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u8kt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相府嫡女很囂張 ptt-第100章 大結局終讀書-up21j

相府嫡女很囂張
小說推薦相府嫡女很囂張
“慢着!”人群中响起喊声。
众人纷纷侧目找寻着声音的源头,究竟是谁啊?竟然敢这么大胆,这可是皇上的命令,违抗可是死罪啊!
慕容锦勾起一抹唇角,终于还是忍不住了,玉琼心,你别想着离开我了。
他淡淡道:“是何人在喧嚣?”
一旁的侍卫想上前将玉琼心拿下,却被慕容锦眼神制止,玉琼心望着慕容锦坚定道:“放了他们!”
这时,监斩台上的众人仿佛看见了希望,一些玉琼心从未见过的人纷纷道:“是啊,姑娘,我们什么也没有做错,我们还不想死!”
玉琼心看向洛逍,满身的伤痕让她心惊,更是心疼,她看到洛逍对着自己微微笑着,她也回以一笑。
洛景华没有想到玉琼心今日会来,他意外着,同时又怀着一个必死之人最后的善心,喊道:“琼心,你快走!离开这儿!”
玉琼心鼻头一酸,道:“不,我不会走的,我不会让你们死。”转身又看向慕容锦,道:“你放了他们吧!”
慕容锦轻笑道:“朕为什么要放了他们,他们本是乱臣贼子,理应诛连九族,满门抄斩,你又以什么资格来与朕这么说话?”
此时江月突然意识到慕容锦让自己来的目的,应该就是因为这个女子,她心里有些恼怒,这究竟是何方神圣,竟能让皇上对她如此念念不忘?
玉琼心依然不服输,道:“慕容锦,我求你了,放了他们吧,这一切都是因我而起,我不想有这么多人因为我而死。”
異星魔尊 寒江醉友
周围的人和江月到抽一口气,直呼皇上名讳的人,这还是第一个,而且皇上竟然不生气?
慕容锦紧眯双眼,脸色变得越来越黑,好啊,玉琼心,你从未求过我,今日却为了别人来求我。
代嫁:傾城第一妃
他满脸煞气道:“如果朕偏要他们死呢?朕可以像捏死一只蚂蚁一样杀了他们。”
这时,众起彼伏的求饶声响起,玉琼心听的十分为难,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玉琼心没想到慕容锦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她笑着点点头,道:“好,慕容锦,这都是你逼我的,你不是让他们死吗?我也死好了!别忘了,诛连九族,我也是该死的,你要杀就先杀了我吧!”
慕容锦一惊,他没想到玉琼心会这么果断。
“慕容锦,你难道不敢了吗?你要将他们处死,不都是为了逼我回来吗?”玉琼心又道。
慕容锦冷冷道:“是,我是要让你回来,我要你一辈子在朕身边,只要你答应朕,他们朕可以不杀。”
玉琼心嘲讽的笑了笑,“慕容锦,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回到你身边,我再问你一次,你到底放不放他们,如果不放,我立马就可以死在你面前!”
说完动作迅速的从头发上拔下一根珠簪,作势要刺向自己的脖子。
霸艷帝尊 九華閑人
洛逍连忙道:“琼心,不要!”
慕容锦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一愣,随即苦笑着道:“好,我放了他们,你不要死,朕求你了。”
他转身对那些侍卫道:“将丞相府的人放了。”
侍卫虽然疑惑,但还是很快将丞相府的人一一解开绳索,放了他们。
玉琼心终于露出一抹笑容,她将珠簪放下,突然,她一下子神情一变,她低头看向刺在自己腹上的刀,狠狠的吐出一口鲜血。
众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坏了,慕容锦顾不上其他,慌忙从城楼上跑到了玉琼心身边,扶着玉琼心,道:“你不要有事啊,来人!传太医!”
说完恨恨的看向手中拿着一把鲜血淋漓的刀的江月,道:“来人,将她给我拿下!押到天牢!择日临迟处死!”
江月拿着刀浑身颤抖着,她刚才从慕容锦的身旁悄无声息的溜到玉琼心身边,只是为了用刀给她一点教训,她以为玉琼心肯定会死的,自己先这么做了,皇上也一定不会怪自己的,再说,她以为刺中的是玉琼心的手臂,谁知玉琼心却突然一动,刺中了腹部。
这下,她觉得自己必死无疑了。侍卫很快不留情面的将江月押走。
三日后,玉琼心缓缓醒过来,她一眼就看到了守着自己几天几夜不眠不休的慕容锦,已经渐渐憔悴。
慕容锦见玉琼心醒过来,下意识道:“对不起。”
王牌導演
玉琼心淡淡道:“对不起我什么?”
遒前三尺留你一季紅塵 陌憶如雪
慕容锦垂下头,道:“朕明明已经是皇帝了,谁也伤害不了朕,可朕却保护不了朕最心爱的女人,朕太没用了,你跟着朕永远没有过上好日子。”
玉琼心笑了笑,道:“我已经很知足了,这次来我也只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发生这样的事我一点都不意外,你也不必太过自责,而且,我跟你也没有任何关系了。”
慕容锦连忙道:“不,你跟我还是夫妻,我没有给你休书一日,你就永远是我的妻子。”
我曾為你粉身碎骨 金子多多
玉琼心苦笑着摇摇头,道:“不,你曾经爱的是洛清裳,而我是玉琼心,你爱的从来不是同一个人,慕容锦,你知道我为什么想要逃离你吗?”
慕容锦摇摇头,道:“不知道。”
玉琼心叹了口气道:“你太自我,占有欲太强,你越想让我在你身边,我就越想逃,其实这样对于我们彼此两个人都很累,所以我想,我养好伤后就会走了。”
慕容锦无力的垂下头,道:“我知道了,其实是朕一直做错了,我没资格让你留在我身边,你走吧,最好去到一个朕怎么也找不到的地方,否则,朕会控制不住自己发疯一样去找你。”
玉琼心鼻头一酸,道:“好,我知道,我会去一个很远的地方,等着你来找我,如果你找到了,我就跟你回去。”
慕容锦闭上眼点点头,道:“好,你一定要记住你今天说的这句话,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找到你,然后让你再也不离开朕。”
玉琼心笑了笑,“好,我等着那一天。”
又是三日,玉琼心毅然决然离开了,她回去找到了凤歌,晗儿也已经醒过来了,他很健康,玉琼心与凤歌和晗儿去到了一个离京城很远且没有人烟的地方。
五年后,一座农家小院中。
微风缓缓吹动着门前高大梧桐的叶子,发出哗哗的声响,玉琼心一袭灰绿色儒裙在林荫处坐着休息,皮肤白嫩且活泼好动的慕容晗在玉琼心怀中十分不安分。
“晗儿,乖,随着娘亲休息,别动了,一会儿你凤歌叔叔回来了给你带糖吃,好吗?”玉琼心柔声劝道。
石田衣良作品1:池袋西口公園
慕容晗撅着个小嘴,道:“不要,娘亲每次都这么说,结果都没有糖。”
玉琼心笑了笑,摸了摸慕容晗柔顺的黑发,道:“好了,这次是真的,快睡吧,睡醒了就有糖吃了。”
唇红齿白的慕容晗乌黑的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他显然还是一副不相信的模样。
玉琼心正愁该怎么安抚时,凤歌走来,玉琼心握着慕容晗的小手,指了指凤歌道:“你看,你凤歌叔叔不是回来了吗?这下娘亲没有骗你吧。”
一袭青衣的凤歌好似从江南烟雨中走出的隐士,他望向玉琼心,有些恋恋不舍的目光又看向慕容晗,笑着道:“晗儿,快来!”
慕容晗一看见凤歌立即从玉琼心怀中挣开来,迈着两条小短腿蹬蹬蹬的扑向凤歌怀中,“叔叔!”他亲昵的喊着。
玉琼心无奈的朝着凤歌笑了笑,凤歌望向怀中的小人,道:“刚才怎么了,怎么不听娘亲话了,啊?”
慕容晗嘟着小嘴道:“娘亲每次都说叔叔会给我带糖吃,结果每次都没有。”
凤歌提起左手的包裹,冲着慕容晗道:“那这是什么?”
邪少的枕邊獨寵
我的極品師兄們
慕容晗欢呼雀跃起来,立即用小手拿过装蜜饯的包裹,小嘴咧开来,笑着道:“蜜饯啊!”
说完迫不及待的拆开包裹,从里面拿出一个蜜饯刚想往嘴里塞,又看向玉琼心,立马蹬蹬蹬的跑过去,用手将蜜饯塞给玉琼心嘴中,“晗儿不吃,娘亲先吃。”
玉琼心笑着吃下慕容晗递过来的蜜饯,摸了摸慕容晗的头,道:“晗儿长大了。”
慕容晗又拿出一个蜜饯塞给凤歌,道:“凤歌叔叔,你也吃。”
凤歌笑着道:“好,晗儿也吃,凤歌叔叔和娘亲还有事要说,回房里慢慢吃吧。”
慕容晗听话的点点头,道:“好,晗儿知道了。”说完走向屋内。
玉琼心望着慕容晗的背影,哭笑不得道:“这个孩子,从小也不知道怎么了,就跟你亲,我说话他都不听。”
凤歌温润一笑,道:“晗儿只是现在不懂事而已,以后他自然就会跟你亲的。”
玉琼心垂下头,“我在乎的也不是这个,只要晗儿能快快乐乐的,我也就什么也不求了。”
凤歌突然道:“你真的不打算回京了?都五年了,就是你跟慕容锦怄气这个时候也该消了。”
“我不是跟他怄气,只是我和他有个约定,在这个约定没有实现之前,我还不想回去。”
凤歌叹息了一声,“算了,我只是现在看晗儿越来越像慕容锦了,难道你这辈子都不打算告诉他他的父亲是谁吗?”
玉琼心沉默片刻,道:“晗儿很懂事,他从来没有问过我他的亲生父亲究竟是谁,罢了,就这样下去吧,等到合适的时机我会告诉他的。”
凤歌薄唇紧抿,道:“好,我尊重你的选择,好了,我去做菜了,晗儿还等着吃午饭呢!”他突然画风一转,语气变得轻松起来。
玉琼心知道这是凤歌不想让自己心情变沉重,便也配合的笑着点点头,道:“好。”
凤歌进了屋,玉琼心缓缓坐在梧桐树下,就这样靠着树背,突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唤醒了她,“心心!”
玉琼心愕然扭过头,是他吗?她缓缓起身,望着就站在她面前的慕容锦,有些不敢置信。
慕容锦望着日夜思念的人儿就在自己面前,一时情难自已,将玉琼心狠狠的抱入自己怀中,力度之大似乎要将玉琼心狠狠揉进自己骨血之中。
玉琼心愣了许久,才缓缓将手环住慕容锦的腰身,“慕容锦,真的是你吗?”她的声音带着颤抖,带着喜悦,带着不敢置信。
慕容锦更用力的抱住了玉琼心,道:“我终于找到你了,你说好的,不准再离开我了。”
玉琼心趴在慕容锦肩上抽噎起来,她拍着慕容锦的背,道:“好,我再也不离开你了。”
梧桐树下,一对璧人紧紧相拥。
老羅鬼話 老羅2013
(全文完)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