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no7g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王城御魔傳討論-神祕時代終章:封於天下看書-htgk1

王城御魔傳
小說推薦王城御魔傳
陈朝:你还好吧。山鬼谣:我没事。咱们走。黑磷:你藏的够深啊。陈朝:走。你打不过她。山鬼谣:你觉得我还走的掉吗。两人持剑背靠背。陈朝:还能战斗吗。带着她的记忆条。山鬼谣:记忆变了。身法不会变。陈朝:我不会帮你的。山鬼谣:没指望。嗖~~~~~山鬼谣:什么声音?陈朝:这声音还能有谁。山鬼谣笑了笑:看来我死不了了。陈朝:哈。意思就是我得死了。山鬼谣:万一结局反转呢。陈朝:别磨嘴皮子了。实力说话。山鬼谣:正有此意。
两人合上眼罩:一起跳舞吧!
陈朝对战黑磷。山鬼谣对战剑宗。两人面对着劲敌,外面。有人为他们铺着后路。很远的地方。有人为他牵挂。这是一场硬战。下面插播一段广告(啊!!!!!!脸!!!!!眼睛!!!!!!!)
陈朝把黑魂剑插在地上。拔出红刀:如果我死了,这两把刀就都是你的了。山鬼谣:那你一定要死。因为。我最爱刀剑了。陈朝起跳。山鬼谣下滑。两人完成了一次换位。黑磷合上眼罩冲向山鬼谣:找死。山鬼谣眼里瞬间出现这个计算公式。山鬼谣:谁死还不一定呢。山鬼谣拔出地上的黑魂剑格挡住黑磷:呵。两人同时腿击。黑磷用腿勾住山鬼谣的膝盖,剑插在地上。另一条腿起跳旋踢。山鬼谣见势不妙。下腰躲闪顺势踢了黑磷一脚:原机甲眼罩,很贵的。
陈朝镜头
剑宗:归顺我。我不会亏待你的。陈朝抹着红刀:啊。这样啊。背叛自己的信仰,帮你做那些自己不想做的事,然后被灌下鬼丹。只听你的命令。剑宗:我不会对你做那种事的。陈朝:那。她怎么解释。陈朝指着云丹。剑宗:你们不是也恨她吗。陈朝:她的生死是流沙定夺的。你算老几。剑宗:那我们没什么好谈的了。动手吧。陈朝:你会输的很惨。剑宗冷笑了一下。陈朝拖着红刀跑到剑宗面前。上挑。一阵红色剑气从地板中飞出。剑宗瞬闪闪过。拔出小刺刀刺向陈朝,陈朝后跳下劈躲过两人后撤,山鬼谣:还可以吗。陈朝:笑话。山鬼谣:杀了剑宗,洒家请你喝酒。陈朝:切,俺要你那刚收的浑家。山鬼谣:给你便是。只是那浑家肯不肯依你。陈朝:切。嘿!那陈朝不给剑宗反应时间,便持刀瞬闪的剑宗身后。剑宗也不是等闲之辈。降低身位高度。后扫荡,陈朝起跳下刺。剑宗滑步撤出。陈朝倒立在刀柄上。剑宗:给你机会了。陈朝:俺从来不需要机会。两人拼着刀。刀锋闪着火花。那山鬼谣自然是不甘示弱。瞅准了机会一剑扔出。架好双枪一顿狂射。黑磷跳上管道:嘿。我在这。黑磷滑翔冲向山鬼谣。用剑划伤了山鬼谣,血滴在地上。山鬼谣自然不会吃亏。抓住黑磷的小腿。摔在一旁的柱子上,拔起黑魂剑直刺进去。血四溅。山鬼谣旋转了下剑。横向挥出。血一滴滴的滴在地上,山鬼谣旋了下剑,架在自己胳膊的肘心,慢慢的拔出。插回背后的剑鞘。山鬼谣:看我来解决你!山鬼谣再次投入战斗。从后擒住剑宗。剑宗双腿踢开陈朝。一个过肩摔把山鬼谣摔在地上,拔出黑魂剑插进山鬼谣的胳膊把山鬼谣钉在了地上。迅速跑向陈朝。一字马滑出陈朝剑的范围。翻身起身后旋把陈朝击倒:结束了。陈朝:你干什么!!!不!!!不可以!!!!不!!!!!!!!!!!
天空打着闪电。但又夹杂着雪花。白磷:这…..晓风:奇怪。现在是下雨的季节。但是怎么会有雪花。还下的这么大。晓风:夫君????念凝闭上了双眼:等吧。两人看向天边的那个漩涡。
山鬼谣。云丹。两个同时拥有各种力量的人。他们是这世间的王者。但是。当他们两个人的血液凝聚在一起的时候…..天下即将毁灭…..
剑宗基地下出现了一个大大的血阵。空中漩涡中慢慢的爬出一只似麒麟的巨大神兽。那神兽体型极大。一声嘶吼。山河崩塌。玉皇如来也要向他参拜。山鬼谣几百年前沉睡后,他被封于宇宙中。并留下一个约定。血阵起日。泽兑归来。—《帝尊记•泽兑兽》
唐伯虎現代尋芳記
陈朝慢慢的爬起身:真是个疯子…..陈朝转过身。山鬼谣已经变为兑神。身后突出了一对骨翼。眉心开了第三只眼。满身的纹身。握着剑一步步的走来。烟雾慢慢的散开。他身后跟着的是泽兑兽。陈朝拔出红刀做好了战斗准备。山鬼谣反手持剑。扔出,黑魂剑擦着陈朝的太阳穴飞了出去。击退了陈朝身后的剑宗。把他钉在废墟之中。山鬼谣吐了口血。倒在了地上。骨翼消散。纹身消失。眼也慢慢的关闭。泽兑兽消散为鬼尘珠进入山鬼谣体内。陈朝背起山鬼谣向后看了看:不要也罢…..弟弟……咱们回家…..陈朝一步步踉跄的走着。
念凝吹了声口哨。一个人走了进来:怎么回事。那人:剑宗放出了山鬼谣和云丹的血液。两种血液融合,让泽兑兽复生了。念凝:我又赔了套机甲。魄叔叔。您马上回去,接他们回来。白磷:我也要去!七魄看了看白磷:也好。七魄慢慢的走进传送门:鬼子。好久不见……
剑宗基地外
雪下的很大。已经很厚了。雨停了。因为云丹死了。那山鬼谣为白雪,云丹为春雨。白雪春雨岂能相见。天下大势已去。山鬼谣终将会再次被封。
陈朝刚刚打了三场战斗。又被剑宗捅了一刀。眼前。黄磷带着一队人拦在陈朝面前。陈朝晃晃悠悠的放下山鬼谣,拿起他的叛逆大剑:来啊!黄磷:给我打!突然一片片桃花落下。黄磷:快撤!这是白磷的桃花剑斩阵!一阵剑花。那些留在斩阵的人全部变为一堆肉泥。白磷慢慢的插回剑:不许动山鬼谣!他…..是我的男人!黄磷:白磷姐…..可!啊!!!!鬼枪的枪头刺穿了黄磷的心脏。七魄:你们磷磺除了红磷,竟然其余人没接受机甲改造。我很佩服你们,如果我们不是敌人,我真希望你们能参加流沙。可惜,等下个轮回吧。七魄拔出枪头跑到陈朝面前:朝哥,你还行吗。陈朝:我没事……山鬼谣已经被泽兑兽侵入心智。这次怕是…..必须要斩了…..不过。我有办法……白磷:什么办法!需不需要我!用均衡空间……念凝:你是想用改写均衡空间。然后把泽兑兽的力量转移到自己身上。你知不知道那有什么后果!!!!陈朝:我当然想过……白磷:你快说清楚你的计划。陈朝:在流沙遗地的下面,大概一千五百米的位置,有一个巨大墓室。是给山鬼谣准备的。墓室里有一个王座。王座后面是所有棺材放的地方。我想把七剑的尸体放在那里,转化完力量之后把我用寒铁锁链拴在墙壁上。用黑魂,叛逆,秋夷三剑封印。力量被抽出。山鬼谣必将继续陷入沉睡。我想把他放在王座上。和我也好有个伴。七魄:既然这样。兄弟也不能让你独自去了。我陪你。七魄把枪插在地上。枪尖朝上。七魄:我自小和鬼子和朝哥你一起习武。一起打仗。现在,天下无事了,我们退隐了。既然两位哥哥执意要去,那弟弟…..陈朝:不要!不!!!七魄倒流气脉。陈朝:不!!!!七魄倒在地上。念凝带着哭腔:我直接把你们传送下去。我会把七剑和云丹的尸体也送到哪里。
官途匪路桃花運
流沙墓室—棺室
众尸被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放在棺材里。念凝:盖上。棺材被盖住。陈朝看着山鬼谣:小弟啊。几百年了。我想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答应龙神来一个轮回一个轮回的做着同样的事。C已经被杀了。云丹也死了。苍翎也不在了。这次答应我,不要再醒了。陈朝落下了泪:呵。你看。我说过,我有泪。晓风哼唱着兰亭序。均衡空间打开。两人的力量开始转换。陈朝背后开始长出骨头。眉心眼也慢慢的睁开。啊!!!!!!!!!!陈朝痛苦的嘶喊着。这种声音地面上的白磷都听得到。白磷抱着他的孩子:孩子。以后要学会独立,妈妈不在了,要自己学会生存。陈朝的眼睛变红。血管爆出。三把剑插在陈朝身边。念凝一脚把陈朝踢在墙上。两人锁住陈朝。陈朝依然嘶喊着。两人从山鬼谣体内提取着元炁封印陈朝,陈朝长发披散。挡住了脸。泽兑兽的脸虽然清俊,但是可怕。陈朝不再嘶喊颤颤巍巍的说:多……谢…..念凝:我已经封闭了你的感官,哪怕你被大卸八块也不会有感觉。你不会饿不会渴。不会有三急。陈朝慢慢的闭上眼:离开吧。念凝/晓风:我们也陪你。念凝晓风各自进入了一口棺材。两口棺材闪出两道关柱,瞬间消失。陈朝知道。他们自尽了。陈朝没有后悔自己的决定。没有后悔从军队出来加入流沙,没有后悔斩影王。杀C。没有后悔潜入剑宗,没有后悔杀了V救山鬼谣,他这一生,从来没有后悔过……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渡……
某主神的超神漫威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近身保鏢
白磷穿着一身白色的皇袍慢慢的走了进来。念着这两句诗。
白磷靠在山鬼谣身边:谣。白磷来陪你。
阴影挡住了两人的面庞。血滴在地上。身后墙壁的另一端。是他们的兄弟。
木葉之天天 巫鸞
山鬼谣再度沉睡
陈朝的话是否会灵验
流沙众人是否会再次归来
让它永远是个迷吧………
神秘时代。完(注:这是我的最后作品。再也不会写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28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