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3c6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妖異人間之整容 起點-結局-cj9ye

妖異人間之整容
小說推薦妖異人間之整容
今天,是大年初十。
蔺雪很有闲心地自己动手打扫着GIVEN BEAUTY,四周的玻璃窗被他擦得透亮。
無藥可治
他说,要走得干干净净。
麦丁半眯着眼睛,臃懒地坐在大厅的门前晒太阳,净瓷一样的漂亮脸蛋,被阳光晒得泛起两抹生动的红晕。
怀里,一只灰耳白兔正吧唧吧唧舔着他的手掌。
“很好吃吗?”
麦丁摩挲着白兔的头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心,食物已经所剩无几。
“我一直以为兔子都吃素的。”麦丁抬起头,对着在那头忙碌的蔺雪说。
“呵呵,世事无绝对。”蔺雪用力擦着桌子,抹布蹭着桌面,嘎叽嘎叽作响。
说得没错,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几乎在所有人的概念里,兔子都是处在食物链的下层,天经地义任人宰割的动物。有谁会想到,人也会有沦落到成为这种软弱可欺的小家伙的盘中餐的时候?!
“只有GIVEN BEAUTY里的兔子,才会对这样的食物有莫大的兴趣。”麦丁把兔子放到地上,抽了张纸巾擦着手上的残渣,自嘲似地笑了笑。
肥胖的兔子满足地蹦哒着小腿儿跑开了去。
“那些东西扔了也是扔了,像婷婷和你女朋友那类年轻又有活力的漂亮女孩子,最适合拿来当食物了。一个参照物够它们吃好几个月呢。浪费是很不好的习惯。”蔺雪直起身子,捶着自己的腰,轻描淡写地说。
“婷婷?!”麦丁想起了那个可爱的苹果脸。
“一个客人选中了她。呵呵,可爱型的女孩还是很逗人喜欢的。”蔺雪梢事休息后,又继续工作。
“哦。”麦丁伸了个懒腰,无意探究今天的食物来源于哪个倒霉鬼,这些日子来,他已经安于呆在蔺雪身边,也越来越习惯他的任何看似非正常的言行举止。
或许,这个就是所谓的物体间的“同化”。
麦丁并不排斥,相反,还还很乐意接受这种改变。
最近,GIVEN BEAUTY里的兔子又多了十来只,蔺雪专门腾了一个房间给这些家伙,说要带它们一起走,还说将来一定要找个合适的地方开个养殖场,专养吃荤的兔子。
花影殘劍 東方玉
麦丁觉得他能干得出这种事。
夜半鬼叫門
“哎?!怎么跑出去了一只?麦丁,赶紧把它抓回来。”蔺雪突然指着窗子外头大声说。
麦丁循声望去,一只纯白兔子正悠闲地在门口转悠。
他站起来,快步撵了出去。
这只脱离组织的兔子个儿虽不大,但是并不防碍它的敏捷。
试了几次,兔子都狡猾地从麦丁的指间逃脱,快速地蹬着腿朝屋后头窜去。
麦丁穷追不舍,一直跟到了屋后头的车库前。
到了这里,兔子没了踪影。
麦丁进到车库里,整个人趴在地上,搜索着车底。
一无所获。
麦丁站起来,靠在埕亮的车身上,憷起眉头四下观望。
后头是用围墙封死了的,四只脚的兔子还能飞了不成?!
嚓嚓的异响从车内传出,麦丁回头一看——那只失踪的调皮鬼正卧在驾驶座上,两只小爪,猫一样挠着真皮坐垫。
麦丁极佩服这东西的跳跃能力,大开的车窗离地少说也有一米多。
妖孽的嬌寵
改了食性的兔子果然不可同日而语。
麦丁把身子探到车里,右手果断地向那对不断转动的大耳朵伸去……
“呵呵,逮到了?”蔺雪从喘着粗气的麦丁手上接过已经脏兮兮的小家伙,用手指戳着它的额头笑道:“你太顽皮了,弄得这么脏。今天不准吃晚饭,算是惩罚。”
麦丁的脸色不太好看,先前那点红晕已经完全散去,额头上挂着晶亮的汗珠。
“怎么了?是不是抓这家伙很费了点功夫?!”麦丁的不良状态引得蔺雪不得不问。
“这兔子……太生猛了!最好饿它三天!把我折腾坏了。”麦丁愤愤然道。
闻言,蔺雪朗声大笑:“哈哈,听你的意见,饿三天。”
三天后,大年十三。
将在这城市里停留最后两天。
貌似純潔 天堂羽
GIVEN BEAUTY在本地的最后一个顾客,是个20来岁的年轻女子,除了要求有一个挺俏的鼻子完美的脸型外,还要求他们给她一张没有满布青春豆豆痕的光滑皮肤。
如你所愿。
蔺雪麦丁异口同声,灯光下,两双不相伯仲的美目光彩横生。
因为这是最后一位客人,麦丁很热情地一直把她送出了大门口。
“最后两天,呵呵,我们马上就能开始另一段崭新的生活了。可以接触到更多新鲜有趣的人,真好!”蔺雪从楼上走下来,轻松至极。
麦丁迎上去,长长吁了一口气:“这最后一个客人要求挺高的,我真想建议她不如把整个头都换了。”
“哈哈,再高的要求对GIVEN BEAUTY来说都不值一提,因为这里有天下无双的整容医生……和最优秀的助手。”蔺雪夸奖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
麦丁默默一笑,转过身,看着外头流动的街景,怅然道:“马上就要离开这里了……”
“舍不得?”蔺雪走到他身旁。
麦丁摇头:“毕竟住了那么久了。”
“真是念旧的人。”蔺雪摸了摸他的头,像安抚一个伤心的孩童:“这种情绪很快就会消失,你必须明白,最美好的事情在前头。”
“我知道。你不用为我担心。”麦丁感激地冲他笑笑。
“趁现在有空闲,来杯咖啡吧。明天有很多事情要做,可能会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哦。”
蔺雪打了个响指,转过身就要离开。
黑色法則
“等等。”麦丁抓住蔺雪的胳膊,说:“每次都要劳烦你,这回换我去冲。你来尝尝我冲咖啡的手艺如何,做没做到近朱者赤。”
“呵呵,我对咖啡很挑剔的。”蔺雪斜睨着麦丁,转而又道:“不过,给你个机会试试。”
“你一定不会失望的。”得了“机会”的麦丁很高兴,一转身就朝茶水间走去。
十分钟后,一杯浓香四溢的咖啡出现在蔺雪面前。
蔺雪端起杯子,嗅了嗅,立即浮现出惊讶的表情,道:“真不错啊,光闻味道就感觉很醇厚。”
超級王牌 七月龍
“是吗。跟你比还是差远了。”麦丁端起另一杯,谦逊地回应。
黑褐色的液体顺着白瓷杯沿滑进了蔺雪的的嘴,蔺雪的喉咙,蔺雪的身体。
比起蔺雪的不慌不忙斯文秀气,麦丁喝得急了点,浪起的咖啡溅了几滴在他的嘴角上。
他懒得动手擦,只伸出舌头舔去能舔到的多余液体。
麦丁的杯子很快见了底。
“怎么今天喝那么快,好象有人跟你抢似的。”蔺雪看了看麦丁空空如也的杯子,嗔笑着。
“好象我今天冲的咖啡味道特别好,你觉得呢?”麦丁把杯子放回茶几上,没放好,杯子啪啦一下翻倒在上面。
蔺雪抿抿嘴唇,很认同地点点头,说:“这咖啡的味道的确很……吸引人,你加了什么别的东西吗?”
麦丁刚把杯子扶起来,手一滑,杯子又倒了。
“我……加了一点点盐。”重新把杯子放好后,他怪不好意思地回答。
“呵呵,你还真想得出来。难怪那么特别。”蔺雪忍不住向麦丁伸大拇指,然后,把剩下的小半杯咖啡一饮而尽。
麦丁如释重负地靠回到绵软的沙发上,手指绕玩着沙发扶手上垂下的流苏。
“我觉得你今天好象……比往常都特别一点呢?像这咖啡一样。”对面的蔺雪举起手里的杯子,放到眼前,欣赏着上头精美的花纹。
麦丁不说话,只笑,笑得跟蔺雪一样的高深莫测。
“呵呵,你越来越……”
话音未落,蔺雪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如影片定格一样,完全静止了。
麦丁调整了一下坐姿,手指上旋绕的流苏越缠越紧。
“你……给我吃了……什么?!”
蔺雪咬着牙,一手指着若无其事的麦丁,一手捂住自己的胸口,试图站起来。
“咖啡而已,加了盐。哦,对了,忘了说了,我……还加了一张黄色的小纸片进去。”
麦丁把手指从那些缠绕中取了出来,颇有些无辜地回答。
“你……”
根本没有力气再站立起来,蔺雪身子一歪,重重地倒在了沙发上,茶几被他一脚蹬翻了,碎了一地的玻璃。
往日高贵自信的美丽容貌霎时荡然无存,整个脸部都因为巨大的痛苦而扭曲、凹陷、干枯,麦丁肯定自己没有见过比这更丑陋的脸了。他还清楚地看到,蔺雪身上的血液被某种看不到的力量汲取着,压榨着,直到一滴不剩,他露在外头的每一寸皮肤渐渐和他纯白色的外衣混成了同一种颜色。
“你……怎么能……这样……”
干瘪的嘴唇里挤出来的声音枯槁黯哑,死气沉沉。
麦丁站起来,往前走了两布,脚下的玻璃喀嚓作响。
“这个,是你藏起来的吧。”
一封皱巴巴的信被掼到了抽搐不止的蔺雪身上,又从他身上弹到了地下。
信封上没有地址,只写了“麦丁(收)……秋秋”
“跟那个男人在一起,是有不得已的原因。她要我多给她一个月时间,她会给我一个解释。信上的日期,就是我重新回到GIVEN BEAUTY的当天,如果我没猜错,是她在我回家之前亲自送来的。可是,你居然,居然把这封信藏起来?!”麦丁的脸也跟蔺雪一样扭曲了,不是因为痛苦,而是愤怒。
蔺雪剧烈地咳嗽着,一缕蓝色的黏液从他的眼耳鼻口里渗了出来,他拼命转过头,怪异地笑着:“嘿嘿……不这样……你……你怎么……能……安……安心做我的……同伴……咳咳。”
“注定我不适合跟你做同伴!”麦丁强迫自己放松咬紧的牙关,轻蔑地看着丑态毕露的蔺雪:“为什么不把这封信毁了?真是太失策了。多亏了你养的兔子,若没它带路,我不会在你的车坐垫下发现这个!自作孽。”
“你永远……都在我之下……就算看到那信……又能奈我何……可惜……只坏在……加在咖啡里的……东西上。”蔺雪继续笑,没有一丝落败者的沮丧。
麦丁楞了一楞。
从头到尾,在蔺雪的眼里,原来他只是个不足为惧的跟屁虫,一个可以被肆意玩耍的提线木偶?!蔺雪说得没错,若没有得到那张可以致命的纸符,就算他发现了他恶毒的玩笑,又能将他怎样?!
多可恨的妖怪啊!
“做不了我的……同伴……是……你的遗憾……嘿嘿嘿嘿……”
蔺雪干涩的笑声越来越小,无数道晶亮的白光从他的身体里钻出,呈螺旋状地缠绕在一起,然后放大,再放大,直至形成一个巨大的耀眼光环,彻底把他隔绝在了另一个空间里。
麦丁被这光环的光芒灼得闭上了眼睛。
与此同时,耳旁传来轰一声闷响,一浪刺骨的寒流从麦丁身体里穿过。
一秒钟,十秒钟,也可能是一分钟或者更久之后。
四周的动静嘎然而止,仿佛这里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麦丁睁开了眼。
除了沙发前这一小片狼籍的地面之外,一切正常。
唯一不同的是,对面沙发上,多了一只非常漂亮,毛色纯亮,其白胜雪的……兔子。
那是一只很普通的兔子,唯一出色的,是它脸上那对比红宝石还矜贵的眼睛,滴溜溜地转动着,灵慧过人。
麦丁走到沙发前,把它抱在了怀里,转身朝楼上走去。
手术室里,兔子匍匐在手术台上。
女人,束手就禽吧!
麦丁坐在一旁,爱怜地抚摩着它的背脊,悠悠说道: “GIVEN BEAUTY的宗旨是……如你所愿,作为这地方的一员,我永远不能违背顾客的意愿。”
他顿了顿,一手牵起了兔子的耳朵,把嘴凑到它耳边:“最后一个客人临走时告诉我,她很羡慕你光洁的皮肤。”
一把精致的柳叶刀,在麦丁的手上冷光闪耀……
………
………
………
“让鼻子再高一点,空气才新鲜,再见单眼皮再见,腰围再小一点……”
嘈杂的音乐又一次把我的思路打断。
又是隔壁那对讨厌的夫妇,总喜欢把那对破音箱开得震天响。
我愤然地冲着隔壁大骂了两句全世界最难听的话后,把正在敲的这篇《整容》存了档,然后关掉了电脑。
今天的工作到此为止。
站起来,伸个大大的懒腰,走到窗前。
正在下落的太阳公公提醒了我,又到用餐时间了。
自打接下了给X杂志社撰写鬼怪故事的差事后,自己的生活一直不规律,最直观的表现就是三餐精简成了两餐,两餐省略成了一餐。
走到厨房,拉开冰箱,才发现里头只剩半根黄瓜,这才想起自己已经有整一个星期没有去超市SHOPPING。
家里所有能吃的都没有了,最后一袋方便面也在昨天被当了消夜了。
越想这肚子越饿,于是抓了钱包出门去。
街对面的菜市场里,有家卖牛肉烧饼的,味道贼好。
过了大街,拐进那条走了无数次的小街,直奔心爱的烧饼而去。
运气不错,收摊前的最后两个被我包圆儿了。
捧着香气四溢的美食,我顾不得烫,也顾不得什么淑女形象,一路走一路呲牙咧嘴地啃。
出来得急,没有穿外套,这小街又正当风口,刀子似的北风没遮没拦地往我身上撞。
来时看到这小街上还人来人往,下班时间嘛,才一转眼的工夫,人全不见了,整条街就只剩下了一个啃烧饼的我。
也没往别处想,只是低下头加快了脚步往家里赶。这鬼天气,越走越冷。
“小姐,请留步。”
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人,突然挡在了我面前,声音还怪好听的。
还好我刹车刹得及时,否则一准撞个满头包。
我抬头。
妈呀,我几时有过这种艳福,一个一身白衣宇宙无敌的美男子居然主动跟我搭讪。
我头晕。
“呵呵,小姐,我觉得你非常漂亮,就是鼻梁稍微矮了点,还有,你是单眼皮。如果再整一个双眼皮的话,就完美了。”他手里捏着一沓资料,继续热情地对我说:“我们美容院今天刚刚开张,五折酬宾哦。小姐,要把握住可以让自己变得更美丽的机会啊!”
我继续头晕,这男人太完美了,简直让我窒息。
迷糊中,我依稀记得就在刚才来时这块地方还是个杂货铺的,但是我仍旧傻傻地问:“真的能让我变得更漂亮吗?”
“呵呵。”他的笑简直让我目眩神迷、大脑缺氧,“放心,一切如你所愿。”
狂霸愛人:重生名流天後 聞瑞希
“跟我来吧。”他向我伸出手来。
我根本无法抗拒,抬起手的刹那,我转头看了看身旁这家店的招牌,白底红字,清清楚楚——GIVEN BEAUTY
登时如遭雷击,一魂一魄不知去向。
彼間年少之繁夢如花
“麦医生,有你的电话。”
一个妖娆多姿的年轻美女从半开的店门处款款而出,声如蜜糖。
趁他转头回应的刹那,我把烧饼一扔,撒手就朝前方飞奔而去,其速度,足以让X翔汗颜……
我发誓,以后再也不走这条街!
唉,可惜了我那两个热气腾腾的牛肉烧饼。
《整容》全文完

local_offerevent_note 28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