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bv5g都市小說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線上看-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月色宜人展示-zm3un

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小說推薦明日方舟也太真實了吧
回到樱花林的家里,夏风第一个推门而入。
“风笛,我回来了。”
风笛端着一杯茶坐在客厅,看到刚进门的夏风龇牙咧嘴的捂着后腰,一边小口喝着一边问道。
“你腰怎么了?”
冥子的人間之旅
“额,没事,被猫抓了一下。”
“被猫抓?”
夏风毫不在意的让出房门。
“风笛,你看谁来了。”
随后,维娜顶着一头金毛左顾右看的走进来,对这个五脏俱全的小阁楼赞叹道。
“哇,这小别墅不错嘛。”
“噗!”
看到进来的人是维娜,风笛将嘴里的茶全部喷了出来。
因为维娜的行踪没有公开,所在夏风事先没有和风笛她们说,现在突然看到一只小狮子钻进客厅,风笛差点被茶呛到。
“陛下!”
…..
风笛曾经是维多利亚北方军区的士兵,脱离军队也是在维娜继任国王之后。
并且,她不是十分清楚格拉斯哥帮与黑羽的关系,只是偶尔听夏风提起过。
此刻见到维娜本人,有这等反应也是情理之中。
看到风笛喷掉了口中的茶水,“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维娜也十分尴尬。
“啊….你就是风笛小姐吧,哦,我们之前好像见过。”
风笛站的笔直。
“我是风笛,参见国王陛下。”
维娜随和的摆了摆手。
“不用这么严肃,这里不是维多利亚,也不是什么公共场合,别紧张,都是自己人。”
“哦….哦。”
维娜走到风笛面前,朝她露出友善的微笑。
“我之前听南希提起过你,听说夏风来到东国以来,一直受了你很多照顾。”
“我们是朋友,互相照顾而已,陛下言重了。”
维娜点点头。
“夏风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抱歉,我平时太忙了,上次你回维多利亚时我没有当面感谢你。”
“恩…..恩?”
风笛的紧张瞬间消失,女人天生的直觉令她对“重要的朋友”几个字十分敏感。
看着维娜泰然自若,以及夏风开心的像只猴子的表情,风笛在这一刻产生了一种隐隐的无力。
嗯…..至少在这个小破家里,她女主人的地位恐怕要不保了。
….
对于黑羽的成员们来说,维娜都是他们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同伴,不管彼此的身份如何转变ꓹ 当初黑暗时代同生共死的经历都永远不会忘记。
维娜到家后,客厅里挤满了人ꓹ 处处洋溢着一种犹如家人团聚的欢乐气氛。
夏风始终形影不离的呆在维娜身边,不停嘘寒问暖。
“维娜你冷不冷。”
“屋子里这么暖和,当然不冷。”
“累不累ꓹ 要不要休息一下。”
“我可没那么娇气。”
“哦,那你饿不饿。”
“还好。”
转过头ꓹ 夏风扯着嗓子喊道。
“狼大,去沙虫岛抓几只最肥的沙虫ꓹ 晚上给维娜尝尝咱的产品。”
“好!”
…..
皇家骑士团军团长一直秉持着贴身保护的原则ꓹ 但无奈客厅太小,人太多,没过一会儿他就被挤到了院子里。
“汪汪汪,汪汪!”
风宝虽然不会说话,但它通过对表情的观察就能清楚的感觉到谁是外人。
没给一点面子,院子里的风宝对着泰雷格就是一通龇牙咧嘴的狂吼。
院子里了呆不下去,泰雷格只能站到了大门口。
路过的拉普兰德撇了他一眼。
“喂ꓹ 你像个电线杆子似的杵在这干啥呢。”
泰雷格十分倔强。
“我…..我在为陛下站岗。”
“堂堂军团长亲自站岗?”
“咳,为陛下站岗是我的荣幸。”
“行吧。”
……
傍晚。
可怜的军团长大人终于被叫上了饭桌。
对夏风来说ꓹ 他和泰雷格也算是不打不相识ꓹ 换位思考一下ꓹ 当初的冲突只是立场不同而已。
事实证明ꓹ 泰雷格所在的罗兰家族没有半点私心,对皇室的忠诚天地可见。
当初维琳在临死前曾经交待过泰雷格ꓹ 罗兰家族守护的不是她一个人ꓹ 而是皇室血脉的正统传承。
这番话的意思已经十分明确。
最后时刻ꓹ 维琳已经承认维娜取代她,这是一种无言的传承ꓹ 泰雷格只能含泪领命。
…..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维琳已死,那段黑暗的历史已经被照耀在维多利亚上空的太阳驱散。
逝去的人,也渐渐被遗忘。
饭桌上,看着被众人簇拥的维娜,泰雷格一个人默默的心生感慨。
他有时候忍不住在想。
或许,黑暗过后的光明,也在当初维琳的预见当中吧。
….
“军团长大人,喂,泰雷格,老雷!”
听到呼唤,泰雷格从恍惚间回过神,发现坐在旁边的夏风正在叫他。
“啊?”
夏风端起酒杯笑了笑。
“明明是贴身保护维娜陛下的,你怎么能溜号呢,太失职了吧。”
泰雷格紧张的看了一下维娜,立刻低下头。
“是属下失职。”
然而维娜此刻正在和龟龟她们欢言笑语,根本没注意到他。
夏风哈哈大笑道。
“我开玩笑的,我的地盘很安全,别绷着了,放松点。”
“恩….恩。”
将酒杯举到泰雷格面前,夏风感慨的说道。
“没想到你这个家伙还挺靠谱的,当初砍断你一条手臂,抱歉了,这杯酒就当是我的赔罪,军团长大人,请。”
听出了夏风言语中的真挚,泰雷格愣了一下后,随后露出欣慰的笑容。
“当时我只是在履行自己的职责,你也在做你必须做的事,技不如人,咎由自取罢了,到不如说,我要感谢你当初的不杀之恩,夏风大人,这杯酒该我敬你。”
夏风咧嘴大笑。
孟翎奇緣
“我可不是什么大人了。”
“那好,夏会长,干杯!”
对于“夏会长”这个亲切的称呼他没有抗拒,举起酒杯,两个曾经的敌人随着入喉的苦酒,化为了友人。
…..
都市之妖孽公子 小萌靚
“碳烤沙虫腿好了!”
“红烧沙虫也好了!”
東方朔異世錄
不算大的院子里,伊芙利特的烧烤加上雪怪四号的菜肴一盘接着一盘出炉。
“干杯!”
“干杯!”
大家举杯共饮,饭桌之上没有任何身份之差,欢乐的气氛就像是久别重聚的家人般融洽。
维娜在私下里褪去了国王的外衣,又或者说,此刻她面对的这些人,可能是她在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可以真正敞开心扉的同伴。
几个女孩子迅速打成一片,龟龟开心的摇头晃脑,小惠聊的眉飞色舞,霜星始终挂着微笑。
就连风笛也不再以“陛下”相称,换成了亲切的“维娜”。
或许是很久没有感受过这般真挚的情感,维娜笑的格外开心,面对敬酒更是来者不拒。
就这样,在美酒佳肴的狂轰乱炸下,没有任何意外,维娜又喝多了。
…..
2个小时后。
寒門寵妃
维娜脸色红润,双眼迷离,举着空空的酒杯,胳膊一挥,含糊不清的喊道。
“泰雷格,给本王倒酒!”
然而,军团长泰雷格已经在半个小时前就被喝到了桌子底下。
见无人回应,维娜改口道。
喪屍世界 霸氣王道
“小惠,小惠,南野丸惠,来给姐倒酒!”
正在帮伊芙利特整理烧烤炉的龟龟转过头。
“维娜姐姐,时间太晚,小惠姐姐已经回村里了,而且大家基本已经吃饱喝足,今天的派对要结束了。”
“不行!”
维娜将手里的酒杯又向高举了举。
“龟龟,你来给姐倒酒,倒满!”
“维娜姐姐,我在帮忙收拾,你让大风车帮你倒吧。”
维娜满脸不爽的侧过身。
“大风车,夏风,混蛋夏风,人呢?”
“哎,我不是一直在这么。”
做为极度有自知之明的主人,夏风没有像上次一样喝到不省人事,仍旧保持着还算清醒的意识。
“维娜,别喝了,这不是维多利亚的红酒,这是东国的高度烧酒,你已经一个人喝掉半坛子了。”
维娜脖子一挺。
“不行,喝,必须喝,为什么不喝,难得这么高兴,我已经很久没有喝过酒了!”
“今晚就这样吧,我们可以明天再喝。”
维娜端着酒杯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毫无形象的高呼道。
“别那么多废话,你个没良心的夏风,滚过来给老娘倒酒!”
在酒精得熏陶下,维娜已经头晕目眩。
站起身后凉风一吹,立刻栽倒向了夏风的方向,好在他眼疾手快,安全接住。
扑在夏风怀里,维娜酒气扑面,嘴唇微张。
“呕!”
“哎!别!”
下一秒,夏风用堪比悲秋离雨的速度,腾出一只手一把将维娜的嘴给捂上了。
“我滴个姑奶奶,忍住,别吐院子里!”
“唔唔唔!”
“走,我带你去外面。”
…..
夜晚轻拂,月色宜人。
夏风一只手捂着维娜的嘴,将她夹在怀里,强行拖出了院子。
失去院落里灯光的照耀,二人的身影,很快融入进了樱花林的夜色中。

local_offerevent_note 2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