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hw1h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風情雪義 ptt-番外五-26skc

風情雪義
小說推薦風情雪義
“……道可道,非常道,天道地道,人道剑道,一道二道,三道四道,东道南道,西道北道,左道右道,前路后路,都都都都都,系胡说八道,呢度嗰度边度系路(笑)哈哈——花道茶道哈——**阳道哈——零度密度咸度淡度光度热度雷射角度,鬼哭神号,旁门左道,狗上瓦坑必然有路,你度佢度豺狼当道——唏——各自求各道,各自求各道。”府门外转来极度难听一阵高歌怪唱,听得马良一阵头皮发麻,心中大乱,大声狂叫道,“这又是什么人?”
魅魉的利爪即将划到秦铮的颈部,立时也被这唱声惊的停了下来,惊恐的瞪着赤红的巨眼狐疑的看着府门的方向。
“砰!”的一声巨响,仙府的大门被人霸道的一脚踢开,一个身着性感的奇装异服的漂亮长发美女双手各自横举着一个黑洞洞的东西霸气邪恶的狞笑着看着府内的一切。
“你是何人?为何擅闯我仙府………”马良惊愕的大叫声还未说完。
惹愛成仇 再笑傾城
“突!突!突!突!突!突!……”一阵爆裂声响彻了整个府苑,烈焰不断从何宝宝横举着的那两只红蜘蛛自动手枪中闪出,魔兽魅魉瞬间中弹无数,疼痛与惊恐令它惊慌的在府院内四下乱串,但那密集如暴风骤雨般的弹雨还是不断地钻入它巨大丑陋的身体里。最后,被打的急红了眼的魅魉魔兽,挥舞着巨大的魔抓不顾密集的弹雨孤注一掷的向着何宝宝扑来。
“啪!啪!”何宝宝手上的两只手枪发出了清脆的击针撞击空仓的声音,没子弹了,看着迎面扑来的巨大魔兽,何宝宝轻蔑的微笑了一下,潇洒的丢掉了手中的双枪,右手向下猛地一沉,一把刺眼的龙牙短刃露出在她右手食指和中指的缝隙之间,扑将过来魅魉两眼中顿时露出了惊恐至极的目光,它闭上了眼睛一副自知将死的表情。何宝宝横握着龙牙向着魅魉狠狠地一劈,霸道无比的刀气就好像要将这天地劈开一样,发出悚人的啸叫声,就好似一只张着巨嘴露出满嘴锋利獠牙的暴烈巨龙一般扑向魅魉,顿时日月变色,天地一片混沌,魅魉巨兽在如巨龙咆哮般刀气的一片刺眼的白光之中化为灰迹,消散的灰迹又在白光中化成虚无。
腹黑權爺調教小嬌妃 一諾千金
“好惊人的威力啊。”何宝宝也是不相信的看着手上龙牙短刃。
驕後好難寵
“啪啪啪……”身后传来一阵鼓掌声,“精彩,一击秒杀上古魔兽。”文峰从大门外鼓着掌走了进来。
“这有什么,这里是画中的世界啊,一切不都是被画出来吗。”何宝宝笑嘻嘻的收了龙牙,俯身捡起来掉落在地上的双枪,利落的换了**。
“是谁告诉你的,这世界里就不会出现别的空间里的东西,既然我们能进来,那么这上古的魔兽一样也能进来。”文峰缓缓的说道。
“你说这怪兽是真的?”何宝宝不信的看着文峰说道:“我还以为是他画出来的哥斯拉呢。”
“握草,还好你以为是画出来的哥斯拉,没有犹豫,临危不乱,一击必杀,要是你当时有丝毫的犹豫,恐怕就不可能把这东西杀死了。”文峰啧啧的赞叹道,“这个是上古的比蒙怪兽,在华国则被称为是魅魉,据说他们是有着神与魔鬼血脉的混血魔怪,极难被杀死。”文峰漫步到昏迷在地上的秦铮,看着秦铮他楞了一下,蹲下下来一手按在秦铮的胸上,静静地看着秦铮的脸,“原来是你……没想到你的分身回到了过去……不错,这是你善的那一面……”那只按在秦铮胸口上的手掌发出了暗淡的光芒……
何宝宝拿着双枪走到了文峰的身后,看了看地上的秦铮疑惑的说道:“他是你兄弟吗?他长得和你好相似啊。”
“摩诃摩瑜利罗阎。”文峰微笑的说道,“没想到你回到了过去,怪不得我好久感觉不到你的气息。”
“你们认识?”何宝宝惊异的看着二人。
“是的,他是我在另一时空的分身。”文峰看着秦铮说道。
“你是恶魔。”秦铮踉跄着后退几步做出了攻击的姿态。
“就你现在的状态,你认为你的胜算有多大?”文峰轻虐的转身看着前面的楼庭景色说道。
官場茶壺風暴全揭密:女市長 中原聽雨
“算了,不打了,我不是你的对手。”秦铮叹了一口气跟在了文峰的后面,“你们把马良杀了吗?”
“马良?啊!那家伙跑哪儿去了?”何宝宝这时才想起来,刚才光顾着击杀那怪兽,忘了注意马良跑到哪去了。
諸天
“他应该还在这附近,那首《人间道》把他禁锢在了这里。”文峰看着眼前的房屋不解的问道,“这位兄台,你知不知道江南房屋外有几根立柱啊?”
“风水秘术我还是略懂一二的,无论南北按风水来说,应该是双数。”秦铮在他身后说道。
“不会出现5根的哦?”文峰邪笑着看着那屋子中间的一根立柱。
“除非这家的主人着了邪。”秦铮会意的笑道。
“何sir,劈开那根柱子。”文峰笑着指着中间的那根立柱说道。
“我又不是你的打手,干嘛老指挥我啊?”何宝宝不满的嘟着嘴,亮出龙牙走向那根立柱。 “别……”一声凄惨的悲悯从那立柱里传出,马良痛哭流涕的现了身瘫跪在地上,高举着魔笔,磕头如捣蒜般的叫着:“几位大仙饶了小人吧,呜呜,我也是一时被这魔笔夺了心智,迷了双眼,干出了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我……我愿交出这魔笔,换一条生路,还望几位大仙饶了小的性命……”
“我问你,我的两位师姐在哪里?”秦铮问道。
“在……在……就在这屋里,大……大仙……放心,我……我什么都没做……”马良颤抖着流着汗,心虚的说道。
“师姐!”秦铮越过跪在地上的马良急匆匆的推门进去。
看着马良闪烁不安的眼神,文峰笑着点燃了一支烟,吸了一口,“你好像还有什么话没和刚才那位大侠说明白吧?呵呵。”
何宝宝拿下了马良高举的那支笔,拿在手中赏玩着,听到文峰这话里有话的话刚要张嘴问,就听到屋内传来两个女孩子“不要进来!啊!师弟,大色狼!啊!你还看!”清脆的尖叫与害羞不满的声音,接着就是“啪啪”的两声巴掌打在脸上的耳光声,不由得“噗呲”一下笑出了口。“你是不是才把那两位小姐的衣服脱光啊?
“啊……啊……是小人该死,小人一时色心大起,没……没……没控制住……但小人保证,小人还没来得及……那位大仙就已经杀到府上了……小人绝对没有对两位仙子有过……有过什么……”马良跪在地上使劲磕着头结巴的说道。
秦铮出来了,满脸的怒气和杀气,他颤抖的回身关上了门,当他再次回过身来时,何宝宝看着他不由得再次“噗嗤”笑出声来,“哈哈……”她捂着肚子大笑起来。只见秦铮左右脸颊上各有一个红红的五掌手印。
“我要杀了你。”秦铮拎起马良的头举起劈山斧狠狠的砍了下去。
“不要杀他……”文峰话音未落,秦铮已然砍下了马良的人头。
女神總裁是我老婆 楚業
一时间天色变得昏暗无比,阴风骤起,一个冰冷邪恶的声音自天上传来:“我本想放尔等一条生路,然尔等实在是逼人太甚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22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