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wd29超棒的都市异能 劍客,書生,我-第 16 章讀書-9r2ls

劍客,書生,我
小說推薦劍客,書生,我
终于从一团黑雾中挣脱出来,我这是在什么地方?苍哥为什么还没有来救我。
“找到了,这里还有一个。”一阵纷乱的脚步声响起,他、他们穿的是衬衣,牛仔裤,球鞋,还每人戴了顶红帽子。我这是,回来了?
“快,快,快,把她抬上担架,小心不要碰到伤处。”
“我……”
“你不要说话,我们知道你是这次演出的群众演员。我们是青年志愿者,刚才已经把你的几个同伴送去医院了。你要不要通知家人,这里有手机。”
原来这么回事,要不然我这身宋装还没法解释呢。打给谁好呢?妈妈,不行,不能这么狼狈的让她看到。略一思索,我拨了那个最熟悉的号码。
“喂,找谁?”没错,就是你了。
“天哥,我是然然。”
“你、你是谁?再说一遍!”
“我是然然,我受伤了。你快点来!”
“你在哪里?”我望望那个递手机给我的人,“这是哪?”
他惊讶的看我一眼,眼里浮现同情,大概以为我摔昏头了。
把地点告诉天哥,然后收线,任这群志愿者把我抬着走。闭着眼,我忍住不流泪。苍哥,他一定以为我死了吧。不知还能不能再回去?
五个小时以后,天哥从海南飞过来了。我已经做了初步的检查,除了轻微骨折,没有其他的伤。
“然然,你怎么会……?”
“以后再跟你细说,先把我弄出去。”
他看看我,“那好,我去办出院手续。”
一刻钟后,天哥回到病房,脸色更奇怪了。“医生说你怀孕一个多月了,最好再留院观察个几天。”
寶山 二兩心
什么?下意识摸摸肚子,我怎么没感觉。居然带了个孩子回现代。
“不过,我说服他让你现在出院了。”不愧是靠嘴巴吃饭的,医生都能摆平。
“那我们走吧。”
“等一等,我先去给你买套衣服。”
天哥把我抱进出租车,直接去了酒店。那件宋装也让他弄出来了,不知用偷还是用骗。
“说吧,怎么回事?这个不是戏服吧!”那群志愿者把我送进医院就忙着去找其它伤者,医生,护士一时也没发现,不过还是瞒不过他。
“我是病人啊。”
“你就当可怜我脆弱的神经,快说。”他不为所动。
于是我择要叙述了一遍。
他摸着额头,半晌才吐出一口气来。
“要怎么跟阿姨说?”
“等我先把腿上的伤养好再说吧。你如果太忙,留笔钱给我就可以了。”
“我就是再忙,也不能把你这个伤患加孕妇单独留下。何况还是从宋朝回来的。”
“你的孩子呢,出世了吧?”我都忘了人家是有家室的人了,“嫂子不会误会吧?”
“离了,也没有孩子,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先睡一下。”
七天以后,我在天哥陪伴下回到了家中。小区的人都跑出来看我,“小然,回来了。”
“然姐姐,你回来了,我去告诉陈老师。”陈老师,我妈。当即看到我泰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老妈跌跌撞撞的跑出来。
幸好有打过电话回来,否则邻居们一定以为活见鬼了。
我妈很冷静的听完我的故事,只是脸色一阵阵的发白。“那次空难的遇害人,通过DNA对比也找不到你。所以我只去公安局报了你是失踪人口,还没有销户,你现在不算黑户。不过,那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妈的意思是?”我小心的问。
“这是你的孩子,由你自己决定,你现在是大人了,要为自己的决定负责。”
“我要生下来。”
“学校那边是办的休学,不用去担心。当初,大家都认为我疯了,还去给你办休学。”母亲终于笑了笑。
我现在实在说不出口想要回去古代,也不知还有没有办法。唯一庆幸的是我没有一回现代就失去古代的记忆,连自己怀的是谁的孩子都搞不清。
“陈老师,我听说小然回来了,过来看看。”伴随声音出现的是一个斯文的中年男子。天哥冲我挤挤眼,收到。
甜甜一笑,“叔叔好!”老妈瞪我一眼。
“这位是住在附近的萧叔叔,你先休息一下,阿天,看着她。”
待他们走出去,我马上问天哥,“他是……”
希瑞傳 夜色雨朦朧
“我妈给你妈介绍的对象,我妈的眼光不赖吧。他是一所大学的副教授,离异。回家来
办父亲的丧事。我听说他好象希望阿姨能和他一起去省城。只是阿姨说怕你回来找不着家,所以没有答应他。”
老爸走了这么多年,我也希望妈能够有第二春,何况是阿姨介绍的,那我也就放心了。
“天哥,我想回去。”
“那里连自来水都没有,更别说电视,电脑了,你想清楚。何况,你有门路回去吗?走,带你出去吃好吃的。”
千翎寺
“二位施主,梦昙大师出外访友,尚未归来。”小沙弥看着眼前两个人,心里冒出一股寒意。明明不是凶神恶煞,却让人忍不住害怕。
“他什么脚程,还没回来。”
“老和尚走路,当然比不得卓兄快。现在怎么办?等,还是走?”
“我在这里等,你回去。替我通知怀远的人赶快来。”
“烈,王爷的信上说什么?”
“小荷,收拾一下,我们马上去开封千翎寺。”
“出什么事了?”
“夫人出事了,你赶紧收拾一下。我去通知肖月他们也准备一下,马上上路。”
许伯哽咽着送楚烈等人出门,直到一行人马远去,终于老泪纵横。“都怨我,我敢嘛要把那样的东西……”
苏篱拍拍他的肩,“夫人不是短命之人,吉人自有天相。我现在算是怀远的女婿,许伯你不会赶我吧。”
“庄主没有赶你,我有什么权利赶你。不过,你可不能坑我老头子的钱。”
“尽量。”
“我不相信,我绝不相信夫人会出这种事。”
“小荷姐,我们都不想相信。不过,现在还是快点赶到开封,看看是怎么回事最重要。”马上坐着坚持跟来的小荷和小蕖,一行人快马加鞭往目的地赶。而梦昙大师在路上被他们赶上,才知出了此事。日夜兼程,终于在五日后赶到千翎寺。
甫一进门,梦昙就被卓擎苍拉到寺院的偏僻角落。“她是不是……?”
“摔下悬崖却找不到尸体,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回归本命了。”
“你答应帮我留人的。”
“天道轮回,岂是贫僧能掌控的。”
“你!”
“如果有缘,尊夫人是会回来的。”
“那我现在就只能等了?”
“是,选择的权利在她的手中,要看她的取舍。”
这些日子,老妈和天哥对我展开文明攻势。天哥甚至送我一台手提电脑当成年礼物,而妈妈则整天对我耳提面命,不外乎宋朝女人地位低,限制多。还说在那里我没有娘家,甚至妇联都没有,受了气要怎么办,这个娘家可不是说回就回的。
“妈,难道要我在孩子出生栏填父不祥?”
“那你究竟要怎么回去?”老妈气得背过身不理我。
天哥马上接棒:“方案一,你可以再去跳一次崖,说不定又回到当初那个地方;方案二,你可以大雨天站到树下去等雷来劈。不过,这两个都可能造成一尸两命的结果。”
“阿天,别瞎说。”到底是老妈,听不得人咒我。
“那台电脑多谢了,不过你还是拿回去吧,有辐射。”我拒绝糖衣炮弹。
“不要紧,去买几套防辐射的孕妇装就可以了。还有,如果你怕孩子没有父亲,我可以照顾你们。”
異世之天道風流 墮入凡塵
“我知道你一直很照顾我,不过我只是把对父兄的渴望转嫁到你身上。而且,你没必要为我做这种牺牲。即使不能回去,我也会独力把孩子抚养长大。”我已经决定了,不回学校去念书。没有大学文凭,是会辛苦一点,但不管多苦我也要把他养大。
“先别说那个了,先到医院做个详细的检查。”老妈伸手把我拉起来。
“我去开车。”天哥“登、登、登”跑出去了。
“林先生,林太太,恭喜你们,孩子发育正常。不用担心,回家安心待产吧!”
另類學長:狼的追求
“我们不是……”还没说完,就被架了出去。
“老妈,怎么可以让天哥背黑锅?”
“那刚刚你要怎么说,说你是未婚生子,还是实话实说,等着**抓你去做白老鼠。”
我正式在家中待产,咬牙拒绝了当初一心想要的电脑,成天在家吃了睡,睡了吃。一天午睡时迷迷糊糊听到老妈在客厅与人起了争执。穿上拖鞋,“踏,踏,踏”走到客厅里,原来是居委的王大妈。
“陈老师,你一向受大伙尊重,小然也是我看着长大的。现在中国的人口本来就太多,正生的都有指标。你看小然这个孩子……”
“谁说我们家然然的孩子来路不明的,她是正正式式结了婚的。我女婿在南洋那边做生意,很快就要来接我们。你放心,我外孙不会占居委会的指标。”
“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您别多心。小然,别成天窝在家里,多出去走走。我就先走了”
送走了王大妈,老妈丢给我一个更惊人的消息——搬家。
“为什么?妈”
“你想让老妈变成说谎话的典型吗,以后我还怎么教学生。”
“搬到哪啊?”
“省城。”
哥哥我要你負責 布小心
“哦,恭喜你啊,妈。不过,你确定萧叔叔愿意要两个拖油瓶?还有你的工作呢?”
“他没有孩子,至于工作,省城有家学校愿意接收我。”
“那个,你们可以再生一个。只是可怜我的孩子要有一个比他还小的舅舅或姨妈了。”
“我们谁不比你肚子里那个小啊。”
“哈哈!”
不过,我还是没跟过去当拖油瓶,而是在天哥省城的房子里住了下来。他的工作已基本移回省城,海南那边交给合作伙伴兼前妻打理。当初果然是奉子女之命,可惜是那个女人晃点他的,根本就没有小孩。勉强过了一段日子,还是不行,就离了。
刚搬进来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一座庙宇,梦中的我疑惑的走进去,庙宇十分破败,杂草丛生。扶起倒在一边的牌子,看到模糊的字样——十羽寺。这什么地方?惊醒过来,一身冷汗。
醒来后,梦中情景还历历在目。我走到隔壁,把天哥吵起来。
他揉揉眼,“这回是要吃什么?”我最近常把他吵起来做消夜,我是孕妇嘛。
“不是,你听我说……”把梦境讲给他听,他逐渐从迷蒙转为严肃,找来纸笔把“十羽寺”三个字写下来。看了半晌,添上几笔,竟变成了“千翎寺”。
“难道说你回去的契机就是千翎寺?”
有可能,“我要去开封。”
“你真这么丢丢心心的要去宋朝。阿姨好容易才盼到你回来。”
我低下头,默默无语。
“还有,你以前不是说要做女强人的。去了宋朝,可只能相夫教子,把一生都系于一个男人身上。你以前最反感这样的。”
“也许我这一生就是那样了,可是,不悔。”
“你确定他能爱你一生一世?”
“这怎么能确定,你当初结婚也肯定没料到那么快就over吧。”
“你这丫头,专戳我痛脚。”他揉揉我的头发,无限深沉的叹口长气,“女大不中留啊,我陪你去开封吧。指不定还能混上个北宋七日游呢。”
第二天去向母亲辞行,想不到她也只叹口气就答应了,“早知道留不住的,能回来一趟也不容易了。你要追寻自己的幸福,我不拦你,去吧。”
风尘仆仆来到开封,找千翎寺却很费了一番工夫。
我站在寺门前,望着梦中破败的寺院,再想想当初随苍哥拜唔梦昙大师时那辉煌的庙宇,真是世事变迁啊。我在隐秘处换上那套宋装,与天哥步入寺院。他不舍的牵着我,细细叮嘱: “万事小心,要学会顺从,不要像在家那么任性……”
“天哥,你现在好象一个父亲挽着女儿进教堂啊。当-当-当-当……”我快乐的哼唱着结婚进行曲,连何时松开天哥的手都不知道。待我察觉时,四周的景状都是枯木逢春了。这怎么回事啊?我只觉得穿过了一重薄幕,竟然就回来了!以前听阴阳只隔一张纸,想不到时空也差不多。
“女施主,这里是佛堂重地,你不能进来。”一个扫地的小和尚对我合十轻语。
我也合十,“小师傅,我认识这里的梦昙大师,你带我去找他好不好。”
“难道你是卓夫人?”
我点点头,小和尚却丢下扫帚就往内堂跑。
难道他也以为我是狐狸精?疑惑的跟在后头走进去,刚转角,就被人抱离了地面。“苍哥”他怎么这么憔悴啊,心疼的抚过他的眉宇,好象多日未休息的样子。
“夫人!”一声尖叫,是小蕖,她一只手托住下巴,一只手指着我有一点点出怀的肚子。苍哥这才看到我的肚子,也惊讶的张大嘴。可以看到泰山崩而色不改的他这付样子,真是难得。
他直接把我抱到了内堂才放在塌上,“我差点就变成望妻石了,你再不回来,我就要发狂了。日夜担心着,怕你再不会回来。”看他一脸怨夫样,我伸出手轻梳他的发,“我怎么会不回来,像你这种金龟婿可不是那么容易钓的。”也许这辈子我将一事无成,但是,有你我就不会怨尤。
他把头轻轻的放在我肚子上,感受着那份生命的脉动。我抬头发现小荷,楚烈他们都围在门口。“进来啊!”一群人进来围在塌边,肖月他们几个低下头跟我说“对不起!”不错,记得我不喜欢别人下跪。
“算了,你们那是正常反应,我不会记仇的。”也不知苍哥是怎么跟人解释我的来历的,反正从此再没人问过。
“然然,你在哪?”是天哥,我抢出房去。“天哥,我在这里。”
鋼之聖戰
“我看不到。”
“天哥,我很好,我回到宋朝了,你告诉妈妈,我很好,我———很———好———”看来天哥是无福来玩一趟了。
苍哥搀我到前堂向梦昙大师道谢,原来是他接引我回来的。不过,听安源说,他老人家只是不堪苍哥及怀远众人之扰,勉力为之,很耗损修为。我一看,果然是须眉皆带白了。真是对不住人家。
“卓兄,嫂夫人,恭喜你们。现在,请你们和我一起出城去迎娶灵素吧。”
“好啊!”又有热闹可以看了……
关于白狐的传说逐渐消散在风中。
※※※※※※※※※※※※※※※※※※※※※※※※※※※※※※※※※※※※※※※※
喂奶记
卓立出世,李亦然坚持要自己喂。杂七杂八的营养品吃下去,全补到了奶水上。这一日,卓擎苍推门而入,只见一张屏风挡住自己的视线。走进里间,李亦然背对着房门,认认真真的捧着一只小碗,半眯着眼帘,细细品着碗中的液体。
直觉反应是然儿不遵医嘱偷偷喝酒。但鼻间不闻酒味,倒是一股子奶香飘在屋里。
“你在做什么?”
“咳、咳……你什么时候进来的?”李亦然放下碗,擦擦嘴角呛出的白色液体。
“那个,我在……”
“在什么?”隐隐猜到,心头有些好笑的端起碗凑近鼻端。果然!
“我在喝奶拉。立立睡了,我又涨得痛。干脆挤出来自己尝尝。”
“好喝吗?”
“还不错。”转头看卓擎苍端着碗,好奇的问:“你也想喝?”
含笑点头,目光下移,落在李亦然有些乱的襟口。
“做什么?”某名身为人母的女性觉得老公的表情很眼熟,警觉的问。
“哎呀!你又不是小娃娃!”房中传出李亦然的惊呼。吓得房门外的小蕖转身就走,去交待下人另想法子喂少主了。
※※※※※※※※※※※※※※※※※※※※※※※※※※※※※※※※※※※※※※※※※※
夫妻打架
某次,卓擎苍、李亦然、安源、段灵素受邀到林府做客。林家的男主人若干年前在洞房花烛之夜受命上前线杀敌,然后就再没回来。而美丽多才的女主人则被册封为守洁夫人。李亦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与苍哥也在受邀之列,但抱着看文物的心态,还是催着老公上路了。(亦然的高中校门外有一块贞洁牌坊,她每日从那里路过,实在好奇那些女人是怎么守过漫长的几十年。)
不过,一到林府,她就后悔了。那位林夫人实在是美丽,亦然觉得书上读到的所谓“美目盼兮,巧笑倩兮”说的就是此人。虽然只是一身素白衣衫,却完全无损那份气韵。而且,自打他们坐下,那个女人的眼球就没离开过苍哥。而苍哥居然还回视她,目光中隐隐含着一份怜惜。
刚关好房门,李亦然的花拳绣腿就向卓擎苍攻来。几招过后,就毫无章法可言了,简直是乱打一气。
虚虚挡开她的攻势,“然儿你吃醋的表现还真是特别。”忽而眉目一凌,左手握拳攻向对面的李亦然。
“轰!”亦然背后的两扇门好像被飓风吹开。
“跑得倒快。”卓擎苍冲着空无一人的房门外低语,然后对愣怔当场的李亦然说:“这一招叫隔山打牛。”
原来是隔山打牛!
“哼!”
“纪嫣是我的表妹。”
“纪嫣?”
“林夫人。”
“纪嫣,原来她姓纪啊。对哦,她姓纪。”后知后觉的想起自家婆婆好像也姓纪来的。
另一边的厢房里,段灵素拿着熟鸡蛋轻柔地替安源揉着眼眶。
“我说王爷,您这是以什么方式往地上摔的,竟摔出个乌眼青来。”
“你管我。”
“好,我不管。你自个哪凉快哪呆着去。”说罢,把鸡蛋往那乌黑的一块上按去。
打死也不能说自己是因为熟知李亦然脾性,特意跑去看她要怎么收拾卓擎苍,却因为看到那个爱妻成狂的男人对老婆出手,惊骇之下,没能发现是隔山打牛避之不及。
段灵素嘴里说不管,却着实心疼,正要出去寻些药来,门就吱吱呀呀的开了。走进来的是摇摇摆摆的卓立。卓立身穿蓝色的小衣服,肚子上缝着个仿多拉A梦的大口袋,十分可爱。灵素见他的口袋沉甸甸的,就掏出里面的东西来。竟是个药瓶,打开瓶塞就闻到一股清香。
“立立是特地送药来的?真乖!”当下也不多想,把那散血化淤的良药涂到安源眼上。
安源恨恨的看着卓立爬上凳子,吃他最喜欢的点心。哼,你老子打了人,打发你来送药就算了了?
卓立把安源的点心吃得差不多了,摇摇悬着的两条小腿,伸长双手,奶声奶气的唤:“婶婶,抱抱!”
灵素过去抱他下地,他一着地,就冲安源乐呵呵的笑:“叔叔,汪汪!”笑完撒开腿就跑。
“你小子不要跑,给我回来。”
“给我坐好。”灵素看着他的乌眼,努力憋住笑,“还真有些像。”
此后,卓立对安源就多了个称呼:“阿呜叔叔!”
“什么乌不乌的,叔叔就叔叔。再乱叫就让允儿打你!”安源只当卓立笑他眼眶是乌的,却不想是某人听完儿子的报告,笑得不可自已,“那不成了贱狗阿呜,哈哈!”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