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avlp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ptt-355. 上官馨的懷疑閲讀-o9v81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
“老头子。”
外面依旧一片闹腾之时,上官馨却是来到了黄梓的院落里。
黄梓懒洋洋的抬头看了一眼上官馨,有气无力的说道:“回来啦。”
上官馨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然后又静心的感受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甚至就连自身的小世界都展开了。
“不用搞得那么严肃,只要进了我的屋子,这里面再大的声响外面也听不到。”黄梓撇了撇嘴,“我观你身上枷锁有所松动,想来你已经准备好了?”
“两百年前为了突破瓶颈,我去了南州,结果误入幽冥古战场,不得不改修宝体功法,相当于自断一臂,但总算是熬过来了。”上官馨冷哼一声,然后才开口说道,“而且也顺利突破到地仙境。……之后在幽冥古战场,所见所闻所思所想所感所悟,也让我大有裨益,是以在五十年前时,我就已经踏入道基境了。”
“挺好。”黄梓点了点头。
上官馨却是冷笑一声:“当年你让我去南州,是有所预谋吧?”
“我又不是叶衍和顾思诚那种神棍,哪还能算到两百年后的事。”黄梓翻了个白眼,“而且就算是他们,也最多只能推演出一丝天机气息,然后剩下的还只能靠自己的揣摩猜测。……这个世上可没有谁能够准确的推算出未来。”
“确实。”上官馨点了点头,“老三也说过,不管是我那个纪元,还是后来的第二纪元、第四纪元,都有着历史所遗留的只言片语所记载,虽有不少历史遗留的未解谜题,但很多事情的发展脉络和演变,却基本都为人们所知悉。”
说到这里,上官馨停顿了片刻,复又开口说道:“唯独我们眼下的第三纪元。……没有丝毫的记载。”
黄梓轻笑一声,语气、姿态皆是一如既往的懒散。
“那你想必也应该知道,出现这种情况的唯一原因。”
“此界……破碎ꓹ 万灵湮灭。”上官馨神色肃穆,“可如此一来……”
“也就不会有第三纪元了ꓹ 对吧。”黄梓轻笑一声,“你那个纪元破灭,蓬莱、昆仑、方丈、瀛州等五大仙地直接破碎ꓹ 现如今还有部分残缺遗留漂浮在死亡海。第二纪元破灭时,十八陆块直接破碎沉没ꓹ 近乎绝迹,如今只有在一些残界、秘界才有可能找到蛛丝马迹。……那你说说ꓹ 这样的情况ꓹ 你觉得这历史是否还是真实的呢?”
“老头子,你的意思是……”上官馨眉头微皱,沉吟片刻才说道,“我们所处的第三纪元……并不是破碎,而只是变成了类似残界这样特殊区域,只是没有人挖掘到,所以才会没了声息?”
盜墓天書(謝迅)
“当然ꓹ 还有另外两种可能。”黄梓耸了耸肩,“其一嘛ꓹ 就是第四纪元的人ꓹ 刻意抹除了关于我们第三纪元的消息。”
“那其二呢?”
“你觉得ꓹ 为什么我现在的这个纪元ꓹ 就真的是第三纪元呢?”
上官馨倏然一惊。
她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按照纪元之说ꓹ 灵气枯竭便是末法大劫ꓹ 而当此界灵气再度重新复苏的话ꓹ 便是新一纪元的开始。”上官馨沉声说道,“若是能够让灵气周而复始ꓹ 长久不衰的话,那么一个纪元就可以横跨非常久远的时代。……若是老三的说法没有任何水分的话,第五纪元兴许才是这玄界最为昌盛的一个纪元。”
“你可知,万年青的身份?”
上官馨摇了摇头。
“他是幽冥古战场的守门人。”黄梓淡淡的说道,“他的存在,便是为了镇压幽冥古战场的气息散溢,从而导致不知情者误入其中,成为天魔之主的养料,助其脱困而出。”
上官馨瞳孔猛然一缩:“监守自盗?”
“不算。”黄梓摇了摇头,“充其量,只是……怕死了而已。然后这点破绽,被有心人给利用了,也才有了后面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前让你去南州,一是那里的确是你的涅槃之所,二是……我也有心让你过去刺探一下南州妖族的情况。只是我没想到,窥仙盟的人早就已经帮敖海和万年青搭了线,你那次……”
说到这里,黄梓也是轻轻的叹了口气:“估计是敖海那边给误杀了吧。”
上官馨突然沉默不语。
此时黄梓一说,她心念一转,便明白了黄梓这话的意思。
当年敖海正和万年青在密谈合作的事情,这是妖族的大事。
而黄梓又是人族阵营一方的最强者,她又是太一谷里最能打的弟子,几乎是被公认为下一代武道一脉的接任者,所以她突然出现在南州必然会引起妖族的警惕。本着宁杀错、莫错过的行事原则,所以她就被当时的碧海龙卫给逼进了幽冥古战场,也才会因此受困了两百余年之久。
一想到这里,上官馨就恨得牙痒痒的。
“你算计我?!”
“这怎么能说是算计呢。”黄梓翻了个白眼,“你当时来找我指点迷津,你看我不是给你指了嘛。……充其量,只能说你那会时运不济,所以这事可不能怪我。”
上官馨冷哼一声,脸上怒气犹未散:“你到底在布什么局?”
“我可没有布局,你别胡说。”
上官馨凝视着黄梓,后者依旧是一副懒散的疲怠模样,就连姿势都没什么变化,上官馨便知道,自己别想从黄梓嘴里套出什么话来。
巫也是道
至于黄梓说他没有布局的事,上官馨是断然不信的。
以她昔年的身份、修为,自然很清楚如他们这等境界修为的人,争的已经不是气运,而是天道了
重生之醋娘子 柳銀銀
所以这类人布的局,也远非其他修士的眼界所能比拟,他们甚至愿意花几千年、上万年的时间去等待、去布局、去谋划,就为了给自己积累一点点的优势。
一如九黎尤。
她宁愿葬送了两个纪元,几乎是毁了整个玄界,也不愿承认自己的失败,就为了争得最后那一丝卷土重来的机会。
但很可惜……
為自己再愛一回 nannicjy
最终还是功亏一篑。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上官馨却是知道,九黎尤提前苏醒出世了,这就导致她如同早产的婴儿一样,先天不足。而也正是因为这份先天不足的影响,所以她才需要在陵墓里大开杀戒,借此稳定自身的境界根基,以期再度破茧而出。
却没想到,她也在幽冥古战场里,所以她的一切谋划终究成空。
而这一切,皆因她和苏安然两人的双重巧合。
别人或许会觉得,这就只是一个巧合。
甚至,就连妖盟那边也会如此认为。
毕竟她上官馨可是被困于幽冥古战场整整两百余年,几乎都要到了让外界遗忘的程度。而苏安然却是最近这些年才开始在玄界崭露头角,这一次去南州支援也只是为了让其有些历练经验罢了,会被卷入幽冥古战场更是一件意外,毕竟当时妖盟发起突袭,引发幽冥古战场的注意,谁会被卷入其中根本就无法预料。
假愛真做:神秘老公藥別停 花妝
但上官馨却绝不会这么认为。
如果她两年百年前误入幽冥古战场,便是黄梓的安排呢?
为的就是在最后这一刻,让她以奇兵之姿,击杀因提前苏醒而先天不足的九黎尤呢?
毕竟当初前往南州,的确是黄梓的主意。
至于苏安然……
若非他神海里还寄宿了一道生前必然有着道基境实力的神魂,那么他就绝不可能在幽冥古战场里降服得了那只幽冥鬼虎;而如果没有那只幽冥鬼虎,他也就扰乱不了幽冥古战场的阴阳平衡;而如果没有扰乱了幽冥古战场的平衡,九黎尤就不可能提前苏醒,而她也不可能注意到幽冥古战场所出现的变化。
一个巧合是巧合,两个巧合还可以继续说是巧合,可如果三个巧合同时出现……
上官馨是绝不认为这种事还存在巧合。
甚至再往前推算一下,为什么苏安然的神海里会寄宿道基境大能的神魂呢?
这是不是也是黄梓的刻意安排,或者引导?
最起码,上官馨认为,若是黄梓真的有意出手的话,苏安然神海里那道神魂残念绝不可能还能够赖在苏安然的神海里。
种种迹象的表现,让上官馨坚持认为,黄梓必然是在布局。
他甚至怀疑,黄梓很可能已经踏出了那一步。
“别胡思乱想了,我是你师父,我还能骗你们不成。”黄梓看到上官馨那一脸怀疑的目光,他就觉得有些头痛。
十个弟子里面,因为上官馨曾经所达到的高度,这就注定了她的眼界从来不低,再加上她曾经的身份所致,所以自然也就知晓很多的秘辛。
现如今的纪元,早已没有了散修的生存空间,并不仅仅是因为各种修炼资源都被宗门把持,最重要的一点便是修炼方面的经验之谈和各种秘辛见闻等等。
这也是为什么那些小门派无法争得过大门派的主要原因之一。
因为没有真正的大能坐镇,门派少了那种高屋建瓴的眼界与格局,再加上资源的竞争难度大,自然而然也就导致了宗门的发展极为缓慢。所以这些小宗门就算有什么好苗子,往往也很难留得住,甚至如果是自己的嫡亲血脉出了天才,他们也会费心费力的送到大宗门的原因。
这就是现实。
不管是十九宗也好,还是三十六上宗、七十二上门都好,玄界这些大宗门不是有深厚的底蕴传承,便是在最早的血腥年代里厮杀出一条生路,又或者是某些眼光卓远的大宗门在秘密布局。
如十九宗里的佛门三寺,前身便是佛门的圣地,灵山。
如剑修四圣地,藏剑阁获得了剑宗昔年的剑山与洗剑池,万剑楼则是获得了剑宗的经书阁,才使得这两个宗门异军突起。而北海剑岛与灵剑山庄,也都与剑宗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因缘关系,是以才最终成就了这所谓的剑修四圣地。
三世家里,东方世家乃是第二纪元三大王朝之一,东汉王朝的王室子嗣后代所建;南宫世家则为第二纪元天庭四部之一的子嗣所建;西门世家则是昔年灵山分裂之后,一位长老还俗之后所创立。
武道三巨擘里,大荒城得到了第一纪元的武道传承;神猿山庄乃是叛出妖族的大圣所立;天刀门底蕴较前二者相对略差一些,但其创立者也是昔年在与妖族无数场厮杀中走出来的绝世强者,妖族那边如今依旧有着关于这位“屠妖狂刀”的传说。
儒家两派,百家院是从诸子学宫分离出来,而诸子学宫的来历又牵扯到了第二纪元的学宫传承,与灵山一样,皆是第二纪元末法大劫时期的隐修宗门。
道门四派里,天山派、龙虎山也同样是隐修宗门;万道宫知其来历的人很少,但黄梓却是其中之一,因为其传承与天宫有关;至于真元宗的祖师,和天刀门的那位一样,都是在与妖族厮杀中走出来的尊者所创,对方与天宫最早的那一批创始人有着过命的交情。
至于三十六上宗和七十二上门,依靠气运机缘真正走出来的鲜少,大多数都是从十九宗里走出来的大能、尊者所创立的门派,他们一度是十九宗的附属宗门身份。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附属宗门在各种各样机缘下,才逐渐摆脱了来自宗主宗门的掌控,具备了完全独立的性质。
当然,这也并非全部。
依旧有小部分三十六上宗和七十二上门,挣脱不开来自十九宗的辐射影响力。
但反过来说,如果没有十九宗的传承,这些宗门也不可能发展得起来。
所以,这就是有底蕴传承和没底蕴传承的区别。
在太一谷里,如果将上官馨、唐诗韵、叶瑾萱这三人放出去的话,他们分分钟就可以创立起一个潜力完全不逊于十九宗的庞然大物。
原因无他。
她们这三人自身就掌握着极为深厚的底蕴传承知识。
可也正因为如此,所以黄梓对于这三人的影响力其实是最低的。
与其说这三人是他的弟子,倒不如说这三人是能够和他坐而论道的道友。
尤其是上官馨。
黄梓想了想,觉得继续这么放任上官馨似乎不是一件好事。
“你又想干什么?”上官馨突然感到一股寒意。
道基境的她,已经多少能够窥见一丝天道,因此哪怕自身没有刻意去窥视,但也有了“冥冥中”的立体概念。
这会突然产生的寒意,让她意识到似乎有些不好的东西正在形成。
而当今玄界,苦海境尊者不出的话,她是真正可以在玄界横着走的存在。
所以能够算计她,或者让她吃亏的人并不多。
只是眼前,正好就有一位。
“你怎么能把为师想得那么坏呢。”黄梓一脸的痛心疾首,“为师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你好啊。”
“呵。”上官馨冷笑一声,表示不屑。
“为我好?上一次让我去南州,结果我就被困在幽冥古战场两百一十七年之久,这就是你所谓的为我好?”
“可你现在不是道基境了?”黄梓撇嘴,“玄界的天才很多,但能够在五百岁之前踏入道基境的,这一纪元迄今为止也就你一个而已。你看,我是不是为你好啊?现如今,只要苦海境不出的话,玄界就没有人拦得住你,天大地大任你行。”
“我信了你的邪啊!”上官馨咒骂一声,“你这糟老头子坏得很!”
“别说那么多了。”黄梓表示不听,“天山秘境要开启了,你要不要和老五一起去一趟?”
“天山秘境要开了?”
“嗯,上一次开启时,你不够格进入,这一次却是够格了。”黄梓点了点头,“而且……我听闻上一次那些进入的人,似乎都没有登上天山顶峰,所以这一次若是没意外的话,应当有两朵天山仙莲草。以你得实力,应该是能够争一朵的。……至于老五,恐怕就得看机缘了。”

local_offerevent_note 12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