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7ah好看的都市小说 諸天苟仙笔趣-第三章反正不要錢,多少信一點閲讀-0mym3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医院,日落黄昏。
捂着面,带着口罩的中年男子低下了头,掏出手机,走廊的镜子倒映出黑白交加的头发
发了一断信息。
“老婆,我在医院排队,可能没有那么快回来,今天你煮饭吧。”
几秒后,手机震动,一道信息跳出现
老婆:“嗯,好。”
过了许久,手机又跳出来一条信息。
中年男子低头一看
寶窯 雪妖精01
“老公,要不咱们别治疗了吧”
中年男子五味杂陈,不知该说什么,良久,发了一个委屈的黄豆表情。
老婆:“你已经是癌症晚期了,治不了的”
“做化疗又要那么多钱,而且风险那么大,我怕到时人财两空”
沉寂许久,中年男子低头苦涩一笑,发了一个,嗯嗯。
老婆:“我们又没有钱,你继续做治理,只能去接了”
中年男子捏紧手机,回了一个,嗯。
老婆:“我们儿子初三了,就快高中了,家里要花钱的地方太多了,你能理解吗”
“我压力好大,想了很多天才跟你说。”
中年男子思绪万千,落到手机上,只剩下一句话。
總裁的報復遊戲 落瀟瀟
我能理解。
老婆:“你可以保守治疗,或者有奇迹发生。”
良久,中年男子回了一个:“嗯。”
然后放下手机,缩在角落,抱头痛哭,哽咽抽泣。
心中嘶哑:“漫天神佛,不管是谁,救救我们吧。”
另一侧,一个中年女子伸出黝黑的手指ꓹ 拾起针线,缝好衣服上最后一个破洞。
紧接着打开橱柜ꓹ 看着空空的米袋,沉默了许久。
从一个铁盒中抽出一张破旧的钞票。
人不吃饭会死,不吃药也会死。
这个家ꓹ 不仅老公有病,她也有病ꓹ 这种病叫做穷病。
当人力所不及时,往往会齐齐虚无缥缈的神佛ꓹ 尽管祂们不存在ꓹ 但也是一个希望。
人以希望为食,而存世间。
然而,人有人的苦难,神有神的烦恼,不要说此等超凡断绝之地,就是神秘极高的宇宙,又有几尊真仙大佛愿意聆听凡人的苦难ꓹ 香火神灵亦是眷顾富人居多。
中年女子扛着十斤米走在回家的路上,行过一间道观的时候ꓹ 耳边传来道音渺渺ꓹ 诵读经文的声音传到庙宇之外ꓹ 只见四周挂上了道幡ꓹ 启闻穹厚,普告万灵。
一位身着水火道袍的青年道士ꓹ 在庙宇门口ꓹ 嚷嚷道:“时逢下元节水官解厄……”
“反正不要钱ꓹ 多少信一点啊。”
中年女子错愕,这世上还有不用烧香火钱的宫观庙宇?!
看了看天空ꓹ 已经是日落,黑暗即将笼罩大地。
財氣逼人之斂財商女
“还是做饭重要。”
中年女子喃喃一句,放下米,朝不远处的宫观拜了一拜。
自从老公得病,神仙菩萨没少求,也不差这一个。
“神仙保佑,让我老公好一点吧。”
祈祷并不诚恳,但是真挚,查查冥冥,太虚之间,一点纯粹的乳白色灵光飞入下元节,融入洞阴神话,一滴水落荡起涟漪。
虚无缥缈之间,一道清脆的声音传来:“哥哥,同一方多元建立联系。”
“我已经看到了。”洛风含笑,手中神镜一转,普照诸天,洞察万界,于是一点灵光降下,点化他我。
水言市,泽北观中,正在修斋设醮,求福免灾。
郎朗诵经,渺渺香火。
“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今逢下元日,礼赞大帝君!”
“志心皈命礼,辰殿洞阴,水府玄宫,六司诸部,无量神将仙官,掌管江河湖水之事,御天河云汉依天救苦,天河教主水文帝君。”
“上解天灾,度业满之灵;下济幽扃,分人鬼之道。开化度人,大圣大慈,先天水元上帝,太安玄冥上真高圣云汉玄元天尊!”
“礼赞下元解厄天尊!”
“礼赞下元解厄天尊!”
……
数名道士神色肃穆,表面诚心,举行仪式。
忽然间,烛火一闪,绽放光明,一位身着水火道袍的青年道士,眼神变得灵动起来,低声轻笑道:“一拜结缘,水官解厄。”
待到信徒尽数离去,道观众只剩下一个老道士观主,洛风,以及两个青年道士。
“洛风,先天你在说什么呢?”为首白发老道士,不满低喝一声:“斋戒失礼,洞阴帝君会怪罪的。”
寵婚一嬌妻惹桃花 妖嬈小桃
“弟子知晓,天尊向来慈悲,心怀宽广,不会计较弟子这点过失。”
洛风打了一个道揖
白发老道士摇摇头,没有说什么,只是叹息一口气。
转身凝望供奉水官洞阴帝君的大殿,眼瞳中闪现一丝回忆。百年前,师父,祖师爷还在的时候,泽北观是有真修的。
歌王
“收拾一下,去辰德殿结一下这个月的工资。”
老道士缓缓道。
身后两个年轻道士眼中闪现一丝激动,这个道观只有老道士是从小道门长大,其余人都是职业道士,心中对于神仙没有半分信仰,特别是新来的洛风,职业中职业。
不然,也说不出反正不要钱,多少信一点这种话,拉拢香客。
领完工资,其余两个道士兴高采烈,脱去工作服,去道观外面花天酒地。
唯有洛风留下了下来。
非正常人類事務所 月池
老道士观主眼中闪现一丝疑惑,问道:“洛风有事情。”
洛风含笑道:“观主,我想入道修行。”
观主眉头一皱,挥手道:“去去去,大好年华留在观中干嘛,你的贡献老道看见眼里,记在心里面。在这里干几年,我推荐你去龙虎山受箓,然后去道协。”
洛风摇摇头道:“观主,我是真心,刚才斋戒上天尊托梦给我,说我与洞阴有缘法啊,有缘分啊。”
重生之進擊的受氣包 花伊子
观主冷笑一声:“天尊托梦给你,说得真好听,天尊长什么样,你知道吗?”
洛风想了想,从腰间掏出一面镜子,指着镜中人道:“就是这样。”
上一邪 狂想曲
老道士观主眉头一皱,挥动拂尘,把洛风赶出了房间。
“要不捣乱,天尊万相,度化众生,哪里是你能见到。”
看着不远处供奉洞阴帝君的大殿,洛风摇摇头叹息一口气:“这算怎么回事。”
这年说实话,怎么就没人信呢。

local_offerevent_note 2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