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1un3优美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討論-第345章 腰疼熱推-kvg0s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蔡艳急匆匆的去了皇帝那边,寻到一个相熟的内侍。
“听闻那苏荷被陛下夸赞了?”
她看着有些漫不经心。
内侍说道:“可不是,感业寺里如今火红着呢!陛下看了心中欢喜,就夸赞了她。”
“那感业寺不是修炼的地方……”蔡艳给了内侍一个柔弱的眼神。
内侍笑道:“她们早上起来小跑,还打麻将,热火朝天呐!说是都不乐意睡觉,非得要逼着把麻将收了才肯睡。”
这么厉害?
等蔡艳走后,内侍去里面,把此事给王忠良说了。
“干得好!”
蔡艳回到皇后那里,把事儿说了。
“麻将?武媚那里的东西?”
“去弄来。”
王皇后发誓要弄清这里面的道道。
“皇后,那麻将是扫把星弄的。”
“去买!”
“没得卖!”
王皇后抬头,一茶杯就扔了过去。
“去偷去抢!”
晚些,一副麻将被带了回来。
“怎么玩?”
一群人面面相觑。
蔡艳去收买了一番,晚些带回了规则。
“三万!”
“六条。”
“胡了!”
蔡艳欢喜的倒牌。
王皇后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这个……
于是放炮这门手艺就开始无师自通了。
“九条。”
“胡了!”
王皇后倒牌,欢喜不已。
“三万。”
“胡了,哈哈哈哈!”
王皇后的笑声传了出去。
太子李忠正走上台阶,听到笑声后就说道:“皇后听着甚为欢喜,如此,孤便先回去,明日再来。”
他转身,含笑下了台阶。
“记得告诉皇后,孤去了阿耶那里。”
一路往前方去,路上遇到了急匆匆准备出宫的卫无双。
“这女人的腿好长。”
李忠不大,虽然有了男女之间的那种萌动,但暂时没那个能力。
束縛,雙面女王來臨
无卫无双见过他,就避在路边,福身,“见过殿下。”
李忠走近,含笑道:“你叫做什么?”
“卫无双。”
李忠好奇的看着她的双腿,“你的腿为何这般长?看着好古怪。”
老娘的腿长关你屁事!卫无双:“……”
身边有内侍低声道:“殿下,不可议论女子身体。”
“是吗?那便是孤错了。”李忠说道:“孤记住你了。”
卫无双木然,心想若非你是太子,我一拳让你满脸开花!
晚些她出宫,寻到了贾平安。
“多谢你救了苏荷。”
“诚意不足。”贾平安觉得这妹纸太冷了些,就喜欢逗弄她。
卫无双怒道:“你要何诚意。”
“喝酒。”
卫无双看着他,“随便你。”
贾平安不禁乐了。
晚些,长安食堂。
吨吨吨!
卫无双一阵猛喝,然后心满意足的道:“先前遇到了太子,说我腿长。”
妖孽神醫
她有些沮丧。
腿长不好吗?
贾平安看了她的双腿一眼,觉得这便是极品。
所谓玩年说的就是这种。
“男人!”卫无双不屑的道:“你说腿长可是丑吗?”
“在某的眼中不丑。”
这等长腿在后世……若是穿一条牛仔裤ꓹ 或是短裙,只需去街上转悠一圈ꓹ 那回头率……
“你别安慰我,我也觉得自己不丑。”卫无双得意的道。
这妹纸对男人的厌恶就是由此来的吧?
“要不,借你的腿给我玩几日?”
卫无双瞪眼ꓹ “凭什么?”
“你不是说长腿丑吗?”贾平安一脸无所谓的模样,“某试试。”
卫无双跪坐在他的对面ꓹ 一脚依旧跪着,一脚飞起。
贾平安来个铁板桥避开ꓹ 赞道:“好长的腿。”
随后他一溜烟就跑了。
“小贼!”
卫无双大怒。
可看看自己的大长腿ꓹ 回想起贾平安的夸赞,卫无双迷茫了。
“真的美?”
……
“吐蕃使者回去了。”
梁建方的声音低沉,目光扫过贾平安。
正在回忆卫无双那双大长腿的贾平安一脸正色。
“临行前,使者说了,多谢陛下册封赞普,但……不能和亲,很是不满。”
唐老二的悠閑生活
原先的历史上……好像并未和亲吧。
“小贾!”
擦!
贾平安在走神ꓹ 下意识的就低头。
幸好没暗器。
但老梁面色不善,要杀人了。
“说说。”
“诸位老帅ꓹ 某以为禄东赞如今焦头烂额ꓹ 并无和大唐争锋的心思。至于和亲ꓹ 那赞普才多大?”
梁建方等人不由自主的就看向了程知节。
程知节得意的道:“二郎尚公主时也不大。”
不要脸的老人渣!
众人一阵奚落。
末世全能黑科技系統 涼茶煮酒
可越奚落程知节就越得意。
“继续说!”
梁建方指指贾平安。
“所谓的和亲ꓹ 某以为这是禄东赞的缓兵之计。”贾平安很是笃定的道:“诸位老帅想想,作为权臣ꓹ 禄东赞此刻和曹操有何区别?”
“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ꓹ 禄东赞也是如此。”苏定方捋捋胡须ꓹ “守约!”
裴行俭尴尬的起身。
苏定方是让他冒个泡,出个头ꓹ 可这话题都被说死了,他还能说什么?
他对贾平安歉然一笑,表示自己接着他的分析往下说,“禄东赞为赞普求和亲,不但是缓兵之计,更是想麻痹大唐,让大唐以为吐蕃并无敌对之意……”
赞!
贾平安微微一笑。
果然是裴行俭!
青春之歌
梁建方见他笑的松垮垮的,就说道:“先前我等在朝中商议,断定吐蕃三五年内不是威胁。如此,清扫突厥,或是高丽那边,总得有个地方下手。”
“小贾,你来说说。”
娘的!
老梁太不要脸了。
李治登基数年,可目前他盯着的是关陇门阀和山东门阀。
“炀帝其实也颇有作为。”
贾平安就说了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裴行俭冲着他竖起大拇指。
牛笔!
“滚!”
这是老程的声音。
贾平安和裴行俭灰溜溜的走了。
等他们走后,程知节赞道:“小贾果然机敏。”
“他当然机敏。”梁建方有些恼火,“都不敢说,某说了如何?”
“住口!”
程知节和苏定方喝住了他,苏定方正色道:“此话不可说!”
“甘妮娘,都是一群懦夫!”
梁建方气咻咻的走了。
程知节笑眯眯的回到家中。
“夫君回来了。”
崔氏把他迎了进去,更衣,洗脸,煮茶……
程知节就像是个大老爷般的,只需动动就好,剩下的媳妇全做了。
“今日小贾说了一番话……”
程知节瞄了崔氏一眼。
“说呗!”崔氏轻轻给他捏着肩。
太舒坦了!
程知节眯眼说道:“今日问了小贾大唐下一步该往何处征伐,小贾说……炀帝其实也颇有作为。”
崔氏的动作一停,程知节就不乐意的哼哼两声。
“怎地和豕一般的哼哼?”崔氏当年在乡下曾经见过豕,对这个声音印象深刻,“小贾这话说的是关陇门阀。”
“嗯。”程知节舒坦的道:“小贾敏锐。当今陛下有雄心,可关陇……当年炀帝征伐高丽,关陇那些人就想断了他的后路。陛下大概是忌惮这个。”
崔氏笑道:“陛下比炀帝冷静,这是好事。”
“是啊!他若是来个什么亲征,我等定然不会答应。炀帝之事……不能再来一次了。”
崔氏说道:“长孙无忌等人纵横朝堂,若是倾国出击,就算是陛下不去,可他留在长安也有危险……”
“所以为夫才说小贾聪明,年轻一代再无人能和他比肩。”
程知节摸摸妻子的手。
啪!
崔氏把他的手打了回去,想了想,“上次亏了他把你救了回来,说来也是咱们家的大恩人,你说……在崔氏寻个出色的小娘子嫁给他可使得?”
“使得自然是使得,可如今不同了。”程知节叹道:“当年小贾一人时就该下手,如今却不成了。”
“谁?”崔氏拍拍他的肩膀。
“小贾机缘巧合,和如今的武昭仪在感业寺时以姐弟相称,若是要成亲,那人选武昭仪定然会过目。世家女……那武昭仪不知会不会答应。”
……
“平安的亲事要着紧,你在百骑时,可发现他喜欢谁?”
“奴婢……不知。”
“嗯!”
武媚抱着襁褓,脸上多了冷色。
咱真不知道啊!
邵鹏努力的回忆着……
“去了青楼他只是逢场作戏,从不肯和女妓亲热。”
这是有病吧?
邵鹏一直这么觉得。
武媚赞道:“平安就是稳当,君子如玉。”
邵鹏:“……”
“后来呢?”武媚问道。
“后来……”邵鹏真心的不知道,“记得有一次……是杨德利说的,说武阳伯的亡母有交代,一定要寻个屁股大的。”
武媚一怔,旋即笑道:“这是个有智慧的女人。”
呃!
屁股大了不丑吗?
邵鹏觉得武昭仪的审美有问题。
周山象贴身伺候武媚,由衷的赞道:“果然如此。”
武媚目光转动,“他不小了,十七了吧,别人早就有了孩子。他这般……我以为是害羞。”
她目光转动……
狗头军师们该出主意了。
邵鹏心中暗自叫苦,就看看周山象。
张天下却率先有了想法,“昭仪,奴婢想……要不寻个屁股大的女子去?”
“不妥。”邵鹏摇头,“五香楼的头牌雅香的屁股就不小,可武阳伯压根就没多看她一眼。”
“莫不是那雅香没看上他?”张天下觉得不应该。
邵鹏笑了笑,很是云淡风轻那种,“武阳伯长得俊美,多才,有钱,前途无量,外面的那些女子爱慕他的比比皆是,雅香更是自荐枕席而不得,引以为恨。”
张天下讶然,“这般厉害?”
武媚淡淡的道:“平安自然值得那些最好的女人。”
这一点邵鹏大为赞同,“武阳伯确实是值得最好的女人。”
“要不……尚公主?”
这是馊主意!
武媚摇头。
她隐隐的知道,李治在和长孙无忌在谋划着什么。李治几次隐晦说了些,大体是要清除一些对头。
其中就有宗室。
她刚想说话,邵鹏一脸纠结的道:“高阳公主……好似对武阳伯不错。”
武媚:“……”
这个阿弟,竟然这般招蜂引蝶吗?
但他为何不下手呢?
张天下突然想到了些什么,一脸自信的微笑。
“昭仪,要不……灌酒?”
邵鹏摇头,“武阳伯的定力罕有,除非灌醉,否则无用。”
而且灌醉了还能干啥?
周山象干咳一声,“昭仪,奴在想,要不……睡一床去,上次奴听她们说,男女只要抱在一起,男子就情不自禁。”
这里都是一群菜鸡,也只有武媚自己有经验。
她想了想,觉得周山象的主意最好。
“可他不愿意,奈何?”
武媚陷入了沉思。
邵鹏看了周山象一眼,“要不……”
周山象瞪了他一眼,“奴是昭仪的人。”
腹黑王爺傻相公
邵鹏打个哈哈,“咱是想说,要不你去问问那些有经验的。”
周山象黑着脸。
武媚摆手,“都是无用之人,出去!”
赶走了所有人后,她仔细琢磨着。
“那个苏荷……好是好,就是稳不住,就怕掌不了家,到时难道还得平安来管家?”
“其实……最好的便是蒋涵这等,可惜年岁大了。”
“要不……那个大长腿?”
武媚皱眉,“大长腿好是好,就是冷了些,平安回家就对着这张冷脸,怎会有兴趣?”
“可在此之前……得让平安尝尝女人的滋味,否则他依旧昏头昏脑的。”
武媚微微点头,觉得自己格外的睿智,“来人。”
邵鹏进来。
“去贾家,平安家我记得有个婢女?”
“是。”
“让她侍寝。”
邵鹏:“……”
晚些武媚的指令到了杜贺这里。
“昭仪英明!”
杜贺差点喊出了破音,热泪盈眶的道:“郎君就是不肯,某急啊!好在昭仪出手,好!好!好!”
这人也太激动了吧?
来传信的内侍回宫说了,武媚笑道:“那也是个忠心的。”
……
“武阳伯。”
一份消息送到了贾平安的手中。
抗日之最強悍匪
这是避开了明静的小动作。
就在先前,贾平安说明静好凶,明静下意识的看胸脯,然后怒,随即去散心。
孟亮低声道:“小圈子的。”
贾平安接过一看。
“好,这个消息……”
孟亮抬头,“武阳伯助某摆脱心魔,这份大恩某无以为报,只管放心。”
孟亮以前一直迷恋女妓,被人弄了杀猪盘都不知道,舔狗舔的一无所有,幸而贾平安指点,经过这些日子的煎熬反省,终于清醒了过来。
“如今可想通了?”
“想通了。”孟亮深吸一口气,“武阳伯说的对,舔狗一无所有,某要让女人来做舔狗!”
“有志气!”
贾平安竖起大拇指,随后叫来了包东。
“带二十名兄弟,晚些在外面吃饭,某请客,吃完饭在平康坊铁头酒肆待命。”
包东没问事由,领命而去。
贾平安随后出去。
“你去何处?”
明静在外面琢磨着如何打开百骑的局面,见没到下衙时间贾平安就出来了,就有些不满。
贾平安笑道:“有人请某喝酒。”
这是脱岗!
该阻拦……呵斥……还是……
我就不该问!
明静跺脚。
“地上石头烂了。”
贾平安上了阿宝,扬长而去。
晚些他来到了高阳家。
“小贾!”
高阳喜出望外,然后冷哼一声,“你都多久没来了?”
贾平安:“……”
肖玲脸颊抽搐,“公主,前阵子才去终南山。”
“多嘴!”
高阳横了肖玲一眼,贾平安笑道:“这不就来了。”
“你说皇帝最近怎么老是眼圈发黑?是不是纵欲过度了?”
高阳挽着他的手臂进去,“备酒菜!”
酒过三巡,高阳趁贾平安不注意的时候,悄然把底线拉下去了些,然后恼怒的道:“小贾,你说皇帝可是对我生分了?上次去的时候,他那不耐烦的模样,恨不能我马上消失。”
李治这是打麻将上瘾了吧。
但对高阳不能这般说,要会顺毛捋。贾平安笑了笑,“怕是有事吧。对了,说到这个,某倒是想起了一人,丹阳公主,和她相比,皇帝对你更好些吧?”
“当然!”高阳得意的道:“阿耶对我最好,皇帝对我也最好。丹阳……薛万彻就是个蠢的……”
蠢的!
贾平安得了这个答案,心中有数了。
“小贾。”
高阳媚眼如丝……
“干啥?腰疼!”贾平安捂着腰,“这怕是被闪着了。”
高阳:“……”
腰不好……
这事儿就成不了。
贾平安一溜烟就跑了。
高阳咬牙切齿的道:“下次把你吞了!”
……
平康坊的一家酒楼里,薛万彻正和几个男子在饮酒。
“遗爱!喝酒!”
薛万彻举起碗,一饮而尽。
房遗爱也干了,涨红着脸道:“今日痛快。某只是可惜老薛你……哎!”
薛万彻乃是名将,可性子冲动,跋扈嚣张,喜欢发牢骚,先帝时被副将阴了一下,随后就一直在走下坡路。
他冷笑着,顾盼自雄得道:“某在京城坐着,哪怕是足疾发作,可谁敢小觑了某?”
薛万彻武力值强横,乃是尉迟恭一流的猛将,这话说的让人信心十足。
房遗爱笑了笑,低声道:“老薛,你如今的处境某看着难过啊!”
薛万彻一拍案几,“难过什么?等某重新去厮杀立功,定然让那些小人刮目相看!”
房遗爱的眼中有遗憾之色,“老薛,喝酒!”
晚些几个男子一起上,薛万彻大醉,就在席间伏案歇息。
不知何时,屋里就剩下了他一人。
房门半掩,一股风吹进来,烛光摇曳,薛万彻的身影在墙壁上晃动着。
……
晚安!

local_offerevent_note 12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