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門店關停 前途汽車謝幕倒計時

北京門店關停 前途汽車謝幕倒計時

(原標題:北京門店關停,前途汽車謝幕倒計時)

業界:金融科技助力精準普惠 長遠發展需要各方合力

首批拿到新能源造車“雙資質”,並造出高端跑車欲與特斯拉硬剛的前途汽車,正黯然落幕。

北京商報記者近日走訪發現,前途汽車資金鍊斷裂後,位於三里屯的全國首家門店已經撤出,同時位於金港汽車公園的交付中心也人去樓空。

作爲最早入市的造車新勢力之一,由於產品定位過高、融資受阻等問題,唯一量產車型K50推出不到兩年,前途汽車便接連“爆雷”。隨着市場變化和政策調整,新能源汽車市場已經由藍海變爲紅海,在資金承壓、線下門店收縮局面下,前途汽車前路未卜。

位於三里屯北街的前途汽車首家體驗店已經撤出。

門店人去樓空

林美照身體頻亮紅燈 坦言有意辦生前告別儀式

2018年4月20日,前途汽車首家體驗店落戶寸土寸金的三里屯北街,時隔兩年多,隨着前途汽車問題纏身,該店已悄然撤出。北京商報記者發現,此前爲方便過往消費者直觀看到展車而設計的落地櫥窗已貼上磨砂貼膜,店內精緻裝修也被剷平,露出光禿禿的水泥牆。

據瞭解,這家名爲“前途·驛”的前途汽車首家體驗店,得益於三里屯核心地段的高客流優勢,開業以來一直被認爲是前途汽車的集客利器。對於店面撤出原因,一位前途汽車官方客服僅表示“撤了”,其他避而不談。

店面已貼上磨砂圍擋。

事實上,除“前途·驛”,前途汽車位於金港汽車公園的體驗店及交付中心也已撤出。北京商報記者在現場看到,該店大門緊閉,店內仍擺放着K50展車,落地窗上已貼上招商標語,店外一輛落滿灰塵、車輪沒氣的試駕車停放在門口。該店面房東對記者表示,2018年與前途汽車簽訂租賃合同,去年該店開業,不過近日已解約,正在招商。

前途汽車官網顯示,2018年起,前途汽車開始在北京、上海、廣州以及蘇州、成都開設線下直營體驗店,並開啓擴張模式。其中,北京設立兩家門店,一家位於三里屯太古裏,一家位於金港汽車園區,隨着兩家店相繼撤出,意味着前途汽車已撤出北京市場。

同時,一位上海華府天地前途汽車體驗店工作人員對北京商報記者表示,目前上海也僅剩一家前途汽車直營店,而位於閔行區的門店也已關閉。

視頻-李春江連爆粗口+拍戰術板 怒批隊員不防守

賣車難成本高

“撤店是因爲前途汽車無法支付房租。”上述店面房東直言,當初雙方簽訂10年店面租賃合同,展廳面積4300平方米,一年租金約500萬元,但合同執行第二年前途汽車便開始拖欠房租。“今年拖欠半年多,後來雙方解約了。”他表示。

汽車行業專家顏景輝表示,直營店租金、服務中心及人員薪酬等營銷支出持續高位,是造車新勢力車企高成本的來源之一。據統計,造車新勢力企業營銷支出佔營收比例超20%,傳統車企則僅爲10%左右。


五大趨勢讀懂科技發展方向

洗碗機好用嗎?你家的洗碗機該升級了!

前途汽車金港公園體驗中心已經關停。

規範研究生導師指導行爲刻不容緩

前途汽車官網顯示,此前前途汽車共在線下開設9家門店,其中一部分選擇在一二線城市的高端商圈,希望藉助高端商場人羣定位及較大客流量提升品牌形象和認知度。然而,不同於傳統車企的經銷商模式,選擇直營店模式意味着所有展廳的裝修開銷及人員成本均由企業負擔,在一定程度上也給企業造成成本壓力。“前途汽車金港體驗店裝修花費達1200萬元,比一年租金都高。”上述店面房東透露。

不過,前期高成本投入並未讓前途汽車獲得相應回報。2018年8月8日,前途汽車首款車型前途K50(參數丨圖片)在蘇州生產基地正式上市,該車型定位純電動雙門雙座跑車,綜合工況續航里程爲365公里,售價高達75.43萬元,補貼後售價也達68.68萬元。

佈滿灰塵的前途K50。

上市後,K50因市場定位和定價太高,目標人羣又太小,並未讓前途汽車迅速打開市場,該車型遭遇滯銷。一位金港汽車公園工作人員表示:“前途汽車店內很少有人光顧,K50售價太高。”數據顯示,上市後K50累計銷量不足200輛。

盜車嫌疑人落網後稱試駕不小心開遠了:離4S店已兩百多公里

實際上,用超跑樹立品牌想象,前途並不是第一家,此前特斯拉也曾規劃該發展路徑,不過因市場小衆電動跑車很難作出亮點,因此在後期推出更務實車型,但顯然以特斯拉爲目標的前途並沒有吸取教訓。此前,有消息稱,前途線下門店爲清理庫存,K50曾被28萬元低價售出。對此,一位前途汽車體驗店工作人員表示,曾有一批車型因爲特殊原因降價銷售,但目前沒有任何優惠,訂車時間也不能保證。

顏景輝表示:“不同於傳統車企由經銷商承擔部分銷售成本,直營店由廠家負擔,在品牌達到宣傳效果後,此前搭建的實體店如果在效益上達不到要求,廠家持續投入將使成本激增。”

全年新增減稅降費將超2.5萬億元

融資遇困資金鍊斷裂

前途K50的銷量不僅追不上線下門店的“燒錢”速度,也把前途汽車的節奏完全拖垮。

事實上,走到退出一線市場的前途汽車也曾有過高光時刻。當其他造車新勢力車企還在爲資質而發愁、還在展示PPT向資本市場“講故事”時,前途汽車便獲得發改委和工信部“雙資質”並推出首款車型。如今,不僅線下門店接連關閉,前途汽車也正經歷至暗時刻。

北京商報記者瞭解到,在“造血”能力不足情況下,前途汽車資金鍊斷裂。據瞭解,前途汽車母公司長城華冠成立於2003年,2015年9月正式登陸新三板,成爲新三板新能源第一股。去年4月19日,長城華冠宣佈退出新三板,長城華冠的持續虧損同時加劇了前途汽車的困境。

豐田擬不再生產“皇冠”轎車 70年曆史或將落幕

前途汽車交付中心大門緊閉。

積極探索 對外合作再升級

數據顯示,從2015年上市到2018年底在新三板掛牌期間,長城華冠歸屬於掛牌公司股東淨利潤虧損逐年擴大,分別爲-2200萬元、-9800萬元、-2.26億元、-6.06億元。據統計,自登陸新三板後,長城華冠成功募資5次,合計募集資金21.2億元。有消息稱,長城華冠用於造車的20億元資金已經於去年9月全部用完。去年,前途汽車董事長陸羣表示:“原計劃在8月和9月能分批到位的融資款,因爲一些原因需要延期到賬。”據瞭解,上述融資款項金額高達10億元,原計劃最晚於去年11月到賬,如今卻一拖再拖。

造車資金緊張局面下,前途汽車也開始進行人員縮減。據瞭解,去年7月起,前途汽車率先停發A、B、C三個級別的員工工資。截至目前,前途汽車及母公司長城華冠共推出三份離職結清協議書。據瞭解,長城華冠及旗下子公司(含前途汽車)從去年開始大量擴招,人數從原來的600餘人迅速擴張至2000多人。有報道稱,截至今年4月3日,長城華冠微信大羣內員工剩餘不足1440人。在曝出公司欠薪後,陸羣也被法院實行限制消費令。

業內人士表示,造車非常燒錢,長城華冠的融資全部投入造車,但推出的車型發展路徑失誤,讓企業錯失前期優勢,造成如今的局面。

三星推出首款5nm工藝芯片Exynos 1080,vivo將首發

不過,前途汽車並沒有放棄造車,根據企業規劃將在明年交付第二款量產車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祕書長崔東樹表示,在融資困難的情況下,第二款車的研發勢必還要繼續燒錢,前途汽車的資金能否支撐還很難說。即便第二款車型推出,但現在渠道收縮後沒辦法很好地推廣,產品推出後對企業促進作用也不會很大。

針對融資情況以及第二款新車的進展,北京商報記者聯繫前途汽車相關負責人,但截至發稿,並未得到回覆。北京商報記者 劉洋 劉曉夢


該給網絡算命算一算“法律命”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