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t9bb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隋國師 愛下-第六百八十九章 隨我展示-zsqkd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沙沙沙……
山间密林风里轻摇,清冷月色下,泛起薄薄水雾,昏暗的灯笼光芒外,一道身影沿着摇晃的灯火范围,悄然溜进附近一栋阁楼,有持械的身影过去,蹲在暗处的少女猫着身子,盯着巡逻过去的师兄弟,悄悄挪进里面。
走廊灯火摇摇晃晃。
贴着墙蹑手蹑脚走过的少女,伸手轻轻推开附近一扇房门缝隙,闪身进去,带起的风吹的桌上油灯轻摇慢晃。
“喂!醒一醒。”
少女朝房中一面墙上挂着的人影轻唤了声,那面墙壁,李随安被铁拷束着双臂,脖子也被卡了铁环,悬在半空,衣袍褴褛,染出斑斑点点的血迹,被对方几人擒住,用古怪的铁钉打进琵琶骨、气海穴,根本使不出丁点的法力,就算能逃出去,也根本逃不远。
随安听到传来的话语,虚弱的睁开眼眼睛,嘴角勾起一丝笑。
“又跑来了,怎么,不舍得我死,想嫁给我吗?哪得要我师父作主才行。”
“你!”
骷髏魔法師 骷髏
卫翎芸俏脸泛起红晕,狠狠跺了一下脚:“本姑娘才不稀罕,也就是听我父亲说,师叔还有两位长老,要将你关进镇魔窟才来告诉你!”
“告诉我做什么,还不如放了我!”
李随安咧嘴笑起来,朝对面的小姑娘挑挑下巴,尽量从散乱的发丝间露出俊朗的容貌。
“你看我手脚、脖子都被困住,你告诉我,我也跑不了ꓹ 倒不如放了我,那就不会被关进什么窟了ꓹ 等我回去,见了师父,就过来提亲ꓹ 这个主意怎么样?”
“油腔滑调。”
少女背负双手,手心都搅在一起ꓹ 看着被吊着的青年,低下视线ꓹ 看着扭来扭去的鞋尖ꓹ 嘴角忍不住有了一丝笑意,还要继续说话,忽然响起‘吱嘎’一声,原本关上的房门打开,卫翎芸连忙转过身,一身黑袍的任阴阳站在那里,左右是两个胡须花白的老者。
夢幻泡影 藍晶
看到里面面色有些惊慌的少女ꓹ 任阴阳微微颔首,跨过门槛ꓹ 走了进去。
“芸儿ꓹ 你怎么来的这里?!”
“师……师叔……”卫翎芸支支吾吾瞟去旁边墙上ꓹ 眼珠子兜转两下ꓹ 伸手拿过桌上的皮鞭,“我是来揍他的ꓹ 偷看我洗澡ꓹ 这口气实难咽下。”
“呵呵ꓹ 这点你可比你爹强!”
任阴阳脸上泛起笑容,点了点头ꓹ “不过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该回去歇息。”
“哦。”
少女放下皮鞭,慢吞吞的走过对面的师叔,向两位门中长老打了声招呼,一出门,提着裙摆就跑,令得挂在墙上的李随安张头望了一眼,轻笑出声。
紅樓之庶子風流 屋外風吹涼
下一秒,身上猛地传来剧痛,李随安咬紧嘴唇低头看去正缩回手指的任阴阳,“小爷该说的,都说了,我是无心之举,还有驭剑术乃我师父所教,根本不知你门中之人……不过…….”
话语拖出长音,随安朝对方眨了眨眼,压低声音。
“你们想要驭剑术,也不是不可以,咱们不如做个买卖。”
任阴阳捻了捻指尖血迹,抬头看他,眯起眼睛:“这门剑术本就我沧澜剑派之物,拿回来也是应该的,呵……不过,老夫也想听听,你说什么买卖。”
“自然是放了我,然后,问过我师父之后,他老人家同意,将驭剑术给你们。”
那边,听着李随安这处买卖,负手走动的任阴阳抿着嘴,看去桌上摇曳的油灯,停下脚步,偏过头来,目光一厉。
紅樓大貴族
“当老夫三岁稚童?!”
抬手就是一指,插进李随安大腿,布帛撕裂,血肉噗的洞出一个血洞,疼的青年咧嘴叫出声。
“买卖不成,仁义在,动什么手啊——”
不顾痛呼的李随安,任阴阳负手转身就走,朝守在门外的看守弟子吩咐:“好生看好,明日一早,带到外面用刑,然后关去镇魔窟!”
旋即,领了两个老人大步离开。
夜色深邃,月光渐渐隐去游云,东方泛起冥冥光亮,坐落山间的门派渐渐有了人声嘈杂,十几个门中弟子聚集广场上,看着远处一栋木楼被锁了琵琶骨、气海的身影被铁链拉出,忍不住低声交谈起来。
“这就是那个偷看师妹洗澡的登徒子。”
“听说师兄说,这家伙要被行罚,然后关进镇魔窟里,那个镇魔窟到底有什么啊?”
“哎,你竟不知道?那地方听说下面汇聚阴煞之气,我派秉持天地正理,才在此间镇守,听说被下面阴煞之气侵染的人,修为尽失,形如枯骨,但就是死不了,会一直被折磨下去。”
“会不会有些残忍啊?”
“那往后师妹嫁给你……世上除了你,还有一个看过她身子的人……”
“呃…..那我觉得有些轻了。”
天光放亮,晨阳穿过山间水雾,推着黑暗延伸过山门、楼阁,任阴阳走出房门,站在栅栏前,看着架起的罚台,想起昨日那青年与他说的买卖,还有怒火在心里烧。
……拿回我门之物,打死你都是轻的。
看着被羁押去刑台的身影,不知为何,心里隐约间有股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人被遗忘了。
‘哼,不管何种不安,只要敢来我沧澜山,一并接下就是!’
做为修行中人,任阴阳自有豪迈和信心,看了一会儿,见时辰差不多了,拂袖转身走去木梯。
……
陰陽眼之情愫 東籬三世
阳光升上云端,照下密林投出光斑映在一处水潭,周围蝉鸣此起彼伏之中,陆良生站在潭边收回收回视线,望去林隙外起伏的山麓。
一旁,舍龙低声道:“国师,就是这里。”
陆良生嗯了一声,负手走到林子边,视野变得开阔,前方绿野葱郁倒映在他眸底,“一个女子不可能远离驻地,跑到荒无人烟的地方洗澡,那门派必然在这附近。”
微微阖上眼睛,像是感知什么,片刻,睁开眼,轻声道:
“走。”
林子里忽然吹起一阵风,林间哗啦啦一片惊鸟扑动翅膀冲向天际,不久,树林重归寂静,拂过的风,带着一行人来到附近一座山腰。
风停下,发丝垂下落去肩头,陆良生扫过四个书生:“你们在这里等我。”便是带了舍龙、老驴走了上去,来到一处断崖,前方景象顿时在两人眼中展开,侧对这边的大山里,能见几栋木楼遮掩林野间,宽敞的广场上,一拨人聚在那里,不知要做些什么。
站在崖边的书生,目力常人难极,远方的景象像是在他眼里一点一点的放大,忽然轻念出一个名字。
官顛 陸小諷
‘随安……’
沧澜山剑派,被铁链拖拽过去的青年被架上木桩,下了楼的任阴阳,朝闻讯出来的师兄拱了拱手。
不顾对方阻拦,加上被他说服的两个长老帮衬,根本不在意什么掌门,径直走到刑台前。
“不管你说与不说,等进了镇魔窟,你自会忍受不得,把驭剑术写出。”
任阴阳负手回头看了一眼站在楼前的掌门师兄,随后转回来,冷哼出声。
“没人救得了你。”
“师弟,不可!”
卫荒大喝,举步走过去,却被门中两位长老拦下,而那边任阴阳里也不理他,垂下手,手指飞速变幻,掐出一道法决,指去天空。
轰隆隆——
洪荒 倪匡
明媚的阳光瞬间阴了下来,阴云密布,泛起了电光,李随安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对于雷术多少知晓一些,师兄宇文拓就得师父靛雷之法,那头老驴也会引雷之术,打在身上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弄得不好,这身修为都有可能被毁。
轰轰!
雷声越发密集,李随安不由闭上眼睛,心里不停大叫师父,然而,密集的雷声忽然渐小,睁开眼望去天空,阴云散开了。
怎么回事?
怎么回事?
李随安想着的同时,任阴阳也愣了一下,就连周围的门中弟子、掌门、长老也都愣住。
“任师叔的雷剑之法怎么不灵了?”
“莫不是打雷的雷公今日不当值?”“谁知道,说不得跟电母一起玩去了。”
窃窃私语之中,站在刑台下的任阴阳狐疑的看去法决,重新掐出,鼓足了法力指去天空,阴云夹杂雷声又滚滚而来,然而不到片刻,再次散去,露出灿烂的阳光。
被两个老人阻拦的卫荒皱了皱眉,似乎看出端倪,上前一步,抬手抱拳斜斜向上,拜去四方。
“不知哪位高人在侧,还请莫要戏耍我师弟。”
声音远远传开,侧面的断崖上,风声携着中正的话语传来,坐在崖边的书生缓缓起身,看着下方的门派,声音平淡而冷漠。
“本国师来接徒弟李随安,诸位要是想阻,拔了你们山门。”
蛤蟆道人坐在阴凉得石头上,看了眼那边背对的身影,吹了吹捧着的茶水,满意的抿了一口。
“老夫这弟子,果然还是随我。”

local_offerevent_note 1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