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1bk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渾沌記 愛下-982 碧沙鐵拳摧堅壁,飛雪神女持寒碑讀書-8m6ts

渾沌記
小說推薦渾沌記
(982 碧沙铁拳摧坚壁,飞雪神女持寒碑)
(特别提示:还有不少读者把推荐票投给了这本书:(强烈建议投我的新书啊。如果新书又双叒叕签不了约,我这三年的努力可就完全白费了!不管你喜不喜欢这书名,请搜索《我能修复一切BUG》帮我投票!)
枯木荣眼中闪过一丝奇异的幽芒。其实他说的话是否符合事实并不重要。即便是同样的事实,也可以有完全不同的解读。
他所使的是从体内寄生的那几头梦貉那学来的一个神通,名为潜想默换。
这一招可以用少量神魂之力悄无声息地替换掉对方的一个想法,中招的人甚至根本察觉不了对方动用了神通。
但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必须设法引动对方的某种负面的情绪。心神坚定的人是不可能中招的。所以枯木荣每一句都切到这位槐长老的痛处。
“那你说应该如何办?”槐盛问。
“这事你不用亲自过问,让巡守长老桦韧全权处理,尽量拖住木萝一些时间即可。”枯木荣的分身双目闪着异芒,压低声音说。
槐盛这人较为死板。如果让他参与诛杀树后、修改圣旨这一系列事,他只会当场翻脸杀人。
但他此时已经中了“潜想默换”,枯木荣说出一条看似无害的建议去取代他原来的决定却是没问题的。他不但不会问理由,事后都不会记得这件事。
果然槐盛只是微微一点头,便把这意思传音了回去,接下来就再也不过问了。
所以南山门的巡城卫们惶恐地呼叫了半天,最后来的是一脸冷峻的巡防长老桦韧,和浩浩荡荡一群至少五百人的木野部巡防队。
木萝这时候依然在一拳一拳地砸向山门口的防护禁制。
这禁制并不是单纯坚固的纯阳禁制,而是被填充了木系生机,坚韧得就像一团牛筋。
一拳打进去,禁制能凹陷进去一大片,力道都被卸掉了。她一收拳,禁制又恢复了原样。除非她能一拳将禁制击穿,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如果击不穿就放弃,那她也就不是木萝了。明知没有用,她依然在一拳一拳地轰击着。而且在不断轰拳的过程中,她也在琢磨这其中的关键。
她每一拳都对禁制造成了一定的破坏,只不过还没有等到下一拳,这破坏就自动修复了。
这也就等同她每一拳都是无用的。所以即便打一万拳也是一样无用。
但如果她每一拳都能给这禁制留下一点缺损,哪怕只是暂时的缺损,那这些缺损积累起来,她就迟早能打破这片禁制。
只要是暂时打破,她进入木野部也就够了。
橫刀立馬 任怨
这让她想到了她在云天城灭王家的时候,顺手得来的碧沙珠。
碧沙珠是一件血祭法宝,由很多碧色的沙粒组成,每一颗都是王氏族人的血肉祭炼而成。
旋風百草3-虹之綻 明曉溪
这些沙粒想要直接入侵木野部的门户禁制不可能,却完全可以乘着她的重拳轰击破开禁制的那一瞬间侵入进去。
所以她每轰一拳,都在拳上带了一些碧沙。当她收拳的时候,禁制立刻恢复原状,那些碧沙却被留在禁制中了。
禁制之力迅速运转,很快会将这些异物排斥出去。
大明正德秘史
但被木萝的气血之力催动的这些碧沙也都等同法宝,并非没有抵御之力。它们尚未完全被排斥出去,木萝下一拳又来到了。
这样她每一拳不再是无用功,而是每一拳都把更多的碧珠沙留在了无形的禁制中。
无形的禁制也变得有形了,因为其中渐渐多出了一条由碧沙所组成的通路。
这就轮到守城的巡城卫们着急了。
桦韧之所以能获得槐盛的看重成为巡守长老,其性格就如同顽铁。在他来看来,规矩就是规矩,能任何变通就不叫规矩了。
木野部长老会发布的禁令就是禁止任何人走陆路出入部落,这其中并没有给树后开任何例外。
如果是树皇亲来,可以当场颁下口谕废止禁令。但在此之前,他是绝对要坚守不怠的。
“你们和我一起上,如果禁制被突破,就用你们这五百条人命,把破口堵上!”
陰陽鬼廚
“死守!死守!死守!”
五百余人组成的巡防队一齐振臂高呼。这支队伍从被桦韧组建起来开始,早就在准备着能有这么一天,为木野部去死了。
……
在围观的阴阳宗弟子的欢呼中,火海中呼啸而出一股夹杂着雪片的寒风。一身素白如雪、绝世而独立的广寒神女从火海中走出了。
九玄天尊 靈小玄
她并未给欢呼的阴阳宗众人哪怕一个眼神的回应,只是冷冰冰如同雪片飘过般在虚空中飞遁而过,回夜空中如同一条悬浮的大鱼般的云海鲲洲去了。
和阴阳宗众多长老、院首、堂主一同坐镇主舱的何无极抬起头来,看着眼前这位归来的得意女徒。
“事办完了。”
南晚辞只是微微一躬身,带着寒气吐出四个字来,然后便往自己的蒲团上落座。她向来就是如此冷傲,即便对自己师父也是如此。
何无极的脖子有些生硬地转动,让无法转动的眼珠对准了她的方向。
在他眼中,这位白衣胜雪的女徒,从外表上和原来一模一样,但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他其实是能感觉得到的,那就是南晚辞的金丹三花圆满了。
这并非是有缺陷的三花的补全,而是整个金丹三花完全圆满了。
她的境界如今已经站上了凡人的巅峰。只需要汇聚生灵愿力,她便可以成就元婴。
缺陷本身就是一种代价。付出代价就有资格获取收益。一个很大很难弥补的缺陷一旦被弥补圆满,境界直接随之圆满也并不奇怪。
只不过一般人不愿意冒这么大风险走这条先亏后盈之路罢了。
但她那种冷傲的性格,恐怕是无法获得任何愿力去成仙的。
“勾诛呢?”何无极问。
“自然是在我手里。”南晚辞有点不客气地说。
“看看。”
何无极穷追问底。他不是不信任这位女徒,实在是这件事太重要了。勾诛是连菱的道侣,也是她最大的软肋。
南晚辞嘴唇微抿,眼中露出不被信任的嫌恶表情。但面前是师尊,她再傲慢也不敢怠慢,只好伸出手来,摊开掌心。
一道白色空遁光芒闪过,她掌心浮现出一尊竖立的,布满血痕的白色玉碑,正是血痕留身碑!
其他人只觉得寒气渗人,并看不见碑内的情景。只有何无极的神识得到允许进入留身碑中。
他看见一片虚影,勾诛正在与一名他幻想中的敌人继续斗法。
他这个斗法并非真实,纯粹是他在幻境中的臆想,并不消耗任何法力。即便他战胜了对手或者被对手所战胜,一切也会重头开始,无限循环。
这样勾诛就永远被困在碑中,不但不能脱身,甚至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何无极点了点头。这种方法困住勾诛,可以说他的生死完全掌控在碑主人手中,用来和连菱谈判再好不过了。
但他觉得还有一件事要确认。
“这的确是勾诛没错。但,你还是南晚辞么?”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