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y5d7火熱言情小說 《白首妖師》-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幕降臨-atknq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那人是谁?”
靈蛇之吻
本在南疆妖柱现身,众人几乎绝望,心生退意之时,忽然出现的这一柄剑,倾刻间便一扫颓势,且不仅如此,随着那巨剑在空中翻转,冲到了近前来的四五位妖王,也瞬间便成了一地血肉……那可是妖王,足有元婴境界的妖王,竟是瞬间便已死伤满地,血气冲天。
只一霎间,无论敌我,皆已被这一剑之威慑,惊得不敢动弹。
“那人……是谁啊?”
梦晴儿整个都已愣在了当场,声音里都似乎带着寒气。
而因着那一剑,心生寒气的不仅是她,那白袍高冠的女子,负手走入了战场之间,没有看向任何人,也没有说任何一句话,只是平步向着问天山上走去,那一柄剑在她身边流转,像是被一只无形的手握着,又像是有着生命,倾刻间便已斩出万千道剑影,将她身周所能看见的所有妖魔,都瞬间绞碎,然后随着她的脚步向前迈出,最后直接向前斩去。
那一剑斩向的,赫然便是妖气滚滚的一方魔影。
那是妖尊手底下的大妖柱……
她竟是直接一剑斩向了大妖柱,而且看起来,与斩向别人时,并无什么不同……
“女……女剑尊……”
终于有人摆脱了那种惊颤感,嘶声叫喊了出来。
而这一声喊,也像是晴天霹雳,不知让多少人心都快跳出了嗓子。
……
……
“居然是她,剑守飞升道的女剑尊……”
“她居然ꓹ 也来到了问天山……”
凡塵仙劫
无法形容这些人看到了那位女尊的惊喜之意。
大夏炼气士无数,高人辈出ꓹ 但真正称得上高手,或者说,身为女子ꓹ 却可以震慑八荒,让无数男儿折服的却并不多ꓹ 南凰神王是一个,而南凰神王毕竟是一城神王ꓹ 同样也是皇族ꓹ 有着别人想象不到的优厚资源,所以其天资,未免会让人觉得,并不一定那么好……
但另有一人却不同。
她只是出身小世家,一步一步走了上来,成就了如今的地位。
那便是,如今奉帝命镇守飞升道ꓹ 天下人皆称之为“剑尊”的吕潇潇。
某种程度上讲,在仙师方尺横空出世之前ꓹ 这位女剑尊ꓹ 一直都是天下人视作天资最强的炼气士ꓹ 而直到仙师方尺崛起之后ꓹ 也一直有人称他们为大夏双璧,资质难分高下……
让人没想到的是ꓹ 她居然会来。
众所周知ꓹ 她似乎与仙师方尺ꓹ 并没有太深的交情。
当然了,她与任何人的交情都不深。
她是一生奉剑之人!
……
……
“唰!”
眼见得那位女剑尊一剑向前斩去ꓹ 问天山前,所有的妖魔,皆如潮水一般向两边分去,没有及时避开她这一剑余波的,便皆化作了齑粉,而这一剑所向,则是那半空之中的两大妖柱,这一剑里所带的傲然,似乎斩杀这两大妖柱,都带了一种给他们面子的轻视之意!
神話武林 楚橋
而这两大妖柱,也皆是盛怒,但却一点也不敢小瞧这一剑。
他们不小瞧的表现就是,想也不想,转头就跑。
身边的妖王妖兵妖将,全不管了,直接扔在这一剑之下,自己则是转身逃命。
“嗤!”
但这一剑,还是斩到了他们身后,森然剑意已浸入肉身。
两大妖柱,一个瞬间金光大作,似乎想借这金光,化去侵入妖身的剑意,另外一个却是鸣声大作,听起来不像是在抵挡,而像是惊恐到了极点之后,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声……
“呼啦啦……”
不过也在此时,这一剑所向,忽然出现了一片海。
姐姐愛上我 初戀璀璨如夏花
那是一片汹涌可怖,惊涛拍岸的海,恰恰的横在了女剑尊与两大妖柱之间,剑气滚滚卷入海中,顿时将这一片怒海搅得四分五裂,万丈浪头,巨大的凶威向着四方涌去,竟是连问天山周围,百里内的山头,同时推平,只剩了一座问天山,孤零零的立于大地之上……
“原来你也来了……”
那海中,有低叹声音响起,旋及怒浪上涌,化作了一道模糊的身影,似乎他就是海的中心,而迎着那位漫步走来的女剑尊,也惟有他没有露出惊恐之色,而是轻轻叹着:“你本是一心奉剑之人,红尘万事,皆不可扰,如此才能剑心纯粹,但如今居然来管闲事了……”
模糊身影里,两束目光落在剑尊身上,轻叹道:“惹这麻烦,怕是不值啊!”
……
……
“原……原来这位真的在……”
而远远的望着那一片怒海之中的身影,不知多少人,倒吸一口凉气。
刚才便已猜到,妖柱现身之地,怕是妖尊也离得不远。
而如今,竟真的看到了这道身影……
他究竟是为了什么才来的,是龙城的邀请,还是那传说中的仙师传承?
……
……
“不值得的是你!”
而女剑尊,哪怕是迎着这凶名惊世,足以让任何人胆寒的影子,却也只是微微皱眉,脚步仍然不停,淡淡开口道:“早听说你是个聪明之人,却没想到会卷入这样的事情里来,大夏炼气士,最擅内斗,也正是因为内斗不已,所以才没怎么顾得上你,而你好好的在南疆活着,瞅准了机会捞好处不干,偏要掺和到大夏的内斗里来,这不是犯蠢,又能是什么?”
海中身影微一沉默,笑道:“区区小事而已,剑尊居然也会危言耸听了?”
“妖就是妖!”
女剑尊低声说着上前,低声道:“你大概永远也不明白,你们妖族眼中的小事,究竟代表了什么,自然也就永远无法明白,当你们惹着了这样的底线时,究竟会有多大祸患……”
在她说完了这句话时,纤白如玉的手掌,便已轻轻扬起,五指微张之际,那柄飞在了她身周的剑,则主动飞进了她的手里,而在这一霎,她身上的气机再度暴涨,像是天地之间的万事万物,甚至连寸寸虚空,都已变成了她的剑气,然后直直的指向了前方虚空……
“不过,今日,我正好可以教一教你!”
……
……
“我的天啊,那位剑尊,究竟是有多傲……”
“现身之后,便只剑斩大妖柱,而一见妖尊现身,又只斩妖尊……”
“难怪有人说她,平生最爱使最快的剑,杀最狠的人……”
此一类的念头,也不知在一瞬间,出现在了多少人心头,那位女剑尊,本来就是让敌我双方都恐惧的一种人,而无论妖族来了多少人,有她在此,众人心头,便也已经定了。
然后也在那女剑尊斩向了大妖尊之时,他们也紧跟着出了手。
……
……
“可惜,她来了!”
而在这片战场之外,一身蓝袍的秦老板双手背负,摇头低叹。
小青柳正瞪大了眼睛看着那女剑尊的身影,但也没忘了捧哏:“师尊这话听着像有点遗憾?”
“是有点遗憾!”
秦老板点头,道:“她来了,自助便不成了!”
小青柳呆住了,咽了口口水。
秦老板转头看了他一眼,道:“你家公子算错了!”
小青柳喃喃道:“哪里错了?”
秦老板道:“他低估了自己这边的人,我倒要看看他这个局还怎么布……”
小青柳傻着眼:“不对啊,对方不是还有几着后手么,比如那天行道杀手……”
秦老板道:“你再看看!”
小青柳下意识看去,顿时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边说着话时,他一转头向另外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在那里,原本有一道瀑布,瀑布顶端,有一个身穿金袍,富家公子哥模样的人,他手里握着一柄比寻常之剑长出了三剑的宝剑,一直在静静的看着这片战场,等着一个向那片战场里面的法舟出手的机会,等了很久。
可是,如今周围的山头已经被剑气荡平了,瀑布也消失不见。
而这个公子哥,如今则已夹起了长剑,面无表情,偷偷的向着远处遁去……
“跑……跑了?”
小青柳几乎气的叫了出来:“咱们天行道的刺客,这么……这么没骨气呢?”
“见到了她再逃走,不算没骨气!”
秦老板叹了一声,道:“刺客的命,也是命啊……”
“好戏要开演了……”
他忽然笑了起来:“龙城低估了仙师方尺,而南疆,则有些低估了大夏炼气士……”
……
……
“问天山的局,想来应该十拿九稳了!”
而在此时的南疆,方寸已经不疾不徐的,开始了自己要做的事情,如今他毕竟人不在问天山,无法精细把握,不过他相信自己提前已经推算得够好了:“这一局,本来就该先输后赢才是,赢不可赢得太多,输更不能输得太惨,总得让那位龙城少主觉得局势都在他的掌控之内,许多事情才好办,否则直接将他们打跑了,那未免就会觉得做戏不足全套了……”
“如今也只希望,兄长留下的恩泽够多……”
“……”
一边想着,一边打算去做自己的事情时,他忽然察觉有些不对。
猛然抬头,便看到,原本是晴空万里的正午时分,忽然变成了一片夜幕浮沉。
这使得方寸心间骤然一惊:是谁这么大胆,敢以夜幕遮了温柔乡?
輝煌三國
尤其是,这等古怪的夜色,更是让他想到了一个怪物,心里不由得警惕了起来,他知道当初在鼋城,事后打扫战场时,没有发现夜婴那个小怪物的尸首,也猜过这小怪物会不会在暗中跟着自己,伺机报复,只是前后引诱了数次,它始终没有现身,直到这片夜色降临……
“难道是这节骨眼上,那小怪物终于按捺不住,要向我寻仇了?”
心间微凛的方寸,猛然抬起头来,便发现了夜空里果然有着一道身影。
只不过,那并不是夜婴,而是一个身穿黑袍的年青女子,倒是在这女子身后,有着一个不起眼的,探头探脑的身影,那才是方寸一直提防着的夜婴,而它在这时候似乎很迷茫,只是睁着眼睛,有些惊恐,又有些好奇的看着前面那个年青女子,引落了无尽的黑暗。
而且,她也不是朝着自己而来,而是身边聚拢着无尽得黑色闪电,犹如一株狂乱的柳,神色坚毅,一步一步向着温柔乡最深处的妖宫走去,她声音很温柔,但轻轻启齿间,声音便响彻了整片温柔乡的上空,惊动无数妖魔:“勾结龙城,炼制妖丹,皆是南疆取死之道……”
“而我只过来,却只想替我先生问妖尊一句!”
“尔等真当方先生没有留下弟子在人间,竟敢去碰柳湖方家二老了么?”

local_offerevent_note 1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