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1rb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唐朝貴公子笔趣-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讀書-0gi0y

唐朝貴公子
小說推薦唐朝貴公子
报纸让更多人对于科举好奇起来。
毕竟从前的宣传,还只是口耳相传,可随着报纸的出现,让人们可以追踪科举的各种趣事。
从这主考官虞世南的生平,还有从前几场考试所出现的情况。
自然还有一些颇受关注的考生情况,这个时代娱乐少,似这样放在后世让人觉得乏味的事,在这个大唐,却足以让人说道个十天半个月。
榜文一放,次日新闻报便疯狂的售卖,邓健考试时的文章,以及其大抵的生平,也尽都放了出来,头版和次版,几乎都是关于此,从他悲惨的生世开始,随即是如何努力识字,接着便是如何入大学堂用功读书。
这一下子……弄得满城风雨。
颇有几分白居易诗里‘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的味道。
这说的是自从杨贵妃得到了唐明皇的宠幸,得到了无数人的羡慕,人们哀叹自己生的为何是儿子,而不是女儿。
凡事,最怕的就是榜样。
以往农夫和仆役的儿子,自然也是农夫和仆役,不会有太多人有痴心妄想。
可如今,一个邓健力压天下世族俊杰,便勾起了许多人的心思。
邓健可以,我家儿孙为何不可?
这种念头,就如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天下躁动。
原本,那陈家所发的课本,其实领的人也并不算多,毕竟真正的富户虽也晓得这课本有用,可是毕竟是免费发放的,纸张却很是低劣,印刷质量也很差,富户人家不差这点钱,宁愿去市面上买精装本。
大藥天香
而大多寻常穷苦人家,做工的时间都不够,连一日三餐都在勉强,哪有这闲心去看书?
可如今显然是不一样了ꓹ 前去大学堂索求免费课本的人,可谓是是人满为患!
人们揣着这沉甸甸的东西ꓹ 仿佛一下子,自己的儿孙们就有了指望一般,哪怕将来不似邓健那样ꓹ 高中进士第一,即便只是有机会能入学堂ꓹ 或者只是中一个秀才,那也是光宗耀祖的事了。
宫中得了榜ꓹ 李世民大悦ꓹ 随即李世民撰文,便又下旨意,择良辰要亲见众进士,吏部那里也已做好准备,要给进士们授予官职了。
按着吏部的意思,一批优秀的进士,将直接进入翰林院里ꓹ 而名列前三之人,则直接授官七品ꓹ 其余人则暂授八品ꓹ 有的入翰林ꓹ 有的进各部ꓹ 先让他们在京里磨砺一年,此后再授予实职的官ꓹ 至各部或者是天下各州补缺。
进士的前程ꓹ 是大有指望的ꓹ 尤其是那些名列前茅之人,譬如这邓健ꓹ 李世民就已钦点了,要令他入宫侍奉。
入宫侍奉可是极清贵的事,他的主要职责,就是随扈在皇帝左右,或者是皇帝批阅奏疏的时候,在一旁等候召问。
毕竟皇帝不是什么事都记得清楚,也不是什么事都懂,因而心里有什么疑问,就得有专门的人在身边随问随答。比如去年的时候,是不是哪里出现过水灾,又比如,泸州刺史是何人,此人有什么政绩。这多如牛毛的细小事,皇帝是不可能牢记的,因此,就需向待诏或者是值班侍奉的大臣询问。
惡魔少爺獨寵俏甜心 糖長老
这就要求,这随扈的大臣,必须得精通天文地理,博闻强记,要随时补充关于朝廷还有各州的讯息,甚至包括了数不清的公文往来还有旨意和奏疏,只有对这些了然于心,才可随时在皇帝询问时,对答如流。
另一方面,皇帝可能在某些拿捏不定的事上询问意见,当然……他们毕竟官职卑微,所以只是询问而已,这也必须要求,这样的大臣说话能够入情入理。
当今皇帝不是寻常人,你糊弄不到他,想要影响皇帝的想法,就必须确保自己当真有真知灼见。
这种职责的压力很大,但是极为考验人,当然,只有经历过这样考验的人,方才可称的上是朝中重臣,一方面靠近权力中枢,另一方面可以随时获得皇帝的赏识,前程是不可限量的。
当初的马周,就是值班侍奉,此后才到了东宫,成为了左春坊大学士,坊间已有传闻,将来若是太子殿下登基,马周一定能够拜相。
而邓健现在的起点,一点都不比马周当初的要低,只要中途不出大差错,那么前途也就绝不在马周之下了。
再者说了,邓健虽然出身卑微,可毕竟是陈家大学堂的得意门生,他的同窗有房玄龄和长孙无忌的儿子,其他的学弟和学兄,此次考取进士的有六十多人!
这样的身份入仕,甚至绝不会比韦家、崔家这样的大族子弟人脉差了。
毕竟,你一家一姓抱了团,可人家背后,可是一个学堂的力量。
你门生故吏再多,可人家学堂第一期、第二期,还有未来第三期源源不断的弟子如开闸潮水一般蜂拥进入朝廷。
人家就是奔着人海战术去的,压根就不跟你讲什么武德。
至于那些名落孙山之人,有的还打算继续再考,也有人心灰意冷,毕竟……这么多学兄和学弟都高中,唯独自己却是名落孙山,难免意志消沉,便索性再不考了!
不过他们本就有举人的身份,大多便留了校,在学堂里教书,或进教研组,或是进了教学组!
这科研组也是一个好去处,在这学堂里,待遇优厚,他们从前本就在此读书,所以早已习惯了学堂里的氛围,反正在此……不但有优厚的薪水,便是住房,陈家也给你准备好了,而出门在外,别人听闻你是大学堂的先生,都会格外的青睐一些。
陈正泰此刻终于长出了一口大气,第一批的生员终于出来了,于是亲自见了这一批高中的进士,好生安慰了一番,众弟子自是感恩戴德。
陈正泰倒没啰嗦,只讲了一些大家要团结之类的道理,便放了他们走。
只是,三叔公却是在外头探头探脑,等人走尽了,才高高兴兴的进来,喜滋滋的道:“方才见那些生员,一个个饱含热泪的样子,老夫真的很感动啊,他们是有良心的,现在做了官,也不会忘本。”
陈正泰边站起来,边道:“叔公说的是。”
三叔公却道:“只是……人是教出来了,往后就这般偶尔让他们来拜一拜就行了吗?”
陈正泰立即醒悟,三叔公这定是话里有话了,于是道:“怎么,三叔公有什么指教?”
“指教谈不上。”三叔公乐呵呵的道:“只是他们既入了仕,正泰你也要为他们想一想啊,这里头有不少进士,家世门第并不好,若是我们陈家不帮衬他们,他们将来在仕途上吃了亏,还能找谁?老夫思来想去,咱们既把人教了出来,就得对人负责,这就好像,你娶了媳妇进了家门,便将人搁在房里独守闺房一般……”
陈正泰:“……”
嗯,陈正泰觉得三叔公这个解释好……
三叔公咳嗽道:“所以呢,老夫觉得,该和他们每月定个日子,偶尔一起出来坐一坐,吃个便饭,或者是一起喝点酒聊聊天也是好的嘛。除此之外呢,有些事,要事先通通气,到了逢年过节,该让他们来拜见的时候,还是需来拜见。我们陈家是无所谓,可难得让他们一道来,不就是让他们同门之间,多个机会可以彼此增进同窗之谊吗?”
其实三叔公已经说的很隐晦了。
可陈正泰听到此处,却一下子身躯一震,下意识的道:“党鞭?”
“什……什么?”三叔公不解其意的看着陈正泰。
可陈正泰却奇怪的看着三叔公,不得不说,这三叔公,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啊。
國殤
所谓党鞭的概念,其实就是凝聚同党用的,毕竟人家做了官,你如何约束他们?如何确保他们能够朝着一个方向努力?
再好的关系,时间久了,也可能慢慢淡去,当初可能是志同道合的人,可过了十年二十年之后,还能继续保持初心吗?
这个时候,这个团体之中,党鞭的作用就出现了,这个叫党鞭的人,负责联络所有人,既负责将大家凝聚在一起,同时确保大家能够一致对外!
而这个人必须站在幕后,利用情感、利益和愿景等等一切东西,来保持大家的团结一致。
三叔公虽然没有挑明来说,可实际上……他想要实现的就是这么个玩意了。
要将所有入仕的人凝聚在一起,如此,将来才可众人拾柴火焰高!将更多生员推向高位,同时也可使陈家借助于此,谋取更稳固的地位。
只是……若是这样做,那么可能就牵涉到了结党的问题了。
不过……好像在大唐,结党并不是什么十恶不赦之事,最直观的就是唐朝时期的牛李党争。
可陈正泰的心里还是有些犹豫起来,当真要这样做吗?
“正泰。”三叔公似乎也看出了陈正泰的疑虑,于是很认真的看着陈正泰道:“都到了这个份上了,咱们陈家培养了这么多人才,若是对这些人放任不管,那么这些人得了你的传授,又能有什么作为呢?你不去争取的东西,别人却会争取,等到了别人占据高位时,要打压大学堂的门徒,你便是想要反击,那时也徒呼奈何了。”
“天底下,无非就是一个利字,用你的学问和希望去将人聚拢在你的身边。而后再用利益去驱使他们为之效命,将来……往私里说,陈家可以借此飞黄腾达,百世不衰。往公里说,既然你认为陈家现在做的事是对的,那么……为何不借助这些门生故吏,去实现更多你从前不敢去做的事呢?你懂……老夫的意思了吧?”
“如何联络,彼此之间又怎样驱使?”陈正泰看着三叔公。
色女當道—我是色女我怕誰
三叔公似乎早就想好了,便道:“得有一个人,专门操办这件事,每月沐休,先确保大家来拜见,而后预备一个宴会。朝中的事可私下里商议。对于陛下而言,至少现在这不是什么要紧的事,陛下本就想借助科举的进士们,来压一压世族的气焰,他们势单力薄,陈家出头,没什么不可。实在不成,这宴会之中,可多请太子出面。”
陈正泰真心佩服三叔公在这种事上的能耐了,他认真听着,心里一一记着,又道:“还有呢?”
三叔公便继续道:“得有奖惩的措施,只是暂时,这奖惩还不容易做到,先将人心拉住吧。”
陈正泰苦笑道:“这个,我再想想吧。”
陈正泰当然清楚,党争意味着什么,可实际上……当这么多大学堂的人入仕的时候,某些时候,陈家可能被推着走到那一步,毕竟……这么多的进士,他们需要前程,他们既需同窗作为人脉,也需像陈家这样的大树乘凉。
同样的道理,一旦大学堂入仕的进士越来越多,那些依靠着血缘维系的世族,难道肯甘心吗?他们要嘛加入进来,要嘛也会抱团一起,对入仕的进士采取压制的态度。
到了这个时候,其实也由不得陈家了。
三叔公这辈子,确实活的很明白,他只怕早就想清楚了这个问题。
遊戲異界體驗錄 黃美深
陈正泰发现很多时候,自己在三叔公面前,依旧还像个稚嫩的孩子一般,若不是因为有穿越者的优势,只怕连给他提鞋都不配吧。
三叔公深深的看了陈正泰一眼,而后道:“这些许的事,老夫先代为安排,你也不必急着下决心,只要人心还维系得住,等你想明白了,到时也不过是一句话的事。你放心,老夫其他的事未必能办好,可和人打交道,这是再擅长不过的事了,只是……老夫不能一个人来,得再派一个副手,老夫老啦,随时可能归西,将来这些事,还得让青壮的干,不如……就让你的父亲致仕吧,他对官场并不热衷,索性就让他回到家里来,老夫来掌舵,他来办细务,将来老夫老的动得不了时,再让你爹来执掌,届时也就不会有什么影响了。”
…………
異世之瀟灑走一回
求支持,月票啥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