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su8l優秀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14:團寵杳杳,外公護短(二更)讀書-goxbb

他從地獄裏來
小說推薦他從地獄裏來
戎黎回了个语音:“下午我要带徐檀兮去看心理医生。”
程及:“所以?”
“再帮我带一下午。”
無盡星河 易冷之煙花
今天周日,幼儿园不上学,戎关关没地方去。
程及回了戎黎一个动态的表情包:【狗王今天狗了吗】
程及继续:【炸弹】【炸弹】
程及:【一坨屎】【一坨屎】
程及:【狗头】【狗头】
戎黎找到系统的微笑表情,发过去。
聊天页面里弹出来一句:【程爷带狗子上分开启了好友验证,你还不是他(她)朋友。请先发送朋友验证请求,对方验证通过后,才能聊天。】
戎黎:“……”
他觉得程及幼稚得像条喜欢撒欢而且嘚瑟的狗。
戎黎重新发了个好友验证过去,被程狗拒绝了,无所谓,他打算下午直接把戎关关丢过去。
手机屏幕暗掉,他抬头,眼神瞬间寒冬:“你来干嘛?”
温鸿说:“探病。”他直接伸手敲了门,“檀兮,是我。”
里面徐檀兮回:“请进。”
温鸿把司机留在了外面,拄着拐杖进去了。
戎黎也进去了。
戎关关在画画,扭头看了看,哥哥没作声,哥哥不高兴,他懂了,不用叫人。
温鸿寒暄了一句:“身体好点了吗?”
徐檀兮回道:“已经没有大碍了。”她问,“您喝水吗?”
温鸿说不用。
她还是很礼貌,只是目光淡薄,态度疏远客套。
寒暄过后,温鸿开口:“你父亲,”他又改了口,“徐伯临做的那些事,我也听说了。”
怕不是听说的吧。
不过有眼线也正常。
徐檀兮不兜圈子了:“您是为了温女士来的吧?”
豪門深愛:首席強寵逃婚妻
自然不是来探病的。
以前关系没捅破的时候,相处得就不冷不热,现在亲子鉴定都出来了,没必要再假意地嘘寒问暖。
温鸿就直说了:“律师会帮她做减刑辩护,我希望你不要阻挠。”
徐檀兮神色淡然自若:“您是在警告还是拜托?”
警告的话,她不接受。
温鸿眼皮落下,又抬起来,思忖了几秒:“是拜托。”
她颔首,回复:“我不会阻挠您,我的目标是徐伯临。”
柳眉弯弯,眸光粼粼。
温文尔雅ꓹ 锋芒暗藏。
她的确很像温时遇,是一杯呛喉的温酒。
温鸿听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我会让我这边的律师配合你。”
徐檀兮没有接话ꓹ 点到为止。
温鸿今天过来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我以前以为你是徐家的私生女,所以一直不太喜欢你,但不管怎么说ꓹ 你也叫了我二十几年外公,如果你愿意的话——”
“抱歉ꓹ 打断了您的话。”她彬彬有礼地拒绝,“温老先生ꓹ 我不愿意。”
本来也没什么祖孙情ꓹ 没必要继续戴着假面。
温照芳也是杀害姑姑的凶手之一,她没有那般大度,做不到一笑泯恩仇,不以牙还牙已经是她最大的宽容。
温鸿似乎料准了她会是这个态度,顺着往下说:“也好,以后你和时遇也尽量别联系了,免得旁人说闲话。”
这才是他的第二个目的ꓹ 他希望徐檀兮能和温时遇划清界限。
温鸿补充道:“毕竟没有血缘关系。”
徐檀兮眉头蹙起。
戎黎上前逐客:“你可以滚了。”
温鸿脸色青了,但也没再说什么ꓹ 该说的都说了ꓹ 他拄着拐杖出去ꓹ 临走之际给徐檀兮留了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
“杳杳。”
戎黎坐到床边ꓹ 担忧地看了看她,怕她情绪低落。
小淑女发脾气了ꓹ 恨恨地说:“他好讨厌!”
骂人都不会。
戎黎笑了:“那要不要我帮你教训他?”
徐檀兮认真想了ꓹ 还是摇了摇头:“我跟小舅舅不可能不往来ꓹ 要是我们和温家的关系闹得太僵,会让小舅舅难做。”
戎黎有点酸:“你很喜欢你小舅舅?”
“嗯。”徐檀兮目光纯粹ꓹ 反问,“你不喜欢吗?”
戎黎不说话。
徐檀兮看他不回答,以为他不喜欢,就很严肃地跟他说:“那也要尊敬他,他是长辈。”
戎黎:“……”
想把刚刚那句录下来,放给温时遇长辈听。
“有客人来了。”
“嗯?”徐檀兮望向门口。
戎黎听力好:“病房外面有人,已经站了好一会儿了。”温鸿提温照芳的时候人就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久还不敲门。
徐檀兮朝门口温声问道:“请问谁在外面?”
太阳从窗户漏进来,戎关关搬了一把椅子和一个凳子,在太阳底下画太阳,他扭头看门口,圆圆的脸上有日头,也像个小太阳。
外边的客人似乎很迟疑犹豫,敲了敲门后,又等了一阵,才推门进来。
“是我。”
是位老人家。
她眼眶微红,两鬓斑白,眼角有岁月留下的皱纹:“我是……”
老人哽咽着,话说不出口。
祁栽阳把那张全家福留给了徐檀兮,她在全家福里看过这位老人,看过很多次,既熟悉,又陌生。
是外婆。
喉咙像被堵住了,她一时喊不出来,害怕会伤害到老人家,她先点了点头,当作问候,然后说:“关关,这是外婆。”
超級臨時工 雲銘
戎关关立马甜甜地喊:“外婆~”
算是代她喊了。
孟满慈鼻子一酸,红着眼答应:“哎。”
她小步小步地上了前,态度太过小心,竟有些战战兢兢。
戎黎去倒水:“戎关关,把椅子搬过来。”
“哦。”
戎关关把画画的本子拿开,吃力地抱起椅子,放到孟满慈的后面,然后咧开一个憨憨的笑:“外婆您坐。”
孟满慈笑了笑:“谢谢。”
“不用谢~”他躲到哥哥后面去。
戎黎把水端来:“您喝水。”
孟满慈连忙放下饭盒和汤壶,接过杯子,也道了声谢。
戎黎说不用客气,态度很礼貌。
水是温的,孟满慈很快喝完了,她很紧张,重了两层的纸杯被她无意捏变了形。
她不知道开场白该说什么,杯子被她从左手换到右手:“我听栽阳说,医院的饭菜太清淡了。”
老人家表达疼爱的方式很简单——塞零花钱,还有做饭。
“我做了几个家常菜,”老人眼角的皱纹很深,“你们吃饭了吗?”
其实吃了的,医院的午饭很早,徐檀兮说:“还没有吃。”
孟满慈把饭盒拿在手里,她年轻时是美人,迟暮后,眉眼温润慈善:“那要不要尝尝?”
網遊之法神爭鋒 顏如惜
徐檀兮点头:“好。”
戎黎又使唤弟弟了:“戎关关,把饭桌搬过来。”
“嗯!”
又可以吃饭了,戎关关兴高采烈地去把折叠起来的小饭桌搬来。
戎黎把桌子摆好,抽屉里有一次性的碗筷,他拿了四人份的出来。
孟满慈把饭菜放好。
她用了一个很大的饭盒装,量很多,有四道菜,蒜蓉秋葵、肉沫蒸蛋、红烧鱼,还有土豆烧肉。
穿越之開棺見喜
另外还有一壶汤,萝卜排骨汤。
徐檀兮眼角有些红,却笑着:“您吃了吗?”
“我在家吃了。”孟满慈把盘子往徐檀兮面前推,“老头子也来了,他出去了一趟,待会儿就过来,你们先吃饭。”
徐檀兮应了声,给戎关关先盛了一碗汤。
戎关关好高兴呀:“好香哦。”
孟满慈也盛了一碗汤,放到徐檀兮面前,笑着对戎关关说:“那多吃一点。”
跑步聖經
“嗯!”小团子嘴很甜,“谢谢外婆。”
孟满慈笑得眼角皱纹深深。
她家老头子也来,人干嘛去了?
寧負深情不負婚
找人“理论”去了。
撒旦總裁de吻痕
“温老先生。”
温鸿回头:“你是?”
洪正则穿得很朴素,神情板正:“我是檀兮的外公。”
温鸿知道是谁了。
半导体领域的泰斗人物,洪老先生。
温鸿客客气气的:“洪老先生有事吗?”
“有事。”老爷子身体硬朗,说话声如洪钟,“你刚刚在病房说的话,我无意听了几句。”
温鸿心里不悦,面上却不表露。洪正则虽然只是个学者,但他桃李满天下,人脉很广,得罪不得。
洪正则双手背在后背,上了年纪,背有点驼:“我是个搞学术的,不懂你们商人弯弯绕绕的那一套,你有什么目的我也看不出来,我就只看得出来你对我外孙女很不友好。”
他强调了“很”这个字。
温鸿赔了个笑:“您误会了。”
洪正则是个直性子,不会他笑里藏刀那一套,他有刀就直接亮出来,不藏着掖着。
他单刀直入:“那你就当我误会了。”他不是笑面虎,就直接冷脸,“我洪家虽然比不上你温家家大业大,但我这个老头子出了家门也还说得上几句话。我就这么一个外孙女,还是好不容易才找回来的,我们全家捧着还来不及,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倚老卖老。”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