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c5z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深淵歸途 ptt-10 察覺相伴-gs6m7

深淵歸途
小說推薦深淵歸途
回到自己房间之后,陆凝躺在床上一时难以入眠。
手上的白环是一方面,另一方面在于今天的收获——关于之前吕屏所说的道人聚集问题。
“据传说,在这片地方即将举行的一场‘白礼’将诞生一件稀世珍宝,尤其对于修道之人多有裨益,这个风声传出之后,便吸引了很多对此有意的人前来。”
这个听起来挺像是某些仙侠小说里会出现的桥段放在如今倒也不怎么违和,尤其是陆凝的任务中明确提到了“白礼”,说明这个消息应该有一定的准确度。
只是……这应该也不是根源问题所在。陆凝更相信这是某种让这些助力聚集在周边的借口,毕竟集散地的升阶场景从来都不那么简单。想想过去的两次升阶,多重轮回的血灾,空间和人格分裂的错位魔方,真正致命的因素都不是这些一般遭遇的事件——当然也不是说这些就不致命了。
当然也有一个很明显的思路,集散地向来不会说谎话,只会进行模糊和误导。如果她之前能从一开始就注意到场景的名字,血灾——“血”所带来的灾祸,错位魔方——被错开的空间,那么这个场景或许也应该如此。
“如果你想从根源上解决问题,那么首先要知道的就是场景的根源是什么。集散地命名从来都不是无的放矢,一个名字可以最直观地概括场景。”程雾泠在“教学”中这样说过。
所以陆凝寻找的源头从来没有变过,接龙游戏。
这个接龙导致了灾厄,或者释放了灾厄,无论是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在于她必须继续参加这个接龙,以继续从中获得更多相关的信息。
太古神王
手机的聊天群里又水了一大堆信息,这群人即便不聊接龙也能找很多话题,不过主要的也就是那些活力十足的家伙。
陆凝往回翻了两页,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信息,便发信问了一句“怎么之前那一段写得那么慢?”
这个时间点正好是晚上睡前,多数人刷手机的时候,很快就有了回答。
【听雨桥驿】:有别的事情,只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就行了吧?早点晚点都可以。
【一掷千金】:哦,可是这次写得也挺慢的,我还以为睡前可以看到呢。
【11路超跑】:估计是卡文了哈哈哈!
【涌潮】:确实,社长定的字数也挺宽松的,五百字也就小学作文的程度吧?随便写写估计就够了,邓常俊你怎么用了那么久的?你那一段其实很水的。
【我是姐姐】:哈哈哈他光是想怎么写就用了三个小时!
【我是哥哥】:我写作又不怎么样,而且恐怖故事看得也少——轮到你就知道憋字数有多难了!
【Koco】:说起来到底有多少人出去调查了?要是人多的话我也想出去玩一下了ꓹ 年前没什么事,走亲戚都是年后的事。
【突破天际的蟑螂】:不是吧?你们家都不准备年货的?
【Koco】:给我爸妈送的礼就够多了……
话题很快就歪向了另外一个方向。此时滕璇也洗完澡从洗手间里出来了ꓹ 往床上一躺,长出了一口气。
“舒服多了?”
血河車 溫瑞安
“哈,好久没洗澡了。不过要是不是现在这个情况恐怕还能更舒服一些。”滕璇扭过脑袋。
“嗯……你也看到了ꓹ 这些事情都是真的。”陆凝想了想说道,“而且也认识了吕屏道长这种比较可靠的人ꓹ 我想不应该让你继续卷进来了,毕竟你只是个普通人。”
“文玥ꓹ 我是挺害怕的。说老实话ꓹ 我洗澡的时候就想了要不要因为一段过了好几年的友情惹上这种鬼怪的破事,该不该向你道别一类的。”滕璇揉了揉鼻子,“我是真想出来就和你说我明天就走的。”
“看来还有个但是。”
“嗯,但是最后出来擦脸的时候,我往镜子里看了一眼,我想起了车上的那个鬼。”滕璇用手一撑,坐起身来ꓹ “它不是只冲着你过来,也冲着我过来了。甚至车上所有人应该都被这只鬼卷入了吧?还有我看到的你手机上那个论坛里的照片和讨论ꓹ 鬼怪并不会因为我从你身边离开就不存在了。”
“这是个理由。”陆凝点点头。
青春從遇見他開始 豬寶寶萌萌噠
“那么我回去就安全了?在这至少有吕道长在ꓹ 齐眉虽然没多少本事不过还是懂一点的ꓹ 至少在这儿我能确切地知道自己被什么东西攻击了ꓹ 不至于带着无知的恐惧缩在被子里等死。”滕璇认真地说,“不是为了你ꓹ 文玥ꓹ 我说实话ꓹ 为了我自己的小命着想,我也得留在这里ꓹ 而不是回去。”
“我得和你说清楚,你在我身边遇见这种事情的几率远比你回去要高很多,而且无论是我还是吕屏道长都不可能保证时时刻刻都能照顾到所有人,你也听到他所说了,我身上的问题他很难解决。”
“如果到了时候我会跑的。”滕璇咧嘴一笑,“虽然可能跑不掉,不过我会尽可能跑。文玥,你的胆子倒是比我还大,我今天看到那些脑子几乎都不会思考了,你反倒是连那个鬼掉了什么东西都能注意到。”
陆凝是不会说比这更扯的东西她都见过的,相比之下一个还有人样的婴孩还真不算什么恐怖。
=
自从那个奇怪的接龙开始之后,闵凤就觉得自己周围开始变得怪异了许多。天性敏感多疑的她一时难以确定这究竟是不是真的有鬼,于是便给自己的叔叔打了个电话。
闵凤的叔叔是一名道士,不是那些修道炼体的道士,而是真正去学习过降妖捉怪的道士。她依稀还记得叔叔小时候用一张符治好了父亲突发的头痛,只是那只是童年时候的记忆了,如今她并不确定是否是自己记忆的混乱。
所幸叔叔还是叔叔,尽管双方之间联系较少,听到闵凤所说的情况后还是马上答应过来。
今天,叔叔就应该要到了。是爸爸开车去接的人。
闵凤有些心慌地等在家里,她看过很多鬼故事,知道很多故事的桥段都是在救星赶来之前的最后一刻鬼怪得手杀死了被害者——这种被害者一般就是用来衬托鬼的凌厉的,除了主角很难恰好得救。
可是她真的是主角吗?
黑道霸主的警花妻 轉角遇彩虹
胡思乱想当中,闵凤听到楼道里传来了脚步声,她急忙走到了门边,可是一瞬间又不敢看向猫眼。各种恐怖场景在脑海里翻来覆去,让她一时犹豫了。
“小凤,开门。”门外的人敲了敲门。
“爸?”
“嗯,我回来了,开门吧。”
闵凤没有将手伸向门把手。
“爸……你有钥匙的吧?”
“我买了些东西,现在腾不出手来,快帮爸爸开门。”
“可……可你不是接叔叔去了吗?为什么还买了很多东西?我只听到了一个人的脚步声,叔叔呢?你有没有接叔叔回来?”
“你叔叔就在后面,我们买的东西有点多……这不是过年吗?我手都酸了。”
“你可以将东西放在地上。”闵凤还是迟疑着说,“我……我……”
“你这孩子又在发什么疯,唉,我这个当爹的居然让闺女开一下门都做不到了,你……”
“你是假的。”闵凤声音发颤。
“什么?”门外的声音问道。
闵凤垂下手,手上的手机已经接通,然而门外却依然没有反应,她打给父亲的电话门外的“人”没有收到。
“你进不来对吧?”事到临头,闵凤的胆子反而大了起来,“如果你能进来,就不会让我开门了……对了,我们家每年门上都会换桃符,是爸爸找叔叔要来的,你进不了门的,必须有人给你开门才行!你是什么东西!你——”
“喂?”
这时候,手机里传来了声音,闵凤急忙拿起手机:“爸!我听到门外有个人假装成你的声音——”
汐朝 暗夜殤
“小凤,是我,叔叔。你爸在开车,你说门外有人?是人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叔……叔叔救命啊!”闵凤终于开始哭了起来,“有鬼!真的有鬼!就在房门外面!它要骗我给它开门,它要杀了我!”
“别慌,小凤,如果它能动你,就不会用这种欺骗的伎俩了,不要理它,再过五分钟我们就到家了,我倒要看看它敢不敢在门口等着。”叔叔的声音非常有自信,而闵凤也因此而稍微平静了一些。
體驗派影帝
她挂掉电话,听听门口已经没了声音,当即就坐回到了沙发上,什么都不碰,拿着手机在自己的群聊里将刚才的经历直接说了一遍。
这个世界真的有鬼,不是恐怖故事那么简单。
聽說皇上被綠了
——【上传者,短跑选手】
=
虽然闵凤在群里表示因为是写自己的故事吓得好几次没敢继续往下写,可是陆凝并不这么看。
相比于之前几个完全偏灵异类的描写来说,闵凤这一段有两个最大的不同。一是她明确写了将有鬼存在的消息公布给了群里的所有人,二是她在故事里引入了道士这个对抗势力。
这两者在故事里融入得倒是还可以,不过依然可以看得出切入部分几乎就是强行引入一个“道士叔叔”的设定,而且看起来还很强。陆凝想到了吕屏,有道士在庚午市周围出现不知道是否与此有关。
但无论如何,有一件事已经值得怀疑了,那就是……闵凤有可能是游客。在对一切尚未清楚的情况下,利用这个接龙为自己安插可能的后手总归不是一件坏事。
那么之前的几个人里有没有游客呢?这就很难确定了。
陆凝看过早上的更新之后才走进卫生间洗漱,这一轮接龙又没有轮到她,不过她已经有了一些构思,无论什么时候到了自己的轮次都可以好好试探一下。
和滕璇整理完毕之后,二人就去拜访了吕屏。
“我昨夜已经给几个认识的朋友打过了电话。”吕屏开门见山,“他们答应过来看看情况,只是……”
“需要钱?”
吕屏摇摇头:“李文玥姑娘,你所能拿出的钱财并不是他们所需要的。对我们修道之人来说,想得到金帛之物十分简单,难的是一件真正好用的法器。我也说过,现在聚集在庚午市周围的多半都是有志于那件法宝的人士,在这个诱惑之前,你身上的事情很难打动他们。”
“连这个也不行?”陆凝抬手比划了一下手指上的白环,“如果谁能弄明白,我可以将这个赠予对方。”
“难以确定。毕竟贫道无法得知此物究竟是何来历,有何功用。相比于一件珍宝法器,不知有无足够的吸引力。”
“总得试试。”
有一件事还是没能确认,陆凝如今依然处于一个“局外”的状态,她不通道术,不懂这个世界的鬼怪规则,只有一些先知先觉——集散地给的先知先觉能起多少作用还是未知数。
而且她无法学习那些能够自保的道术,虽然吕屏没明说,却也有种表示自己不会将所学随意传授的。这里的道统环境尚且保持着封闭化,作为一个外人想要学到他们的东西非常困难。
就在这时,手机连续震动了好几下,陆凝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发现是汤海瑶给自己连发了好几条短信。
【文玥,我觉得有点不对!】
【我妹妹说她今天看到水管里流出来的是红水!】
【我不太敢让他们去学校,现在已经不在店里了。】
巨星從創造營開始 進擊的鹹鴨蛋
【有什么人跟着我,不,我都不确定那是不是人!】
【我现在感觉很冷。】
陆凝急忙给汤海瑶打了电话过去,却打不通。
当故事中的人开始告知大家鬼怪真的存在的时候,现实的人也开始发觉这些鬼怪的存在了吗?还是早就蓄势待发?不过算算时间的话也差不多到时候了,她甚至已经见识过了九面婴,别得人或多或少也应该有些遭遇了。
她又试着发了短信。
【电话不通,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打不通你的电话!你能接到短信?我在庚午市,带着弟弟妹妹,我得离开这里。】
【给我你的定位,我认识能处理这种事的人,我去找你。】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