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wqa人氣玄幻小說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愛下-第二千三百五十二章 馬克西姆先至推薦-abtq9

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小說推薦哈利波特之罪惡之書
让时间重新回到当天午后,正在德国西南部边境那片山林中稍作休息的维莉发现,自己似乎已经在这儿等待了颇长的一段时间。
不过很显然,无论要等多久,她这边都是不会着急的——按照时下的情况来看,该着急的理应便是勃兰特家族与国际巫师联合会才对。
“小姐、管家先生,我们在森林东侧看到了马克西姆夫人的神符马马车。她现在应该已经进入到林中来了,我在回来报告之前,先让我的队员去为其引路了。”
遊龍戲唐
当维莉还在一边照料着植物、一边同老管家和小天狼星随口闲聊的时候,一名去往东边巡逻的小队队长急匆匆赶了过来,当面汇报了自己的最新发现。
二次元氣運系統
透視仙醫混花都
只是这本就是在预料之中的事情,听到他这么说时,并没有人为之大惊小怪。
桃花不見
“只有马克西姆夫人一人吗?”老管家见维莉没有立刻开口,便主动揽过了确认情报的职责,“还有没有其他人与她同行?”
“没有。”那名小队长立刻摇了摇头。
“好的,那你先去与队伍汇合吧!我与小姐——”说到这里,老管家扭头朝着维莉看了一眼,看到维莉微微点了下头,这才复又道,“我与小姐随后就来。”
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
对于马克西姆夫人终于赶来汇合这件事,维莉似乎不是很在意。对方抵达此处的时间不长不短,这可以说明眼下德国西部的混乱,却也在同时证明了那距离此地不远的第二战场到底是还没有达到像英国那等近乎生命禁区的可怕地步。
与其相比,维莉现在其实还是要更在意勃兰特家一些的,毕竟如今他们才是正在与入侵的活尸大军正面抵抗的一方。
“小天狼星……要一起吗?”
在打算起身之前,维莉忽然想到了就坐在不远处旁观着这一切的小天狼星,于是顺便问了一句。
亂世小民 樣樣稀松
三國旌旗
“噢,我就不了!反正最后还是要过来的,我在这里等着就行了。”
作为混进队伍里来随行的一员,小天狼星自然没有出迎的理由和必要,所以以他的性格很果断地便拒绝了。
“嗯。”
维莉点点头,随即起身跟着老管家一块儿往营地的东边了过去。
之前那小队长也说过了,他在过来之前就已经派了自己的队员去为马克西姆夫人引路,而这林子说大其实也没多大,不多一会儿人就到了。
“布洛瓦小姐……还有管家先生,你们好!这次……必须得说ꓹ 麻烦你们了。”
从东侧入口进入营地的马克西姆夫人看起来状态不是很好,或许正是因为近来战况大变ꓹ 早已准备担负起一部分责任来的她,这段时间自然是在东奔西跑不断。此刻仍坐在原地的小天狼星远远朝那边望了一眼,很快就瞥见了她那张充满了倦色的面孔。
“真是个要强的女人。”小天狼星颇有些感慨地暗自叹了口气。
现如今ꓹ 凡是对时局变化稍有了解的人就都能看得出来,很多辛劳与危险其实都是马克西姆“自找的”。若是不主动包揽下这些事情ꓹ 身为布斯巴顿校长的她其实就只需要管好自己手底下的教授与学生就足够了。
然而,当霍格沃兹在灾难前溃败、德姆斯特朗又群狼无首之际ꓹ 作为欧洲魔法学校三强之一的校长ꓹ 她深切地感受到了有些东西必须得有人去背负。
且先不提她是否能“背”得起来吧!至少像她这样的人,肯定是没有人能真正讨厌得起来的……是的,尤其是近代魔法史上曾有邓布利多在先的前提下。
所以哪怕小天狼星能感觉到,近来马克西姆行事总有些欠考虑,他也只能作出一番像这样的简单感慨而已了。
天才盜妃
毕竟,能做就已经不错了,这份责任可不是谁都敢担的!
“小天狼星·布莱克?”
十余年前ꓹ 小天狼星被捕待审并押送阿兹卡班的时候,马克西姆还不是布斯巴顿的校长。不过那个时候就已经在布斯巴顿任教的她ꓹ 对这位曾经的“囚犯”显然并不陌生。
更何况ꓹ 近几年来ꓹ 有关于小天狼星的消息她也没少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看到过。
惡魔的圈內
“见过夫人ꓹ ”小天狼星这时才站起身来,冲着对方稍稍欠了下身ꓹ “哦ꓹ 现在应该是会长了。”
两人之间说实话ꓹ 并没有什么交点。所以当马克西姆看到小天狼星在这里时,也只是略微惊讶了一下ꓹ 紧跟着便重又把注意力放到了与维莉的对话当中。
她这次就是专程来与答应驰援德国的维莉商讨计划的,如今目的自然也不会便。待得维莉和老管家邀她随意坐下之后,她就立马将自己所掌握的有关第二战场的情报事无巨细地说明了一遍。
她倒是也没有避讳同样在场的小天狼星,因为其实就算是她,目前对战场中的新变化也没有他人想象中的那么了解。
“总之,荷兰与丹麦、也就是德国西部战场与北境防线都出现了格外强大的敌人,因为对方来得极为突然,勃兰特家的队伍甚至都没能把准确的现场情报给带回来。我刚刚已经去过一趟勃兰特家了,与之前刚刚接任家主之位的爱德华·勃兰特简短地交谈了一番,收获却并不多……”
马克西姆夫人仍在匆匆地说着,一旁的小天狼星听到这里,却禁不住暗自摇头。
“马克西姆去勃兰特家畅谈,那场面一定很好看。”他偷偷在心里嘟哝着道。
当然,既然他不出声,自是不会有人察觉到他这句吐槽——哪怕他心里正在琢磨的事情,在场几乎所有人都不可避免地会想到。
不过至少在这里,那肯定不是什么重点。
“夫人,”老管家似乎更习惯用以前的方式称呼对方,“我想你应该对我们家小姐此前的一番经历是多少有所了解的——她与家主都在英国那边停留过一段时间,所以对活尸的情况可以说并不陌生。这次战场中情况有变,以小姐的经验来看……她认为那似乎是一种‘高阶活尸’在作乱。”
“‘高阶’活尸?”
最強典當專家
可以想见,其实目前外界对英国那片灾地之内得情况,仍旧是近乎一无所知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13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