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e662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三國之龍圖天下-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新政風暴 一推薦-hk131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在大明朝的左右两大丞相的心中,朝廷的稳定,大明天下的安稳,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哪怕是新政,都不能扰乱朝纲的稳定。
这时候的朝堂是不允许乱的。
品天記 消瘦的蟒蛇
毕竟如今的朝廷,只是统治了天下半壁江山而已,相对于一统天下,还有很长的路要去走。
外患为平,内部更是要保证稳定。
不然大好局势,会功亏一篑。
所以哪怕这时候,其实他们心中也非常生气,也对那些隐匿人口,藏匿私兵的人有些失望,但是他们还是希望,牧景不要大动干戈。
牧景是大明天子,是九五之尊,君王一怒,血流千里,到时候襄州必然是血流成河了。
一旦做过了,这大明朝的稳定,就会被打破了。
但是他们不知道的是,牧景这一次就是要小题大做。
牧景生气,非常生气,毕竟这个数据已经有些超出了预料之中的的数据,五成是什么概念,也就是说大明境内,朝廷能统治到的人口,只有一半,剩下的一半却在那些世家门阀,乡绅豪族的掌控之下。
难怪无数霸主把这些世家门阀,乡绅豪族当成的是依靠,进可能的压制的普通百姓的利益来讨好他们。
心中的天使
可牧景绝对不会。
大明的天下,必须是百姓的天下,而不是那些世家门阀,乡绅豪族的天下,他不会允许这种情况出现的。
当然,这时候牧景并没有失去理智,因为他心里面对于这些事情,早有心里面准备了ꓹ 哪怕出乎意料之外,也是能接受的范围之内。
自黄巾起义开始ꓹ 天下就一片动荡局势,到处都是贼寇四起,有能力都需要自保ꓹ 需要保护身边的人,所以隐匿人口ꓹ 豢养私兵,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乱世之中ꓹ 各有各的保命本事ꓹ 所以在这一点之上,他也不是很介怀。
可这对于新政而言,是一个天赐良机。
这时候如果牧景不抓住机会,不闹一场,怎么能表明他对彻查人口数量的立场上坚定下去,所以他才要在这件事情上他要小题大做一次。
“来人!”
牧景来回踱步,脸上依旧表现出愤怒的气息ꓹ 半响之后才低喝一声。
“在!”
门外进来两个文吏候命。
“立刻去传朕之口谕!”
牧景的声音略显得冷漠一些:“命景平第一军,陈到中郎将ꓹ 率两营主力ꓹ 赶赴襄州ꓹ 协助户籍司主事庞德公ꓹ 彻查大明人丁之数,遇上的阻拦者ꓹ 允他们先斩后奏!”
名正言顺的派兵坐镇。
他就是要告诉天下所有人ꓹ 大明彻查天下人口的想法已经是坚不可摧的事情了。
这是一个态度的坚定。
“是!”
这道命令迅速传下去了。
厢房之中ꓹ 胡昭和蔡邕默默的对视了一眼,他们也不是小毛头了ꓹ 一开始还是比较担心牧景会做出什么愤怒的事情。
毕竟牧景还在年少气盛的阶段之中。
做出什么事情,都不是意外。
但是从这一道诏令来看,他们倒是看出来的一些东西,那就是牧景的理智明显还在,并没有要大开杀戒的意思。
那自然而然就问题不大。
而且牧景是想要趁着这样的机会,大做文章,那么肯定会控制好舆论的人心。
如此大好机会,牧景要是不扩大新政推广的优势,那才是怪了,所以他们也相对的松一口气。
不过调兵这件事情……
不管是胡昭,还是的蔡邕,都有心想要反对一下,兵马调动,终究是显得太过于强势的,可回想一下,却没有出声了,因为他们都很了解牧景。
牧景是一个非常有自我的人。
既然口谕已下,不管对错,他都会执着到底,这时候想要劝他收回成命,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了,白费口舌而已。
“陛下!”
胡昭沉思了一下,拱手说道:“臣认为,襄州的这件事情,只是个别的事件而已,不能代表襄州百姓的一员,而且这种情况,根本上还是乃是前朝留下的一种隐患而已,我们不能把这种罪责放在大明的子民身上,前朝已过,新朝当有气度,包容万物,不能给百姓太苛刻之印象……”
“孔明,在朕的面前,就莫要千篇大论,说核心!”
牧景眯眼,看着胡昭,打断了他铺垫的一大堆的话。
“陛下应该加一道免罪令下去!”
胡昭立刻说出了心思:“建立户籍司,人丁彻查,重建户籍制度,这是良好的政策,必须要进行到底,这一点臣赞同陛下之心,但是我们也不能动辄抄家,这回让人心煌煌,陛下可以主动下一道免罪令,在这一次户籍司的彻查之前,他们可以把人丁之数重新册定,让当地官衙的协助补册,可以免罪,如此以来,必然能让一些藏匿人丁圈养了私兵的乡绅豪族有一条出路,这些人未必有多大能耐,但是都是一群恶狼,最忌讳的就会说的逼得他们走投无路,必然会负鱼死网破,所以我们不管怎么样,万万不可让他们无路可走!”
这是老成谋国之言。
毕竟这种事情,那是正常的事情,乱世走过来,不管是哪一个乡绅豪族,世家门阀都会藏匿人丁,都会豢养私兵,都会建粮仓呢。
这是一种乱世立足的手段。
如今大明尚且未能一统江山,哪怕一统天下了,大明境内,想要梳理好这种情况,也需要十年八年的情况。
一上来,就一棍打死,那等于官逼民反,到时候大明内部就的烽火四起了。
“臣赞同胡相之建议,请陛下下旨!”
蔡邕也拱手说道。
“朕若下旨,此刻彻查人丁名册之事变就气势全没了,如何还能让户籍司继续彻查人丁之事!”
牧景摇摇头,他们说的都对,是正确的。
但是牧景不能丢了气势。
战场上都讲究一鼓作气势如虎,再而衰三而竭,很多事情想要做成,就要一鼓作气做到底。
不然,只能是半途而废的。
“不过!”
牧景也不想一棍子打死所有人,他不怕这些人造反,但是造成大明地方动乱,会徒然浪费很多发展的时间。
新政立足的时间不多了,再过几年,大战一起,除非他能迅速平定天下,不然只能精力放在战争之上。
到时候恐怕就没有足够的精力来让新政立足在朝纲之上。
所以他还是接纳了胡昭的建议:“汝等可以利用政事堂的名义下一道告示,朕权当不知情就是了!”
这是一种掩耳盗铃的办法,倒是最少不会弱了牧景的气势,他就是要彻查人丁之数,谁敢阻拦,他就杀谁。
这是大原则。
至于政事堂单方面下令,会不会给百姓造成一种政事堂和大明天子之间的隔阂,那就要看百姓能不能脑补到这一层面了。
“臣遵命!”
官路向東 行路人
蔡邕知道,如果不是圣旨,政事堂下公告,那么最后出现了什么问题,就是他这个政事堂主事背负责任。
为天下百姓,他也愿意背负,毕竟如今他可是政事堂的老大,在其位,谋其政。
“蔡相,州试名单,什么时候出来了?”牧景问蔡邕。
“禀报陛下,举人名单已经出来了,但是还有一些细节的问题,目前还在斟酌之中,需要一些时日!”蔡邕回答说道。
“斟酌?”牧景皱眉。
早就应该张榜了,但是到现在居然还没有张榜,这让牧景有些奇怪,到底科举委员会早搞什么啊。
“举人功名之位,只有八百,但是考生高达四千多,落榜之人甚多,为了公平公正,我们就考卷评阅之事,多做了几次!”
蔡邕拱手,苦笑的说道:“每一个阅卷官都有自己的一套标准,所以就有了争执,这毕竟关乎一个人才的未来,还是要慎重一点,所以有争执的地方,就需要科举委员会共同探讨。
“行!”
牧景也不苛刻了,毕竟这科举委员会是自己的建立了,人多了始终是又不一样的意见了,所以效率低一点,也能说得过去,不过他还是要给一点压力:“八月之前,必须张榜,而且你们也要提前准备会考了,这可是决定大明第一届进士的考试,一旦赐予进士之名,就等于踏入仕途,不容有失!”
科举,是新政奠基的一部分,和户籍司一样的重要,科举一旦成功,将会奠基大明未来数百年的根基。
所以牧景对这方面的关注,还是比较看重的。
“臣,当竭尽全力为大明取士纳贤,不会让陛下失望的!”
蔡邕连忙拱手领命。
庶女貴妾
“孔明!”
牧景的目光转移回来,看着胡昭。
最近低调的一塌糊涂的大明第一臣,可不能太过于忽视了,这人比蔡邕他们更有城府,谁知道他在暗中布什么局。
“陛下,可有吩咐?”
胡昭拱手询问。
絕世戰祖 隕落星辰
臥魂 辰小冷
“吩咐倒是没有什么,只是有一件事情,朕需要你亲自出面!”牧景眯着眼眸,看着胡昭,胡昭不在跟前吗,感觉做事情没有这么多束缚,但是又感觉做事情不踏实,这是一种很矛盾的心理。
“请陛下明言!”
胡昭说道。
“户籍司必须要坚定的彻查下去了,新的户籍制度也必须要建立起来,不过朕如今没有太多的心思在这方面!”
牧景轻声得到:“扩军之事,如今已经是如火如荼,连续两次廷议,通过扩军方案基本上没有太大的问题了,朕也要给枢密院一些关注,下个月,朕将会亲上白帝山军镇待一段时间,亲自视察新兵训练,不亲自盯着扩军之事,朕也不放心,所以这边的事情,朕打算托付给你!”
“陛下,户籍司一直都是司马尚书盯着的!”胡昭心中有些警惕。
“他盯户籍司,建户籍制度,这是他的责任,但是你作为大明左丞相,你也有你的责任,你的责任是放眼全天下,不管做什么,那都是他们在做,你只要保证一点就行了,朕要大明太平!”
牧景道:“放眼朝堂之上,若能让大明百姓稳定下来,舍你其谁!”
胡昭闻言,心里面突然有一股怒火,要是眼前这个不是帝王,不是他一手辅助建立霸业的雄主,他就直接发飙了:你丫的这时候想起我来了,嫌我碍事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我能稳定天下呢。
这话自然不敢说出来,他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绝不会因为自己的地位而恃宠而骄。
“陛下想要臣如何做?”胡昭为了大明江山,还是不和牧景一般计较了,他拱手待命,循声问道。
“这一次闹的不轻了,你亲自下去一趟,以钦差之名义,行天下各州,安抚人心,同样,宣传司朕交予你,如何掌控舆论,朕相信,你会比朕更懂的,双管齐下,保证稳定!”牧景轻声的道。
他又不傻,新政是要推广,但是不能本末倒置,大明如今新建,人心不稳,稳定还是第一要务,不过他有胡昭,所以可以放手做很多事情,出了什么问题,可以让胡昭收拾残局。
“巡察各州的府衙?”
胡昭闻言,微微眯眼,心中盘算了一下,这也是一件好事,能避开朝堂上的风暴,同样能让人心安定。
他虽然是对那些世家门阀,乡绅豪族是抱有一些希望的,希望他们能站在大明的立场上考虑问题,所以在利益上给他们一些支持。
毕竟新政针对的就是他们这些阶层的人,推到旧制度,等于推到旧的利益阶层,但是不管怎么说,也不能把他们逼得太过于紧张。
所以胡昭才会站在新政的对立面,变成了他们的代言人,但是也绝对不给他们当枪使。
他胡昭,是大明的丞相,本身就是为了大明的太平安康,而不是为了什么其他利益而做出了立场妥协。
这时候,离开一下朝堂,反而有更好的收获。
他想了想,拱手点头,道:“臣领旨!”
……………………………………
大明宫九层楼乃是朝堂之核心,这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会被无限放大,不用半天时间,在牧景的亲自授权之下,牧景勃然大怒的态度开始流传出去了。
“陛下大发雷霆了!”
“听说胡相亲自求情,但是最后被陛下给责罚了!”
“人丁之事,本来就是朝廷之根基,大明虽然新立不久,但是陛下乃是雄才大略之人,岂能容得一些人欺瞒呢!”
“襄州统计的人丁名册,在册人丁不足五成,多出五成之数,此事的确过分了一些,这不等于掏朝廷的心窝子吗!”
天地一鬥
“说到底他们就是欺负陛下新朝建立不久,有恃无恐!”
“恐怕他们也没想到户籍司会这么强硬,德公不愧为当世大儒,入朝可为大贤能,无惧威胁,彻查到底!”
“襄州看来是要出大事情了!”
“陛下大怒,岂能儿戏,必是血流千里之外了!”
“也不知道胡相和蔡相能不能劝得住陛下,若是不能,恐怕此事要让我们大明天下动荡起来了!”
“未必可以啊,陛下虽然稳重,但是本身就年轻,血气方刚,岂能容得下一些稍小之辈的糊弄!”
“其实说句老实话,此事虽然过分,可也说得过去,天下动乱良久,那些大家族要自保,藏匿人丁,圈养私兵,也正常!”
“哪要看什么情况,如今大明虽没有一统天下,但是也有几分盛世承平了,如今还藏私兵,就过分了!”
“六扇门维持地方秩序,如今天下,已有几分安康了,私兵之事,的确不容存在了,若是单单人丁之事,尚且可算,可若是豢养私兵,朝廷必然大动干戈了!”
“谁又能知道,大明能不能一统天下,若是大明在旦夕之间崩溃,天下又复乱世之境,我们总要生存啊!”
“………………”
天下就这事情议论纷纷,特别是读书人,青梅煮酒论天下,高天阔论,大明又没有禁言论,所以并没有太多的忌讳。
寵愛無限:閃婚嬌妻要報警
这时候,宣传司也开始动手了。
宣传司是一个独立的司衙,掌控天下舆论,管辖之下有不下于数十份流传全天下的报纸支持,所以能掌控舆论方向。
在各大报纸上,有一片胡昭亲笔署名的文章刊登。
少帥的紈絝夫人
一上来就引发的风暴。
这一篇文章名为‘劝天子文’。
一方面阐述了天下动乱已久,家族人丁藏匿豢养私兵的初衷,另外一方面,更是为了牧景立场,阐述了天下户籍建立的优势。
反正就是一篇左右摇摆,却有能让人看的感觉清楚局势的文章。
一经刊登,立刻引发议论。
而这时候,突然之间大明宫又传出消息,陛下大怒,责左相胡昭领圣旨,行天下各州,安抚人心。
这要是平时,这道圣旨不算什么,但是这时候,给所有人得感觉,仿佛就是驱逐胡昭出朝堂了。
这一下,天下震动。
若是之前,还有一些人有些侥幸心理,这时候都被牧景那强硬的态度给震慑了,彻底得让大明各州的世家名门,乡绅豪族诞生出来的恐惧感了。
这一刻的恐惧感,让很多人都害怕起来了。
“怎么办?”
有些家主暗地里面开始凑在了一起。
“我们是不是应该去做点事情啊!”
主要是乡绅豪族居多,反而是世家门阀没有什么声影,这些乡绅豪族是彻底坐不住了,这时候根本已经是热锅上的蚂蚁。

local_offerevent_note 21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