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zubh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璀璨王牌-第兩千一百二十四章 決賽之風潮讀書-8znr6

璀璨王牌
小說推薦璀璨王牌
所集中于单一角度上的攻击。
“第二球!”
似是要在这初盘里便将强势贯彻到底的稻实投捕。
所选择的球路轨迹。
“咻!”
应对着那绽放而来的球影。
突入的那一刻。
“唰!”
打击区上的御幸眉毛一挑。
那所迅速挥舞出去的球棒。
“乓!”
天使之紋章 parry
又一次在尖端位置上碰撞在一起的弧线。
重叠的那一刻。
感受着球棒上传递而来的剧烈震动。
御幸的眉头一皱。
下意识里想要压制下来的球棒。
却是无法控制。
“咻!”
进而倒飞出去的小球。
“砰!”
明晃晃的砸到了边界之外。
“啪嗒!”
落下的沉闷响声。
“界外”
垒审的裁定话语也是同步响起。
“第二球!还是强袭位置的直球,利用角度上的精妙压制,又一次打偏的御幸君,还是无法将小球顺利挑飞出去,非常明显的界外打击,已经是二好球!!”
“哦哦哦!?这就追逼了啊?”
“虽然和茂野君比起来,稍微有点略失力量,但成宫君的直球同样不容小觑啊!”
“两球就被追逼了,成宫今天状态绝佳啊。”
“接下来是直球?还是变化球?”
“御幸君能否挡住?”
瞩目之下的本垒。
“第三球!”
入目之处。
那达成合意的稻实投捕。
在成宫鸣微微侧身之际。
本垒之上蹲捕的多田野树便是心领神会的移动了一下自己的位置。
摆定的球套位置。
高点之上。
成宫鸣那倏然高举而起的臂膀。
“咻!”
所用力挥舞出去的臂膀。
折射的光影。
所紧贴着内角高空切入进来的小球。
“滑球!”
映入眼帘时刻。
打击区上。
御幸眼神一凝。
“唰!”
判断正确的弧线。
那仍然是既定的待球姿势。
没有因为前面的直球影响所进行的任何调整。
被自己殺死
仅是微微上调的基准度。
这所用力挥舞起来的臂膀。
侧上角度里。
在那小球堪堪折射变化之际。
掠过的黑影。
没入的白线。
“乓!!”
正上方位置里。
恰到好处所撞击而上的时机。
“这个角度!?”
“什么?”
光影重叠之际。
那所落下的剧烈响声。
“噢噢噢噢?”
“挡住了?”
“这一球!?”
于看台之上响起一片欢呼声之际。
“嗖!”
底下位置里。
在成宫鸣那蓦然收缩的瞳孔里。
那被御幸用力横扫出去的球影。
从本垒之上,腾空而起,径直飞跃而出的轨迹,迅速越过了内野上空。
“御幸!”
“穿越过去吧!”
“哦哦哦哦哦!”
疾驰的光影。
那一样要奔驰而起的身影。
驾临外野高空之上的小球。
百分百抓准的时机。
然而稍显可惜的是,在角度上略微有些偏差的这一击。
无法做到最强力的直袭。
“哒哒哒哒哒哒!”
而也正是这微小的偏差。
所让人可以赶及的速度。
外野之上。
卡尔罗斯那狂奔不止的步伐。
瞅准的小球落点位置。
那纵身飞跃而出的身影。
“啪!”
精准角度里。
“!!”
在御幸那略显无奈的表情之中。
落下的小球被卡尔罗斯给稳稳接入到球套里。
“出局!”
比对着那响起的高亢裁定话语。
“啊啊啊!”
“可惜!”
“差一点点啊!”
“这卡尔罗斯跑的也太快了吧!?”
一垒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的青道众人纷纷抱头痛惜起来。
就看那距离。
真的是只差一点点啊!
被迫停下脚步的御幸,也只能是摇了摇头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而也是在侧身经过之际。
“基准度如果再高一点的话,卡尔罗斯就跟不上这一球了。”
那从打击准备区里刚刚站立起来的茂野,也是挑眉轻笑着说道。
“嘛,临时之间,哪里可以做到那么精准的调整啊,特别是鸣这小子的投球习惯和风格还略微有些变化的情况下,就更难抓准球路变化了。”
御幸摇了摇头也是压低声音如此说道。
“说的也是,第一轮打席能跟上球就是最基本目标了,敲出安打,还是需要一点意外惊喜才行呢。”
茂野看着那投手丘之上成宫鸣的侧脸,轻声说道。
“那接下来就看你的咯,王牌大人。”
御幸低低一笑,拍了拍茂野的肩膀如是说道。
“嘛,我尽力而为咯!”
茂野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用着较为俏皮的语气回道。
“第五棒,投手,茂野君!”
而也仅是在那么一瞬之间。
几乎就是在广播话语落下之际。
伴随着自己步伐踏上打击区那一刻。
茂野信的表情也是随之变得冰冷而又森然起来。
场上场下。
绝对性的不同存在。
这便是东京暴君殿下的风格!
“哒!”
“轰!”
踏动的身影。
弥漫开来的暴虐气息。
于此刻。
所对上的视线。
“哼,这氛围还是一如既往的让人感到不舒服啊,阿信,想要用这样的方式来施压吗?但是,这对我可是没有用的啊!”
投手丘之上。
成宫鸣那宛如是居高临下的俯视角度一般,瞳孔深处里于这一刻闪烁出一缕凌厉的寒芒而来。
“有没有用,要等一下才知道啊,小王子殿下?”
微眯而起的双眼。
那似是有些蔑视的态度。
“‘小’字是可以去掉的啊!”
细微抖动的眉间。
这极致默契的心电感应。
“playball!”
随同着那暴动而起的风潮。
“第一球!”
抬起的臂膀。
落下的步伐。
“轰!”
尘土飞扬之际。
“嗖!”
所瞅准的那一点中心。
刹那间。
飞闪出来的白色小球。
下一刻。
在空中化作一道亮丽的白光。
朝着本垒方向飞驰而进。
迫入进来的威势。
火星情報局
瞳孔里所大致捕捉到的轨迹。
侧身之际。
茂野双手稍稍用力,却仍旧是纹丝不动的身影。
“咚!”
目送着这一球窜入到身后多田野树的球套里。
“好球!”
伴随着那刚劲的响声落下。
身后的主审裁判也是没有丝毫犹豫的高亢喊出。
旺夫命 南島櫻桃
“第二球!”
“咻!”
“唰”
“乓!”
“!!”
“砰”
“界外!”
内角到外角。
偏上到侧下。
最主要的一点是,这直球力道上的压制。
令茂野信第一时间里有些不太适应。
和去年比起来。
成宫鸣所投出来的直球尾劲和球威无疑是要强上一筹。
而且。
“放球点还更高一点了ꓹ 这小子!”
因为太熟悉了。
导致成宫鸣哪怕是有些许的变化。
茂野几乎都可以在第一时间里判断出来。
特别是上一次的交流赛里。
不只是比赛场上,之前在稻实的合训里。
这两位王牌大人就是有着深入交流。
茂野熟悉成宫。
成宫也很熟悉茂野。
宿敌?
挚友?
应该说二者兼有。
正是因为如此。
“第三球!”
“今天就让我们痛痛快快的大战一场吧!阿信!”
闪耀的光影。
辉现的寒芒。
“轰!”
那一股扑面而来的浪潮ꓹ 滚滚席卷而至之际。
“嗖”
从成宫鸣掌心之上飞窜出来的白色球影。
“正中央位置!”
堪堪闪烁那一刻。
天價傻妃娶一送一
打击区上。
茂野便是心头一凛。
因为已经是被追逼的场景。
这必须要出棒的时刻。
“唰!”
所压低的身体重心。
从而借助着下半身的力量,奋力挥舞起来的金属球棒。
正面角度上。
“!!!”
原本应该是极致精准的角度。
然而那在半空之中震动的小球。
“咻!”
极速朝下坠入而去的轨迹。
“指叉球!?”
致命的角度偏差。
特别是那跟不上的速度。
“咚!”
空挥的球棒。
下滑没入进去的小球。
“好球!打者出局!”
无比鲜明的反衬。
在那主审裁判话语落下之际。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三振!”
“干的漂亮啊!成宫君!”
“OK!OK!OK!”
三垒板凳席里便是爆发出一阵极其喧闹的欢呼声而来。
“第三球!正中央位置的指叉球,极速下坠的弧线ꓹ 完美控制的角度,打者茂野君判断失误ꓹ 出棒空挥,这所未能够拦截下来的小球ꓹ 正面偏下位置里ꓹ 三振出局!!!”
顺畅的节奏。
堪称完美的控制。
从直球到指叉球。
没有丝毫的犹豫。
这所被直接斩获下来的三振出局。
“嘶。。。呼。。。。”
打击区之上。
茂野深吸一口清气,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之后,也是稍稍用力握紧一丝自己掌心之上的金属球棒。
“还真有你的啊,鸣!”
最后深深看了成宫鸣一眼之后,也是转身踏步返回自家板凳席而去了。
顺利镇压下来的第四棒和第五棒。
这被完全掌控下来的比赛主导权。
“第六棒,一垒手,前园君。”
后续所轮到的前园健太打席。
也掀不起太大的风浪。
纵使力量强劲的前园。
但只要是抓不住球路ꓹ 就一点威胁都没有。
非常轻松的三记外角直球。
“唰!”
“嗯!?”
“咚!”
“好球!”
前园便是被轻松追逼。
旋即而后。
直接选用的内角高位吊球。
彻底上钩的前园。
“唰!”
明晃晃挥舞过去的球棒。
比对着那高空折射进来的小球。
“糟糕!”
“啪!”
根本就触及不到的弧线。
落入进去的光影。
“好球,打者出局!”
前园也是被直接拿下三振出局数。
“三出局ꓹ 攻守交换!”
第二局上半ꓹ 青道高中的清垒打者序列ꓹ 也是被这位东京王子殿下给完美镇压ꓹ 没有容许任何一支安打的三上三下投球表现,稻实牢牢掌控住了自家队伍的守备节奏!
“鸣!”
“nice 投球ꓹ 成宫君!”
隨身洪荒門 楊家第一人
“哈哈!这就是咱们王子殿下该有的气度啊!”
“OK!OK!”
仍然是一支安打没有ꓹ 一个跑者没有。
而且还是青道高中的强棒序列。
“0”
这第二局里继续翻现出来的数值。
令三垒板凳席里和看台之上的稻实众人于这一刻高声欢呼起来。
“和之前一样ꓹ 极快的节奏里,还有强力的压制ꓹ 不过基准度居然上调了,这一点,你可以确定么?阿信?”
一垒板凳席里。
青道高中众人倒是没有任何的意外表情流露。
絕劍弄風 魔煙
这场决赛。
这些人早就在自己脑海里预演过无数次了。
前几局里被压制下来,这简直是不要太正常的事情。
去年夏季和秋季的王子殿下就已经非常恐怖了。
更加不要说今年夏季了。
若是可以一下子攻略下来。
他们反而要感到奇怪呢。
只是对于刚刚返回而来的自家王牌大人所说的话语。
仓持是最先感到疑惑的那一个,毕竟在上一局的打席里,仓持参照着去年的对抗来看,除了球速变快,稳定性更高以外,好像没有其他差异吧?
“这一点我是可以确定的,交流赛里就隐隐有这样的感觉了,鸣这个家伙在调整自己的投球姿势,我们这个年龄里,身高、体重随时都是有可能变化,包括我自己也一样,一旦变高,变重,甚至说感到自己的手指有些微的变化,在投球姿势上就一定要有对应的调整,因为之前最舒服的姿势,现在可能不适用的,鸣投球的基准度上调,也是出于这一点,刚刚我在打击准备区里,一也的打席里,就看的比较清楚了,自己踏上打击区后,也是随之确定了。”
茂野脱下戴上自己的帽子,点了点头,用着很是肯定的语气应声说道,其他方面还不敢百分百确定,唯独在成宫鸣这点上,茂野还是很有自信的,不只是出于对自己观察力的自信,更是出于对成宫鸣的熟悉的自信!
“的确,我刚刚打击时候,也有这样感觉,那一记滑球,若是更高一点的话,可能就可以彻底抓准了。”
一旁在奥村、由井帮助下穿戴护具的御幸也是点了点头说道。
“那样的话,应对成宫前辈的投球,需要上调多少比较合适?茂野前辈?”
春市也是眸光微闪,轻声问道。
“具体的,把握不好,先按照零点3的基准来调整吧,后面还是需要直接对抗时刻来临时调整。”
茂野摇了摇头说道。
“嗯”
“那大概也只能这么做了。”
“嘿,这小子居然还在这里改变投球姿势啊”
板凳席里剩余得前园、麻生、东条、金丸等人也是各自低声交谈起来。
“对面必定也是有着自己的准备,偏差值是需要自己在比赛里修正,不要着急,比赛才刚刚开始,做好自己的事情是最重要的。”
前侧位置上。
片冈监督仍然还是直视着面前的球场,语气沉稳的说道。
“是,监督!!”

local_offerevent_note 14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