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in6a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上邪亂笔趣-第五十九章 就五年,可以嗎?分享-u3d2t

上邪亂
小說推薦上邪亂
“紧张什么?大不了我轻一点……”
南歌慢慢凑近岑乐瑾的脸颊,从耳畔,到下巴,每发出的一次呼吸,她脸上的红晕愈发增了好几分。
一番仔细打量过后,南歌又向前站了一厘。
只是她为什么这样得意,他定睛一看,不知何时自己的一只胳膊硬生生被她咬掉了一块儿指甲盖大小的肉。
只是,为什么没有痛感了……
反腹黑攻略 楓莛艾
难道,便是严凛说的无解之毒么。
五感逐渐消失……南歌脑海中骤然浮现一个名字。
上邪殇,取自汉乐府诗名,乃是情伤之人所创。
我欲与君相知,长命无绝衰。
山无陵,江水为竭,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
網遊之零紀元
“你……不怕疼的吗?”
可是生生一块儿血淋淋的肉挂在了胳膊上,岑乐瑾不禁折服于南歌的忍耐限度。
“你的什么,我都喜欢。”南歌故意扯开话题,并不打算让岑乐瑾发现任何异常。
所幸,岑乐瑾于细节一块儿,向来是不够在意;独独是外头的小六,隐约猜到了什么。
严凛来到朔王府全身而退的事情多少还是传到了下头人的耳朵里。
更是有人以讹传讹,说是王爷为了王妃不惜舍了身家性命也要逼迫对方放人。
“哪怕——我杀了你?”岑乐瑾突发奇想,他总不会对要取他性命的人也百般温柔吧。
“如果你——不,反正也没多久了。”南歌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岑乐瑾根本没听见他有说什么。
“什么?“因为没听见,她生怕错过了他对自己的抱怨。
”不如,你我就暂定五年婚约吧。“
他不知怎的就想到这个法子:假定婚姻时效,在有效期内,他一定会完成宏图大业,夺回帝位,君临天下。
”五年?“岑乐瑾诧异问道,”我九莲妖还能活那么久吗?你想早点盼我死,不妨亲自动手好了。“
”你的毒已经解了,不会危及性命的。“
这是南歌最后一次告诉她,至于经过嘛,他同样不打算说。
归一决有多强大,反噬就有多厉害;
加上蚀骨散和上邪殇,南歌不得不将一切计划都提早了好多年。
比如,娶个心爱的姑娘为发妻;
比如,与素来不合的林御史结盟;
比如,下个月即将掀起的腥风血雨。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岑乐瑾可能猜到了苗头,故只是问询一二。
”我能有什么事情瞒你的!“南歌假装无所谓的样子,岑乐瑾也就不想深究了。
她转念一想,也对,他凡事都是去找林娢音商量,我瞎操个什么心,白白好心当作驴肝肺,不值当。
”那,你留在这里做什么?公务也不忙,不去别处走走?“
好不容易见他没凑上来亲热耍无赖,岑乐瑾恨不得一个飞毛腿踹他去琉茉苑。
正所谓眼不见为净!
“你不喜欢我留下来陪你?”
南歌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排斥自己。
“林娢音在琉茉苑。”
岑乐瑾也是死鸭子嘴硬不想开口求他留下。
臭流氓,娶了我又不对我负责,还得我开口?
岑乐瑾心想,没门!
“瑾儿,我喜欢……”
絕世劍修 楚煙客
南歌又犯了**病,呼之欲出的“我喜欢的人是你不是林娢音”,简简单单的十二个字,当着岑乐瑾的面说出来比登山还要难。
“你喜欢她,我知道。可我没拦着你去那里呀,同样,你也别总管我去哪里行不?”
师出高徒——可惜岑乐瑾学艺不精。
逃跑一事,还需有个不错的天时地利人和三类条件。
其中第一天时,她没得挑;其次地利嘛,岑乐瑾一只脚才够得着窗户最下面,一只手才勉强扒拉到墙上支力的地方;最后这个人和,当然更不可能了。
岑乐瑾是趁着南歌在欲言又止的时候,一个醋溜窜到了窗户底下,然后她没能成功翻窗而逃,反是被南歌直接拎了回去。
“南歌,男女授受不亲!”
岑乐瑾瞬间觉着这屋内,全都是和她作对的东西和人。
“我们成亲了,不然就直接把事儿办了吧?”
南歌坏坏地笑道,这么个娇小的岑乐瑾,拿捏起来竟然这么可爱。
“呸,想的美!”
瞅准床尾立着的一个青瓷玉,岑乐瑾顺过来就“哐啷”一声地扔在地上。
身边的玉树竖起耳朵尤为陶醉。
可苦了门外守候的阮巡。
“——完了,青瓷玉没了……”
那可是他千里迢迢从西域奸商手里淘来的宝贝呐!
也算是已故荣王妃的最爱器物之一,阮巡断然想不到主子就这么由着夫人给淬了?
“青瓷玉——是什么劳什子?”
小六虽知道岑乐瑾打小遇事不开心,心情一低落,便会动不动就开摔,各种东西乱砸一地,但碎的也都是些烂泥。
似乎沈清荷早就知道她这个怪癖,每月都会送来一两箱廉质玉镯供其消遣。
“可惜了……我的一千两白银啊!”阮巡的心不是第一次在滴血了,南歌给岑乐瑾的东西,就没有过一次完璧的。
“……”
小六着实被青瓷玉的价值给吓得不轻,想了想提议道,“那我还是进去劝小姐手下留情吧。”
小六前脚刚靠近门槛,后脚被阮巡拉住。
“东西碎了不打紧,主子恼了就完了。”
跟了南歌这么长时间,阮巡铁了心地认定岑乐瑾是唯一能治的了主子心疾的女子。
血劍紅塵
再者,阮巡想到自己哪一次没讨个便宜,不都是因为岑乐瑾的缘故。
既然这样,干脆就让俩人好好独处算了。
没准——阮巡遐想着,有朝一日,岑乐瑾还能在南歌面前多多美言几句。
“一千两,记你头上了。”
里屋的男子待她发完一通火后,平静如水告诉岑乐瑾砸碎的古玩价值。
“我没钱。”岑乐瑾甩了甩空空如也的衣袖。
“那就拿人来抵吧,不对,你人也是我的,拿什么来抵呢?”南歌欲擒故纵这招,奈何岑乐瑾不为所动。
“呸,林娢音才是你的。”
岑乐瑾只听出他的放荡之词,哪里晓得竟也是真心话。
“可我——只亲过你一人。”
南歌略带忧伤地说道。
“那五年,是什么意思?”岑乐瑾怔了半晌,只她一人,所以自己真的是他的偏爱么?
“五年后,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我不要,你现在就给我。”
和親王妃 阿彩
岑乐瑾才不信什么几年后怎么怎么样的鬼话,邱一色不就是实打实的反面教材。
“你不说,我是不会信的。”
荒野公寓 水晶曉狼
“我说了,你也是不信的。由此推知,不说为妙。”
南歌有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和岑乐瑾分享,不过时候未到,且说早了并不一定会增进二人的感情。
“……那行,你先答应我一件事。”
“说。”
岑乐瑾听口气是默许了,遂笑嘻嘻说道“我要天天喝花酒,逛窑子!”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