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dk9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萬族之劫-第759章 開口子很爽(求訂閱)推薦-pz4om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就碗口那么大!
苏宇默默说着,挖的太大了,他还怕自己没办法稳固呢。
看看,人皇挖那么大,冲击力极强,连天尊都过不去,多危险啊。
钻入时光长河,苏宇迅速朝前飞去。
这一次,万天圣他们都会在下方梳理大道,挖口子这事,只能靠苏宇自己来做了。
一路前行。
主要其实还是依靠星宇印。
不得不说,如今的苏宇,对星宇印的依靠程度,比时光册还要多一些,若不是从星月那边,得到了星宇印,什么时光长河挖口子的事,都不好做。。
包括上下界域,都有难度。
星月……
这一刻,苏宇又想到了星月,也许星月不在乎星宇印,或者已经完全遗忘了,不过,自己还得记情的。
这位一开始就和自己打交道的死灵君主,如今很是低调,继续住在自己的死灵城堡,很少能看到星月外出,这位可是正宗的宅女。
一宅,那就是十几万年。
心中想着事,星宇印继续发挥威力,平荡整个时光长河的波涛,让此刻大道断了的苏宇,依旧可以一直远行。
不知道走过了多远,都快超过笔道了,苏宇感应到了天渊大道的气息。
很快,一条不小的支流呈现在眼前。
苏宇仔细看了一下,判断了一下,这应该就是天渊大道本道所在。
不算太强大!
整个支流,跨度大概也就千米左右。
比起笔道ꓹ 要弱不少。
甚至还不如荒天兽的大道,自然也就不如武皇的大道。
“天渊皇的实力ꓹ 也就这样!”
苏宇大体上感应了一番,挖洞,就在这附近就行ꓹ 不过还要锁定好位置,以免挖错了地方ꓹ 挖到了界域之外,那就白挖了!
苏宇很快在支流前停下ꓹ 丈量了一下ꓹ 就在支流对应的主干道位置落了下来。
此刻,河水滔滔。
这河水,都是万道之力,万道之力,会将对应的大道之力,流入那些支流中,为支流提供规则之力ꓹ 这就是整个时光长河的运转模式。
正常情况下,哪怕天尊ꓹ 也只是专精于一道ꓹ 一旦贸然潜入时光长河河底ꓹ 稍微拖延一会ꓹ 就会被这时光长河的力量给冲击死。
万道之力,包含太多ꓹ 包括腐蚀、攻击、必杀……等等规则之力。
这样的冲击力ꓹ 是没人能承受住的。
“星宇印ꓹ 不知道能镇压多久!”
苏宇也不确定,因为之前几次ꓹ 他都是浅尝辄止,镇压片刻,很快就会撤离。
现在,挖洞……大概不好挖。
时光长河不会那么脆弱,你说挖就给挖出来了,真要那么简单,时光长河早就漏洞百出了。
“镇!”
苏宇没再多想,先试试再说。
一声暴喝之下,星宇印爆发出璀璨光辉,一瞬间,整个时光长河好像微微滞留了一下,苏宇一瞬间钻入河底,星宇印化为防御罩,挡在了他四周。
但是,此刻,巨大的河流力量,还在冲击着苏宇,苏宇稳固不住。
一旦被冲走,就会偏离天渊界域了。
脑海中,时光册微微荡漾起来。
文明志上,大道图溢散出淡淡的光辉。
人皇的大道图,时光师的时光册,星宇印……
这些宝物,此刻都发挥出了强大的威力。
苏宇继续下潜,稍微有些吃力。
那些河水,从他四周冲击而过,苏宇感受到了万道之力,各种力量汇聚,强大的吓人。
他一路下潜,不知道潜了多久,好像触底了。
苏宇低头一看,眼神微动,这是他第一次这么清晰地看到河底到底是什么。
壁垒!
那壁垒又是什么?
“混沌!”
苏宇喃喃一声,是的,混沌!
时光长河的河底,是混沌,是混沌之力,也就是融合的万道之力,混杂的万道之力。
“原来如此!”
“以混沌为包裹,开自己的道,稳固时光长河,外混沌,内万道!”
“厉害!”
苏宇心中惊叹,大道壁垒,原来是混沌包裹,这为他接下来开道,倒是提供了不少思路。
苏宇一拳打出,结果,河底纹丝不动。
是的,一点动静都没。
水花都没溅起!
“不是蛮力……”
苏宇皱眉,很快,有所明悟,接着,苦笑一声:“艹!”
他有些明白了!
挖洞,其实不是硬挖,而是要梳理混沌,在混沌中开口子,这相当于剖析混沌道啊。
“挖个洞,合着还得感悟大道,明悟大道才行!”
混沌,就是混乱的网。
苏宇此刻,要做的是把这混乱的网,给梳理一遍,然后,抽掉其中一些关键的线,让网格散开,这样,才算是挖出了洞。
而到了这时候,苏宇想到了人皇!
人皇开那么大的口子,合着不是蛮力,而是人皇对大道感悟极深,深入剖析混沌一道,然后抽掉了整个混沌壁垒,这才导致那么大的口子出现。
“厉害啊!”
苏宇再次感慨,开口子,不简单。
就目前苏宇所知,这个潮汐,他、蓝天、万天圣有希望能开口子,其他人,应该都没戏,因为对万道了解不深,对混沌了解不深。
“百战他们可以吗?”
不好说。
反正,挖洞不是力气活,而是脑力活,啥时候连挖个洞都是文化人才能干的事了,苏宇再次叹息,武夫,什么时候才能站起来?
再不努力,连挖洞这种力气活,你们都没法干了啊!
“剖析混沌……还好,这些时日,我和蓝天他们研究了不少,也许可以完成。”
这半个月,他一直和几位死灵,包括蓝天他们研究这一切。
搁在之前,苏宇也许还真的有些无从下手。
“这样也好,当做我开道之前的一次测试吧!我若是连解析都没办法解析,谈何开道?”
大道,就是一个机器。
你连拆都没办法拆,如何去造?
混沌道,就是万道的综合体,苏宇唯有将这个先拆了,才有可能去造出来,否则,他开道成功率极低!
苏宇蹲下身子,不管外面河流的冲击。
文明志和星宇印都在悬浮,镇压此地,短时间内问题不大,时间长了,冲走了,自己大不了再来,怕什么。
“混沌壁垒,我得先找个线头出来才行,不然不好拆啊!”
苏宇看着坚固如墙壁,光滑无比的混沌壁垒,有些头大,我从哪条道开始呢?
“怎么先引出一条线呢?”
这东西,还真得抽丝剥茧才行,这不是形容词,而是真的得抽丝剥茧。
“先从五行开始吧!”
苏宇手中,一股火焰升腾,那壁垒上,也映射出一道火焰光辉,苏宇火焰越来越强,壁垒上,火焰之道也越来越强。
苏宇心中微微一细,仔细感悟一番,若有所思。
强行断掉,恐怕很难。
“得以道克道!”
“水火不容,木生火,以木道催生火道,壮大火道,以水道破灭火道……断掉火道之线!”
苏宇一个个念头升起,先牵引出火道,很快,他木字神文爆发,木道催生,壮大那条火道,渐渐地,壁垒上的火道越来越清晰,隐约有突出的迹象。
果然,还得看大道感悟才行,蛮干是不可能打破壁垒的。
水道呈现!
瞬间浇筑!
嗤嗤一声响,然而,突出的火道,瞬间湮灭了水道。
“不行,我太弱了。”
苏宇头大,我的道太弱小了,这么下去,我得水磨工夫才行,光是磨断一条道,我就得耗费大量精力才行。
这万道,我得什么时候才能都给磨断?
“看来,还得借力!”
下一刻,文明志中,一页水道之页呈现。
一条虚拟水道,和苏宇连接到了一起。
紧接着,脑海中,时光册中,也有一股水道之力涌入体内,苏宇水道瞬间壮大起来,再次浇筑在壁垒上的火道之上。
嗤嗤!
这一次,水道效果要强多了。
然而,想弄断这条火道,恐怕还需要不短的时间。
苏宇不管这些,这是对自己大道感悟的一次考验,这一次,哪怕挖不了口子,也是对自己的一次考核。
“开天者,若是连挖洞都挖不出来,那也没办法开天了!”
“这倒是有点类似于考核了,考核不过关,代表我连基本的开天资格都没有!”
苏宇继续水磨工夫,开始磨那条火道。
四周,大量河水冲击而来,星宇印爆发璀璨光辉。
但是,渐渐地,也有些暗淡下来。
力量消耗太大了!
……
同一时间。
时光长河深处。
一道虚影再次呈现,忽然回头,看向远处。
“星宇印……”
喃喃一声,人影感受到了星宇印,就在这条河中,也许在未来的某一处,上流过去,下流未来。
未来,有人将星宇印带入了时光长河中,一直在镇压河流。
在做什么?
星宇印,力量好像在剧烈消耗。
“星月将星宇印送人了吗?”
带着一些疑惑,虚影微微凝眉,那好端端地,一直停留在某地不动做什么?
奇怪!
最近,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了,上次还有个家伙,极其古怪地,没有接受自己的传承。
正想着,前方有人迅速破空而来,疲惫不堪,大声吼道:“陛下,他们再次冲击了!前方有些挡不住了!”
虚影颤动了一下,顾不上后方了:“拦住他们!”
“陛下!”
前方,人影急促道:“退吧!”
“不能退!”
人影低喝一声,“退?再退,恐怕快回归万界了!万界并无任何改变,无人打破封印,成为规则之主!援军没至,退无可退,再退……人族必败!”
“陛下!文王他们也许回来了……”
“不可能!”
人影低喝道:“若是回归,早就来援了!听我号令,全军压上!万界人族……搞什么玩意!”
最后这话,低不可闻。
但是,的确想骂街。
他么的,多少年了?
就一个靠谱的强者没出现?
一个有用的没出现?
我他么留下的后手不少吧?
靠谱一点,早就拿下万族了,拿下万族,一统天下,出几个规则之主没问题吧?
不说多,这么多年,十个八个规则之主一出,老子带着人杀回去,好歹有援军吧。
结果……封印都没破。
这代表什么?
代表一个规则之主都没出现!
去你玛德!
虚影心中发怒,废物何其多!
人族难道在自己这代就要断了?
活见鬼!
越想越气,下一刻,声音宏大:“全军压上,不许再退!后方无路,退无可退!”
“诺!”
喝声响起,远方,战斗爆发。
一条条规则大道,纵横长河,长河波荡汹涌,后方,虚影镇压波涛,长河波动太过剧烈,影响到了后方,后方恐怕有大灾难,影响未来。
遥远方向,有冷漠声传来:“看来,万界还没出规则之主……人皇,你的如意算盘,落空了!”
“距离吾等回归,没多久了!”
“一旦回归万界,人道衰落,人皇陛下,你的路……便是末路了!”
宏大声响彻长河。
带着一些冷漠,一些讥嘲。
纵然被堵千万年,那又如何?
万界人族,没了你们在,照样是废物,吾等回归万界,打破封印,也许,万族会出大量规则之主,他们已经感应到了,万族气运不低!
虚影不理。
当然,心中少不得怒骂。
人族……搞什么玩意。
越想越悲哀。
无数岁月,就没个天才吗?
太伤心了!
虚影正想着,忽然,心中微动,再次扭头朝后方看去,不是有人成了规则之主,而是……那星宇印停留的地方,好像有点异动。
隐约……有点不太对劲。
什么异动?
距离太远,他也无法感应清晰,罢了罢了,再怎么异动,也没出规则之主,真是天命不归我人族吗?
……
与此同时。
河底。
磨!
苏宇不断地磨,磨了不知道多久,咔擦一声!
那凸显出来的火道,嘎嘣一声断裂了!
苏宇满头大汗,有些欣喜,也有些无奈。
我勒个去!
烈情如火,灼痛你我
就一条道,就把我磨死了。
这挖洞,太难了吧。
之前还真小觑了这挖洞的活,这么下去,我得磨多久才行啊?
“也不一定要全部磨断,把一些主要大道磨断了,也许时光长河,会自己把这洞给冲开了!”
想到这,苏宇龇牙:“五行断了火道,四行不稳,五行破开,看样子,可以先破五行了!”
而就在此刻,时光长河中,忽然,一股火行规则之力,从万道中剥离,化为火行之水,朝苏宇这边袭来,一眨眼,没入那个断口。
苏宇心中微动,这一瞬间,火行之力消失了。
“去哪了?”
“难道……流入天渊界域了?”
……
就在这一刻。
天渊界域。
大家严阵以待,默默等待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一股火焰从天而落,那火焰,焚天灭地!
好像是灭世之火。
絕世兵王 木土七小
完全没有任何顾忌地燃烧,无数死气被燃灭,蓝天脸色一变,太强了,这股火焰之力,肆无忌惮地燃烧,太强大了。
万天圣也是变色,下一刻,怒喝道:“五行之火行族,出列,吸收火焰!修火道者,速度,吸火行之力!”
五行族这边,几位火行大道的修者,迅速飞入上空。
那精纯无比的火行之力,让他们骇然。
几位永恒,迅速吸收火行之力,然而,火焰还是疯狂升腾。
万天圣脸色微变!
不行,火行道吸收的力量太少。
下一刻,他一抖书页,数万火行族强者浮现,有强有弱,这是苏宇留给他的,苏宇可不敢带着所有人去时光长河。
“火行族,吸收火焰之力!蓝天,压制火焰强度,其他人……都帮我压制力量!”
万天圣不断暴喝,下一刻,声音响彻那容纳五千万人的书页中:“可有感悟火行神文强者?可以修炼火行之道战者?有的话,速度出列!”
靠几位永恒,完全无法将这些火行之力吸收完毕。
万天圣脸色严肃,仰头看天。
什么情况?
为何只有单独的火行之力渗透而出,力量严重失衡之下,火焰焚天,这么下去,迟早会燃烧整个天渊界。
大量的火行强者,疯狂吸收着这些精纯无比的火行之力。
这就好像是天地奖励。
关键是……太多了。
多到让人恐惧,会撑爆大家的。
五行族这边,火行老祖一开始是爽,很快,变成了惊恐,看向正在吸收的浮土灵,惊恐道:“这么多,咱们吸不完的!”
人生最快乐的事,莫过于吸收无数的对应属性规则之力。
人生最痛苦的事,也是吸收了无数对应属性规则之力,他么的,吸不完,吸的自己都快被烧死了!
浮土灵也是颤抖,好多!
大量的天火,从天而降。
苏宇在干嘛啊?
别单纯的放火啊!
火太多了,力量失衡之下,其他强者压根没办法进入其中,吸收这些火焰的。
正想着,大家正疯狂地吸收着,忽然,大量的天水从天而来,万天圣再次变色,什么鬼,不是挖洞吗?
怎么力量失衡的如此严重!
这些力量精纯是精纯,关键是,受众不多啊。
还好,五行族人不少。
下一刻,他再次怒吼:“蓝天,分散水火之力,五行族之水灵族,吸收水行之力,凡修水道强者,全部进入!”
空中,蓝天忍不住骂道:“你自己干啊,我一个人,你当我是神吗?”
他都想骂人了!
啥事都是蓝天,蓝天吃你家的喝你家的了?
天圣一点不可爱了!
没看到我在忙吗?
万天圣也是郁闷,没办法,就他和蓝天能分开这些大道之力,其他人,都差了点。
想到这,万天圣忽然吼道:“火云侯,你死了?在干嘛呢!过来吸啊!”
他平时对这些老辈还算客气,此刻,忽然想到了,火行道还有个家伙呢?
人呢?
远处,火云侯化为虚影,光球闪烁,带着无奈:“我们没肉身啊,力量太刚猛了,蓝天道友,稍微化解一些,柔和一点……”
去你玛德!
蓝天暗骂一声,都把自己当过滤器了是吧!
骂归骂,还是迅速开始削弱那些火行力量,充当人形开关,控制力量渗透强弱。
万天圣见状,眼神一亮:“蓝天,去空中,堵住力量渗透点,堵住那个口子,充当开关,调节力量释放强弱!”
蓝天,这一刻真的好用。
蓝天再也忍不住了,怒道:“你要弄死我你就直说,你当我是什么了?”
“少废话,去不去?”
万天圣也怒:“除了你,别人能行吗?别看此地人多,都是吃干饭的,能者多劳,不懂吗?”
“……”
四周,一群强者,面上无光。
这话……真扎心。
我们也不想啊!
关键是,我们都是专修一道,谁修这么多道啊。
蓝天无奈,只好飞身上天,怒吼一声,化为一个巨大的八爪鱼,一下子将天空堵住了!
接着,嘴巴一张,吐口水似的,吐出一些火行之力,再吐,吐出水行之力。
而下方,众人脸色一僵。
火云侯忍不住道:“道友,这……要不……换一个方式?”
吐出来的!
有点恶心!
“噗嗤!”
重生之笑天公子
八爪鱼放了个屁,放出了大量水行之力……
众人被恶心到了!
蓝天这王八蛋,故意的。
是的,他就是故意的。
谁让大家让他去当开关的,你们爱吸不吸。
万天圣也是无言以对!
真不是个东西!
算了,反正我又不吸。
“大家不要在意,都是纯粹的规则之力,并非蓝天的口水尿水……”
你不说就算了,一说……算了,还是继续吸吧。
正说着,轰!
抗日之痞子將軍 荒原獨狼
一股土地之力渗透而来,万天圣隐约已经知道了,喝道:“土行族准备,宇皇正在一点点地释放规则之力,诸位,机会难得!如此精纯的规则之力,错过这一次,未必有下一次了!”
开口子的瞬间,这些力量都很精纯,一点点地渗透出来。
再之后,恐怕就得混合了。
而此刻,五行族算是捡了个大便宜,苏宇在上面释放五行之力,下面,蓝天在控制规则之力渗透的强弱,这对他们而言,就是天赐良机!
相当于不断有天地奖励出现!
浮土灵也在疯狂吸收,他是五行强者,五行力量都可以吸收,而且他还是五行老祖的本源所化。
严格来说,浮土灵其实和豆包他们差距也不大。
他也勉强算是大道之灵!
此刻,气息瞬间暴涨。
深閨玉顏
大量规则之力被他吸收,浮土灵笑的龇牙咧嘴,果然,我就知道跟着苏宇,有好处拿。
此刻,大量的五行族强者,纷纷晋级。
对于弱者而言,这么多规则之力,瞬间涌入,虽然境界可能会虚浮一些,可这的确是提升的最佳时机!
修炼五行力量的强者们,不断增强。
火云侯这位火行道的天王级强者,此刻,虚影瞬间凝实,大量的火行之力被他吸收,之前肉身破碎的他,这时候,用火行力量勾勒出了一副完整的火行之躯。
下一刻,意志海中,一柄兵器浮现。
紧接着,上万人出现,火云侯大吼道:“吸!都给我吸,纯粹的火行规则之力!”
那些人,纷纷开始吸收,都有些茫然。
咱们在哪?
而万天圣扫了一眼,微微皱眉,火云侯讪讪,喊道:“是我的人,在神火山带下来的,之前没来得及放出来!他们都很强……”
说着,看向其中一位火爆的女性,喊道:“火月,快点吸,合道啊!”
那火爆女性,一脸茫然,但是也不管了,吸啊!
哪来的这么多火行之力?
还有水行之力,对,还有土行之力。
这些人,都很茫然。
但是,这地方比神火山的力量都要精纯百倍,的确是他们修炼的好地方,这些人当中,永恒可不少。
一个定军侯,当初麾下千余人,都有不少永恒。
火云侯这边,麾下永恒更多。
远处,定军侯几人对视一眼,下一刻,定军侯吼道:“重明,咱们的人呢?快放出来,吸!”
重明急忙释放他带来的定军侯麾下。
而英武将军不动声色,也从自己意志海中放出一件兵器,放出上万人,有修五行的,都给我吸!
当日上界六位上古侯,暗影无麾下,云水离开,镇南侯那边,苏宇也没管他的人,他的人都在镇南侯自己那边。
此刻,定军、英武、火云三位强者,麾下加在一起,差不多三万人,而永恒,超过百位!
多年的积累,此刻在这些老牌强者身上,展露的淋漓尽致。
大量的强者,开始吸收那些五行之力。
尤其是火云侯这边,那火月,力量不断攀升。
一眨眼,轰隆一声!
大道之力瞬间强大起来,一股属于合道的气息,眨眼间升腾而起!
而此刻,英武将军叹息一声。
可惜了!
不可惜别人,可惜云水侯,云水若是在,此刻,云水一定有希望晋级天王,而且云水侯麾下,大多都是修炼水行一道的,也许也能诞生大量水行强者。
晋级合道,并非是梦想。
英武将军觉得太可惜了,但是,这也是云水自己的选择。
而火云侯,笑的嘴巴都快裂开了。
爽啊!
老子麾下,也出合道了。
他哈哈大笑:“火月,加把劲,继续吸!还有火烈、火爆……你们几个,给老子吸,别便宜了五行族,五行族的家伙进入不了合道,咱们冲啊!”
他兴奋无比,而万天圣见他一个劲地吼叫,怒道:“闭嘴!火云,你多感悟火行之道,此刻是你唯一晋级天尊的机会!”
这老东西,废话怎么这么多!
快他么吸,感悟大道之力。
火云侯上次晋级了天王,这次若是运气好,没了肉身干扰,多感悟一下大道,也许能进入天尊的,火行道必然是可以晋级天尊的。
这种基础大道,都很强,不是大周王那种小道,哪怕修炼到了巅峰,也未必能成天王。
火月这些人,都有些茫然。
不过,见火云侯乖乖地去感悟大道了,众人有些异样,也都不吭声,默默去吸收力量。
为何觉得,自家老大在这地位不高?
这是哪?
下界吗?
下界哪来的这么多规则之力,真古怪。
一位位火行强者,不断强大,而虚空中,再次浮现金道之力,这一刻,不少人欢喜,万天圣也是喜形于色:“快,战者也可感悟,兵器皆为金道!金道,攻伐之道!”
这道,哪怕大家不修,不是专修,也可感悟!
攻伐之道,哪个修者还没接触过?
万天圣脸上露出喜色,没想到,开口子居然是这样的,这要是隔山差五地开一个……那岂不是……都发达了?
“发财了啊!”
“苏宇会开口子,那三天开一次,每次都是大家徜徉在规则之力中,感悟各种精纯的规则大道,这堆也能堆出天尊了啊!”
万天圣想着这些,有些古怪,人皇既然能开,当年怎么不多开一些?
三天开那么一次,人族不说规则之主,起码合道能出一大堆吧?
……
而这一刻的苏宇,不知道万天圣所想。
不然,他得骂死老万。
去你的吧。
五行之道,都没开完,苏宇已经脸色惨白,四周,文明志也好,星宇印也好,都在疯狂颤抖!
压力太大了!
随着他磨断了一些壁垒之道,四周,各种力量朝他涌入,苏宇自己也吸收了大量规则之力,此刻,有点要爆炸的感觉。
“好热!”
“好冷!”
“好痛!”
“啊,我石化了!”
“……”
反正没人,苏宇不断吼着,大骂着。
老子下次再也不开口子了,这口子一开,各种大道都要经过之力,才会渗透出去,千刀万剐的意思啊。
这开口子,开一次,就要了老命了。
“我开的还算弱,开的还算小……”
“当年人皇开那么大的口子,那么多大道之力涌入,人皇肯定也在疯狂惨叫!”
苏宇自己安慰着自己,不丢人!
肯定不止我如此,人皇当年在没人看到的地方,一定也在惨呼,我开这么小,你开那么大,哪怕你强,你也得哭。
“这是我们开天者的秘密,大家都不会泄露的,嗯,一定的!”
苏宇被火烧的都快哭了,一会又被水冻的化为了冰棍,一会又被木之力救援救的呻吟不止,太爽了,一会又被金道之力冲击的五脏六腑都破碎了!
痛哭流涕!
反正没人看到,这有啥啊。
这一定是大家的秘密,人皇不说,死灵大道主人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
大道,被他一道道磨断。
每磨断一种,都会给苏宇带来一种特殊得感受。
比如磨断了魔道之力,苏宇化身魔头,桀桀怪笑。
磨断了仙道,苏宇仙风道骨,虽然一边流泪一边痛哭,依旧仙气凛然。
此刻的苏宇,真正意义上,去接触各种大道之力,也让他更多了几分感受。
不同的大道,带来了不同的体验。
好像角色扮演一般,此刻的苏宇,化为千面人,有些癫狂,有些狂热。

local_offerevent_note 14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