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q2em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線上看-第八百三十九章 福靈劑的誘惑展示-tts9u

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小說推薦舌尖上的霍格沃茨
不同于此前小巫师们回答问题时那种轻松的、充满好奇的氛围。
伴随着艾琳娜开始说话,地下教室忽然变得一片安静,就仿佛是教授正在讲课一样,周围那些药剂的每个冒泡声、沸腾声似乎都放大了十倍。
或许是担任了一年多的魔药课助教的缘故,在涉及到魔药讲解的方面,艾琳娜不自觉地染上了一些斯内普惯有的风格——那种稍稍压低嗓音,但足以让所有人听清的语调。
“毋庸置疑,福灵剂是一种极为奇特的魔药,因为它可以给人带来好运。”
在斯拉格霍恩不可置信的眼神中,艾琳娜不紧不慢地继续说道。
“据说,在福灵剂药效消失前,不管做什么事情都会更加容易成功。不过福灵剂的熬制过程非常复杂,一旦弄错,后果不堪设想。但如果熬制得当,最终应该会呈现出宛若熔化了的金子一样的颜色,同时在魔药的液面则会出现大滴大滴、像一条条金鱼一样不停跳动着、但却不会向外洒落的金色液珠……是这样的吗?斯拉格霍恩教授。”
“呃,是这样的,完全回答正确。”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张了张嘴,有些诧异的说道。
桃花折江山
“完美的回答,就连我也没有太多可以补充的地方的了……”
相比起艾琳娜展现出的超前知识储备,更让斯拉格霍恩震惊的是女孩的判断力。
凭借着一锅还未熬制完成的魔药液面断定最终形态,这是极少数位于行业顶尖的魔药大师才具备的能力。
即使是换做是斯拉格霍恩自己来回答,可能也没有办法做到如同艾琳娜这样的肯定。
至于误打误撞侥幸回答出来的?
魔药学可不同于霍格沃茨别的学科,书籍上并不会告诉你所有的情况。
或许药效,形态这些可以通过大量阅读书籍来获得知识,但是那些在坩埚里的具体描述可没有在书里出现过。
这也就意味着艾琳娜至少亲眼看到过不止一次福灵剂的熬制过程,而且还必须是成功的情况——而当这件事情发生在一名刚升入二年级的小女巫身上,就显得格外奇怪了。
網遊之無敵箭神 跳動的硬幣
除非……
斯拉格霍恩皱着眉头,仔细打量了一下艾琳娜,忽然眼神发亮地说道。
“嗬,对了!‘霍格沃茨还有一位学生担任魔药课助教,参与制定了一系列的规章。’西弗勒斯曾这样说过,他口中的那位魔药课助教该不会就是您吧?卡斯兰娜小姐。”
“是的,教授。”艾琳娜点了点头。
“不过仅限于下午的魔药课,在这个课堂上,我只是一名普通学生。”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斯拉格霍恩有些贪婪地看了一眼艾琳娜ꓹ 神色了然地点着头。
他忽然想起了邓布利多此前不小心透露过的另外一个小道消息,除了尼可·勒梅之外ꓹ 学校里还有一名与另一位魔法石拥有者关系极为紧密的学生,不出意外的话——
“很好,很好ꓹ 三个问题大家都回答得很好。”
斯拉格霍恩面带笑容地说道,扫了一眼艾琳娜身上的衣服ꓹ “格兰芬多、斯莱特林,分别获得十分的加分ꓹ 拉文克劳学院的话ꓹ 十五分。”
诶?
拉文克劳?
艾琳娜微微一愣,下意识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完蛋了,早上为了追求在拉文克劳学院演讲的效果,她没有来得及把衣服换过来,今天她所有的加分得喂鹰了。
还没等艾琳娜想好怎么解释自己穿错了衣服的事情,斯拉格霍恩继续开口道。
“现在,”斯拉格霍恩说道ꓹ “考验环节结束,我们应该开始上课了!”
稍微了解了这群妖孽们的情况后ꓹ 他并不打算继续问下去了。
作为一名魔药课教授ꓹ 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这些孩子们实操水平ꓹ 毕竟在过去的几十年魔药教学中ꓹ 理论上口若悬河但在实际过程中错漏百出的小巫师也并非没有。
譬如说现在担任魔药课教授的西弗勒斯·斯内普,在学生时期的表现就不那么稳定。
至少相比起莉莉·伊万斯而言ꓹ 西弗勒斯的表现虽然好ꓹ 但总是很难做到类似于那位格兰芬多麻瓜女巫那样稳定、细腻而又出色ꓹ 他经常会在许多地方出点小纰漏。
而在魔药学之中,不严谨、不规范的手法ꓹ 往往是最为致命的短板。
“请大家把《魔法药剂与药水》翻到第五十七页,今天我们要学习的是一种极为常见的初级药剂:肿胀药剂,它会让生物的肌体出现明显胀大现象,所以你们需要格外注意,尽量不要在熬制过程中让药水飞溅到自己裸露的皮肤上。”
霍拉斯·斯拉格霍恩清了清嗓子,声音逐渐变得严肃认真起来。
“我们还有一个多小时,你们就用这段时间好好地熬制一份肿胀药剂。我知道,这对于在座的诸位并不复杂,但是每一份魔药都是可以追求完美的。最快、最好地完成了这份药剂熬制的那个人,会为自己所在的学院赢得二十分奖励,并且会收到一份小礼物。”
说到这里,斯拉格霍恩颇为神秘的眨了眨眼睛。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你们会可以体验一下美妙的、完美的一天。”
这位微胖的老巫师指了指身边那口翻滚着的黑色小坩埚,其中的意思自然不言而喻。
“可是……教授,为什么只是一天?”
泰瑞·布特有些急切的问道,目光火热地看向那口坩埚中的金色魔药。
“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能每天都喝它呢?”
“因为,如果过量服用,就会导致眩晕、鲁莽和危险的狂妄自大。”
斯拉格霍恩说,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
“你们知道,好东西多了也有害……在魔药学之中,抛开剂量谈论效果,这是最可笑的情况。任何魔药剂量太大,都很强的毒性。不过如果偶尔谨慎地有节制地服用一点儿……”
“所以说,您服用过吗,先生?”德拉科·马尔福兴趣很浓地问道。
“我这辈子服用过两次,”斯拉格霍恩说,“一次是二十四岁时,一次是五十七岁时。早饭时服用了两勺,那两天过得真是完美啊。”
一边说着,他神情恍惚地凝望着远处。
德拉科觉得,不管斯拉格霍恩是不是在演戏,那效果是很诱人的。
“好了,总而言之……”斯拉格霍恩似乎回到了现实中,说道。
跨界閑品店 給您添蘑菇啦
“等到这份福灵剂熬制成功之后,我会准备一份‘十二个小时’剂量的福灵剂给今天课程的优胜者。整整十二个小时,从天亮到天黑,你们不管做什么都会吉星高照。”
“不过,我必须提醒你们,福灵剂在有组织的比赛中是禁止使用的……比如体育竞赛、考试或竞选。因此,拿到奖品的人,只能在平常日子里使用……然后等着看那个平常日子会变得怎么不同寻常!不要心存侥幸,不少教授能分辨出来你们是否服用了福灵剂。”
伴随着这样赤裸裸的诱惑,全班同学不由自主地挺直了腰板,仰起头神色专注地看向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哪怕他极为严肃的补充了一句,也不影响这份诱惑。
或许在考试成绩和课堂抢答方面,以艾琳娜为首的小巫师们一直处于统治级的地位。
但在魔药课的实践操作中,“月光七人众”与艾琳娜并不是完全无法战胜的存在,至少在过去一年中,不止一次有其他的小巫师与她们在课程结束时达成平手。
当然,这倒不是因为艾琳娜等人变弱了,或者粗心大意。
这主要是由于低年级魔药课程设定的原因,初级魔药熬制的上限并不高。
在严格化、科学化的魔药规章制度之下,但凡是认真一些的小巫师大多能完美地完成斯内普教授的要求——傻瓜式的步骤指导、并不繁琐的流程、基础的魔药处理……严格意义上来说,低年级魔药课其实与麻瓜们的中学化学课也没有太多的区别。
因此,当斯拉格霍恩提出了优胜的方式之后,学生们的斗志几乎都被点燃了。
除了……某只稍微有些走神的白毛团子。
作为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幸运儿,她很早之前就关注过这种传说中的魔药了,在古灵阁的妖精女皇眼前,在魔法界中昂贵而稀有的福灵剂,在她眼中与冰可乐冰没有太多区别。
相比起斯拉格霍恩而言,她对于这份药剂的实用性和局限性,可能有更为深刻的认知。
毕竟,归根结底,霍拉斯·斯拉格霍恩只是一名优秀的魔药大师。
类似于福灵剂这样珍贵、冷却期漫长的药剂,斯拉格霍恩所能得到的第一手资料其实相当的有限,绝大部分仅仅只是基于他自己和少数朋友们交流所汇总的反馈。
事实上,任何一份魔药的诞生,其实与非魔法界中的新药诞生逻辑是一样的。
倘若没有足够多的样本、时间去检验一份魔药,那么它所呈现出来的效果往往只不过是极为片面的表象——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来,魔药学的进展一直非常缓慢。
万幸的是,自从尼可·勒梅和盖勒特·格林德沃加入了她的阵营,这些不再是困扰。
前者见证了时间长河的冲刷,而后者则掌握着最为庞大的样本。
正如同邓布利多有时候不自觉地感叹那样,魔法界孕育了千年的文明和积淀,就仿佛是特地为艾琳娜所准备的——随着无数的命运线条在霍格沃茨交叉,新时代的步伐从来没有如此的清晰,而艾琳娜则是那个最为幸运的时代推门人。
“倘若你准备去应对什么超出你掌控能力的危险,福灵剂或许有那么一丝用处……”
五行缺你 衣青箬
從今天開始撿屬性 團圓小熊貓
关于福灵剂,尼可·勒梅曾经这样评价过,“但是与之相对的,它除了那些看起来比较常见的魔药毒性外,其实还有一个隐藏极深,但是危害特别大的代价——福灵剂在一定程度上会透支掉你未来的‘灵感’,或者说你灵魂中的创造力。”
作为一名活了六百六十六岁的老巫师,赫赫有名的炼金术师,尼可对此的感受太深了。
这份幸运药剂并非是没有代价的天使赠与,它只不过是将你未来每一年的‘灵光一闪’全部集中在了一天之中,不停地去绽放、消耗在那些可能毫无意义的琐事之上。
“详细的配料和熬制注意事项——”斯拉格霍恩挥了挥魔杖,“——在黑板上——”
(在老巫师身后的黑板上立刻出现了一份详尽得内容)
天愷行
“——你们所需要的一切——”,他又挥了挥魔杖,语速越来越自信和平稳,似乎正在找回某种熟悉的节奏,“——在储藏柜里——”
(储藏柜也一下子打开了)
林海雪原 曲波
“那么,开始吧。”
————
————
好耶!压线成功!

local_offerevent_note 17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