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kbn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黃泉有座房》-第五百八十六章:黃泉冰封讀書-iysn0

我在黃泉有座房
小說推薦我在黃泉有座房
“岳不群?”
几人相视一眼,丁小乙觉得这名字起给狗身上好变扭啊:“胡闹,这是狗的名字么??”
丁鹏点点头:“书里就他最苟。”
胖胖等人闻言,不禁面面相视眼神不禁怪异起来。
“你小子还看过笑傲江湖??”
糟老头眉头一撇,觉得事情有点不对劲。
“什么笑傲江湖??”
丁小乙一脸茫然,不知道糟老头在说什么,还是一旁廖秋道:“很久很久的书了,我都没看全过。”
听他这么一说,自己也明白过来,这么古老的书籍,丁鹏是接触不到的才对,他怎么会看过?
联想到上次这小子参加比赛,野外求生时表现出的种种技巧,以及专业的野外求生知识,此刻他心中顿时更加狐疑起来。
面对自家大人们投来狐疑的眼神,丁鹏吓了一跳,好在这小子,人小鬼大,心思缜密敏捷,察觉不妙马上就想到了合理的解释。
“看过啊,上次柴蓉阿姨不是来了么,她说她那边有很多小人书,我在他那边看过整套的笑傲江湖。”
果然,此话一出,众人顿时释然了。
柴蓉收藏的那些书籍,自己也见过,什么魔方大厦、黑猫警长之类的应有尽有,丁鹏在她哪儿看过倒是不足为奇。
不过自己上次带丁鹏去柴蓉家,是什么时候来着??自己都快记不清了。
想到这柴蓉幽怨的眼神,丁小乙顿时一个哆嗦,心想还是抽空去看看吧。
糟老头等人点点头,也不再多想,只是嘱咐道:“小孩子不要老是沉迷书海,好好学习才是正事。”
“是是是……”
丁鹏头如捣蒜,连连点头,心里大呼侥幸逃过一劫,赶紧带着身后的岳不群钻回屋里去。
一回到房间,丁鹏顿时长吐口气,拍着自己的胸口暗道:“还好还好,亏是本少爷聪明。”
但转念一想,为了防止万一,这件事还是要和柴蓉阿姨打个招呼才行,只见丁鹏眼睛溜溜打转,悄悄拿出手机出来。
这边几个人挑挑拣拣的功夫,大头已经把最深处从未抽过的水坑给抽的七七八八了。
其实此刻丁小乙他们已经不是很在意其他水坑的收获了。
毕竟这条鱼肚子里带来的好东西已经不在少数。
更何况还有不死玉这样的宝物呢。
这次赶海已经可以算是收获颇丰来形容了。
不过大头还依旧为此特别兴奋ꓹ 因为这个水坑从来都没抽过,一方面是每次赶海时间不够ꓹ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水坑太大了。
这次难得有这么充足的时间,大头当然不会错过这次机会,一边指挥着红毛帮忙ꓹ 一边不忘拿起手机来上几张自拍和视屏,发布在自己的朋友圈。
“对了ꓹ 说件正事。”
糟老头一边在成堆的垃圾里翻找,一边向丁小乙问起来ꓹ 关于大帝给他的任务最近有什么进展。
说起这件事ꓹ 自己也很头疼。
十八地狱积累了不知道多少厉鬼,这些厉鬼在十八地狱不得超生,怨气之大超出想象,当中不乏有一些乱世枭雄。
自己当然清楚这些家伙的可怕,但问题是他到现在都没找到一个厉鬼的影子。
提起来就特别郁闷,每次去鬼王府,就要面对钟馗那张臭脸。
但自己总不能一个一个异域的去找吧。
眼下找不到厉鬼ꓹ 自己也只能大力发展北芒学院,推动全民灵能化ꓹ 这样一旦出现问题ꓹ 民众也能够有一定能力的自保。
“这件事ꓹ 还是要抓紧点ꓹ 大帝限你十年也不是没有缘由的,十年一次考核ꓹ 到时候你要是交上一张零卷ꓹ 谁脸上都不好看。”
胖胖提醒他别到时候大帝借此发难ꓹ 收回柴木新居,也是有可能的。
“没法ꓹ 船到桥头自然直,走一步看一步吧。”
他无奈的耸耸肩膀,自己空有心杀敌,却奈何敌人压根就不出现,自己总不能对着空气用力吧。
几个人正说话的功夫。
忽然远处大头开始手舞足蹈起来,几人目光望去,正看到大头卖力的朝着他们招手。
ヾ(๑╹◡╹)ノ“:“快来发财。”
“咦,它还真挖到大货了?”
顿时丁小乙拍拍手站起来,与糟老头几个人快步赶过去,待走到坑边往下一瞧。
正见偌大的水坑足足有十余米深。
而在水坑深处,居然立着一个巨大的黑色金属箱子。
“这是??”
当看清楚下面那口箱子后,连糟老头都不禁大惊失色,惊道:“这是什么东西??”
箱子有两米宽,三米长,俨然像是一张黑色的大石床一样。
上面没有任何图形,却是细密的雕琢着密密麻麻的波纹状的纹理,且有着一种类似电镀陶瓷一般的质感。
让人第一眼看上去,脑海中只有两个字“神秘!”
这绝不是什么普通的货色,上面独特的纹理,在幽冥昏沉的光线下,像是活水一般在流动。
其诡异的材质,更是他们前所未闻。
荼荼尝试着用神力去把箱子提上来,但这一举动则遭到了糟老头的劝阻:“别乱来,可能是某个古老时代遗留下的东西。”
听糟老头这么一说,荼荼也不敢大意了。
据传在最初,冥土连接诸天世界,有无数强大的神灵企图占据此地。
最终还是大帝带着骠骑大军,横扫了整个冥土,才开创了眼下的幽冥世界。
糟老头正是当初最早跟随大帝的一员,连他都不知道的东西,可想而知这玩意有多么古老神秘。
“镜来!”糟老头朝着丁小乙伸出手,让他把【照幽镜】拿出来。
镜子被糟老头接过来后,只见他索性咬破了手指,鲜血滴落在镜面上,是要彻底把【照幽镜】唤醒。
这是照幽镜第二次被唤醒过来,第一次是萨达尔这个倒霉催,结果差点被咬掉半个身子。
此刻再次被唤醒,只见镜背上的狗头缓缓睁开双眼,整个狗头都像是活了一样。
粗大的鼻孔喷出两股烟云,吐出猩红的舌头,轻舔在嘴巴边缘。
“给我看看,这玩意是什么?”
姻緣錯:妃逃不可
糟老头将镜子对准坑下那口巨大的黑色箱子,顿时照幽镜上闪烁出一团蒙蒙的光芒,镜面上浮现出箱子的影子。
只是片刻后,却听照幽镜开口道:“不可说,不可说,不可说。”
“不可说?”
神鷹天翎 神鷹天翎
糟老头皱起眉头,将镜子丢给一旁胖胖:“你来!“
胖胖拿过照幽镜,抡起巴掌抽上去,打的狗头咣咣作响才问道:“赶紧说,再废话我把你给丢进黄泉里去。”
照幽镜背后的狗头被打的眼冒金星,可等看清楚打自己的人是谁后,立即就怂的低下头呜呜的悲鸣起来。
“不能说!!”
照幽镜话音刚落,胖胖眉头一挑:“反天了你,我问你还敢不说?”
tfboys與她的邂逅 空氣薔薇
照幽镜不敢回应只能低着脑袋,耳朵都趴在脸上,生怕再被胖胖打。
“他不敢说,怕是这东西……”
荼荼话说到一半,就不再说了,只是手指指了指头顶,意思已然再明显不过。
他们现在站在柴木新居之外的范围,有些话绝不能随意说出口,否则一旦被察觉到,他们都要倒霉。
“原来如此!待会再问你。”胖胖自然明白了荼荼的意思,这东西十有八九和大帝有关,这条蠢狗不敢在这里说而已。
“先抬上来再说吧!我们不要出手,让大头把东西搬上去再说。”胖胖提议道。
他们之所以不敢轻举妄动,正是因为担心自己身上的神力,会刺激到这件东西。
只要让大头把东西搬上去,等搬进了柴木新居的范围,到时候再打开里面就算是上古大神,也要乖乖的给他们蹲在里面。
既然打定主意,这件事自然就交给了大头和丁小乙两人来负责,为了确保万无一失,糟老头他们退后在不远处。
连藏在竹篓里的鱼肠剑都被他唤了出来,而胖胖更是拿出了一串佛珠,正襟危坐,口中默念着经文。
荼荼手中多出一把长鞭,廖秋更是严禁以待,生怕出什么乱子。
好在东西虽然重,但凭借丁小乙和大头两人的力气,也能轻松的搬运起来。
魔尊的戰妃 葉傾歌
只待他们小心翼翼的把这口巨大的箱子提起时“叮当叮当……”一阵锁链碰撞声突然响起。
丁小乙赶忙低头一桥,这才发现,箱子下面居然有四根粗大的锁链,牢牢把箱子锁在这里。
“我来试试!”
糟老头见状,信手一指,只见鱼肠飞起在空中化作一道流光迅速劈砍在铁索上。
但糟糕的是即便是鱼肠这样的神兵,切斩在铁索上居然连个印子都没有留下。
“不行!”
糟老头收回鱼肠,手指在剑刃上一抹,发现鱼肠剑上居然多出了几个细小的豁口,顿时心疼的厉害。
眼见搬不走,丁小乙和大头只能重新把箱子放下来。
“先放下吧,这东西十有八九不是我们能动的。”
胖胖收回佛珠,示意丁小乙他们上去。
锁链一定是某位大神通者下了咒法,连糟老头都劈不开,这就已经说明了问题。
丁小乙点点头,既然这样,他们也没必要冒这么大的风险去开一个未知的箱子。
里面或许有惊人的宝物,但看胖胖他们的意思,搞不好宝物没有,还可能会被牵扯到什么大事中去。
就在丁小乙准备跳上去的时候,耳边一缕冷风吹过发梢,一种诡谲难明的声音在耳边一闪而过。
“谁!”
他心中一惊,猛然转过身来将目光看向的面前这口黑漆漆的大箱子,平静的神情间,透着一抹惊骇和不安。
就在方才,他隐约的感觉到有谁在喊自己,虽然短短一刹那,但真实的让自己脊背发凉。
此刻回过头看向这口箱子,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错觉?显然不是。”丁小乙敢肯定那是真实的,而且声音的源头正是来自这个箱子。
是这个箱子在呼唤自己??
疑惑中,头顶胖胖探出头来:“快点上来,外面开始变冷了。”
“哦哦!这就来。”
被胖胖这么一打岔,自己也索性不再多想了,麻利的爬出水坑后,已经退潮许久的黄泉水面上,居然开始升起了白白的一层雾气。
“赶紧回房间吧,这是黄泉深处的寒气开始往外冒了。”
糟老头喊着众人赶紧进房子里去,马上就要大降温了。
超級軍火商 唐山大白菜
大头和红毛,赶忙手忙脚乱的开始收拾东西,费尔卓德顿时如临大赦,跟着把东西收好,这才匆匆跑会大头的庄园里去。
大概没多久的功夫,就见外面已经被白白的寒雾包裹起来。
寒雾所过之处,周围立即覆上一层薄薄的白霜。
连窗户上的玻璃也开始被白色的晶体所覆盖。
整个房间温度骤然下降了五六度,还好房间里的火炉烧的足够旺盛,加上地暖,温度总算是维持在相对还算是暖和的温度上。
“哈!!滋滋滋……”
丁小乙擦拭了几下玻璃,看到外面被白雾所覆盖的黄泉上,已经生出了一些白色的冰块。
特别是周围的礁石更是在白雾下,居然挂上了冰凌。
“别看了,再过几天温度会更低,直至黄泉彻底被冰封后,温度才会回升到正常。”
糟老头坐下来说道。
“师父,都冻成冰了,温度不该是更冷么,怎么还会回升呢?”丁鹏乖巧的给糟老头送上茶水,同时虚心问道。
“因为寒气是从黄泉深处涌出来的,等表面冰封后,寒气反而出不来,只会覆盖在冰层下,上面得温度自然就会回升。”
糟老头耐心为丁鹏解释起来。
毕竟这不是现世中那般的冬季,冷气是从水下涌出来的,一旦源头被封起来,外面的温度也会逐渐回暖。
只是从此之后,黄泉就要永远的变成冰河,成为生灵勿进的禁地。
此刻也是黄泉里那些凶兽离开黄泉的最后机会,错过了,就只能被生生冻碎在里面。
丁鹏似懂菲懂的点点头,人趴在窗户上,瞪大眼睛看着外面的世界。
看着看着,丁鹏忽然感觉眼前迷雾里好像有什么巨大的影子出现,不禁揉揉眼睛仔细一瞧。
只见自家的水岸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站着一只乌龟……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