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p3fx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ptt-第一一六三章 鎮元,鬼谷閲讀-1nk20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镇元子的本体乃是天地灵根草还根,生于混沌初开时,他和六圣乃是同一时期的人物,辈分高得吓人。
但他虽是先天灵根,却只是先天混沌中的草根,相比起六圣的跟脚,镇元子的出身就很拿不出台面来。
其余六圣叱咤风云之时,镇元子却在东躲西藏,生怕被人摘走炼成丹药。
镇元子无疑是幸运的,作为一个先天灵根,比他名头更响的同类要么成了六圣的法宝,要么成了灵丹的材料,唯有他,却孤独而执着地存活了下来。
他见证了六圣证道,见证了龙汉初劫,见证了巫妖大战,更见证了封神的血光。但由于先天的不足,哪怕他活了如此悠久的岁月,他却依然只是个太乙仙而已。
镇元子的转机出现在巫妖大战之后。
彼时妖族统御天庭,巫族掌管大地,人族还是珍稀动物,在洪荒中苦苦挣扎,苟延残喘,不值一提。
巫妖二族连绵数千年的战争,打得洪荒破碎,天地崩塌,三界混乱,轮回停摆。
镇元子自然是没资格参与到这场惊天杀劫中去,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心中的震怖无以言喻。
作为先天灵根,他对这场杀劫的本质有着模糊的认识,他很清楚,这样的杀劫必定还会发生,永无休止。
他镇元子幸运了千万年,可他会一直幸运下去吗?
圣人之下皆蝼蚁,他一个小小灵根,又能活到几时呢?
死亡的大恐怖,让镇元子决定不再东躲西藏,他决定去寻找自己的机缘,提升自己的实力,好在下一次大劫中,保全自己。
他还真找到了。
彼时洪荒大陆随着巫妖大战被打碎成四块,满目疮痍。
西方一个叫做万尸涧的地方,成为了巫妖二族的坟场ꓹ 数千年绵延战争,数不清的尸骨血肉ꓹ 全部都埋在这里。
原本深不见底的幽暗深渊,被堆积成高耸入云的尸山。
万尸涧变成了万尸山,这里死气萦绕百丈原ꓹ 愁云惨淡万里凝,阴气尸毒雾瘴混杂ꓹ 即使是太乙仙靠近,也会被腐蚀毒死ꓹ 成为了一片绝地。
但镇元子却敏锐觉察到ꓹ 这无尽的死气中,蕴含这勃勃生机。
如果他不来的话,数千年后,这里将会成为一个鬼国,变为妖鬼冤魂的乐园。
镇元子截取了这份机缘,也接下了这天大的因果。
他扎根在此,勃勃生机ꓹ 让草还根,变成了人参果树ꓹ 人参果之所以有草还丹之称ꓹ 就是因为镇元子原本的跟脚。
镇元子化解了天地间阴气最重ꓹ 最污秽的所在ꓹ 得了泼天功德。虽然他不能成圣,却借此一跃成为了圣人之下最强的大罗金仙。
人参果汲取了巫妖大战所有尸骨血肉的生机ꓹ 所以吃一个ꓹ 就能活四万七千年。
但凡事都有两面性ꓹ 镇元子因为这处古坟场而崛起,并且得了天大因果ꓹ 成为了洪荒中炙手可热的大人物,却也因此背负了天大的因果,毕竟那一枚枚人参果,都是无数尸体滋养而成的。
而且,他的本体灵根扎根在此,不能轻易移动,这就意味着他不能上天庭为官,也不能入西天为佛。
他只能做个留守人间的道人。
尽管如此,镇元子总算也达到了他的目的。
万寿山干系亿万亡灵的因果,即使是圣人都不敢轻易碰触,镇元子成了没人敢轻易招惹的人物。
三清是他的朋友,四帝是他的故人,九曜是他的晚辈,元辰是他的下宾,三界四洲,无人不知西牛贺洲的万寿山有个人参果树的主人镇元大仙,辈分奇高,实力极强。
日子久了,他便有了个地仙之祖的名头。
西遊之大荒牛魔
初时镇元子为此沾沾自喜,常怡然自得,浑然不知自己受到鸿钧天道算计,使得万寿山成为天地阴气晦气等污秽之气的交汇之地,他的本体,彻底沦为了化解三界污秽之气的工具。
他被这泼天的因果困住了,而迟早有一天,因果之虫会找上他,淹没他,这就是镇元子面临的最大困局。
面对鸿钧天道的算计,镇元子苦求脱身之法,但即使是圣人也自身难保,这样的现实让他绝望不已。
最终,他的目光瞄上了那些不沾因果的变数,希望能够凭借这些天地大劫中变数的力量,为自己拼出一线生机。
原剧情中,他借孙悟空之手打倒了人参果树,想要金蝉脱壳。
但他很快就察觉到这条路根本走不通,人参果树死亡之日,便是他结算因果之时。
最终无奈之下,他不得不接受观音大士的善意,以甘露汁恢复灵根,继续枯守自己的因果。
而现在,真正的变数出现了。
“大仙已成为此界玄牝之门,成为大道的一部分。”何邪缓缓开口,目光炯炯盯着镇元子,“此事自大仙选择在此扎根之日,便结下了因,不可逆,不可转。”
“不错。”镇元子有些惊讶于何邪的眼光,即使是太上老君虽看出他的困境,但却也没有像何邪这样一眼就看得这么透彻。
“大仙若想解脱,仅仅是摆脱天道束缚,是不够的的,还需化解这千万年来的因果。”何邪接着道,“此事说难也难,说容易,倒也容易。”
他没有卖关子,伸出两根手指,笑道:“我有两种方法,可化解大仙危机。”
“其一,金蝉脱壳,转世重修。有我护持,大仙自不必担心因果如影随形,新生的你,必定半点因果也不沾染。只是如此一来,大仙一身修为化为乌有,万般一切,皆要重来。”
镇元子凝重道:“何道友,此法我何尝没有想过?但我修行不易,实不能放下这身修为。且我隐隐遇见大变将至,只怕局势之恶,等不到我重回巅峰那天。”
“如此一来,就只能用第二个方法了。”何邪道,“若有圣人舍弃自身一切,替你之名,接你因果,得你之位,则大仙便可全身而退。”
镇元子本以为何邪会说出什么好方法,但闻听此言,顿时面露失望,心里甚至有些不悦。
最终他还有发作,只是摇头苦笑道:“何道友莫非存心取笑贫道?玄牝之门的功德已全部加诸我身,只如今只留下泼天因果,圣人避之尚且不及,岂会舍弃己身,成全于我?”
要说洪荒中最害怕因果的,就是圣人之流了。
镇元子牵扯的因果简直无药可解,迟早是被鸿钧同化的命,谁会傻到舍弃自身一切,接替镇元子受死?
圣人只是个称呼,代表一种地位和境界,可不是真的是慈悲的白莲花。
通天仕途 禦史大夫
何邪微微一笑,指着自己的鼻子:“我虽无圣人之位,却有圣人之实,我若代替大仙,定可让你全身而退。”
镇元子惊疑不定:“何道友何必跟贫道开这样的玩笑?”
何邪道:“何某金口玉言,绝不打诳语。”
镇元子怔怔看了何邪良久,最终道:“何道友,非是贫道小人之心,只是凡事必有缘由,道友肯为贫道牺牲自我,此事贫道委实不知为何。”
“何某也并非有意欺瞒大仙,此事我自有计较,绝非是牺牲自我。”何邪笑了笑道,“而且此乃大因果,我若真这么做了,大仙却是欠我一个因果,我祝大仙再进一步,他日,却需大仙为我助力一场。”
镇元子面色凝重问道:“何道友要对付的莫非是……”
何邪若有深意一笑,缓缓点头。
镇元子动容,内心狂跳,又是震撼,又是羞愧,又是感慨:“何道友,我镇元子,确实不如你。”
替代他成为玄牝之门,又助他修行,还请他助战,镇元子即使是用脚后跟也能猜到何邪必定是要对付一个极为强大的敌人,这个敌人跟他这个地仙之祖的身份有关,肯定就是鸿钧道祖了。
昔日的六圣,如今只剩下女娲和道德天尊还算完整,余者四圣死的死,伤的伤,逃的逃,下场凄惨无比。
镇元子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对抗因果,对抗天道的勇气,他所想者,唯有逃离,逃得越远越好。
所以他说他不如何邪。
“若何道友果真要如此,贫道一切,就拜托道友了!”最终,镇元子一番思量后,毅然下定了决心。
鳳主沈浮:無良帝後太猖狂
如果没有何邪,他只能等死。
虽然他依然不想帮助何邪对付天道鸿钧,但有何邪帮助,起码他多了一线生机。
一直以来,他苦苦求索的不就是这一线生机吗?
虽然跟他所预料的一点也不一样,可镇元子只能入救命稻草般,牢牢抓住这个机会。
因为很可能这就是他唯一的生机。
何邪也满意笑了。
替代镇元子,也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的决定。
直到如今为止,他所容纳的世界皆是虚界,唯有洪荒世界,是这条时空支流中的唯一真界。
他必须容纳这个唯一的真界,才能以此为核心,撬动一整条时空支流。
这是他求活的必经之路,也是他证道的唯一方法。
所以无论如何,他跟鸿钧二人都势必有一番争斗。
鸿钧是天道级别的强者,距离超脱只怕也只有一步之遥,且底牌无数,又有洪荒真界加持。
何邪要抢走其赖以为根基的真界,难度可想而知,所以他不但需要一个合适的介入点,还需要一些强力的帮手。
镇元子这个身份和镇元子这个人,正好都是何邪所需要的。
镇元子虽不是圣人,但却是因为此方天地规则的束缚,并非是他的修为不如圣人。
一个主动,一个自愿,兼之何邪已极为擅长因果牵引之法。
于是,两人很快就完成了身份的转换。
轰隆!
当何邪正式成为镇元子的那一刻,在遥远的混沌之外,一处古朴宏伟的宫殿之中,鸿钧陡然睁开了眼睛,心脏莫名悸动。
他的念头微微转动,顿时明悟了所有。
“何邪,镇元子……”鸿钧呢喃,目光跨过遥遥时空,投向元始天尊所在的那片时空。
“徒儿,这就是你此局落下的子吗?果然是剑走偏锋啊……”
劍靈+陸小鳳吾乃召喚師 樓外鐘
除了天道鸿钧,没有一人能察觉到何邪已经成了镇元子。
随着何邪接替了镇元子的身份,继承了他的所有因果,洪荒世界中所有人有关于镇元子的记忆,甚至包括圣人在内,都在悄然无息中完成了篡改。
镇元子依然是那个镇元子,但他的样貌,却悄然变成了何邪的样子。
所有见过镇元子真容的人,此刻他们记忆中镇元子的样貌,赫然全部变成了何邪的样子。
这是一种匪夷所思的变化,因为因果而产生,即使是道德天尊的两个分身,高高在上的玉皇大帝,还有太素天的女娲,都没有丝毫察觉。
只因他们对于因果的理解,远远比不上何邪,自然无从察觉,
此时真正的镇元子,已经彻底摆脱了本体,摆脱了所有因果。
但他得修为不但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有隐隐突破的征兆,若非他极力压制,只怕立刻就能立地成圣。
“好!好!好!”饶是镇元子一向淡泊沉稳,此刻也激荡难以自持。
一朝解脱,从此天高任飞,海阔凭跃,怎能不大欢喜?
“当年我初来此处,万寿山还是尸骨成山的鬼谷,”镇元子感慨万千,“当真是成也此处,败也此处!我虽彻底解脱,但一身功德修为,却终归脱胎于此。”
“自即日起,贫道不再是镇元子,而是——鬼谷子!”
镇元子的话,让何邪眼神猛地一缩,刹那间,他感应到冥冥中无数因果线缠绕而来。
这因果线来自诸天万界,冥冥中,他成了某件事的万果之因。
何邪掐指一算,顿时明悟了一切。
如果没有他的出现,镇元子虽撑过了西游大劫,却仍输给了天道,最后身死道消,魂飞魄散,只余一点真灵转世。
美人如此多嬌
那缕真灵,便化身鬼谷子。
鬼谷子原本也不过区区凡俗,可如今,何邪接替了镇元子,却亲手造就出一个堪比圣人的鬼谷子!
这一切的因果,自然就全部算在了何邪的身上。
“何道友此恩如同再造,请受贫道一拜。”鬼谷子神色激动,深深向何邪一拜。
重生背靠大樹好乘涼 呆提歡顏
何邪坦然受之,无论他是否别有目的,但他解脱了鬼谷子,这是既定事实。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