道。
慕远从面前的一大摞资料中抽出了两页,道:“这两个人。”
“两个人?”朱大队一愣,颇有些惊讶地接过了那两页资料。
慕远没说什么,示意他看看。
朱大队狐疑地低下头,看了那两页个人信息表,上面还写了一些简要的个人情况。
两分钟后,朱大队苦笑一声,问道:“慕支队,我确实看不出什么特殊之处来。当然,他们与其他人相比确实有些区别,比如目前他们都被关在监狱里的,但关在监狱里并不代表这两个人都是他们杀的啊!”
慕远笑笑,又一次取出了几页资料,道:“你再看看这些。”
朱大队再次认真地看了起来。
不仅是他,其他几位还呆在办公室的侦查员也都凑了上来。
这不仅仅是为了解惑,同时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
那份资料在所有人手中辗转了几次,一个个陷入了沉思。
“这两个人是因为同样的案子被判入刑的。”
“判决时间是七年前,涉及罪名是抢劫。”
“这个叫魏斌的被判了12年,这个叫侯博文的判了9年。应该都快要刑满释放了吧?”
當V大很辛苦 忘卻的悠
“这份复印的判决书,上面罗列了不少的犯罪事实,他们作案次数倒是挺多的,而且持续时间很长。”
“他们交代的最久远的一起案子,是十三年前犯下的,也是抢劫!”
“可是……这个情况与那起杀人案有什么关系呢?”
“或许……调阅当时的案卷资料,能够看出其中的端倪。”
几人你一句我一句地讨论着。
忽然,老林抬起头来,道:“这些抢劫案,只有最开始的两件是在发生在西华市的,后面的案子都是在外地。而他们的户籍是我们关岭县的。当年他们是在县职高读的高中,高中毕业那年,正好是我们这边杀人案发案的前一年。据初步调查,他们高中毕业后,在老家待过一段时间,才到了县城来的。时间上倒是完全对得上。再结合这个案子,有两个人被杀,而且是同时抛尸,多人作案的可能性确实更大一些。如果再算上这两人后期多次抢劫这样的情节,这杀人碎尸案是由他们做的可能性确实非常高。”
慕远微微颔首,道:“确实如此。不过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细节,这两个人在法院认定的抢劫行为中,首次他们就动了刀子,伤了被抢的受害人。正常情况下,一个人哪敢动刀子去捅人?抢劫与拿刀子捅人是两码事,并不是说敢抢劫的人就一定敢拿刀子捅人。虽说他们刺的并不是致命之处,但也可以看出这两人心思狠辣。两个刚毕业一两年的高中生,读书期间也没有打架斗殴的恶行,是什么让他们转变到可以轻轻松地动刀子捅人呢?”
“我猜测,在他们高中毕业到第一次抢劫期间,肯定经历了某种心路历程的变化。”
等到慕远说完,其他人全都忍不住点了点头。
虽然这种思想上的转变,并不代表着一定是杀了人,但这毕竟也是有可能的不是?
更何况,这两人当时也去过发廊,其到县城的时间,也能与之前王芬所交代的时间节点吻合,至于后面这两人又是什么时候离开关岭县的,目前还不知道。
毕竟之前只是初步调查,能掌握这些细节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
那可是一百来号人呢,每一个人查明这样一些情况,那也是巨量的工作了。
慕远接着说道:“我看完了所有人的资料,相比起其他人而言,这两个人作案的可能性更高一些。而按照王芬所交代的情况,作案的凶手,肯定是在我们所排查的这个群体中,那么这两人的嫌疑就更大了。”
朱大队立刻道:“那我们立即展开进一步的调查,争取将他们二人当年的行踪摸清楚。”
慕远点点头,说道:“行踪肯定要查的,不过能不能查清楚这个不好说,毕竟都过去十多年了。不过有一点必须得问明白,他们二人,在关岭县到底呆了多长时间。以正常角度去思考,二人如果刚刚在关岭县犯下了杀人案,肯定会第一时间离开这座城市。如果他们二人离开的时间也刚好与案发时间吻合,那我们就完全可以采取一些手段进行调查了。”
“明白。”朱大队很干脆地应了一句,“慕支队,查证的事情就由我们来负责吧,你今晚好好休息休息。你之前在西山那边本就一宿没睡,昨天晚上又加班到半夜,今晚要再不休息,我真担心会出问题啊!这责任我可承担不起。”
慕远笑了笑,倒也没争辩,道:“行!那我今晚就不加班了。正好,一会儿回局里一趟,去把东西给领了。”
朱大队倒是知道慕远又得了一个二等功的事情,甚是好心地提醒道:“慕支队,你现在回去,政治部那边肯定是睡觉了。”
慕远笑笑,道:“没事,我让他们把东西值班室的,我回去拿便是了。”
朱大队就有些吐槽无力了。
第一次听说领二等功的方式如此不正式的。
……
慕远坐上自己开来的那辆市局的凯美瑞,正准备点火出发,手机却响了起来。
电话是苏瑾秋打来的,此刻这位姑娘正蜷缩着坐在沙发上,左手握着手机放在耳边,右手无意识地按着手中的遥控器,至于换了什么频道,她也没在意。
终于,手机接通了,她脸上现出灿烂的笑容。
都市軒轅
撑在沙发上的一对脚丫子上,几个可爱的脚指头上下动了动,似乎也很欢快。
“慕远,你出差回来了吗?”
“呃……正准备往回走呢。昨天回的西华市,不过回来后就赶到关岭县这边来了。你也知道的,案子很急。”
苏瑾秋小嘴一嘟,然后……又神奇地恢复了正常。
“那你今晚回来?”
浴火焚神 人妖一板磚
“嗯,要回来。不过我得先去一趟市局,前几天说有一个立功的表彰,得去把勋章证书什么的领了。”
“呀,又立功了?几等功呢?”苏瑾秋很兴奋,浑然忘了这家伙回西华市都不归家这件事情。
慕远认真地说道:“几等功不重要,这只是一个表彰的形势!我们不能太过于计较这些。”
“呃……”苏瑾秋愣了愣,她总觉得慕远这是话中有话,但却又想不出到底是什么。
萌寶當家,我幫媽咪釣總裁
不过转眼间她便将这个问题放在了一边,高兴地道:“你立了功,那得庆祝庆祝不是?要不请我看场电影?……算了,还是别去看电影了,你这次办案估计也挺忙的,我去买点菜,一切给你准备好,就劳烦你这大厨回来动动手。咋样?”
“行!没问题。”慕远回答得非常干脆。
“那你开车吧!注意安全。”
说完,苏大记者便挂了电话,纤手一伸,为自己比了个耶。
然后她便一下子从沙发上跳下来,穿好鞋袜、外套,像只欢快的小兔子一般冲出了屋子。
……
慕远心情也挺愉快的。
其实他刚才听到苏瑾秋要让自己请她看电影,他还是蛮心动的。
以前读高中的时候,他还去电影院看过电影,可上了大学后,这一项娱乐活动就彻底与他绝缘了。
原因只有一个……穷。
现在嘛,虽然自己不算富有,但看场电影什么的还是没问题的——虽然有些浪费时间。
可既然苏瑾秋又自己放弃了,他也就没再提这事儿。
时间嘛,能不浪费还是不浪费不是?人的自制力是怎么锻炼出来的?不就是明明想做某件事情,强迫着自己不去做嘛……
他没花多少时间,便从高速进了市区。
然后……他成功地堵车了。
没办法,高峰期嘛,被堵是正常的,不堵才不正常。
慢悠悠地遛达回市局,差不多快晚上八点了。
中途苏大记者又给他打了个电话,听说他在堵车,也就没再催。
慕远到市局后,也没多做耽搁,直接去了重案大队。
重案大队此刻灯火通明,这也是常态了,慕远丝毫不觉得奇怪。
路过重案大队的会议室,却见里面还坐了满满当当一屋子人,他不由得伸头瞅了一眼。
“咦?慕队,你怎么过来了?没打电话通知你啊。”成斌一眼就看到了慕远,笑着打了声招呼。
慕远微微一笑,道:“你们忙!我就过来转转,顺便拿个东西。”
成斌立刻道:“你那二等功奖章什么的都在值班室得抽屉里,要不让人帮你去取,你顺便听听我们这案子的情况?”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