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ufb2好看的言情小說 穿越從武當開始-第十七章.道友可曾做過什麼虧心事鑒賞-iqbhk

穿越從武當開始
小說推薦穿越從武當開始
上台是不可能上台的,毕竟陆植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而且早已娶亲,还比什么武,招什么亲啊。
“抱歉,贫道并无意上台比武,只是不知擂台规矩,才误入此地,失礼了。”陆植抬手抱了抱拳,解释了一句,便要退开。
众人闻言,皆是神色异样的瞥了陆植一眼,原来是个站错了位置的观众吗?还是说事到临头突然怂了,所以找了个借口退去?
林月如倒是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毕竟无论陆植是不是真的不知擂台规矩,出了乌龙,还是信心不足,找借口主动退避,对她来说都无所谓,她只需要打赢所有挑战者就行了。
陆植主动退避,还能省去了她的一番手脚,她自然不会再多言什么,当即点了点头,同意了陆植退出打擂。
不过林天南却是起了些心思,他也早便注意到了陆植,原本只是因为陆植那出色的外貌与气质。
但在仔细观察了陆植一番之后,他才猛地发现,自己居然看不透这年轻人,只感觉此人像是一阵清风一般,无形无相,若不是其身影就在自己的目光注视中,恐怕他还以为原地根本没有人存在呢。
林天南当即便心道这个年轻人恐怕不简单,或许能降服得了自己女儿也说不定。
“这位少侠请等一等。”林天南起身道,“少侠虽并不知晓擂台规矩,但既然你恰逢其会的出现在这里,又刚巧被我女儿选中上台ꓹ 岂不是缘分?”
“所以少侠又何不顺水推舟,上台来比过一场?若能真能成就一段美好姻缘ꓹ 也是一段佳话。”
陆植摇头道:“多谢林堡主的好意了,不过贫道年岁却是早已过了三旬,而且已经婚配ꓹ 家中已有贤妻,这比武招亲的擂台ꓹ 却是万万上不得的。”
“所以,贫道也只能拂了林堡主的好意了ꓹ 扰乱比武招亲之事ꓹ 是贫道过错,贫道在此向诸位赔礼了。”
陆植抬手冲林天南与林月如行了一记道揖,也不在此地继续凑热闹了,转身一步便瞬间消失在了众人眼前。
淚星劃過的星痕
林天南猛地瞳孔一缩,陆植是如何离去的,竟连他的眼力,都根本没有看出半分踪迹!
虽然他早便察觉到ꓹ 陆植并不简单,但没想到还是远远的低估了ꓹ 就凭这一手来无影去无踪的能力ꓹ 就连他都要甘拜下风…此人ꓹ 或许是连他都想象不到的那般存在。
另一边ꓹ 陆植离了擂台,也是不禁失笑的摇了摇头ꓹ 没想到他凑这番热闹ꓹ 还搞出来了这么个乌龙ꓹ 也着实是闹剧一场。
游览了一番苏州城的风光,陆植第二日便准备再次启程ꓹ 往下一地而去。
却不想,竟在街边一家酒肆之中,遇到了正在喝酒的酒剑仙…还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陆道友,好久不见了啊。”酒剑仙招呼道。
我的老公不是人 裟欏雙樹
陆植亦是笑着回应道:“是啊,自半年前一别,已是许久未见,未成想今日在这苏州城中重逢了,莫道友之事,应该已经办完了吧?”
“几月前便已经了结了,今日,能与陆道友尽情畅饮一番,也不必担心醉酒误事了。”
“对了。”酒剑仙看着陆植说道,“自从上次,从道友那尝过道友的天上琼浆之后,我近来喝什么酒,都感觉和白水一般的无味,一直惦念着道友的琼浆呢,道友不会小气吧?”
陆植摇头失笑:“贫道岂是那等小气之人,今日便再陪道友畅饮一番。”
两人当即便在小店之中一边畅饮,一边交谈了起来。
期间,酒剑仙突然揶揄道:“对了,陆道友,这苏州城中,那擂台招亲的盛事,不知道道友有没有去看一眼热闹啊?”
最是光陰留不住
“听说昨日之时,有一俊秀道人,本已报名参加擂台,随后却又被那林家大小姐的凶悍之气所震慑,临了反悔,弃战而逃…该不会就是道友你吧?”
陆植抬头看了一眼脸色揶揄的酒剑仙,摇头道:“莫道友你却别来取笑贫道了,此事只是一个乌龙罢了。”
“哈哈哈。”酒剑仙开怀大笑道,“我说陆道友你也真是的,明明那林家大小姐生的貌若天仙,还有林家堡千万家产,道友你怎么就不干脆顺水推舟一番,成全了这番好事呢?”
见酒剑仙还在取笑,陆植也笑道:“未曾想莫道友倒是惯能这些风花雪月之事,只可惜,贫道却是无意,而且莫道友以此事取笑贫道,莫非是忘了自己吗?”
酒剑仙眉头一挑:“我?我哪有什么风花雪月之事,我一个穷酸道士,会有女人看得上我才奇怪了呢。”
陆植饶有深意的说道:“是吗?莫道友却是太过自谦了。”
“嗯,如果莫道友日后遇到那个一见面,便让你忍不住的泪流不止的女孩的话,不妨去细细探查一番她的身世,说不定会有惊喜哦。”
酒剑仙举杯的动作顿了顿,不解其意的瞥了陆植一眼:“惊喜?陆道友之言,我却是听的一头雾水,而且世上哪会有那等怪事,让人见到她就泪流不止,又不是大葱(洋葱)成精…”
而陆植也不解释,作为酒剑仙揶揄取笑自己的回礼,陆植也要让他头疼一下。
当他日后真的遇到阿奴之时,定然会想起自己今日对他所说之言,到时候他只要觉察到陆植的深意,再一调查下去,查出阿奴的身世之后,他脸上的神情恐怕会很精彩!
而让陆植没想到的是,这世上的事情,还真就有那么的巧妙,说曹操曹操就到。
他这边才刚给酒剑仙挖了个坑,结果下一瞬,一声惊喜之声便从店外传了过来。
顧少的天價前妻
“师傅!莫前辈!”
陆植眉头一跳,转头朝店外看去,正见李逍遥一脸惊喜的看着自己与酒剑仙。
“小虎,灵儿,快过来,果然是师傅和莫前辈!”
没过多久,灵儿,姜姥姥一行人也便都走进了店中,向陆植打起了招呼。
姜姥姥与阿奴却是不认得酒剑仙,不过有李逍遥与王小虎的介绍,双方也都互相通报了名号,见过了礼。
就是有一点让人不解,不知道为什么,当阿奴向酒剑仙问好的时候,酒剑仙也不知是何缘故,不自觉的便红了眼睛,泪流满面。
無敵寂寞 話筒
“莫前辈,你好啊,我是阿奴,来自南诏,从今天起,我们就是朋友了。”
酒剑仙下意识的点头,不知为何,他总感觉眼前这女孩身上,让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似乎十分的熟悉,但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究竟是哪里熟悉。
他认真的打量了阿奴几眼,只感觉这女孩的身影似乎变得越来越模糊了起来,像是隔了一层水雾…然后他才惊觉过来,自己居然流泪了!
“莫前辈,你这是?”不止是李逍遥他们奇怪,就连酒剑仙也是莫名不已。
斷緣之陸
下意识的抬手擦了擦眼泪,看了眼阿奴,然后又转头看向了陆植。
“陆道友,这是怎么回事?这姑娘怎么还真会让我无端泪流不止?”
陆植意有所指的说道:“这就要问莫道友是不是做过什么亏心事,欠了别人什么债了。”
酒剑仙一边擦着眼泪,一边说道:“莫某自问为人还算正道,最多也就是和别人赊欠了几文的酒钱,但事后莫某也都从别的方面补偿回去了,这也不算是什么亏心事吧?”
“不过陆道友你先前既然对我说,将来会有一个让我见面就泪流不止的女孩出现,那么陆道友你肯定知晓其中缘故的吧?还请陆道友解惑。”
陆植只是淡定的抬起桌上的酒杯饮了一口,随后才幽幽的说道。
“贫道先前不就已经说过了吗?若是道友遇到了阿奴姑娘,不妨去探查一下她得身世……而且莫道友不觉得阿奴姑娘长的与你有几分相像吗?”

local_offerevent_note 16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