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lrn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蘇廚-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 理由閲讀-2xljh

蘇廚
小說推薦蘇廚
第一千四百四十二章理由
未出阁的公主偷偷跟男子一起录书,这事情要是被有心人宣扬,搞不好会被弄成皇室丑闻,长公主便悄悄禀告了高滔滔。
没过多久,淑寿公主就下嫁了韩嘉彦,直到洞房花烛那一刻,两人才知道自己娶的嫁的,却是故人。
事后自然鹣鲽情深,因为韩嘉彦在司马光的商周文字考义局搞研究工作,高滔滔甚至特许淑寿公主随夫君一起前往洛阳,在大宋公主里边,算是独一份。
今年韩嘉彦要进京汇报商周文字考义局的工作进展,赵顼命淑寿公主一同返京归宁。
韩嘉彦是苏油在相州认下的学生,因此有了苏小妹关于交情这一说。
长公主对小妹说道:“所以哪里需要什么大礼,几部孤本书籍你苏家找不出来?走吧,我们入内细说。”
待到进了内室,长公主拉着小妹坐在榻边,低声道:“曹王请外了,这次理由充分,陛下准了。太后那里,也说不出什么来。”
小妹说道:“那雍王可算是鼓掌难鸣了。”
长公主叹了口气:“只希望我那二皇兄知难而退,皇帝哥哥,以前对他太宽容了,今年陛下数次不豫,也真是让人揪心。”
小妹低声说道:“哥哥说陛下自有子嗣,郡王聪睿好学,虽然年幼,却已有明君之相。”
“不过二王出外,阻力主要在太后那里,怎么说动太后她老人家看明形势才好。”
长公主说道:“却难,太后一向对二王宠溺,华夏史册之上,几曾有王爷到了年岁二十余年还不出外的道理。大宋如今繁华若是,已有贞观,开元之相,岂可因此细故……”
小妹拉着长公主的手:“若太后可以理动,也等不到今日了,姐姐千万不要贸然直谏,我们再想想办法吧……”
星之魔女 紫凰
星鋒
……
雍王府邸,赵颢正在听王傅郑雍给几个王子讲解《论语》。
他的心思其实很多人都明白,就是既不贸然出头,但也不拒绝机会。
那个位置ꓹ 他一直在盯着。
王安石变法的第五年,天下沸怨ꓹ 当时的太皇太后和太后在陛下面前哭诉安石相公乱天下法度,其实自己也出了不少力气。
血色獨後
还有宣德门王安石马匹仆从挨打事件,也有他的影子。
不过两宫太后哭诉的那次ꓹ 被赵顼视为巨大威胁,直问是不是让给你来?让他赶紧谢罪。
而宣德门那次冲突ꓹ 却被苏油化解,甚至不惜冒着开封府尹职务被夺的政治风险ꓹ 各打五十大板ꓹ 给赵顼和王安石保住了体面。
不过那一次到底天从人愿,郑侠一道《流民图》,还是让拗相公下了野。
然而预料之外的政局翻覆却并没有到来,皇兄不但将改革坚持了下去,反而因此独揽大权,局面更是越来越好。
王安石下野的那一年,竟然成了大宋国势的拐点。
从那以后ꓹ 皇兄拎着王安石留给他的罐子,在里边炼起了新药。
两浙南海ꓹ 堪称神来之笔。
盛世婚寵:總裁大人不好惹 慕寒殿
两处地方对大宋巨大的财政贡献ꓹ 足以让朝臣们选择性地忘掉陕西河北的糜烂。
而等到大家为两处的巨大成就欢呼的时候ꓹ 皇兄却悄无声息地完成了河北和陕西的布置。
河北倚仗海运ꓹ 得到了巨大的财力支持,将艰难的局面生生扭转了过来ꓹ 进入了温饱期。
哥就是傳奇 孤皇寡帝
而西夏的变局ꓹ 更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当时自己的幕僚们多番推断ꓹ 都认为高遵裕、李宪、王中正带领的数十万大军,在精强的夏人铁骑面前ꓹ 只有送死的份。
在他们的推演当中,种谔一定会轻出,高遵裕和刘昌祚必定会争功,王中正必定会畏缩不前,李宪必定会不听指挥浪战。
而夏人肯定会坚壁清野,以大军围高遵裕于灵州城下,等到天寒地冻,大宋数十万大军的命运,或者好不到哪里去。
即便侥幸得胜,夏人隔河而守兴庆,政权不倒,支援河套地区,使之变成巨大的游击区域,宋军也将陷于那滩烂泥塘中,举步维艰。
当时大家推断,宋军有六成的可能败于灵州城下。
就算获胜,后续陷入死局的可能,那也将高达九成。
龍珠:地球覺醒時代 雲然居士
谁!曾!想!
至尊公子
谁曾想诸多后续谋划完全落空。
种谔果然轻出,高遵裕和刘昌祚果然争功,王中正果然在九原畏缩不前,李宪果然不听指挥,前期顿兵不出,后期入天都山浪战。
然而结果却大出人意料之外,一样的打法,却让大宋在河套河外,直如摧枯拉朽一般,覆灭了夏国!
甚至携大胜的余威,全收青唐,河西,拓土到了于阗!
皇兄的声望,如今已经达到了巅峰,哪怕是在自己的幕府里,都认为他超越了太祖太宗,甚至有人以唐太宗,汉武帝并论。
唐太宗是好比喻,汉武帝是坏比喻。
但是哪怕是汉武帝,都是让大宋皇帝们嘴上不好不好,内中仰慕仰慕的对象。
从那个时候起,自己开始藏得更深。
直接笼络官员那是不可能的,那是龙之逆鳞,因此笼络士子儒生,就成了赵颢的曲线道路。
毕竟士子们最终还是要入仕的,耕作勤快一点,总能有些收成。
大宋如今的局面,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虽然一直强撑着,但是元丰改制后突然猛增的工作量,对那个中人之姿的皇兄来说,无疑是摧毁健康的凶手。
鬼點燈
歃血大隋
这两年虑囚,降死,不光光是仁德,不光光是往人口稀缺地区输送劳力,难道就没有为皇帝健康祈福的意思在里边?
这么多年都等了,再等等,又何妨?
思绪翻飞之际,却听郑雍轻咳了一声:“王爷,敢问我的讲解,可有不当之处?”
赵颢这才反应过来,对王子们说道:“哦,郑师讲解得精辟,《论语》,一言而明,通篇都是讲‘仁’。”
“大道精微,终身一以贯之,都不一定就能领会得了。然而学《论语》,看似浅显,其实非常重要,原因就是学它读它,可以‘近仁’。”
“这就好像将家搬到了夫子隔壁,与之相邻,天天聆听他对弟子们的讲解,可以体悟其寻常话语当中的深意,明白了吗?”
诸位王子都是点头。
穆少的代嫁甜妻
赵颢说道:“下去还要多努力,不要以为年关将近就松懈了进学,元夜入宫为太后起居,说不定她老人家就要考较你们的学问,不可掉以轻心。”
几个皇子都点头称是,赵颢让他们退了下去,方才端起茶碗:“曹王此举,可是将本王放在火上烤了……”
郑雍正色说道:“刚刚王爷说得好,夫子一以贯之,不过一个仁字。”
“而仁字何起?孝。这就是王爷留在宫中的原因。”
“太后对王爷之恩德,难道还敌不过外间流言蜚语?难道王爷可以为了一己的贤名,而置至孝之思于罔顾吗?”
很多事情,差的不过是一个道义上的理由,赵颢立时改容施礼:“还是郑师见识通透,赵颢受教了。”
……
左旋螺号带回来的东西既多且杂,金银之财不论,夏商之礼不论,天文记录不论,光动植物品种就够宋人消化好久了。
吐绶鸡和瘤头鸭极度不符合宋人的审美,尉氏庄子上的独腿张二,竟敢置椅子少爷的科学命名于不顾,直呼为“丑鸡”,“丑鸭”。
土豆大如马铃铛,因此呼作马铃薯,甘薯以性质得名,好歹保留住了名称。
远在蜀中的苏油得知消息之后,来了一封信,要求将所有作物收于冬庄,先试种,摸清物性再说。
其中提到了四季豆不做熟可能有毒,马铃薯的芽孢可能有毒,而那种凉薯的藤蔓,更是可能有毒。
所有的东西都不能乱吃乱种,先收于庄上,等待天师府的师兄们过来用小白鼠小白兔做完毒性试验再说。
张二是离蜀国公非常近的人。
人就是这样,隔得远了才会觉得他是神,要是每日相处,就会觉得对方不过是个普通人而已。
因此张二对蜀国公的指教有些不信,扁罐少爷和椅子少爷都说了大东洲的人以此为食,蛮夷都吃得,我张二就吃不得?!

local_offerevent_note 1 12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