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ban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討論-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熱推-6jzrl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几十个差役绑在了木桩子上。
身子被剥光了。
八歲小狂後
口里塞着不知多少年的缠脚布。
这缠脚布的腥臭令人作呕,可是隔夜饭要翻涌上来,口又堵得严严实实的,这等滋味,真比死了还难受。
水寨上下,已是开始行动起来了。
娄师德命人取了一箱欠条出来,这欠条,本是为后续造船的开支备着的。
现如今,就这般堆放在水寨诸人面前!
他目露凶光,按着腰间的刀柄,沉声道:“可知这钱是哪里来的?”
水手们一个个围拢,鸦雀无声,平日里娄师德是个挺好相处的人,待人和气,可今日这杀气腾腾的样子,仿佛一下子换了一个人,恰恰是这等老实模样的人突然这般,才让人生畏。
“这是你们的父兄们死在了高句丽和百济人的手里,某的恩公,也就是驸马陈公子,命人送来的,他拿这些钱,教我们造船,让我们操练,扬州水寨从拔地而起的那一日,只有一个念头,它不是用来防卫近海,不是抓捕水贼,它存在这个世上,只有一条,就是报仇雪耻。”
“你们知道在汪洋里,四面无依无靠,一群良人坐在船上,熬了三五月,原本只是想要出巡,只想着早日到达目的,而后平安回程的心思嘛?我告诉你们,当初……你们的父兄,就是这个心思。他们曾多么想平安回到陆地啊ꓹ 他们出海,是为了一家人的生计ꓹ 只为了自己的家人过上好日子,所以他们忍耐着,可结果呢?”
“结果他们遭遇了伏击ꓹ 四处都是舰船,将他们团团围住ꓹ 他们发出箭矢,他们用舰船撞击ꓹ 在那怒涛里ꓹ 你们可知道那等绝望吗?你们的耳畔一定三不五时曾听到那绝望的呼喊,一定会想到那走投无路时的绝望吧。”
“人离乡贱,何况还是客死异乡呢?他们的尸骸落入了海里,那海里多么的幽冷哪!时至今日,有差人来寻本官,他们奉的乃是按察使和刺史的命令,他们不希望本官去报仇ꓹ 在他们的心里,本官和你们在水寨中做的这些ꓹ 只是无事生非ꓹ 那么我来问你们ꓹ 我们今日所为ꓹ 难道真没有任何作用吗?我们的愤怒,我们的仇恨ꓹ 难道没有意义吗?”
水手中的许多人噙着泪ꓹ 这满腔的仇恨ꓹ 别人可以忘记,甚至这国家的耻辱ꓹ 别人照旧也可以淡忘,依旧还可以歌舞升平,尚可以饮酒作乐。
可是他们永远忘不掉,这非但只是国仇,还有家恨啊!
那些死在海里的人,可能对有的人而言,不过是牺牲掉的一个个数字。
可对于他们而言,这是一个个活生生,有血有肉,曾有过欢笑,也曾落过泪,是有过情感的人。
此时,娄师德狞笑着道:“我不甘,那些因我而死去的人,我要为他们报仇雪耻。天子和陈公子的重托,我也绝不会辜负。我娄师德才不管别人怎样去想,他们如何去看,我只一件事,非要做不可。那些令我获罪的高句丽和百济人,那些伤害你们父兄的凶徒,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便是天涯海角,我也绝不会放过他们。都随老子上船,现在起,我们扬起帆来,我们循着当初你们父兄们走过的航线,我们再走一遍,我们寻觅那些凶徒,不斩贼酋,也绝不回来。我们若是身体露在陆地上,只有两种可能,要嘛,是我们的尸骸被海水冲上了沙滩,要嘛,我等立不世功业,凯旋而归!”
“登船,登船……”
几个队嘶声揭底的大吼起来,他们踩着牛皮靴子,手中提着马鞭。
可是……
无须鞭子挥动,水手们便已蜂拥登船。
一个个船帆扬起,娄师德带着自己的兄弟娄师贤一道上了主舰!
这零零散散的十四艘舰船,造型古怪,与寻常的舰船截然不同,可此时……真正检验舰船的优劣,已经来不及了。
烽煙美人淚幾行
娄师德胸膛起伏,回头看了自己的兄弟一眼,道:“你不该跟着来的,此前你就该去长安,我们娄家总要留一个血脉。陈公子会保护好你,不必跟着来送死。”
“兄长……”娄师贤毫不犹豫地道:“你看这些水手,都是奔着去给自己的父兄们报仇的,大兄要去,我如何去不得?这海上也不知是什么光景,他们都说,这悬孤海外之人,心里一定寂寞得很,有我在,大兄心里也能定一些。”
娄师德只好苦笑,只深深地看着自己的兄弟,似乎一切都在不言中。
此时,舰船已徐徐的出了水寨的码头,很快又会出了港湾,娄师德很清楚,这一去,十之八九就可能回不来了。
奶爸的商業王國
不过……回不来便回不来吧,有些事,不能不为!
随即,他狠狠地拍了拍舰舷,这船乃是杉木所制,也算是上好的船料了,经过了特殊的加工之后,外头又刷了漆,显得很结实。
当然……其实真正造船,最好的木头乃是柚木,柚木以耐水著称,不但性能好,而且还能防虫,只是柚木这玩意,极其的珍贵,原产自真腊和交州都督府一带,只不过……这等柚木不但不常见,而且生长还极其缓慢,在扬州的库房里,虽也有一些,不过稀少的柚木都用来作龙骨了,若是船上所有的木料都用这柚木,那便可称得上是奢侈来形容了。
其实当初大家也并不知道柚木的好处,这还是陈正泰的书信中特意交代的,让他们寻访这等木料,若是寻到,便充作龙骨。
即便是柚木做龙骨,其实这阵容也可当做奢侈来形容了。
而至于高句丽和百济的水师,若是娄师德的情报没有错的话,他们的船料,大多是柏木、杉木,虽也不错,不过和这样的豪华阵容一比,还是差许多的意思。
娄师德见那陆地已越来越远了,眼中透出坚定之色,牙一咬道:“死便死吧,公子以国士待我,我当肝脑涂地相报,只是……但愿今日行事,不要牵累陈公子才好。”
于是,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目光离开了陆地,朝着远处的碧波眺望。
女董事長的貼身保鏢
…………
那数十个差役,终于被人解了下来,而后这些人上吐下泻,忍着恶心,匆匆往扬州城中去通报。
按察使张文艳与崔岩大吃一惊,他们万万料不到,娄师德竟是桀骜不驯到这个地步。
其实他们的初衷更多的,只是想给这娄师德一个下马威而已,只想狠狠收拾一番,毕竟只是一个属官,即便是不服气,捏一捏,最终还不是乖乖顺从的。
可哪里会想到,此人胆大包天到这个地步,直接打了差人,而后带着船队……跑了。
“这是叛逆!”崔岩不禁恶狠狠的怒骂。
张文艳却是背着手,来回踱步,他此时觉得事态严重了。
青草吃兔子 跨過
属官不听号令,当然是叛逆,可这毕竟是扬州校尉,发生了如此严重的事,势必朝中要震动。
到了这个地步,他和崔岩也不免要卷入其中了,他皱着眉道:“崔相公,为今之计,当如何?”
崔岩恼怒地道:“此人谋反,自是立即上书弹劾。”
“就怕引起非议。”张文艳略带忧心地道:“娄师德上头乃是陈正泰,这一点,你我心知肚明,那陈正泰不问是非,只晓得关系远近的人,倘若在朝中进谗,你我岂你不是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崔岩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若是不能坐实娄师德的罪行,一旦引起了争议,那么他和张文艳势必要受波及!
哪怕崔岩自信自己的家族有足够庇护他的能力,可面对的乃是陈正泰,他却未必有十足的把握了。
“这该死的娄师德,本官不过是敲打他,借他立威而已,哪里晓得他竟然敢做出这样的事!只是……他此番出海,真能回来?”
张文艳道:“听差人们说,他们是打算去百济海域,这样看来……只怕九死一生了。”
崔岩便冷笑一声道:“既然是死人,那么就好办了,咬死了他们勾结了高句丽人和百济人,带着舰队去投奔高句丽便是,这有何难?死人是开不了口的。”
崔岩随即又道:“那些差人,就是人证,再寻几个心腹,寻一些他们勾结高句丽人的证据便是。”
张文艳颔首:“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他抬头,不禁有些责怪崔岩,原来他想着,这崔岩寻到他的头上来,打压一个校尉而已,若是能让崔家的人欠他一个人情,那是再好不过了,毕竟这是举手之劳。可哪里想到,现在竟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他隐隐有些不悦,可木已成舟,现在也只能如此了!
于是他一脸认真地道:“此事需你亲自去办,而后需你上奏,上奏之后,朝廷肯定要查实,若是不出意外,势必会下旨给我这按察使,而后我再将其坐实,这事便算是成了。”
崔岩心定了下来,不过自己是刺史,一旦上奏,朝廷就已先信了五六分,当然,肯定还会有人提出意见的,朝廷便会照着规矩,大理寺和刑部会下文给张文艳,张文艳这边再坐实,那么这事就算是在棺材上钉了钉子了。
崔岩笑道:“如此甚好,倒是有劳张公了,今日的恩情,他日定当涌泉相报。”
张文艳只觉得厌烦,却还是勉强露出几分笑容道:“只是……这扬州上下……”
“这个好办。”崔岩板着脸道:“那娄师德平日在扬州的时候,一味的推行新政,早已惹得天怒人怨。现在好不容易他倒霉了,不知多少人欣喜若狂呢!所以……张公自管放心,当初娄师德的心腹,早就被我排斥掉了,而现在这扬州上上下下的人,他们不落井下石便算不错了,至于为他伸冤,这是想也别想了。”
张文艳松了口气,笑了:“可见这世上,凡事都有因果!正是这娄师德当初种下了恶因,才有今日的自食恶果。我等为官,也当谨记这教训,切不可如这娄师德一般,一味只晓得得罪人,拦别人的好处,为这所谓的新政,充作别人的马前卒。马前卒这样好做的吗?事情成了,不是他的功劳,可得罪了这样多的人,一旦事败,便是墙倒众人推。”
………
一封奏报,火速入了长安,这讯息让人感觉诡异,李世民看过之后,先是不信。
只是……毕竟牵涉的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校尉,自然也不可能亲自召百官来议,于是命大理寺和刑部彻查。
大理寺那里,则立即下文淮南道按察使细查不提。
反而是陈正泰得知了消息,直接一脸懵逼了。
他算是清楚娄师德为人的,这个虽是出身并不好,不过是寒门出身,名利心比较重,却还是颇晓忠义的人,会叛逃?还带着陈家造的船以及钱粮……
这……说不过去啊。
陈正泰自是觉得蹊跷,而后立马让人将报馆的陈爱芝寻了来。
陈爱芝此刻听到陈正泰传唤,便美得不得了,这是自己的大恩人啊!
到了陈正泰面前,便喜滋滋的叫了一声叔父,虽然他自知年纪比陈正泰年长的多,可这叔父二字,却是叫的很欢:“不知叔父召我来,所谓何事?”
滅神訣
陈正泰看着他,当头便问:“现在报馆在扬州有多少人马?”
陈爱芝自是老实交代:“扬州乃是雄州,驻扎的人比较多一些。”
大唐虽有三百多个州,可实际上,这州是有区别的,大唐将州分为了七个级别,分别是辅、雄、望、紧、上、中、下,比如扬州,就根据它得经济状况和人口数量被列为了雄州,属于特大州。
“因此在那里,驻扎了三十一人,有采风的编撰三人,有负责搜集讯息的文吏十七人,还有脚力以及马夫人等不一。”
陈正泰便又道:“这些文吏,都是消息灵通之辈吧。”
“自然。”陈爱芝脸上透着自信的神采,毫不犹豫就道:“都是此中好手,专职干这个的。”
…………
求月票和订阅,感谢。

local_offerevent_note 1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