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99s9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是魔神 要離刺荊軻-第三百八十一章 安德魯歷險記(2)鑒賞-0mgtm

我真不是魔神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魔神
硫磺与火焰,倾倒出来。
如熔岩一般,直接吞没了那头诡异的怪物。
迷雾翻滚着,沸腾着。
安德鲁不知为何,内心的恐惧与不安,迅速飙升。
“它没死?”他想着:“这怎么可能!?”
“我召唤的可是‘绝罚’!”
全知的父和主,曾降下神罚,将两座罪恶之都,连同其土地与周围平原上的一切抹去。
这就是绝罚!
神之怒!
他召唤的虽然只是那场惊天动地的灾难的一个虚影。
不过是其真正威能的万分之一。
但也不是轻易可以抵御的。
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哪怕是将军级的超凡者,也未必能够全身而退!
正当他惊骇着,看着前方那渐渐平息下来的迷雾时。
他忽然发现了一个可怕的事实:灵能在进一步的被限制。
他身上带着的那根由天使之羽所包裹着的罪之枪的能量强度,在快速下降。
撼唐 一包黃果樹
它在迅速进入休眠。
“怎么回事?”他疑惑着,迷雾深处,却传来了震动。
“小偷!”某种恐怖的音波,在迷雾中回荡着。
那下水道远方的黑暗中,似乎有什么恐怖的怪物正在走出来。
砰!
砰!
砰!
整个世界都摇晃起来。
在安德鲁的恐惧中,迷雾中亮起两只猩红邪异的眼球。
那是一头无法想象的怪物。
浑身似乎包裹着某种黏液。
奧比島 奧比椰
它的下身,仿佛有无数腹足,如同蜈蚣一般。
但它的行动方式,却是和人一样直立着。
影影绰绰中,那溃疡腐烂一般的身体,在迷雾中显露出了点点痕迹。
直到这时,安德鲁才发现,这头前所未见的怪物的身体上,可能长着无数长须状的触角。
它在安德鲁的身前停了下来。
似乎根本没有看到安德鲁一样。
那两只无比邪异且恐怖的邪瞳,看向了迷雾中的一个东西。
奪婚:冷帝,我不做棋子 暗曦
“小偷……”祂的身体中阵阵波纹溢出。
这些波纹,将一个诡异混乱,但却可以被理解的词汇或者说意识,在整个下水道的迷雾中传递。
“我抓到你了!”
“卑贱而愚蠢的窃贼!”
咔嚓!咔嚓!
恐怖的咀嚼声,在前方响起来。
汁液在横飞,血肉在颤栗。
安德鲁吓得屁滚尿流!
因为他发现,那个怪物正在啃噬着之前那头悬在安德鲁头顶的液体怪物。
在这瞬间,安德鲁内心的求生欲,终于战胜了恐惧。
他转身就跑,跑向前方,他记忆里的一个井盖。
他只想离开这里。
这个恐怖的地方!
地狱中地狱,怪物的巢穴!
好在,身后的怪物根本没有管他。
竟放任着他逃跑。
安德鲁手忙脚乱,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记忆里的出口。
他抓住扶手向上攀爬。
但这扶手滑溜溜的ꓹ 仿佛被裹满了黏液一样。
他抬起头。
头顶上方,有着扭曲的三角头颅ꓹ 身体像烂泥一样粘稠,无面无眼的怪物,张开了血盘大嘴。
安德鲁抓紧自己的圣物ꓹ 高高举起来,用尽全身的力气喊道:“神说:要有光!”
竟是直接燃烧了大天使给他的底牌。
那根包裹和隐匿着罪之枪的天使之羽。
圣光绽放。
乳白色的光ꓹ 仿佛变成了水。
但是……
那怪物却无视了这一切。
直接穿过了圣光组成的屏障。
安德鲁亡魂大冒,连忙不顾一切的握住了燃烧了天使之羽后就自动显形的罪之枪。
“我们在天上的父ꓹ 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
长枪刺出。
枪身之上ꓹ 斑斑血迹,慢慢鲜艳起来。
这是它的罪,因它曾经伤害神子。
这也是它的神圣。
因神子坦然接受了人类的加害,用自己的肉身,来承担人类的罪。
若是在古老的修道院中,这柄罪之枪,可以得到源源不断的信仰之力补充的话。
那么ꓹ 即使是核弹,也可以一枪挑破!
但ꓹ 这里是遥远的东方。
而且还有着无比诡异的黑雾限制。
这柄神器的威力ꓹ 大打折扣。
即使安德鲁用尽全力ꓹ 也只能发挥出十分之一的力量。
而那垂下来的三角怪物ꓹ 干脆无视了安德鲁这一枪。
它的血盘大口轻轻一咬,毫不费力的咬住了罪之枪的枪身ꓹ 咔嚓咔嚓……
神圣的圣枪ꓹ 片片粉碎。
安德鲁在绝望中ꓹ 发出了自己的怒吼:“不!你这个魔鬼!”
“你这亵渎的魔鬼!”
………………………………
灵平安将卷闸门慢慢拉下来。
忽地……
他似乎听到了街巷里有什么声音。
他停下关门的动作。
“什么情况?”他走出来,顺手拿起一个手电筒。
打开手电筒ꓹ 强光照向街巷。
晚秋的街巷,浓雾弥漫,只有几盏路灯在摇曳着。
但……
街巷里似乎真的有什么动静?
他打着手电筒,循着声音,慢慢的走过去。
走到一块下水道的井盖前。
灵平安皱起眉头。
他仔细听着,声音似乎真的是从这下面传来的。
“喂?!”他喊道:“有人吗?”
手电筒则向下照去,电光穿透了浓雾,也穿透了黑暗。
在缝隙中,他看到了一个人影,果然在这下水道里挣扎。
撿個校草帶回家
“唔……”灵平安挠挠头:“难道是……失足掉下下水道里的路人?”
他想起了一些新闻报道,小孩子什么的,不小心掉进了没有加盖的下水道。
然后警察叔叔,紧急救援。
想到这里,作为一个热心市民,灵平安连忙蹲下身去。
他用力的拉住井盖,然后就将之搬开了。
咚!
井盖砸在一旁的路面。
他拿起手电筒,照向下面。
一个男人,出现在他眼中。
金发碧眼,身材粗矮,仰躺在下水道的污泥里……
外邦人?
“阁下……”灵平安问道:“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联邦帝国,以仁义立国。
不管是谁,看到有人落难,都会在力所能及的情况下伸出援手。
………………
时间倒退两分钟。
安德鲁,已是闭目等死。
他甚至连呼吸的力气,也失去了。
瘫软在地。
那慢慢垂下来的三角无面怪的中间也裂开来。
锋利的牙齿和消化液的味道,直冲鼻腔。
显然,它已经准备好大快朵颐。
忽地……
別鬧,姐在種田
下水道内,一片骚动。
那黑暗中的怪物,仿佛遇到了天敌一般,一哄而散。
而那三角无面鬼怪,更是一头撞入旁边的墙壁上,化作一滩黏液,渗入苔藓之中,跑的无影无踪。
地面在颤动。
就连空间都仿佛在颤抖。
无可名状的恐怖正在靠近。
哒哒哒!
祂来了。
就在上面!
安德鲁睁着眼睛,他感受到了地面的震动。
强光从上面照下来。
安德鲁看到了两点流火,居高临下,极为轻蔑的‘看’着他。
他的耳膜,在这刹那,失去了一切功能。
就连精神,也恍惚起来。
“魔鬼!”他恐惧着大叫:“你这个魔鬼,离我远一点!”
“神圣永恒的主啊……”
“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他紧紧抓住自己唯一可以抓住的东西。
那银色的十字架。
他高高举起,在生下恶臭的污泥与污水中举起。
他狰狞着,疯狂的喊叫起来。
………………………………
灵平安看着那个在污泥里大叫着的家伙。
他挠挠头。
“这个外邦人疯了吗?”
“我好心好意帮忙……他居然说我是魔鬼?”
“不可理喻!”
但是……
人还是要救的。
想了想,灵平安打算再努力一下。
万一他其实只是被吓到了呢?
于是,他拿着手电筒,照着那个人的眼睛,喊道:“阁下,你清醒一点!”
对方却还在大叫着。
什么主啊父啊……
他摇摇头叹了口气,知道想要这个家伙安静下来,靠自己恐怕是办不到的。
不过呢……
身为联邦公民,遇到问题怎么办?
当然是打电话给警察叔叔,请警察叔叔来帮忙啊!
作为守法公民,灵平安立刻摸出手机,拨通了报警电话。
“喂!警察局吗?”
“我这里有一个路人掉进我家门口的下水道了……”
“他好像被吓坏了耶!”
“你们赶紧派人来救人啊!”
“地点?”
“城东区工业园建设路13号……”
“快点啊……他在污水里面躺着,精神似乎有点失常了……”
挂掉电话,灵平安拿着手电筒,再看那下水道里的可怜人。
他叹了口气。
“可怜呐……”
这一声叹息过后,他忽然发现,雾气似乎变薄了,在慢慢消散。
第一家族星際
头顶的月亮,也露出来了。
点点星光,照在大地。
今夜月华如霜!
“好美的月色!”灵平安感叹着。
喵呜!
他的猫也感叹着。
只有在下水道里,那个可怜的外邦人,依然在翻滚着、咒骂着。
看样子是真的疯掉了。
灵平安摇摇头,站到一旁。
……………………………………
宋时恢被急促的电话铃声从冥想中唤醒。
他拿起电话,眉头立刻皱起来:“什么?”
“祂说在自己家门口发现了一个失足掉落得外邦人?”
宋时恢的心脏砰砰砰的跳动起来。
什么叫‘发现’?
解释一下!
恐怕,就是祂抓住的吧。
而且,很可能就是那个在逃的白骨教堂刺客。
安德鲁.亚历山大!
高级战斗神甫,异端庭的刺客!
“我马上到!”放下电话,宋时恢立刻披上衣服。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