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v13z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攻心女孩不好惹討論-第五十五章 有過一面之緣看書-2dqfu

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說推薦攻心女孩不好惹
小菻看着这个黑漆漆的小空间,四面墙,毫无生活,漫无天日的日子,她已经很久没有出门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每天只有黑和白,没有多余的色彩,她替他捏捏肩膀,“等我们离开了这里,就能自由自在地过生活了,这里不属于我们,来了那么久,还是觉得很陌生。”
小海子无可奈何地转动眼眸,“等我们帮雅韵完成了她想做的事情,我们就一起离开,小菻,我会给你想要的生活。”
小菻用力揉捏着,感受到他肩膀咯吱咯吱发响,这是筋络不通的表现,长期在这些设备面前,整个人都黯淡无光了,她的指力加重,“啊,小菻,疼!”
“你肩膀这块都堵住了,不通就会痛,你忍着点,通了就好了!”小菻对着穴位精准地按着,小海子疼出了泪花,浸湿了眼镜,取下镜框用纸巾擦拭着,忍不住说着:“可能这就是痛并快乐着的意思吧,小菻你这下手真不轻。”
“对了,雅韵是让你做什么?”小菻言归正传,她没什么能帮上忙的,留在这里也是给沈雅韵多留个心眼,多个眼线,一直出力的都是小海子,她特别想帮上忙。
愛上僵屍公子
小海子手指扶起眼镜,打开秘密夹里的弹窗,说着,“今天,福伯让我留意股市,他的钱已经被我滚了一倍,他坐了辆房车出门,估计暂时不会回来,这里是我攻克下来的监控,你的识别能力很强,看看能不能找到果导,他失踪了两天,我觉得很快会出现了,雅韵要找到他!”
小菻严肃认真地坐下来,丹凤眼紧盯着屏幕,在福伯没回来之前找到,同时也可以减轻小海子的工作量。
———
沈雅韵随即来到苏彤家,叮咚叮咚,响起急促的门铃声,苏彤气质如兰,温婉大方地打开门,惊喜地看向沈雅韵,“咦,雅韵你过来啦?”
“苏彤,我需要你的帮忙。”沈雅韵迫切地盯着她。
末世星時代 丁老濕
苏彤牵起她的手往屋内走去,边走边说,“雅韵,一向冷静的你怎么如此沉不住气了,你慢慢说,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沈雅韵道出了葛元硕目前的危机,她唯一能想到的人就是雷克了。
“这分明就是风云决处心积虑陷害葛元硕,现在他买了块废地还得承担村民的那份安置费,目前最重要是找到果导,加上解决债务纠纷。”苏彤了解了事情,清晰地分析出来。
“所以,苏彤,我想找雷克帮忙周转。”
“行,我跟雷克说,看看他能帮到什么程度,明天才能给你答复,看你着急的样子,真的是,你家总裁知道你这么劳心劳力为他奔波吗?”
“总之他今天这样,我也有过失,就当弥补过失,求个心理安慰罢了。”沈雅韵嘴唇紧闭,嘴上没有一点儿曲线。
“行啦,你们呀,像极了那时候的我们,明明深爱的对方,都要装傻!”苏彤戳着沈雅韵的心说着。
苏彤忽然起身,“你等我一下,我拿个东西。”
沈雅韵不明所以,耐心等待着,只见她拿着一个破旧有些历史的小匣子出来,嘴上一张一合地说着,“雅韵,你记不记得这个?”
沈雅韵脑海里浮现一幕情景,突然说道,“你是医院门口那个小乞丐?”
苏彤脸涨得通红,不好意思地说,“所以我一直觉得我们似曾相识吧。”
宸少寵妻請低調
记忆拉到12年前,沈雅韵被组织收留后第一次偷溜出来透气,她来到母亲逝世的医院,不知为何一路走着走着就来到这个伤心地,心里还是放不下,脑海中依旧都是母亲生前指责她丢弃她的画面。
豪門有孕:老婆你出來 紅婆婆
她脸上毫无变化,冷冷地揪着小拳头,冷笑这世界的不公平,不一会儿看到一个脏兮兮的小身影蜷缩在树下,她好奇地探了过去,瞧见身穿鹅黄色小裙子的小女孩,灰头盖脸的,小手在翻着泥土,沈雅韵注视着她,稚气的声音传来:“你在干嘛?”
苏彤被吓了一跳,手上的动作停顿了,昂起花花的小脸看她,原来是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她回应着,“我在找我的妈妈。”
沈雅韵心想,这怕不是傻子吧,光天化日下,挖土找妈妈?
“你妈妈不可能在这里,你要找也去墓地找!”沈雅韵好心地告诉她。
苏彤哇的一声哭泣起来,奶声奶气地说:“不可能,妈妈说了,她会在这棵树下等我,想她的时候可以来看她。”
沈雅韵眼睛不禁湿润了,眼眸黯淡下来,她知道,世界上任何一个人的母亲都比她的好,连离去的方式都不忍心告诉,而自己的母亲却硬生生恶言相向,推她出去,想到这里,脆弱的她也忍不住抽泣地说着:“别哭了,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一句严厉的话语喝住她的哭声,她继续说着,“好歹你母亲还会告诉你想她就来这里,而我,恨她就来这里,你幸福多了,你母亲会在天上看着你庇佑你,而我呢?恨不得拉我进地狱,知足吧你!”
苏彤眼泪止住了,也被她凶巴巴的语气震慑到了,一张一合的嘴上还露着深深的酒窝,她弱弱地说:“那你比较可怜,这样吧,我们把好的不好的回忆埋起来,以后不要再想了。”
沈雅韵撇着嘴说,“幼稚!”
“才不是幼稚呢,把所有东西都埋起来,我很快就被领养走了,我打算10年后回来找回我埋下的东西,十分有意义。”
沈雅韵嘴犟,看着她将手上的镯子拔了下来放在盒子里,眼巴巴地看向自己,“你放不放呢?”
“不放,我才不要什么意义呢!”沈雅韵五官都在拒绝,两个小孩子在互相争辩着各自的想法,苏彤拔下沈雅韵头上的发夹,“就用这个代替吧,我们一起封存起来,反正我也挖了那么久的土了,不然白挖了。”苏彤嘟着小嘴,腮帮子鼓鼓的。
沈雅韵扭头,淡淡地说,“随便你,我要回去了!”
重生之庶不為後
苏彤虽然和沈雅韵有过一面之缘,但是这件事情却令她十分难忘,直到几年前她回国后便重新找回被她埋进土里的小匣子。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