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01du優秀玄幻小說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第一千零一十六章 看門、引人、臭屁看書-heewe

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小說推薦我在精靈世界當飼育屋老闆
精灵的搬迁很麻烦,优迦一连忙了好几天才将低资质精灵基本迁进生态园。
将最后一只精灵送进新园(以后新生态园的代称),优迦满意的笑了。
我能看到準確率 花未覺
在新园里转了一会儿,发现迁进来的精灵们对新的生活环境适应的很好,优迦高高兴兴的出了生态园。
为了保证新园里精灵们的安全,优迦把赤面龙安排进了新园,反正它平时只知道偷懒睡大觉,又没有上进心,不如让它来当个门卫。
“以后你就在新园的门口守着,这就就是你的新家了!”优迦指着新园的门口对着赤面龙说道。
赤面龙闻言不满地打了个响鼻,但还是乖乖地走到新园门口卧了下来,只是看向优迦的眼神非常哀怨。
龙窟副园多好的地方啊,睡觉都比别的地方舒服!现在被“发配”到这个地方,赤面龙想想都觉得窝心。
见赤面龙满脸不高兴,优迦气愤的拍了两下它的脑袋:“就你还不满了,你都来我这里多久了,平时就知道躲懒,这么长时间了一点进步都没有,你怎么好意思不满!”
赤面龙皮糙肉厚的,那两下拍的优迦手心直疼,不过优迦是真挺生气。
生态园里高等级精灵的训练问题优迦一向是不过问的,它们大多自觉,并且对它们的资源供给优迦也从来没断过,不然快龙妈妈也没法突破到大师级。
可是赤面龙是真过分啊,那么多东西用完了,等级愣是没提升。要说资质不行也就算了,可是它能在橙华森林里独自修行到天王级,可见天赋是一点问题没有。
那么它一点没进步的原因就只有一个,偷奸耍滑!
听到优迦的指责,赤面龙虚心地缩了缩脖子,没敢再露出不满的神色。
这也不能怪我嘛,谁让现在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舒坦了呢!赤面龙在心里委屈地想道。
在充满危机的橙华森林里,赤面龙为了生存不得不变强,但是到了优迦的生态园里后,那种紧张感、压迫感、危机感一下子就没了。
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啥事也不用做的日子实在是太香了!况且优迦对它们这些天王级精灵的管理并不严格。
当初暴蝾螈和三首恶龙年幼的时候被赤面龙教导过一段时间,那时候为了给小辈做个榜样,赤面龙还想过要发奋图强,但是没坚持两天就不行了。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啊!
见赤面龙一副傻乎乎的样子,优迦继续说道:“要是继续再这样下去,你就在这里看一辈子门吧!”
在优迦“死亡之眼”的注视下,赤面龙羞赧地用爪子挠了两下脸颊:行……行叭,我试着加把劲,但是能坚持多久我就不敢保证了!
为了能返回龙窟副园ꓹ 赤面龙决定最近豁出去,加把劲。
看到赤面龙一副虚心受教的表情ꓹ 优迦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那好,你就在这里好好看门,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赤面龙挥了挥爪子:走吧ꓹ 走吧,努力前我得先睡饱了再说ꓹ 不然没心情训练。
优迦不知道赤面龙的心里活动,转身离开了新园。
出了新园优迦就准备回店里ꓹ 可他刚走没多远ꓹ 一道赤色火柱就汹涌着从天而降,大有把优迦烧成灰烬的架势。
梦妖魔及时钻出了影子空间,在火柱还没靠近优迦前,控制着魔法火焰射了出去。
魔法火焰和喷射火焰相撞产生了大量烟雾,遮挡了优迦前方的视线,只是烟雾里传出的吼叫声昭示着偷袭优迦的这只精灵是一只龙系龙系精灵。
等烟雾完全散去,优迦终于看清了不远处半空中的精灵ꓹ 身披蓝色鳞甲,赤红的双翅张扬而狰狞ꓹ 赫然是准神暴蝾螈。
外門弟子不好當
一击未中ꓹ 暴蝾螈并未纠缠ꓹ 扭头就扇着翅膀准备离开。
看到这一幕优迦心里疑惑:嗯?这是要引我追上去?
艺高人胆大ꓹ 优迦虽然不清楚这只暴蝾螈的来路和目的,但还是决定跟上去。
当然ꓹ 优迦也没打算追多远ꓹ 一旦这只暴蝾螈出了绿荫镇ꓹ 优迦就不会在跟上去。
裂空座的事情热度虽然已经慢慢退去,但是潜在的危险还是有的。
不过这只暴蝾螈并没有飞出太远ꓹ 优迦骑着喷火龙一路跟着它来到小镇边缘的一片空旷草地上,就看见那只暴蝾螈落在了一个少女面前。
这只暴蝾螈果然是有主的!
优迦看暴蝾螈落地后亲昵地蹭着少女,开口道:“你是什么人?引我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少女有着一头乌黑地短发,身披一件灰色的披风,莫名让优迦想到了渡。
少女闻言咧嘴一笑道:“你就是清水优迦?想知道我是谁,就先跟我过两招吧!暴蝾螈!”
随着少女一声怒喝,暴蝾螈腾空而起,身体在七彩光芒中发生了巨大变化,优迦这才注意到少女的脚腕上有着一个超级脚镯。
超进化后的暴蝾螈面貌变得更加狰狞,张嘴就朝着优迦和喷火龙吐出一道烈焰。
喷火龙双翅一振躲过了超级暴蝾螈的攻击,优迦顺势从喷火龙的背上跳下,并对喷火龙喊道:“喷火龙,超进化。”
嬌妻戲情獵首席 淺淺墨璃玥
喷火龙闻言高声长嚎一声开始超进化。
看到优迦的喷火龙开始超进化,短发少女的眼神里闪过一丝惊讶,但却没有命令超级暴蝾螈乘机进攻,反而耐心地等着喷火龙完成进化。
“吼!!!”
超进化结束后喷火龙立刻开启了特性日照,然后朝着超级暴蝾螈吐了一道压迫感十足的大字爆炎。
大字型火焰气势汹汹的压向暴蝾螈,却被暴蝾螈用火焰牙咬了个稀碎,残余的火星落在草地上,将青翠的小草烫得焦黑。
击溃喷火龙的大字爆炎后,暴蝾螈身体一转使用了舍身冲撞撞向喷火龙。
超进化后的喷火龙Y拥有更加流畅的体型,更有利于飞行和控制飞行系能量,在暴蝾螈冲过来时,它身形一转就躲过了它的进攻,并再次吐出一道大字爆炎。
极速冲击中的暴蝾螈根本刹不住车,被喷火龙的大字爆炎盖了个正着,一下就被大字型火焰从空中压到了地上。
嘭!!!
暴蝾螈狼狈地摔在地上,将草地砸出一个大坑,只留下了裸露的黄泥。
暴蝾螈本就是非常暴躁易怒的精灵,这么轻易就在喷火龙手上吃亏,顿时觉得异常愤怒,它刚要发狂,就听到少女的轻呵,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趁着暴蝾螈坠落,喷火龙再次朝它吐出一道大字爆炎,不过被冷静下来的暴蝾螈使用龙尾抽碎成了点点火星。
“够了,暴蝾螈!”
暴蝾螈还要反击,就听到少女的声音传来,扬起的龙尾停在了空中。
见到少女和暴蝾螈的举动,优迦内心疑惑,但却让喷火龙驱散了口中的烈焰。
战斗停止,暴蝾螈退出了超进化形态,少女缓缓走到了优迦的对面,张扬一笑。
“自我介绍一下,希嘉娜,来自流星之里,流星之民的一员。”
流星之民?
优迦马上就想到了渡曾经跟他科普过的龙之遗民。
成都御龙族、芳缘流星之民、合众龙之乡都是龙之遗民的后裔,曾经信仰龙之神裂空座。
三族分裂后,御龙族和龙之乡相继顺应潮流并入了联盟,只有流星之民最为神秘,一直避世不出。相传他们生活在流星瀑布附近,但一直未得到证实。
那么这位自称希嘉娜的流星之民此次引自己出来的目的是……
见优迦皱着眉头不说话,希嘉娜笑着解释道:“以这种方式引清水先生出来多有不敬,还请见谅!只是绿荫道馆一直谢绝所有拜访,我无奈之下才出此下策。”
“你是为裂空座来的?”
优迦闻言没说其他,直接开门见山地问道。
希嘉娜略微沉默了一下低声道:“是。”
优迦没想到流星之民至今还在追寻裂空座的踪迹,而同为龙之遗民后裔的龙之乡和御龙族早就不再信仰龙神裂空座。
时代已经不一样了,继续追寻着神兽又有什么意义呢?现在神兽可不会再像远古时期那样庇护一族之人了,那时候神兽数量很多,现在已经是凤毛麟角。
BOSS以身相許:老婆,求獨寵!
“我想知道裂空座的下落。”希嘉娜目不转睛地看着优迦说道。
影視掠奪者
其实在得知卡那兹市事件后,流星之民早就想派人来见优迦了。只是那时候事情刚发生,优迦被各个势力关注着,他们不好出面,这才一直拖到现在。
希嘉娜来绿荫镇好几天了,一直在默默关注绿荫道馆和呦呦饲育屋的动静。可这些天优迦一直深居简出,还谢绝一切拜访,就连道馆都交给了别人打理,她这才有了今天这番动作。
动手前她还担忧优迦不会跟着暴蝾螈出来,好在一切顺利,她见到了想见的人。
感受到希嘉娜灼灼的目光,优迦叹了一口气回答道:“很抱歉,我不知道裂空座的去向。”
希嘉娜一听着急道:“怎么会呢!你不是把裂空座带离了卡那兹市吗?怎么会不知道裂空座在哪?”
希嘉娜情绪有些激动,张嘴还打算说些什么,直接被优迦出声打断。
通房?夫君東廂歇息吧
“好了,你别激动!我是真的不知道裂空座去哪了!我的确是把它从卡那兹市带走了,可那是因为它受伤跟我有点关系。我带走它后,将它的伤治好后就让它离开了。
裂空座有手有脚还会飞(误:裂空座只有两个爪子,没手没脚),我又没在它身上装摄像头,哪知道它会去哪!”
“不可能……你……你骗我……”希嘉娜喃喃自语,不肯相信优迦。
为了寻找裂空座她投入了太多的精力和时间,甚至还潜入过水舰队和火岩队打探消息,只可惜这两个组织因为优迦的干预发生了太多变故,她什么都没打探到就无奈退出来了。
这好不容易得到了裂空座的确切消息,又满怀期待的来到了绿荫镇,没想到只从优迦这里得到了“不知道”的消息,一时间希嘉娜有些接受不了。
“你骗我的对不对?你知道裂空座在哪对不对?只要你告诉我裂空座在哪,我们流星之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的。”希嘉娜情绪激动地说道。
优迦正要说不知道,突然想到了什么,他用不确定的眼神看着希嘉娜道:“好好报答我?要是我真的告诉你们裂空座的下落,你们打算给我什么报酬?”
听到这些话,希嘉娜更加激动了。
“只要你告诉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
优迦:。。。女孩子对一个男人说这话好像有哪里不对……
不过嘛……据说流星之民培育了很多宝贝龙……不知道……优迦眯着眼睛起了不可告人的“坏”心思。
“嗯哼……”优迦清了清嗓子,“告诉你们裂空座的消息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得先告诉我你们会给我什么报酬!”
“这……”希嘉娜一听有些为难,这不是她能做主的事情,“要不……我先回去族里问问?”
大國之魂 鄧賢
优迦笑呵呵道:“没事,没事!你去问吧,去问吧!我等着你。”看来宝贝龙是有希望了!
优迦以前还大言不惭的说过要收集所有的准神精灵,然后放饲育屋里出售。
然而实际的操作难度太大,准神数量太过稀少,掌控它们的无一不是像御龙族、龙之乡这类的顶级势力。
现在流星之民送上门来,优迦当然没有白白放过的道理。
看着优迦满脸的笑容,希嘉娜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对裂空座的渴望让她自觉忽视了心中的怪异。
“那好吧,你等我消息,我很快就会回来的。”说完希嘉娜就骑着暴蝾螈离开了。
看着希嘉娜和暴蝾螈缓缓消失在天际,优迦翘着嘴角,心情愉悦的回了饲育屋。
优迦刚进店门就看到聒噪鸟满脸贱笑的站在门口的架子上。
它看到优迦走过来,得意地一挺胸膛,刚准备开口说什么,看到了优迦得笑容后嫌弃地问道:“你遇到什么事了,怎么笑的这么恶心?”
说完它还抖了抖羽毛,一副鸡皮疙瘩掉一地的表情。
优迦扬起手来就要打它:“三天不揍你就上房揭瓦是不是!”
不过还没发下去,优迦的手就停在了半空中:“你突破了?”
本来见优迦要打自己,聒噪鸟还缩着脖子,这会儿听到优迦的话,它又得意地挺起胸膛,昂首阔步在架子上边走边说道:“不愧是我老板,眼光就是犀利,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是原来的我了!”
聒噪鸟突破优迦是高兴的,可是优迦觉得自己要是夸它两句,它能把脑袋翘上天,于是翻了个白眼道:“那我是不是得见你钮钴禄·聒噪鸟?”
聒噪鸟闻言一愣:“钮钴禄·聒噪鸟?什么意思?不过听着好像不错,那今天开始我就叫钮钴禄·聒噪鸟了!”
说完它翅膀一扇就飞到了铃木园那里,一边和铃木园炫耀自己的新名字,一边把旁边的客人逗得哈哈大笑。
优迦摇了摇头:二货!
不过聒噪鸟在等级上终于追上猫头夜鹰了。
受到资质限制,猫头夜鹰这两年实力进步很慢,现在它的等级被蓝色资质的聒噪鸟追上,以后差距恐怕会越拉越大。

local_offerevent_note 1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