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仕凱:戴姆勒將堅定不移拓展本土化佈局

唐仕凱:戴姆勒將堅定不移拓展本土化佈局

(原標題:唐仕凱:中國是最具活力市場,戴姆勒將堅定不移拓展本土化佈局)

梅賽德斯-奔馳最近宣佈全新戰略,將加速在電力驅動和汽車軟件等領域的發展。圖爲VISION EQS概念車。

對全球而言,今年是特殊的一年,年初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深刻改變了全球汽車產業格局。而作爲疫情發生以來第一個恢復增長的主要經濟體,中國不僅成爲支撐全球汽車市場的中堅力量,更成爲全球汽車產業的“避風港”。

“我深信,中國汽車產業將迎來更加繁榮的未來”,戴姆勒股份公司董事會成員、負責大中華區業務的唐仕凱(Hubertus Troska)表示,得益於中國積極有效的防疫措施和整個社會的齊心抗疫,中國汽車產業實現了穩步的強勁復甦,同時中國長期堅持的擴大對外開放的國策令人備受鼓舞,戴姆勒將繼續堅定地擴大在中國市場的投入,與中國共謀發展。

未來5-10年中國一定是增長最爲強勁的市場之一,將投入更多資源共謀發展

Q:自2012年來中國工作,你經歷了部分“十二五”時期和“十三五”時期發展的全程。在此期間,你最深刻的印象是什麼?從業務上講,在“十三五”時期中,戴姆勒和梅賽德斯-奔馳發生的最大改變是什麼?

珠江花城 在售 預估300萬元/套起售(2020-11-12 06:15:50)

唐仕凱:首先,我很慶幸在過去的8年中,見證了中國市場的偉大。在這裏,有着我們全球最年輕的客戶羣體。在過往的8年中,戴姆勒及梅賽德斯-奔馳不僅不斷加強對中國市場的認知和了解,更與本土人才一道,深入地對市場進行洞察,更多地傾聽客戶的聲音,從而也更加了解市場的需求。我們的車主平均年齡36歲,他們讓我們每天都有新的洞見,每天都在學習新知識。只有傾聽客戶的聲音,才能給他們提供一流的產品和服務。

來中國這8年來,我高度重視與合作伙伴深化合作、實現共贏。在過去幾年中,戴姆勒和合作夥伴共同努力、攜手發展。我對我們的合作伙伴心懷感激,我們在華業務的順利發展離不開與他們的互信友好合作。

同時,在整個中國汽車產業的轉型升級過程中,來自政府的指導和支持對我們頗有助益。對我個人而言,我非常感激在中國工作和生活的這8年。很高興我的合同已經再次延期,可以在中國再“戰”5年。

Q:“十四五”規劃建議強調中國將來在全球要成爲製造強國、交通強國,同時也承諾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未來五年,戴姆勒期待在中國的發展中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唐仕凱:在中國的這些年,讓我更加了解五年規劃對中國發展以及企業經營的指導意義。

最近,我也在密切關注中國關於“十四五”規劃的建議。“十四五”規劃不僅讓我們看到中國未來五年更清晰、更明確的發展方向,同時也進一步增強了我們對中國業務的信心。中國將持續引領全球經濟增長,當然也包括汽車行業。

近期,我與戴姆勒董事會、監事會的成員們共同探討了中國在戴姆勒未來發展中的戰略意義,大家達成了高度一致。在未來5-10年裏,中國一定是增長最爲強勁的市場之一。戴姆勒將會把更多資源投入中國市場,加大在中國的投資,繼續強化本土研發。我們希望,戴姆勒在華髮展能爲中國汽車行業乃至整個經濟的發展做出貢獻。

Q:你已經在中國工作8年,對其他外資企業,你最想分享的經驗是怎樣的?今年中國提出“國內循環爲主體的雙循環格局”,在新形勢下,你對外資企業在中國的發展有怎樣的看法?

唐仕凱:我曾經在5個國家工作過,中國是我工作時間最長的市場,但每天都在學習新事物。如果說分享經驗,我覺得最重要的是尊重中國、尊重市場、尊重客戶,時刻保持虛懷若谷,並不斷學習市場的趨勢和客戶的需求。

當下,整個世界存在諸多不確定性,但我們看到中國發展充滿了潛力。作爲外資企業,我們致力於充分藉助中國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的時機,擴大與中國夥伴們的合作,更好地瞭解客戶,並且持續不斷地爲客戶提供更卓越的產品和服務。對於戴姆勒而言,我們還致力於培養更多的本土人才,爲年輕人提供更多的發展機會。與本土夥伴的合作、培養本土人才、深化國際合作都是外資企業在華髮展非常重要的課題。

中國市場佔戴姆勒全球銷量的30%,將堅定不移推動本土化

Q:中國市場對戴姆勒的意義是怎樣的?

唐仕凱:衡量市場重要性最直觀的方法是銷量佔比以及未來銷售的潛力。到目前爲止,中國汽車銷量佔我們全球市場的30%左右,未來一定會有更大的增長。中國客戶是我們全球市場中最年輕、最前沿的客戶羣體,他們對數字化新技術的需求十分強烈,也給我們帶來了很多靈感和啓發。

專題調研組:完善住房公積金制度要滿足繳存人住房消費需求,維護繳存人權益

我們不僅致力於在中國實現增長,也致力於爲中國的發展持續貢獻力量,這個過程中我們勢必會有更多的投入。未來,我們對於中國市場將進行更多的的資源投入和佈局。戴姆勒中國研發技術中心將在明年投入運營,進一步強化研發實力,爲未來業務增長賦能。

與此同時,我們將培養更多的工程師、繼續加大對本土人才的投入。在新能源領域,我們將繼續深化與中國合作伙伴和供應商的合作。例如,戴姆勒和吉利控股成立了smart品牌全球合資公司,雙方將在中國生產smart下一代車型並在全球市場銷售,這也體現了我們與中國共同增長的目標。

Q:戴姆勒下一步計劃如何深化在中國市場的本土化?

李克強對全國冬春農田水利暨高標準農田建設電視電話會議作出重要批示

唐仕凱:毫無疑問,中國是全球最具活力的市場,有着莫大的增長潛力。在當下的非常時期,中國經濟愈發顯現其堅韌。

今年一季度,包括中國汽車行業在內的很多行業都受到了疫情的影響。但第二季度,隨着復工復產繼續穩步推進,形勢不斷轉好。在三季度,梅賽德斯-奔馳品牌在華銷量增長了23%,1-9月累計銷量則增長超過8%,整個汽車市場逐步恢復了活力。與此同時,中國豪華車市場也呈現出較好的增長態勢,這也讓我們看到,中國人民對於經濟和未來發展抱有信心。

正如戴姆勒全球CEO康林松所說,中國將是今後十年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戴姆勒將堅定不移地繼續加大對中國市場的投入,在引入更多車型的同時,也會將更多車型投入本土化生產。

Q:你對今年的豪華車市場,尤其是中國豪華車市場怎麼看?對於今年奔馳的市場表現有何預期?

唐仕凱:在過去幾年中,中國豪華車市場的增長高於整體車市的發展,今年到目前爲止也是這樣。中國經濟的持續發展,大家對於美好生活的追求,以及汽車消費的持續升級,都爲豪華車品牌在華髮展提供了機會。

梅賽德斯-奔馳擁有豐富的產品矩陣,以滿足不同細分市場的需求,比如在新生代車型方面,我們就取得了不俗的增長。根據中汽協的數據,整體車市1-9月銷量略低於去年同期。排名前20位的豪華車品牌銷量相較去年同期增長5%,奔馳則同比增長8.3%。我們認爲中國汽車市場將會繼續迎來良性發展,我們也將以卓越的產品和服務,抓住未來市場發展給予的機會。

Q:奔馳如何判斷中國市場的未來走勢?未來五年,戴姆勒將如何在這個市場上繼續保持優勢?

唐仕凱:過去5年中,我們看到,中國轉向更注重高質量發展,這是一個非常正確的方向。考慮到中國是如此龐大的經濟體,高質量增長是經濟良性運轉的關鍵。我堅信,無論是從數字上還是從質量上,中國的發展一定會是持續的。我們也看到了中國國內市場面對疫情的韌性。經歷了4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與國際社會不斷深化合作,我們相信,未來中國在進一步擴大對外開放過程中,一定會吸引更多的投資、開展更多的合作。

對戴姆勒而言,中國也會在我們的業務中持續發揮關鍵的作用。我們會在技術創新領域持續發力,擴大本土化研發的投入。同時,我們也會持續不斷地關注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客戶需求所產生的變化。我們的目標是,能夠更好地去洞悉客戶的需求,並能夠更好地滿足這些需求。

戴姆勒中國研發技術中心預計於明年啓用。

廣州亞運會十週年紀念活動舉行

注重本土研發,加速佈局電力驅動及汽車軟件等“新四化”領域

Q:在新能源汽車領域佈局方面,奔馳是否會考慮更多的中國特色?

成都一萬達廣場陷債務風波 業主:我們的損失誰負

唐仕凱:中國不僅是最具活力的汽車市場,更是最具活力的新能源車市場,所以我們一直在這方面不斷加大投入。習近平主席近期表示,中國2060年前努力爭取實現碳中和,這是中國着力推動全球氣候治理進程的重要信號。

作爲車企,梅賽德斯-奔馳致力於到2039年實現乘用車新車型陣容的碳中和。到2030年,我們的新能源產品(包括混動和純電車型)預計將佔全球銷量的50%以上。中國作爲全球最具發展潛力的市場,將在我們的全球供應鏈中發揮越來越重要的作用。大家也看到,近期我們與寧德時代、孚能科技等企業深化了合作,以在中國乃至全球市場繼續加強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的優勢。

當然,我們的投入不僅限於供應鏈端,在研發層面,我們也更加註重在中國對研發和本土人才的投入,目前,奔馳中國研發中心已成爲戴姆勒在德國總部以外最全面的研發基地。中國在新技術、新領域都走在全球前沿,未來我們會繼續擴大在研發領域的投入,包括在同中國夥伴的合作、人才培養等各個方面。

20款加版奔馳GLE450運動時尚&國六

Q:奔馳如何看待“軟件定義汽車”這一觀點?軟件會重新定義奔馳嗎?

唐仕凱:軟件對於汽車變得越來越重要,我們也在這一領域不斷提速。近期,戴姆勒董事會主席康林松表示,未來奔馳將在電力驅動以及汽車軟件領域持續引領。我們也正在加速佈局相應領域的發展,希望能夠大步奔馳,爲客戶提供更好、更多的產品選擇。大家能夠在新一代產品中看到我們在相關領域的發展,包括前不久剛剛亮相併將於明年正式引入中國市場的全新梅賽德斯-奔馳S級(參數丨圖片)轎車;基於大型純電車型架構(EVA)平臺發佈的首款車型EQS也會在不久的將來推向市場,滿足客戶對於新產品的需求。

未來的奔馳產品,不僅保留了我們傳統的優勢,比如安全性、舒適性和精湛工藝,也可以看到我們在新興領域的優勢。

“榨茅”崩了!投資者哀嚎“賠得褲衩都沒了”

Q:在“新四化”領域佈局時,奔馳是如何選擇合作伙伴和投資方式的?最終希望在整個生態鏈上形成一個怎樣的投資佈局?

唐仕凱:我們致力於同合作伙伴們開展合作,共同推動行業轉型。在新能源汽車領域,無論是寧德時代還是孚能科技,都是我們在新能源轉型過程中非常重要的合作伙伴。

同時,戴姆勒也同國內一些軟件和自動駕駛領域的企業合作,以佈局未來。例如,在自動駕駛領域,中國的初創企業Momenta是我們重要的合作伙伴,我們也對Momenta進行了投資。從宏觀上講,我們會更加註重供應商的本土化,與中國合作伙伴們共謀發展將會越來越重要。

Q:對於中國的造車新勢力,你最讚賞的是哪些特點?

進口肥料不再一枝獨秀 前三季度累計進口量創5年來最低

唐仕凱:對我來說,印象最深刻的是中國企業的創新速度,以及他們對中國用戶的深刻了解和洞察。我每天都在學習新的東西,我們都需要深入市場、傾聽客戶的聲音,這樣才能更瞭解客戶的訴求,提供卓越的產品和服務。對我們來說,最大的任務是讓我們的企業“更中國”,進而打造更酷炫、更卓越、更安全、更先進的產品,成爲更懂客戶的品牌,是我們的目標。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