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e77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九十二章 再見仇人展示-8rq3w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子君老婆不明所以地问子君道:“是吗?你怎么这么不识抬举啊?陈总,看得起你,才帮你的,你怎么拒绝了陈总呢?”
子君摇了摇头,并没回答他老婆的问题,而是向我说道:“陈总,不管怎么样,谢谢您刚刚的美言,如果以后真的有机会合作,我一定尽我最大的努力,来报答您的恩情!”
我急忙摆手道:“言重了啊!真没帮到你什么,不过是替你说了几句应该说的话而已,至于我的提议,什么时候都有效,随时可以来找我!”
子君老婆忙问道:“陈总,什么提议啊?”
我看了看子君,没说出来。
子君难看地笑着说道:“没什么,一些商务上的事,回家再和你慢慢说!”
子君老婆哦了一声,倒是没刨根问底,而是和我说道:“子君算是遇到贵人了,这些年光让人欺负了,本来有很多次机会晋升的,可总是有小人,这次总轮到我们家子君幸运一次了!”
吴胖子突然冒出一句道:“人不可能一辈子都靠运气进步的!”
子君老婆瞥了吴胖子一样,冷言冷语道:“有些人估计就是一辈子靠运气进步的!”
吴胖子也不生气道:“是啊,我就是那样的人,嘿嘿,我自己都觉得这老天不公平,怎么老天总是对我这么好呢?你说气不气人?”
我瞪了吴胖子一样道:“杠精是吧?吃饱了闲的啊?”
吴胖子吐了吐舌头,低头继续寻找着盘子里残留下来的食物。
子君老婆似乎觉得吴胖子的言语侵犯到她,不冷不热地说道:“也不知道这会场保安是怎么回事儿,怎么什么人都放进来,乌烟瘴气的,以为这里是吃席的啊?八百年没吃过好东西似的,饿死鬼投胎,跑这儿占便宜来了!”
我看了看自己胸前的盘子,本能地往吴胖子那边推了推。
吴胖子一脸满不在乎地说道:“东西摆出来就是给人吃的,总不是摆在那儿给人看得吧?我是这家银行的客户,自然可以享受这里的一切待遇,倒是没听说,家属也可以享受这里的一切。我看也没几个人带家属来啊?”
寵靈
这话的确说到了子君老婆的痛点了,这会议本来就是工作性质的ꓹ 来的人大多数都是银行的客户,和银行本身的职员ꓹ 几乎没人会带家属过来,这又不是什么年会,子君老婆严格意义上ꓹ 是没资格来的,我猜子君也一定是和他老婆说过这事ꓹ 只是他老婆那么强势,一定是不肯ꓹ 子君才拖了很久ꓹ 才过来的。
子君看到自己老婆吃瘪,尴尬地笑了笑,和我打过招呼,拉着他老婆走开了。
那片海還在不在 一縷秋風
我笑着对吴胖子说道:“你说话也挺损的啊!”
吴胖子嗯了一声,口齿不清地说道:“是她先损我的!我看呢,这子君要是不摆脱他老婆,以后什么事也做不成!”
我批评道:“你怎么就知道呢?人家老婆是为了子君好ꓹ 帮他筹划好一切!”
吴胖子哼了一声道:“口不对心吧?我看你眼中也是充满了鄙夷!嘴上是挺客气的,可这心里肯定也是觉得ꓹ 这婆娘就是个败家玩意儿!”
莫柯嗔怒道:“吴胖子!你说话能不能斯文点!”
吴胖子急忙道歉道:“不好意思ꓹ 师姐!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我一生最讨厌两种人ꓹ 一种是势利眼ꓹ 见高攀,见低踩!一种是口不对心的人ꓹ 后者我还能接受ꓹ 只要不是对我就行!做人真的不能太现实了ꓹ 只交对自己有利的朋友,帮不上忙的ꓹ 就不管不顾了,这样怎么能交到朋友呢!就说陈总你吧,你要是不真心对我,我才不管你是谁呢,表面朋友我都懒得和你做!我这么说不过分吧?”
我摇着头说道:“不过分,又不是下水道老过什么粪呢?”
吴胖子哈哈大笑,笑得很放肆,肆无忌惮地笑着,丝毫不去理会别人异样的眼光。
我开始觉得这吴胖子有故事啊!
宴会接近尾声了,子君大概是难得有机会摆脱了他的老婆,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和我们道着歉:“刚刚实在是不好意思啊!我老婆就是那样的人,你们千万别介意啊!胖子,你大人有大量啊!陈总,你看……”
我笑了笑道:“她也是紧张你,没事,真的没事!”
吴胖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道:“子君,你是你,你老婆是你老婆!不过,我还是得说你几句,这么多年的同学了,我怎么就没看出你这么怕老婆呢?都说怕老婆其实是爱老婆,可她这不管不顾的样子,在外人面前都这样,这要是在家里,你得受多少气啊?女人啊,有时候也不能太惯着了,主要是丢你的脸啊!”
子君脸色变得难看了起来道:“她这人就是心直口快,想什么就说什么!或者是太想我成功了,对我寄望太高的原因吧!她家里两个姐姐,嫁的都比她好,一个姐姐嫁给了市政规划处的处长,一个姐姐嫁到了加拿大,一家人比起来,她自然是心里不平衡。我其实也不喜欢她这样,自己过自己家的日子不是挺好的吗?干嘛老要比来比去的呢?我最不喜欢她,就是老把我吹到天上去了,我觉得我一个银行分行的行长,挺不错的,拿得出手了吧?可到了她们家,就觉得我就是一个地方上的芝麻绿豆大的官,非要把我说成是总行下基层,锻炼后备干部。这回终于升上来了,她当然是比我还努力了!”
我哦了一声道:“原来一切的努力都是为了实现自己吹过的牛B啊?这也是一种上进的鞭策吧,不失为一种好方法啊!”
吴胖子哎了一声道:“做人不要太攀比,比来比去害自己啊!”
我还是想了想说道:“子君,人生的路还是得自己做出选择的!你活着是为了你自己,不是别人!我劝你一句,你老婆要是真爱你,就会尊重你的选择,无限度地支持你!你做什么决定都会支持你了,而不是替你做错选择!你真该自己考虑一下,怎么样才是最适合的,怎样才是你最喜欢的!”
子君点了点头,然后看见自己的老婆在不远处,不耐烦地向他招手,他无奈地哎了一声,和我们打过招呼后,不情愿地走了过去。
临走时,我和吴胖子说道:“你要是不急着回湛江,和我去珠海转转,带你去见见乐天的老总!”
吴胖子受宠若惊道:“这么好?你不会是喜欢上我了吧?总觉得你好像对我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呢?”
我白了他一眼道:“刚刚对我还感激涕零的呢?这会儿就变得不尊敬我了?这是打算先原型吗?天蓬元帅!”
吴胖子哈哈笑道:“大师兄,赶快吧,二路汽车快走了!”
吴胖子,莫柯和我一起坐上了阿廖开的新车,这是公司的一辆抵款车奥迪Q7,这是目前我手上最豪华的用车了。当然,除了林老车库里的一些不知名的老爷车除外。
吴胖子坐上车就说道:“有钱人就是不一样,我这身材坐什么车都得到狭窄,可坐进这辆车,就宽松的很啊!”
阿廖很认真地说道:“Q7:长5089,宽1983,高1737mm;Q5:长4629,宽1880高1653mm,其实两辆车都没差太多,和一般车型,就是大概宽敞一点。不过,性能上就相差甚远了!毕竟进口车和国产车还是有一定地差距的!”
吴胖子也不觉得不好意思,笑着夸奖道:“司机师傅很专业啊!”
阿廖只是淡淡地说道:“一辈子就喜欢一样东西,车!”
我切了一声道:“不是还挺喜欢跳舞的吗?”
超神崩壞系統
莫柯好奇地问道:“是吗?廖师傅平时都跳什么舞啊?”
阿廖被问的满脸通红地说道:“别听陈总乱说,我哪会跳什么舞啊?就是平时自己在家随便跳跳,锻炼身体而已!”
我们一路说着话,车开的倒是也挺快的,一眨眼就到了中山地界。
我们没有直接走高速,因为高速那段路在修路,不太好走,就选了中山一条比较宽敞的市郊县道走。,这条路新开了不久,车和人都很少。
突然,前面出现了一排排晃眼的大灯,照的我们的车前方什么都看不见。阿廖也没客气,直接开起了大灯,和对面照射了起来。
阿廖不自觉地骂了句:“这TM的是瞎子开车啊?开什么大灯啊?能看得见吗?你们开,我也开,真以为我的Q7灯不够亮啊!”
然后话音未落,就听见轰地一声,一辆车和我们的车擦身而过,速度很快,快到我只看清了车的颜色,那种风驰电掣地轰鸣声在我耳边呼啸而过。
紧接着跟着的几辆车,一样的速度,迎面开了过去。
阿廖为了避开他们,已经把车停了下来,摇开车窗,骂了几句。
这么快的速度,我以为很快就会听不到的呼啸的声音,可几辆车突然转回来,然后把我们的车,围了起来。
其中一辆还掉头逆行,死死地堵在了我们车前。
阿廖嘴里骂着,停下了车,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那几辆车都是轿跑的赛车,都是十分的罕见和名贵。
他们也下了车,几个穿着赛车服的年轻人,气势汹汹地把阿廖围了起来,吵了几句,就开始要动手,推搡着阿廖。
我怕阿廖吃亏,和吴胖子说道:“走,下去看看!”
我和吴胖子下了车,推开围住阿廖的几个人,问道:“几个意思啊?人多欺负人少是吧?”
百裏骨生花
其中一个年轻人趾高气昂地说道:“欺负你们又怎么样?乡巴佬!开个破车,还和我们护照大灯是吧?刚刚不是很牛逼的吗?这会儿怎么当孙子起来了?”
阿廖那是能受这种欺负的人,推了那个人一下,然后拿着手指指着他们说道:“自己开大灯还有理了啊?不知道交通规则吗?要打架是吧?来啊,不把你们打趴下,我廖字倒着写!”
于是,大家都推搡了起来,倒是没人准备真的动手,那几个人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像是真的想动手的。
他们车上又下来了几个妹子,都是清一色高筒靴子,超短裙,上身一件赛车服,站在几个年轻人后面,喝彩打气。
我多看了几个妹子一眼,然后突然像发现宝藏一样,发现了最后一个下车的年轻人。
那个年轻人似乎也看到了我,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地速度,钻回了车里。
我扒开几个年轻人,准备走过去看看,是不是那个人?
几个人好像七个不服,八个不忿地挡在我身前。
我大声地喝道:“都尼玛的给我滚一边去,不想挨揍,就都死远点!”
几个年轻热哪受得了这个,加上后面一群美女在看热闹,其中一个率先出手了。
要是一般情况下,我是真的忍了,最多就是各骂上几句,说几句狠话也就算了,然后各走各路。
可现在不行了,因为我看到了那个人,一个我夜思梦牵的人,一个化了灰我都认识得人,一个不共戴天的人。
我是大聖師
对于这个先出手的年轻人,我根本就没在意,看他出拳的姿势和力道,我就知道是个身体被掏空的人,脚都没站稳,就出拳了。
我用手轻轻一拨,直接给了他一个耳光,差点把他扇到一边的马路牙子上。
然后,我不去理会他,径直地走向那个人的那辆车。
又一个冲了上来,我只是轻轻地一脚,就给他踹旁边去了。
接着这群人打算一起上来,阿廖和吴胖子站在我后面,那架势根本就没把他们看在眼里。
我走到了那辆车前,敲了敲窗户,车窗里的人,不动静。
我再次望里面看了看,用力地去拉车门,车门缩锁住了。
那群人冲破了吴胖子和阿廖的防线,冲到了我身后,没人敢上前,只是在我身后叫嚣着。
我没去理会他们,在路边捡起一块砖头,就要向车窗砸过去,车门被打开了,那个人缓缓地走下了车。

local_offerevent_note 15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