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f9vw精品言情小說 蝴蝶的童話之今生緣 蝴蝶淚了-第二十章:尾聲推薦-spafv

蝴蝶的童話之今生緣
小說推薦蝴蝶的童話之今生緣
“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每年的清明前后总是烟雨蒙蒙,林晓艾手捧着黄色的雏菊轻轻地放在墓碑前,她静静地看着墓碑上的字“爱妻林氏晓风之墓”久不言语,十年了,她有十年没有来看她的母亲,没有为母亲清理坟上的杂草,她慢慢地蹲下来,用手拔去坟边的杂草,泪也一点点地滴下来,滴在坟上,渗入地里,把一切思念、一切内疚与一切的密秘仿佛全通过泪水传达给长眠地下的母亲。郝医生在一旁为她撑打雨伞,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隨身遊戲在異界 香濃熱咖啡
“小艾,孩子,是你吗?”一个苍老的声音从他们身后响起。
林晓艾回过头,一个手撑拐杖,驼着背的老人正热切地望着她。林晓冰眼中闪过一丝惊讶,立即露出勉强地微笑说:“老人家,我们认识吗?”
老人抬起手,想摸摸她的脸,林晓艾稍稍向后退了一步,老人有些讶异。“为什么,为什么你要骗我们,你明明没有死,为什么要骗我们说你去了?连父亲我也被你骗了。”
“老人家,你真的认错人了。”林晓艾坚持说。
大婚晚辰–肥媽向善
“为什么你就是不承认自己是林艾冰呢?所有事实已经摆在眼前了。”老人显然有些激动。
林晓艾尴尬地笑笑,对身旁的郝医生说:“我们先走吧。”不再理睬老人,向山下走去。
“为什么要急于离开,你在害怕吗?你害怕面对我们是吧。”叶雨轩、曾凌、陈勇江从树后走出来拦住她的去路,“你还想躲避到几时,如果你不是林艾冰你为什么会来忌拜林艾冰的母亲,如果你不是林艾冰为什么你会和她一模一样,还有同样的不完美。你解释啊,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晓艾很是意外,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躲在郝医生的身后。
“林阿姨,林阿姨,你在这里啊,我家有很多你和妈妈的合照,今天我真的见到你真人了。”曾凌的小胖儿子抓住林晓艾的衣角,天真地说。
“你听见了吗?孩子是不会说谎的,只不过通过照片就能一眼认出你是谁,难道你还要否认?”
林晓艾从郝医生身后走出来,睁大眼睛肯定地说:“我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我不认识你们,我也不需要向你们解释什么,我最后再说一遍,我不是林艾冰。”说完,林晓艾推开众人向山下跑去。
“小艾、小艾,为什么你不承认自己呢,为什么。”林爸的声音远远的传来,在山谷里盘旋回荡。
林晓艾无力地靠在树边,泪肆无忌惮地流淌下来,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她恨不得冲上去告诉他们她就是林艾冰,告诉他们十年前的一切。十年前,她真的打算默默地结束自己的生命,把自己最美好的印象留给身边的每一个人,她说服主治医生为自己说谎,骗过所有人以为她已经死了,就在她默默等待死亡来临的时候,她遇见了郝医生,郝医生一直潜心研究她的这种病,并研究出一些治疗办法,她答应郝医生用自己帮助他研究这种病,在她一次又一次挣托在死亡边缘时,她总看见叶雨轩那关切与鼓励的目光,她不断地告诉自己要活下去。在自己的努力与郝医生的细心照顾下,她终得老天垂怜,三年后,她的病逐见好转,身体各器官功能也恢复正常。可是她为什么要回来,既然当初选择消失,现在为什么要回来。是为了叶雨轩,她自己清楚,这十年来她一直没忘记叶雨轩,她从各处搜集叶雨轩的消息,不论是电视还是报纸,只要是有叶雨轩的消息,她总是仔细地听清楚,看清楚。在她的心中叶雨轩就是全部。她把自己的爱、自己的感情、自己的梦全部写进自己的小说里,希望有一天叶雨轩能看见她的故事,看见她的梦。没想到她的愿望真的实现了,叶雨轩看到了她的故事,一眼就看出“念雨”这个名字是为他而取。当她知道他对她仍没忘情时,她真的很高兴,可是与此同时,她退却了,她不要他为他而等待,她不想成为大家的负担。林晓艾把头深深地埋在胸前。
郝医生追过来,拍拍她的肩。林晓艾抬起头,她扑进郝医生怀里痛哭起来,她需要发泄,再不发泄她会崩溃的。
郝医生拍着她的背安慰说:“不要哭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听我说,去和他们相认吧,你就是林艾冰,为什么要逃避真真关心你的朋友,甚至是你的父亲。”
“你不要再说了。”林艾冰捂住自己的耳朵,“我不要他们知道我的存在,我不要成为他们的负担,我不想打扰他们现在的这份平静生活。”
永生仙路 一劍為紅顏
郝医生拉下她的双手,“这不过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你说你不想成为他们的负担,不想打扰他们的生活,但你知不知道他们见到你时那眼中除了惊讶外更多的是一份惊喜,他们爱你,宁愿想信你仍活在这世上,不愿相信你已经死了。你不是他们的负担,你是他们的快乐,他们的亲人,他们生命的一部分。”
林艾冰看着郝医生,慢慢的体会着他的话语,她什么也没说,默默地离开。
※※※※※※※※※※
林艾冰跟随着彬彬一直向前走,她不知道彬彬要带她去哪里,只知道彬彬今早就拖她出来说是想出来踏青,不过越往前走,她感觉越熟悉。
“你要带我去哪?你爸爸呢?不是说你爸爸在目的地等我们吗?”林艾冰忍不住问。
“嘘!不要问。我爸爸告诉我地方了,保证不会迷路。林老师,介不介意把眼睛蒙起来?”彬彬眨着她的大眼睛甚是可爱。
“你这是鬼头,不知道在和你爸爸搞什么鬼,好吧,我就陪你们玩玩。”林艾冰乖乖地闭上眼睛,让彬彬用黑布把她的眼睛蒙起来。
市長二婚小嬌妻
林艾冰摸索着也不知道自己跟着彬彬走了多久、多远,彬彬才停下来,为林艾冰解开眼前的黑布。林艾冰眨动着眼睛,有些不适应外面的强光,当她适应光线时,眼前的一切把她怔呆住了,她正站在一片树林的中央,身边放着一架钢琴,和以前摆放在自己家中的钢琴一模一样,她打开琴盖抚摸着每一个琴键,她的眼睛、手再也离不开这架钢琴了,它让它再度回到十年前,或许更早以前的日子,她情不自禁地坐下来,闭上眼弹奏起她的最爱,十年了,十年没有再碰钢琴的她对钢琴一点也没陌生,仍然是那样熟悉,那样快乐,钢琴就是她的朋友,是她的爱,她能真实表达自己的工具,她抬起头,发现自己周围的每棵树上都挂着各式各样的风铃,这些风铃的样式也很特别,可惜的是每个风铃都被细绳固定着,不能听见它们随风发出的声响。突然细绳断了,被固定的风铃自由的散开,随风摆动,发出悦耳的声音,与她的钢琴声自然而然的融合在一起。林艾冰抬起头看着这些风铃,太美了。不一会儿,不知道从哪儿飞出好多蝴蝶,有彩色的,有白色的,有黄色的,有大的,有小的。它们在树丛见飞舞,时而高、时而低。彬彬欢快地跑向一群蝴蝶,和它们嬉戏、追逐。太美了,这只能在梦中的画面,居然摆在她眼前,她不是在做梦吧。是使劲掐了一下自己,很疼。
“你不是在做梦,这一切都是真的。”汪子安从树林中走出来,“你隐瞒我们这么多事情,是不是不把我们当成朋友呢?”
“是啊,是啊,林老师,你的钢琴弹得好好哦。”彬彬开心的追逐着蝴蝶说。
“你……”林艾冰有些不明白。
“你的事情我全告诉他们了。”郝医生也从树林中走出来,后面还跟着林爸、曾凌、陈勇江。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林艾冰责备道。
“我不忍心看着你那么痛苦,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认为你的家人有权知道你的病情,而且你现在也不会成为他们的负担。”
“那这些也都是你安排的?”林艾冰指着身边的美景。
“我没有这么了解你,是他安排的。”郝医生指指身后,众人散开。叶雨轩捧着一籁百合出现在她的面前。
“当郝医生对我们说明一切以后,我恨不得马上奔向你,告诉你这十年来我的思念,我相信自己的直觉,相信你仍在中国的某个角落好好的生活着,为了寻找你,我带着自己的事业走遍中国的每一片土地,终于我找到你了,我不会再让你从我眼前逃走。”
“感动吧,今天一大早我们就被叶雨轩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拖来这里布置风铃,连dreaming
bar的服务生他也不放过,叫来帮忙抓蝴蝶。为了你他不惜牺牲我们这么多人的好感。”陈勇
暗黑之新紀元
江道出事实真相,以及事实的全部。
天命凰女:權王的傾城王妃 慕歌
“谢谢你们。”林艾冰的眼眶都红了,她紧紧的抱住曾凌,对雨轩说的一切却是无动于衷。
“不要哭了,只要你平安我们就放心了。”曾凌安慰她。
“小艾,我的孩子。”林爸伸出期待已久的双臂。
“爸!”林艾冰扑进林爸的怀中,这一幕是那么温暖,“我对不起你,我太不孝了。”
“只要你平安就好。”
曾凌向叶雨轩使眼色,叶雨轩走近林艾冰把花交给她轻轻地说:“你希望我们再等十年吗?”
林艾冰看着他久久才说:“我需要时间。”
曾凌实在忍不住了,她抓住林艾冰的肩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你还需要多少时间,难道十年的时间还不够吗?你还要多少时间,你们俩经历了这么多,难道你还不明白,你们的缘分是天赐的,是永不分开的。叶雨轩花了十年的时间寻找你,我们都认为你离开了,只有他坚信你仍活着,不顾一切去寻找你,甚至抛下了自己的父母,你还说什么需要时间,说什么自己是负担。那只是你自卑的想法,你根本就不是任何人的负担,你是我们最重要的亲人,是叶雨轩心中最爱的人。”
林艾冰不知道能说什么,她静静地看着周围的每一个人,她投降了,她不能再坚持,也无法再坚持。叶雨轩走上前紧紧的搂住她摇摇欲坠的身体,他不会在让她离开。
※※※※※※※※※※
钟声在城市的上空响起,随着钟声的响起,一阵钢琴声也飘荡空气中,舞台的活动阶梯缓缓升起,林艾冰穿着叶雨轩为她亲手设计缝制的婚纱,端坐在钢琴前弹奏。
叶雨轩微笑地看着走下台的新娘,他们经历了十年的辛苦,今天终将走向红毯的另一端。
我曾是你枕邊寵 寂寂嶺
“你永远也不会跑了。”叶雨轩紧紧地抓着她的手。
“我又没有说过我要跑,瞎操心。”林艾冰一脸幸福展露无疑,远远的他们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叶雨轩拉着林艾冰走向她。
“婉莹,你回来了?”叶雨轩有些奇怪,婉莹不是在飞机失事的时候失踪了吗,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不过,今天他太高兴了,不想去追究太多为什么,结婚才是最重要的,太多的为什么还是等婚后解决吧。
“恭喜你。”李婉莹一回来就听见叶雨轩结婚的消息。
“你看那些记者。”林艾冰皱皱眉,让叶雨轩独自去应付那些记者,自己乐得清闲。
“冷锋还好吗?”她问李婉莹。
李婉莹不解地看着她,“你知道冷锋?”
“我知道,而且我大概知道在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事情。”林艾冰微笑地说。
“你怎么会知道?”李婉莹更不明白了,她自己都无法相信她的遭遇,林艾冰怎么会知道。
“我的梦告诉了我许多,本来我也不相信,不过今天见到你,见到你的表情,我相信我的梦,相信我,你们会再见的,只是时间的问题,有缘人一定会终成眷属。就像我和雨轩。”林艾冰幸福地看着不远处的叶雨轩,叶雨轩对她招招手,显然无法独自对付难缠的记者。
“很高兴你能来参加我的婚礼,请自便。”
“恭喜你,这是我真心的祝福。”李婉莹真诚地说。
“谢谢,我也希望你和冷锋能早日重聚。”说完,林艾冰向叶雨轩身边走去。
“我们结婚,你不用叫这么多记者来吧,多不自在,感觉像和一群人结婚。”看着几十部闪光灯就不舒服,还有那永远回答不完的问题。
“服装界巨子,黄金单身汉结婚当然要昭告天下,这样还有一个好处,如果以后你再敢背着我逃跑,随处都有人认出你是我老婆,把你送回来。”叶雨轩点子真多,“为了防止你再度逃跑,我本打算把念雨这个作家的真正身份透露。”叶雨轩在林艾冰耳边小声说。
“你敢。”林艾冰瞪着他。
“呵呵,你现在成我老婆了,我当然不敢了,而且我不想老婆每天被记者烦,我会心疼的。”叶雨轩溺爱地看着她。
“你啊,还是那么不正经。”
進擊的廢材
“在你面前我永远不会正经。”
吻就这样很自然的落下来,几十部闪光灯同时记录下着美好的一刻。(李婉莹与冷锋的爱情请见《蝴蝶嫁衣之宿命缘》)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