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y3ah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彩色人生》-第二十章 瘋狂的夜晚分享-hpzmp

彩色人生
小說推薦彩色人生
“信子,你喜欢哪个类型的男孩子。”紫苑一边吃着晚饭一边问。
学校的食堂倒是也提供晚饭。只不过,那是下课后很久以后的事,任紫苑和风信子都没有留在学校,下课铃一响就回来了。
晚饭叫的是外卖,原因很简单。两个人都不愿做饭,当然,即使做出来,估计也不可能是人这种灵长类动物吃得下去的。
紅鞋 張悅然
好了,回到主题。
风信子拍了拍她的大脑袋,说:“大概得是个长得很帅的。”
那个欧阳金铭长得就还可以。
“有气质。”
欧阳金铭也可以。
“做事稳重。”
这点更不用说了。
紫苑问风信子:“欧阳金铭怎么样?看起来他倒是很符合你的条件。”
“欧——阳——金——铭,哪个?”她拉长声音。
“就是那个和我们一起吃饭的。你的记性怎么就那么差。”
“呵呵,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总之我老是记不起别人的名字。”
下手輕點古穿今
“那么我叫什么?”紫苑故意试探她。
她歪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我想起来了!紫——菜。”
“紫苑!任——紫——苑!记住,你这个小傻瓜。”
“哈,哈,记住了,记住了。”
记住了?鬼才信!
紫苑叹了口气,说:“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你说那个金铭啊!(叫得还挺亲热)做朋友可以,做男朋友吗?我还没有考虑过。不过,他倒是个好人。”
好人?这个世界上最不值钱的就是好人。欧阳金铭的给人的感觉是很随和,但是另一方面,他也给人一种城府极深的感觉。这样的人是给风信子这种单纯女孩做男朋友的理想对象吗?算了,这些没影的事以后再说。
紫苑把碗筷放到一边,从急救箱里找出了一点消炎药,吃了下去,虽然受的伤不重,但是我仍然要注意一下。
“哥哥,你找女朋友的标准是什么?”
“女朋友?现在我还不想找。”
“哎呀,真没劲。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连女朋友都没有,真是悲哀。”她从椅子上跳起来,蹦蹦跳跳的跑了。
“喂喂喂,你这个家伙。”紫苑把一双筷子扔了过去。
“今天你来洗碗吧。我可要去房间里看电视了。今天可是《鸿运高照》的大结局。”
楼上响起了电视剧的开头曲。
紫苑挽了挽袖子开始洗碗。《鸿运高照》,又是清廷剧,1644年满清攻陷北京,正式建立的大清朝,由此为二十世纪末二十一世纪初的电视剧事业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以此推断,应该在电影节奖给努尔哈赤一个特殊贡献奖。
不知道怎么回事,紫苑就是睡不着,脑子里总是在想白天的事情。过了零点,新的一天开始了。
船票
猛然他听到了一丝微弱的声音,像是一个人光着脚走在地板上。我一下子提高了警觉。不会是信子,如果是信子的话,她走路的声音不会这么轻。难道是小偷进来了。
刚住进来的时候他就想过这个可能性,所以他在卧室里放了一根擀面杖。他把那根擀面杖拿在手里,虽然他不确定自己能否打败入侵者,但是总比赤手空拳好。
响声慢慢的移动到了门口。哼!先下手为强,把你干掉再说。他猛地把门推开,擀面杖用力一抡。
就在木棒要落在来人的头上时,他看清了那个人的脸,竟然是风信子。他的棒子往边上一偏,斜斜的砸了下去。
差点弄出人命来。这么晚了还出来干什么?你的房间里不是也有卫生间吗?他刚想骂她两句,却突然发现,她的表情很奇怪。
她的表情安静平和,眼睛里没有任何的情感。
“信子,信子,怎么了?”紫苑想靠近她,她的眼睛直视着,手抬起来。
紫苑感到一股莫名的力量充满了周围。
怎么回事?难道是超能力?细想一下,这也不是没可能。紫苑自己不是也能从手指中擦出火焰。
“信子,醒醒,醒醒,我是哥哥。”
风信子的手一抬,我的身体不可思议的向后飞了出去。
“我的天啊。”紫苑知道风信子的力气很大,但是没想到她竟然能凭空把自己推出去。
“信子?”紫苑站立起来,另一幕不可思议的场面出现了。
她身边的东西都漂浮起来了,似乎她所在的空间是个极为神秘的能量场。在这个“场”里她是唯一的主宰。漂浮的东西什么都有:电话、书本、菜刀、小椅子……
神醫廢材妻
她的手一招,那些东西全都朝着紫苑飞过来。
“我的天啊!”我一侧身,一把椅子擦着他的身体飞过去,一低头,一个微波炉砸在我身后的墙上。再来还有什么?紫苑可不管了。一转身,回到了房间,把门关上。用背部倚着门,呼呼的喘气。“当”的一声,一股凉丝丝的寒意擦过紫苑的耳边划过,侧目一看,竟然是一把刺穿了屋门的菜刀。
没这么夸张吧,菜刀都能把门刺穿!这门可是实木的。
“当当”的脚步声由远至近,依据声音猜测,已经到了门外。
下面信子会干什么?
“咚”的一声巨响,整个门板都飞了起来。紫苑也被抛出了好几米远。
我的天啊!这扇门可是至少有几十公斤重。
风信子走到了门口,她用那种空洞的眼神眼神望着紫苑,嘴里说:“恶魔。”
什么?哪跟哪啊?!
她的下一句让紫苑更为吃惊:“杀了你!”
我的上帝啊!
她又举起了手,一股气流开始流动。那是力量的积蓄。紫苑想逃,但是身后已经无路可走。
私寵:蜜愛有染
紫苑心里琢磨:再然后会发生什么?难道还把我提起来,然后从楼上扔下去?要不然就用那些菜刀、剪刀、修脚刀之类的东西把我刺个稀巴烂。
怎么办?必须弄醒她,紫苑的脑中灵光一闪。
说时迟,那时快。他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风信子的手一挥,紫苑一低头,她的手擦着紫苑的头发划过,好几根头发掉了下来。天啊,再低一点紫苑的头就要被削掉。好在紫苑还是到了近前。他抓住了她胸前的睡衣,用力的摇了两下。(这么做好像对女孩子不太好,但是也顾不了了)
“信子,你醒醒!别玩了!要出人命了!”
风信子“嗯”了一声,然后力量从她的身体里不可思议的爆发出来。紫苑又一次被弹开了。
腰碰到了写字台,紫苑嗷的一声叫了起来。真希望她听到这声“大叫”后能醒过来。不过上天似乎并没有那么仁慈,要不然就是可恨的要低还没有玩够。
风信子依然没有醒过来。
“杀了你。”风信子低声说着。手又举起来,力量再一次聚集。
这也太扯了吧,难道我要在自己的家里被自己患有梦游症且具有超能力的可爱妹妹这样干掉吗?!紫苑赶到自己倒霉透顶了。
紫苑伸出右手,用拇指和中指一擦。蓝色的火焰出现在了手中。他的两只手合握在一起,那团火焰慢慢的扩大,最后竟然变成了一支光柱。如同蓝色的光剑。
这个动作让紫苑自己都感到吃惊,怎么看怎么想星球大战里的天行者阿纳金(当然是没被他老师修理的缺胳膊少腿,戴上面罩之前的样子。)
风信子的右手一挥,紫苑感到周围的空气都在急剧的流动,这是一种看不见的力量。虽然看不见但是足以致命。
紫苑的“光剑”挥了出去,两股力量交叉到了一起,蓝色的火焰停顿了一下,紫苑手上加力,蓝色的火焰以压倒性的优势扑了过去,光剑停到了风信子的眼前,不再动弹。紫苑的力量到此而已了。
风信子的眼睛里闪过了一丝惊慌,随即眼睛慢慢合上,身体也到了下去。
成了,她终于倒下了。紫苑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可真的累坏了。
地上响起了轻微的鼾声。
妻逢敵手:老婆,束手就情!
风信子她竟然又睡着了!
紫苑俯下身抱起了风信子,进了房间,把她放在了床上。接着他也一头栽了下去,然后,然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28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