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fqcr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守河看書-4ruqh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听老台吉这么一说,我更有把握阻止虎字旗的大军过河了。”特木伦揽须大笑的说。
坐在矮桌后面的素囊突然开口说道:“这条河虽然能够暂时阻挡住虎字旗的大军过河,但你们别忘了,只要虎字旗大军多绕一段路,便可以绕过这条河,不需要在趟水过河。”
“虎字旗几万大军一旦选择了绕路,没有几天时间根本到不了对岸。”坎坎塔达说道,“只需几天,各部援兵差不多也都能够赶过来,几万铁骑对上几万步卒,胜负结果就不用我再说了吧!”
素囊皱着眉头,说道:“援兵就算来了,恐怕卜石兔也不会把他们派过来支援咱们。”
“台吉放心,大汗不会这么做的,只要各部援兵一来,肯定第一时间派到咱们这边。”特木伦为卜石兔辩解。
神醫磁皇
虽然这话他自己都不太相信。
素囊没有理他,目光始终看在坎坎塔达的身上。
坎坎塔达手捋胡须,说道:“我人就在这里,你觉得大汗阻拦得住来援的部落吗?兀鲁特部的几位台吉那边,我会让察喀克亲自送信,我相信哈尔巴拉他们不会驳我这个面子。”
素囊眉头紧锁,面露沉思。
“台吉,连老台吉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有老台吉支持你,土默特各部就都会依照老台吉的意思去办。”特木伦对素囊说道。
死亡電梯
素囊犹豫了片刻,小眼微微一眯,道:“我就信老台吉一回,带人守在河岸这里,希望老台吉莫要哄骗我。”
“事关土默特部存亡的大事,我又岂会在这上面胡言。”坎坎塔达说道。
素囊点了点头。
自阿勒坦汗起,从来都是他们蒙古人去明国打草谷,何时轮到明国的汉人来犯他们土默特部,眼前却是虎字旗的几万大军来到大黑河,对于土默特各部来说,说是生死存亡也不为过。
这个时候,他也不认为坎坎塔达会在这种事情哄骗自己,在面对虎字旗的问题上ꓹ 相信坎坎塔达终究还是和他站在一起的。
坎坎塔达见素囊终于答应留下来,心中按松一口气。
虎字旗这一次来犯太过突然ꓹ 土默特各部都没有准备,大黑河这里,除了青城的卜石兔外ꓹ 也只有板升城的素囊能及时调来大军驻扎河岸在这里。
特木伦在蒙古包坐了一会儿,提出要去安顿自己的部落ꓹ 先一步离开了素囊的蒙古包。
坎坎塔达也找了个借口,从蒙古包内退了出来。
“特木伦ꓹ 等一下。”离开蒙古包的坎坎塔达喊向前面的特木伦。
刚骑上马准备离开的特木伦听到坎坎塔达喊自己ꓹ 拨转马头,看着对方说道:“老台吉有事?”
“确实有事情问你,咱们边走边说。”坎坎塔达接过亲卫送来的马匹,翻身上了马。
附近都是一座座蒙古包,七扭八歪,不适合马匹在里面奔跑,战马只能小步在一座座蒙古包中间的空隙绕来绕去。
特木伦和坎坎塔达两个并肩而骑ꓹ 两个人的亲卫跟在后面。
魔科技集團 何家小兵兵
“老台吉有什么话尽管说。”骑出一段路,特木伦开口问道。
蝸牛 千面鬼王
之所以要走出一段距离才问ꓹ 因为他能感觉到ꓹ 对方所问的事情应该不想让素囊知道ꓹ 不然也不会追过来ꓹ 早在素囊面前的时候就会问了。
双腿夹在马腹上的坎坎塔达侧头看着特木伦,说道:“你过来这边ꓹ 真的是大汗让你来的吗?”
超級寫輪眼
听到这话的特木伦迟疑了一下。
坎坎塔达见状ꓹ 脸色微沉ꓹ 道:“我就知道,大汗没有派你过来。”
“其实大汗也是担心虎字旗大军会突然偷袭青城ꓹ 这才没有把各部派过来支援素囊台吉,等过些时日,来青城的部落多了,相信大汗会派各部支援的。”特木伦为卜石兔辩解。
坎坎塔达冷哼一声,道:“你不用替大汗解释,我活了这么一大把岁数,什么不知道。”
“老台吉能理解就好。”特木伦苦笑着说。
不管眼前的坎坎塔达如何想,他作为大汗一系的台吉,自然要维护卜石兔这个大汗的威严。
坎坎塔达说道:“幸亏有条河挡住了虎字旗大军的去路,不然光靠素囊的这点兵马,未必能阻挡住虎字旗几万大军。”
軍界神話
“老台莫非不看好咱们与虎字旗的这一战?”特木伦打了一个激灵。
虎字旗在这个时候尽起大军,目的就是为了吞并土默特草原,若来眼前这位土默特年纪最长的老台吉都不看好这一战,土默特部恐怕只能拱手让出这片草原了。
坎坎塔达知道特木伦误会了,解释道:“打赢虎字旗的几万大军我有把握,可现在各部战士都没有赶到,兵力上咱们太过吃亏,而且虎字旗的战兵也不能太过小觑,不然去年秋天,特姆也不可能阻挡住咱们几万铁骑的进攻。”
狼之牙 赤面胡子
“这一战确实仓促了一些,谁也没有想到虎字旗大军来的这么突然,并且多出近两倍的人马。”特木伦感叹的说道。
坎坎塔达说道:“只要各部的战士都到齐,虎字旗就算再多两倍兵马也没用,他们选择走出墩堡,就是一个错误,在草原上,汉人的步卒永远无法和咱们蒙古人的铁骑抗衡,最后的胜利只会是咱们土默特部。”
“老台吉说的不错,这一战最后的胜利者,只能是咱们蒙古人。”特木伦用力的点了点头。
冷穆,愛我吧 肥企鵝
情有毒鐘 倦倚西風
特木伦带来的一千多的蒙古战士,增强了蒙古一方的实力。
不可抗力
蒙古人守在河岸边,没有挖什么壕沟或是设置什么鹿砦,只派了一些蒙古甲骑在河岸边来回巡视,同时监视着河对岸虎字旗大营的动静。
对蒙古人来说,阻挡在他们和虎字旗大营中间的这条河流,就是最好的阻隔,加上有足够的骑兵,就算虎字旗大军有人过了河,他们也把握过河的人再次赶下河。
骑兵是他们蒙古人最大的底气,草原是骑兵得天下,军中多是步卒的虎字旗,没有了墩堡作为依仗,在很多蒙古人眼中,虎字旗的步卒不管来多少,最终也只会被他们蒙古人的铁骑踏在脚下。

local_offerevent_note 1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