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0r7f优美都市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笔趣-第830章 男人的尊嚴不容侵犯讀書-jj4pq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当晚,整个潜渊基地几乎都处在一个彻底放松的地步。
海賊之無限手套
几十年的紧张,压抑的疲惫感终于在这一天里被彻底释放殆尽……若是荒人在这个时候入侵,恐怕潜渊连像样的抵抗都没办法,就得直接覆灭掉。
不过都城永夜城被彻底毁灭,又有旧人们的忧患在外爆发,荒人们内忧外患,恐怕短时间内也是顾不得他们这些人类了。
龍鳳囚
他们也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阵了。
当方正醒来之时,已经是日上三竿时分。
他只感觉神清气爽,虽然身体隐隐然的十分疲惫……
但那种疲惫感却并不难受,就好像是锻炼身体之后的酥软,让人忍不住想要躺倒在床上,好好的体会一下这种疲乏的余味。
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换成了平日里穿着的睡衣。
“你醒啦。”
流苏似乎起床已经有一会儿了,这会儿正坐在桌子上认真的写着些什么。
好不容易来到荒界一趟,她这段时间里,除了必要的修炼时间之外,剩余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写着她在荒界见识过的风土人情。
也就是地形图早已经被方正画了出来,不然的话,她可能还要实地勘察一下。
等到他们将来回返回元星之后,这些都是极其重要的资料……对于与荒人的战争有着极大的作用。
方正能注意到,她脸上微微施着粉黛,平日里素颜看起来颇为利落飒爽,而如今化了淡淡的薄妆,倒是增添了几分柔婉的气息。
她笑道:“你的衣服是我帮你换的,昨天晚上你喝的太多,吐了一地……我收拾了好一阵子才收拾干净,幸亏我们两个住在一个房间了,不然的话,恐怕你要在呕吐物中间睡上一夜了。”
方正:“………………………………”
“对了,早饭我已经吃过了。”
流苏微笑着指着桌上的几样简单的小菜,说道:“我把你的早饭也给带过来了……那群大头兵一个个的胃口大的跟黑洞一样,你这个时间起来,过去恐怕什么也吃不到。”
方正目光定定的看着流苏起身,把那几样小菜端到了小桌上,催促道:“快去洗漱一下来吃,昨晚空腹喝了一夜的酒,估计这会儿你也该饿了吧,其实我也饿了,正好陪着你再吃点儿。”
“你……”
方正盯着流苏,犹豫了一下,还是直白问道:“你不疼吗?”
“什么?”
“我们昨晚……你流了那么多血,不疼吗?”
流苏一怔,脸上露出了错愕神色,注意到方正那带着些古怪的视线ꓹ 她动作僵在了那里,轻轻咬住了自己的嘴唇。
她迟疑道:“你还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
方正轻声道:“我醉的不是酒ꓹ 是灵气,只要把那灵气吸收了,醉劲儿自然就消了ꓹ 而我精通双修法门,自然醒的就格外的快。”
“也就是说头半夜你还昏沉ꓹ 后半夜……你……”
流苏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她迟疑了好一阵子,这才幽幽的叹了口气ꓹ 说道:“你既然还记得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ꓹ 就该知道,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是最好的决定……昨晚你喝醉了,我也喝醉了,所以做了一些平日里绝不可能做的事情,这其实没什么的,我没打算嫁人,所以清白对我而言很重要ꓹ 但真没了也不会寻死觅活的让你负责,我们就当做了个梦ꓹ 梦醒了ꓹ 梦里发生过的事情也就不必太过在意了。”
她认真的看向方正ꓹ 如果不看她那满是酡红欲滴的娇俏面容ꓹ 说不定还会以为她商量的是什么严肃的大事呢。
“忘记吧,这样对你ꓹ 对我ꓹ 对晓梦都是最好的。”
“可是……”
“没什么可是ꓹ 起来吃饭吧。”
流苏转过身子,脸上流露出几分幽怨……可恶ꓹ 没想到他竟然不是全程保持昏昏沉沉的状态,后半夜还清醒了……这样的话,我岂不是什么丢人的模样都给他看了去了?
那我早早的就拖着疲疼交加的身子跑去沐浴,然后把房间里的狼藉都给收拾干净,又帮这方正擦拭身子换上衣服,累死累活的到底是图什么啊?
她幽幽叹道:“算了,知道就知道了吧,总之,这是个意外,先起来吃饭,之后的事情,之后再说吧。”
方正刚想起身,动作却蓦然间一滞……随即又靠了回去。
流苏问道:“怎么了,还不起来吗?”
戰栗的青春 艾爾安哲
方正苦笑道:“我不知道你疼不疼,反正我的腰这会儿好像直不起来了,刚才是十分疲惫,但这会儿,变成百分了。”
流苏迟疑道:“你年纪轻轻,总不至于肾虚了吧?”
“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麻辣辦公室
方正幽幽的叹了口气。
流苏啊流苏,你以为我是只跟你一个人的战斗么?
你可知道,昨晚对我而言,究竟是多么的漫长……一梦天荒,这酒简直神奇,那浓郁的灵气让他也忍不住有几分醉意。
昨日里,他与流苏鏖战之后,负距离相拥而眠,借着醉意竟然很快就睡着了。
而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他正与姚瑾莘交缠而躺,保持着最亲密的方式。
之前那种荒唐而又刺激的疯狂想法,竟然借着这能醉他的一梦天荒,实现了……对手突然换了人,方正心头欲念自然更重,也不顾忌姚瑾莘就是还在睡觉,继续开始冲锋。
激烈的战斗之后,两人再度睡着……然后又回来……
昨天整整一夜,他的对手从流苏换成了姚瑾莘,又从姚瑾莘换成了流苏。
那种心理上、生理上的极致错落感觉,让他几乎沉迷。
一夜?
那可不仅仅只是一夜啊……尤其是身为修士,世界树真元蕴含无尽活性,只要他愿意,他可以一直战斗下去。
強殖戰士
但代价就是可以不代表着能承受。
当战斗结束之后,腰杆都快要直不起来了。
而这会儿蜀山位面里,姚瑾莘还在疲惫而眠……方正就不信流苏这初次历经战场的人什么感觉都没有。
方正小心的扶着腰子起身,直起来之后就好多了。
他坐到了流苏的身边,很郑重的解释道:“你如果真怀疑的话,我们晚上可以再……”
“不许瞎说。”
流苏筷子打了方正的手一下。
“我可以负责的。”
方正认真说道。
流苏的性格他太了解了,再如何的醉,如果不是对自己有好感,怎么可能会有酒后乱性这一说……所谓的酒后乱性,其实不过是把他们心底的冲动放大了,把他们的克制力弱化了……
但真正做决定的,还是他们两个人。
流苏端起碗慢慢的喝粥,说道:“那晓梦呢?”
方正道:“晓梦的问题是我跟她的问题,我现在说的是我们两个之间的问题,这没什么必要的关联吧。”
说完,他忍不住怔了怔,感觉这段话怎么有些熟悉。
“难道不是我们三个人之间的问题吗?怎么听你的说法有两个方正似得。”
流苏摇了摇头,说道:“你不用想太多,我不是说了么……我这辈子就没打算嫁人,但如果真的当一辈子的老处女的话,估计我心里肯定也会有遗憾的,能体验一下男女之间的滋味,我其实也得谢谢你,而且说实话,你虽然可能有点儿肾虚,但修士体质不及武者,你能……已经很厉害了。”
“我可没办法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过。”
方正开始喝粥……他确实是饿的很了。
至于肾虚什么的。
他心头已是默默的下了决定,等再回去,定然要去寻薛师伯,炼制一些固本培元的圣品丹药来,然后再去找乾老要一套锻体功法,事关男人尊严,怎能被人小看?

local_offerevent_note 12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