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5ou都市言情小說 仙宮 打眼-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 一切的淵源鑒賞-z01o5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随后两方派系便各自准备,不过在这样的立场相驳之下另一方还是出了一些力来制作那能寻找的器物。
“这万物轮回珠便由此出现。”
祖國的狙擊手 火樹
原来那物品叫万物轮回珠,叶天这么久终于知道了珠子的名号。
但是其实在漆黑生物出现的时候,这颗珠子就已经出去寻觅了,但是还是找了数个纪元,穿梭了一个又一个的时间断层,这才寻找到叶天,此时万物轮回珠也已经有些油尽灯枯了。
这也导致叶天当时在此界的时候被抛在了星球边荒,不过那处枯辰星是本就准备让叶天要前往的。
“我们本想是让你适应了此界的修炼功法之后,达到一定的层次再帮你推到重头再来,不过出了差错,以至于你一开始便修炼了般若虚空经。”
这般若虚空经是集大成一体的神秘经法,那日与语言一同出现,不过除了叶天此人之外的其他所有人都无法修炼这功法,或许去冥冥之中注定的一般,还是回到了叶天身上。
“此经有诸多神秘,我们也未能探究分毫,需要你自己发现。”
讲到这里,那老者的身影有些虚浮,看来是珠子的力量不支持他投影这么久了。
五太修仙錄 高原流浪客
“你的命运只有你自己才能前往,我们是无法帮助也不能帮助你的,只能像如此一般给你一些建议。”
“回归最后路途上会有万千的选择,每一个选择的结果都不同,希望你能好好选择,达成目标。”
“时间长河是贯通的,如果不能阻止的话历史皆被葬下,诸天万界都是陪葬。”
老人说完三句话之后凭空消失了,只剩下那颗珠子出现,慢慢飘浮在叶天的手上。
随后叶天的现实身躯也是同时醒转了过来。
此时远处的地平线已经亮起了清晨的第一缕光,慢慢扩散到半片天空。
冠軍之路
不朽道果
枯月也是一晚没睡守在叶天的身旁,他突然发生这样的情况枯月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敢去叫人帮忙,只是守在身边。
这一梦可以说是让叶天的底牌增强了许多,他现在已经是永恒城石碑的主人了,现在不该叫永恒城石碑,应该是登云封神榜。
登云封神榜这宝物倒是强劲,如果不是因为叶天先被器灵认为主人的话,以叶天现在的实力是万万不能掌控它的。
他心神一动ꓹ 登云封神榜便出现在了他手中。
封神榜上有无数的奇珍功法,有攻伐绝技ꓹ 有修炼秘书,有让实力增强一个大阶段的秘法,也有无敌的防御术
能借助那些前辈天才修士们在上面留下的气息ꓹ 再复制一个能存活数个时辰的虚影,在某些时候可以帮助叶天一起进攻ꓹ 这样叶天也不算是孤军奋战了,不用担心身边的人实力不足无法保护。
不过最大的奇用还是镇压之效ꓹ 这封神榜也算是集了所有河畔修士的大成ꓹ 能镇压一段时间长河,让这段长河被禁锢。
只不过以叶天现在的实力,也只能堪堪查阅一些前人的修炼功法而已,除此之外都做不了。
梟寵狂妃
而那万物轮回珠则是更逆天,可以毁灭一段时间长河,与石碑的效用相互对应,一个镇压一个毁灭。
不过轮回珠也是需要无上的修为作支撑ꓹ 才能催动此物。
“叔叔,你昨晚突然就睡着了ꓹ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ꓹ 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呢”枯月有些后怕的说道ꓹ 方才叶天醒过来这才让她宽了宽心。
“叔叔没事ꓹ 谢谢你昨晚一直守在叔叔身边。”叶天笑着摸了摸枯月的头,现在的他倒不是很担心在进入深渊之前会出现什么意外了ꓹ 有了多个底牌更有保证叶天在面对那些生物出现的时候能较量一二。
随后二人一直在屋中静静的修炼ꓹ 直到鬼鲛敲门才有所反应。
“叶兄ꓹ 据说那城中石碑处出现了万古第一,你有没有兴趣与我一同前去看一看?”
原来是因为昨晚的事情ꓹ 不过叶天以为在场的修士不多,没想到居然传的这么快。
“鬼兄,我今日有其他的事情,况且这个第一对我来说没有什么吸引力。”叶天稍加思索拒绝了他,方才他发现这珠子中的空间可以将封神榜复制的人传送进去,叶天正巧因为没人练手而苦恼修炼的停滞呢,此时倒是正好解决。
那鬼鲛见叶天拒绝了也是直接离开,叶天也把枯月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告知她修炼进入到了关键的时候,现在不适合打扰他,也不要将他昨晚去石碑尝试的消息告诉别人。
接下来的两日时间,叶天一直呆在屋中与那石碑复制出来的天才搏斗。
封神榜上记载的修士气息大多是前一千万之数,其中不乏绝顶的修士,哪怕叶天身为同境界实力第一人,也是陷入了一场又一场的苦战。
与常人不同,叶天的虚空之力施展之后是不能用盘坐修炼来回复的,不过叶天也是有心尽量多控制一部分虚空之力,用最少的法力发挥出最大的能量。
不过这二日的时间也快,眨眼便过去了,叶天对虚空之力的理解也是更上了一层档次。
如果不是即将进入到实光深渊之中,叶天断然是不会停下的。
不过还好在这永恒城中是不需要专门前往哪一出去传送的,只要待在房中这传送的阵法是可以直接出现在修士们的脚下的。
这次却不像之前那样,站在一起之后就可以在抱团在同一个区域中前往,而是分散到传送通道的每一个位置。
可以说有关机缘的争夺从传送入虚空通道时便开始了。
时辰一到,叶天的脚下便出现了浮现奇异光芒的传送阵,眼前一黑便被传送到了虚空通道之中。
之前一直紧抱着他的胳膊的枯月也是消失,叶天的身边多了许多不熟悉的面孔。
只是在前方的身影变的拥挤了起来,好像是有什么人直接在通道中开始了搏杀。
“那是什么!”
刹那间,通道的多处好像是被撕裂开了口子一般,从中爬出了一些漆黑的生物。
其他的修士未曾见过,叶天确实对他一点都不陌生,那就是漆黑生物,覆灭的源头所产下的侵略世间的士兵。
那漆黑生物的实力并不高强,最先出来的几只很快就被修士们所屠杀了,但是此后有无尽的漆黑生物鱼贯而出,开始以人数屠杀那修士,甚至其中不乏实力高强的存在。
诸多修士见情况不妙,加快了传送速度。
这传送通道为了保护修士们的安全,由多个宇境的高手出手稳固,没想到此时却成了牢笼一般。
修士们除了往前再也没有其他的办法可以逃脱,那些实力并不是很强的修士们纷纷落在了后头,被漆黑生物所追杀。
叶天则是在那通道中丝毫未动,眼神紧紧盯着那些漆黑生物。
他想等,等所有的修士们都往前跑了之后再出手解决他们。
虽然那些漆黑生物的数量极多,但是速度并不快,七八成的修士都借由自己的功法向前方冲去了。
叶天这才飞到前方的某个位置,站定在虚空之中。
“此路不通!”
这是最好的机会,能让继续为更上一个层次的机会!
叶天一直在找可以一直搏杀挥霍虚空之力又能源源不断补充的地方,苦思之后依旧想不出来,没想到最好的地方便是在这传送通道之中!
那些生物听到叶天的声音先是停滞了一下,随后都调转了目标往叶天处冲去。
“那是,叶天!”
“他为什么还不跑!”
此时赵家的三兄妹也是看到了叶天,他们赵家和卫家的人马都已经聚集了起来,准备一同抱团,此时却看到叶天以一夫当关之势挡在了后头,在那大杀四方!
“他要做什么。”赵娴眨了眨眼睛疑惑,但是旁边的卫龙却拉着她一直往前,毕竟这传送通道中危险了许多,一个不留神落在了后头可能就死在那些漆黑生物的手中了
赵娴最后看了叶天一眼,她想着可能此人之后再也见不到了,家中的任务估计也完成不了了。
執神之手,將神拖走 暖光點點
枯月则是被鬼鲛一起带走,那鬼鲛看着叶天,嘴角划起了微妙的弧度。
“叶兄果然不同寻常。”

一个月,三个月。
叶天一刻不停的搏杀这么久了,哪怕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叶天也未显疲惫,反而是愈战愈勇。
不过那些漆黑生物就像连绵不绝一般,从哪些通道的出现从来没有停滞半分,反而越来越快。
六个月,一年。
叶天搏杀了一年了。
私藏億萬嬌妻 江染
这一年的时间里,叶天的名字已经差不多消失在了实光深渊之中那些熟人的嘴里,通道中如此严峻,连实光深渊中也是不逞多让。
而叶天的虚空脉也是又一次有所突破,实力增长的愈发迅速。
一年半。
叶天的虚空脉连最后一丝一毫都充满了,那虚空脉隐隐的发出亮光,开启了质变。
末法時代之三生石
叶天也是感受到这样的变化,身躯一阵将所有的虚空之力溢出进攻,让通道中的那些漆黑生物出现了真空般的断层。
此次修炼的目的达到了,叶天也是不想在此久留。
一年半丝毫不停歇的屠杀,那些漆黑生物终于在最后一个月暂缓了出现,好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一般开始往回跑,变成了叶天在传送通道中追杀他们。
他盘坐在通道中回复虚空之力,体内的虚空脉也是经由了质变之后起了变化。
虚空之力变成覆盖在了他的全身,连他的心脏都覆盖了一部分。
这之后叶天也不需要借由传送通道来修炼了,虚空脉已经在他的身上埋下了种子,一刻不停的制造着虚空之力,不过并不多,和叶天之前的速度一样。
般若虚空经上也翻开了新的一页,上面描述的是将人体最重要器官,心脏转变为虚空心脏,便可以源源不断的产生虚空之力,以自身为虚空便不用手环境的制约了。
在此的修炼也差不多到了尾声,叶天睁开双眼。
是时候去实光深渊中闯荡一番了。

算算修士们进入到实光深渊中也已经有一年半载了,一开始的那些漆黑生物本以为只是在传送通道中兴风作浪,没想到居然跟到了实光深渊中。
诸多修士还没准备好就葬身了,死伤差不多有百万之多。
不过后来不知为何漆黑生物出现的少了,这才让修士们喘了口气,稳下心境去探索着实光深渊的神秘。
冷帝魅寵:馴養神醫俏萌妃
这一年中实光深渊的多个地界也是被修士们都发掘了一遍,最中心的深渊倒是久久不曾打开。
不过还好,其他几个大陆的神秘程度足够修士们去探索了。
赵娴也是,呆在了其中一个冰川大陆。
先前这冰川大陆中曾经传出消息,有宇境高手陨落后葬身此处,在此留下了一个秘境。
这一遭也是有诸多的修士们前来想分上一杯羹。
鬼宗三兄妹也早已分开了,他们的实力和赵家以及卫家不是争夺同一个层次的机缘的,他们寻找的是这虚空通道中一些本源产生的奇物以供修炼。
虽然时不时会有漆黑生物出现袭击修士,但是以他们的境界对付几十数百的漆黑生物倒是游刃有余。
“秘境要打开了!”
诸多修士在这里守候了许久,为的就是能在这秘境开启的第一时间冲进去争夺机缘。
那笼罩着秘境的灰白色禁制开始变的透明,但是里面的景色不像他们判断的那样是一处钟灵秀气之地,反而笼罩着一片死寂。
論狗頭人如何種田
“那是…虎煞星辰草,怎么都干枯了!”前方的修士有人眼尖观察到了下方的景象。
不过这样的景象倒是没有阻拦住修士们的热情,当禁制消失的刹那,他们早早准备好冲了进去。
于此同时,秘境深处如同潮水一般涌出了黑色的液体,那些最先闯进去得修士们一时躲闪不及,被黑色的液体渐渐侵蚀发出了哀嚎。
一个呼吸后就没了声响,这样的突发情况使得后方的那些修士们都停下了脚步,不敢再往里面冲。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