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13i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爛柯棋緣討論-第816章 渡洪海徵黑荒展示-my6q5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
比起天启盟和黑荒妖魔的目的明确,正道这边其实最开始还没有察觉到什么,只是有天启盟的长须翁在,哪怕天机被搅乱了,也还是能从很多方面察觉到异常,通过拼凑各地的气数变化,推导出妖魔气数呈现下降趋势。
但这只是明面上的推算,实际上放眼天禹洲各处,妖魔气焰反而有种越来越嚣张的趋势,有时候甚至到了猖狂的地步。
从某种程度上说,此刻的正邪之战是天禹洲之乱开始之后最为激烈的时刻,依然不断有新的妖魔来天禹洲,天启盟和黑荒一些强大的妖魔则已经知道该退了,所以在进行最后的狂欢,更是想方设法满足欲望也会成片将能得手的凡人都掳走。
所谓伤亡永远是对于在意伤亡的人而言的,人们失去亲人会痛苦,一国失去太多百姓会苦恼,仙修之中有同门陨落也会伤心,但对于那些妖王而言,得想尽办法在这段时间换取利益,毕竟妖魔黑荒有的是。
此时此刻,计缘的法云正向着天禹洲南方急行,凭感觉寻找老乞丐的所在,实际计缘同老乞丐一样缘法不浅,也并不难找。
计缘几乎是以直线剑遁穿行,一昼夜不到就已经接近老乞丐所在的方位,此刻他法云所过,能见到远方狂野的天地元气还处于紊乱状态,显然是有高人在片刻前以大法力施展神通。
老乞丐身边跟随着鲁小游和杨宗,他们悬浮在空中,身上仙光熠熠。
喪屍帝君
地面上最瞩目的景色是一大片焦黑,而在焦黑的土地旁不远处,就是一个规模不算小的村庄,这会村庄里的人不论男女老少,几乎全都在村长的带领下,跪在村中不断朝着空中作拜。
“神仙啊,是神仙啊!”
“神仙救了我们啊!”“多谢神仙搭救啊!”
“多谢神仙救命啊!”“谢谢神仙相救……”
“没有几位仙人我们定会葬身妖口啊!”
……
若计缘在这,从人们口中不断的感谢也不难听出之前发生了什么事,而作为被千恩万谢的目标ꓹ 老乞丐和两个徒弟的注意力则从地上转移到了天边。
“师父,有法云接近ꓹ 看着应该不是妖魔之辈,但难保妖邪变化骗人!”
鲁小游这么说一句,老乞丐却“啪”地拍了一下他的脑袋。
“哎呦ꓹ 师父你怎么打人啊?”
“什么妖邪变化骗人,那是计先生!”
老乞丐这么说一句ꓹ 露出这段时间难得见到的笑容,这种情况下看到计缘ꓹ 老乞丐也生出一种比较强的亲切感。
“计先生ꓹ 许久未见了,此前捆仙绳自去,老叫花子我就知道你可能在天禹洲了,如何到今日才来见我呢?可是怕老叫花子我人穷无财,招待不好么?”
老乞丐依然还是那么洒脱,一边带着弟子行礼,一边玩笑似地说着ꓹ 而鲁小游和杨宗则当然不敢多言,只是毕恭毕敬地行礼问候。
“计先生!”“见过计先生!”
计缘到达近处ꓹ 看了一眼大地上的焦痕和其中已经残破不堪的妖尸ꓹ 又看了一看那边拜谢中的百姓ꓹ 才对着老乞丐等人拱手郑重回礼。
“鲁老先生说笑了ꓹ 计缘岂是贪财忘义之人,此前确实到过天禹洲ꓹ 但得知一桩要紧事ꓹ 便收了捆仙绳赶紧去办了ꓹ 如今是才回天禹洲,这就立刻来找你了。”
计缘散去自身法云ꓹ 落到了老乞丐三人所在的云头,然后凑近道。
“天启盟和黑荒妖魔已经要退了,计某有要事相商,还望鲁老先生引荐天禹洲各大宗上宗话事之人,最好是掌教。”
老乞丐眉头一皱。
“果然如天机阁长须翁所料吗!带计先生见我师兄道元子倒是没问题,他也早就想认识一下计先生了,但其余各宗就不好说了,嗯,乾元宗下辖的各派各洞各岛倒是也没问题……”
计缘点了点头。
“那便立刻带计某去见道元子道友,事不宜迟,关系到天禹洲数百万失踪百姓。”
還是很想你
老乞丐眼中精光一闪,立刻催动脚下法云遁走。
“法山就在千里之外,片刻可达,在此期间,还望计先生为我老叫花子解惑。”
老乞丐虽然有时候挺喜欢打哑谜的,但却不喜欢被别人打哑谜,所以当然要先搞清楚事态。
“计缘自会讲清楚的!”
计缘应下之后,便开始讲述前一次来天禹洲之后的事情,除了一些棋子的布局之外,将一些能说的前因后果一一阐述。
在老乞丐的法云飞走的时候,下面村庄中的百姓还在不断拜着,惊呼着神仙飞走,还有人追着法云跑了一阵。
不过在计缘看来,下方的那一片片隐约产生的愿力根本无法绕上老乞丐,只是被他随意挥退,任由其消散。
仙修可以取功德,但不会要愿力束缚道心,这道理很多长辈都会教弟子,但其实这几乎是不可控的,为什么身处世间很多仙修都很低调,就是为了少粘上一些类似的事物,有因果也可能会对以后的道心产生影响。
但老乞丐此时却真的做到了毫不沾染,就这一点来说,计缘认为老乞丐的道行已经变得更高了。
……
乾元宗法山之宝暂落的位置已经就在眼前了,老乞丐驾云飞遁的速度也变得慢了下来,主要原因倒不是因为要进入法山,而是听完计缘所说实在有些惊悚了。
“计先生,你,你深入玉狐洞天,当着诸多九尾狐的面,把很可能是受伤九尾的涂思烟,给斩了?”
我的左眼能見鬼
计缘现在回想起来,也觉得自己那一幕很有逼格,想了下也还是纠正道。
“可不是当着他们的面,而是在梦中所杀,他们此前那话诓骗我,也算是自食其果,自取其辱了,怨不得计谋不给面子。”
听到计缘这话,老乞丐不由腹诽,你计缘去的时候就告诉了他们要来算账,从开始就不算是准备去给面子的吧。
不过心中念头只是一瞬,老乞丐还是很解气地赞叹一句。
“杀得好!”
说话间,下方原本隐匿的法山也有华光现象,一座仙气盎然的山峦在华光中凭空出现,展现在计缘眼前,而华光中有灵纹浮现,老乞丐的法云就这么直接飞入了其中。
收到传音,听闻计缘和老乞丐一起回来,身为乾元宗掌教的道元子也给足了面子,亲自驾云离山来迎接。
计缘打量着道元子这位真仙高人,见其头着紫金冠,身穿金丝羽衣,和老乞丐的外表大相径庭,而道元子也仔细观察着计缘,那苍色盲目和墨玉发簪皆如传闻。
春芳歇 看泉聽風
简短寒暄过后,自然是回到院中商议,法山上乾元宗的道行高深的一些高修几乎尽数到场。
妖王的嗜血毒妃
而在此之前,对于之前发生的事,也得再讲讲清楚,才好讲之后的事,只不过这一次不光是计缘说了,老乞丐的嘴也没闲下来。
“什么?计先生你挡着诸多九尾狐的面,把很可能是受伤九尾的涂思烟,给斩了?”
道元子面露惊色,反应和之前老乞丐的相差无几,就连话都几乎一模一样,让计缘不由暗叹果然是亲师兄弟。
老乞丐看到道元子的反应似乎十分满意,一副淡然的样子,抚须笑道。
“师兄此言差矣,计先生是借酒一梦,在梦里把那狐妖给杀了!那些九尾狐根本无话可说,纵然想动手,既没有理由,恐怕,也缺一些胆量了……”
乾元宗诸多修士差不多都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在旁的两个天机阁长须翁也是惊叹不已,手上的掐算也没停下,练百平更是在片刻后惊叹。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那涂思烟就是关键,其妖不死,天禹洲乱象不得解!”
计缘微微抬手,让原本准备滔滔不绝的练百平先不要说了,有些算命的,如青松道人,算出来了就极有倾诉欲,但这会练百平还是憋一下吧。
“正如我此前从妖魔口中得知涂思烟真身下落,亦用类似手段胁迫几个妖物帮忙追查,终于得出天禹洲诸多失踪百姓的去向。”
计缘话音一顿,声音也低沉了一些。
重生之武神星魁
“应当是一个人畜国,合诸多妖魔之力,将从天禹洲掳走得人饲育其中,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在整个黑荒都是夸张的数量了吧……”
“从我天禹洲掳走之人,养人为畜……”
道元子声音低沉,而在场之人也几乎个个面色难看,这不光是涂炭生灵为恶难书,更是邪魔歪道在天禹洲正修脸上诓掌。
“计某势单力孤,得此讯息恐只身难保万千百姓,遂特来找诸位相商,希望天禹洲正道这一次,能合力一处!”
一名乾元宗大真人忍不住道。
“不错,定要截住这群孽障!”
计缘摇了摇头。
小股民修仙傳 丁憶
“已然有为数不少的凡人被送入黑荒,难道弃之不顾?黑荒尚有许多类似人畜国的地方,难道也可不闻不问?”
计缘看向在场诸多仙修,似乎有不少人隐隐明白他想要说什么了。
“妖魔乱天下,致使生灵涂炭,我等正道众仙修,何不合力一处,渡洪海征黑荒,戮妖屠魔,将那黑梦灵州翻一个底朝天!”

local_offerevent_note 14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