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hm6k超棒的言情小說 殤顏嬌 起點-番外(阿嬌)讀書-p6jd3

殤顏嬌
小說推薦殤顏嬌
“娇儿,你生来就是皇后之命,未来注定是要当皇后的。”母亲看着我,眼眸中的精光一览无遗,更加坚定了我与生的尊贵。
随手挑了一件绮罗裙换上,我注视着镜中的自己,明艳得不可方物。
记不清是从什么时候起,对于母亲的话语,我已慢慢接受。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反驳道:“我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母亲也不会再捂住我的嘴,锐利的眸子瞪着我满含警告:“这种话,以后不要再让我听见。”
她告诉我,我的心只能给未来的帝王。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选择接受的呢,九岁?八岁?还是更早?
第一次见到阿彻的时候,他还只是一个不受宠的美人的儿子。他虽不受重视,表面上总是曲意逢迎,可是我分明能看见他眼中一闪而过的坚忍与倔强,与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同。他将地上的锦帕捡起,交与我手上。阳光洒在他身上带过干净的栀子花味道。
踏雪無痕伊難尋
我想,我之所以会对他动心,大概是因为贪恋那天阳光的温度吧,照在人心上暖洋洋的。
破軍 麒麟兒
絕品棄少 日落孤城
那个年龄不懂什么是爱,只知道每一次见到他我都是非常欢喜的,这种欢喜胜过了得到父亲与母亲的允许能够出去玩的欣喜。但母亲说过,我的心只能交给未来的帝王,所以,初露出的那份心思只能悄悄藏在心底。
再一次见到阿彻是在漪兰殿,当时母亲指着他身边伺候的宫女一个一个的问:“彻儿,你想娶谁为妻?”
金色琴弦
殿下勿擾:本宮不好惹
他皆是摇头,后来母亲指着我问:“那你觉得阿娇好不好呢?”
阿彻转头看向我时,我的心是揪在一起的,我很害怕他会再一次摇头。
可是我记得他的回答:“如果此生能娶到阿娇,定当为她修建一座金屋。”
那时的我是什么反应?已经忘了该作何反应。眼泪莫名其妙的就流下来了,砸到手背上才发现我的双手在颤抖。这种颤抖不是被阿彻许下的誓言而感动的颤抖,而是知晓原来他也是钟情于我的,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值得的,仅此而已。
母亲进宫的次数频繁了,我与阿彻待在一起的时间也多了。我最喜欢的就是在他面前跳舞,母亲说我的舞姿放眼整个长安城是一绝的。每次我在百花当中舒长裙,飘广袖,他就在一旁为我执笔勾勒丹青,在所有人看来我们俨然已是一对璧人。
过了一年,阿彻便封为了太子,同时我也被指婚给了他。
虹裳霞帔步摇冠,钿璎累累佩珊珊,这是阿彻予太子妃的仪仗。
成亲那夜,阿彻向我发誓,他说会对我很好,此生只爱我一人。
再没过多久,阿彻登基了,我如约获封皇后。母亲说的话成真了,我成为了世上最尊贵的女人,唯一一位可以与他比肩而站的女子。
重生之三國爭霸 青天修心
可是我并不知道为何后来我会与阿彻闹到这般地步……
卫子夫的出现让我陷入万劫不复,我从来没有见阿彻如此宠爱一个女人,甚至更于当年的我。
美人策:傾世謀女暗妖嬈 洛洛小七
曾经秉烛夜谈,夜夜宿于未央宫中的人是我,可如今里面却是卫子夫……
我不甘心,不甘心啊。为什么她能轻而易举地抢走原本属于我的爱,我的丈夫?
世妻
紫青簪 小別
直到她生下一女,阿彻对她的宠爱更胜从前。我再也镇定不下来了,女巫楚服说她有办法可以帮我挽回阿彻的心,那时的我昏了头,一心只想阿彻回到我身边,只要能回到原来那般就好。
后来发生的一切都令我措手不及,卫子夫病重,所有的矛头都指向我。
術師秘記
椒房殿被搜出巫蛊,当我见到阿彻双眼猩红,青筋凸起的样子,我知道,我与他之间再也不可能回到过去了。他当真这么在乎她吗?
我清楚的记得阿彻废我时说的话,一字一句都像一把刀子扎在我的心上,将我的心剜成碎片暴露于尘埃之中。
其实废后的那一天与我在漪兰殿听到阿彻许下誓言是同一天,可谁又曾想过多年以后的今天,金屋之诺终成南柯一梦。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