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5775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諸天之從新做人笔趣-第一一四八章 唐探終焉,天龍近況推薦-zd4vj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战争的原因五花八门,为生存,为人口,为土地,为财富,甚至是为了女人。
无论如何,这些为了掠夺资源,或者守护资源而发起的战争,贯穿了整个人类文明。
但到了近代,人们发动战争,多了一个更可笑的理由——思想。
于是,当两个大人物彼此间的思想理念路线不可协调的时候,他们其中一方就会悍然发动战争。
三國美人異傳 莫磨墨
思诺听了秦风的理由,表情很怪异。
“秦风,你最终还是活成了你最曾经最看不起的那种人。”思诺如是道。
秦风却不这么认为。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他说,“当我们肩负全人类的兴衰传承,考虑问题就不能只从自己的角度出发。思诺,你虽然是联盟议会长,一手造就了如今的古武科技文明,但事实上,你根本没有造福天下的胸襟!”
“你还是曾经那个自私冷酷的小女孩,你之所以做这些,只不过是为了你的师父!世界不应该交给你这样的疯子手上!”
秦风越说越激动。
这些想法,在何邪离开后的第三年,他就想说了,只不过那时候他一旦表露出任何对何邪和思诺不满的想法,就会万劫不复。
“思诺,我是变了,但我变地更成熟,更懂得责任和大局,”秦风道,“成王败寇,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的,只是可惜ꓹ 我们好不容易造出来的新世界,就要被你亲手彻底毁灭了!”
“看看你的样子。”思诺怜悯看着秦风ꓹ “曾经那个特立独行,走路都发光的天才秦风,已经死了。现在的你ꓹ 不过是被滚滚红尘同化了思想,锁住了躯壳的可怜虫。”
思诺摇摇头ꓹ 没有任何怜悯,悍然出手。
秦风虽然犹如困兽ꓹ 却依然没有放弃抵抗。
双方各自的高手杀红了眼ꓹ 整个城市都血流成河。
但最终秦风一方还是渐渐不支。
“思诺,你不想要时空陨石了吗?”秦风大吼。
“你毁不了它。”思诺淡淡道,“而无论你把它藏在哪儿,我最终都会找到它。”
秦风惨然大笑,这是他最后的筹码,然而在思诺面前,却不堪一击。
在临死之前ꓹ 秦风突然明白了思诺那番怜悯他的话。
曾经的他和思诺,可以说是一时瑜亮ꓹ 甚至很多时候ꓹ 他的智慧还在思诺之上。
可是后来ꓹ 他就渐渐不是思诺的对手了。
无论是武功还是智慧ꓹ 地位或者名声,全方位都被思诺碾压。
秦风以前觉得自己只是运气不好ꓹ 如果自己也有一个何邪那样的师父ꓹ 他比思诺强一百倍。
可现在ꓹ 他才彻底醒悟,他的双眼ꓹ 早就不知不觉被太多的纷扰给蒙蔽了。
当一个特立独行的天才开始被红尘牵绊住,考虑事情的角度不再以自己为中心的时候,他最引以为傲,最独特珍贵的特质,就渐渐磨灭消失了,他开始变得越来越平庸。
而越来越平庸的他,又岂是思诺的对手?
重生之與君共武
这一场战争,最终被定性为一场失败的“叛乱”,秦风成了历史的罪人,被钉在了耻辱柱上。
何邪直到亲眼看着秦风死亡,思诺重新掌控局势后,才离开了谷阿香的墓前。
走的时候,他带走了谷阿香的魂魄,和丁白缨的魂魄放在了一起。
在没有解决最终的因果时空之局之前,他没有复活爱人的意向。
如果最终的结局是一切都毁灭,现在复活她们,又有什么意义?
就好像是思诺,他虽然为这个徒弟的执着而感慨,但如果他逆因果失败,最终成为辰南、元始天尊一样的守尸鬼,然后在五百年后和一切一起毁灭,那么此刻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
这个世界是何邪一手缔造的,万般因果,其实都归结在他身上。他不需要在这里做任何改变或者调整,一切顺其自然。
他最终没有去见思诺,但却留了一段意识留影在思诺的脑海,当这个姑娘选择回溯时空,或者离开此方世界的时候,这段意识留影才会被触发,何邪留给思诺的传承财富,以及部分真相,她才会得到。
这是何邪最“无为而治”的一个世界,所谓逆因果,其实顺逆只在一念之间。
攝政王追妻記
如果何邪最终所求是消除因果,那么了结恩怨,消除因果,是一种逆,万般因果归诸己身,也是一种逆。
如何选择,区别只在于,最后那一步,该怎么走。
何邪的这具分身很快融入到本尊之中。
而在另一方世界中,何邪的另一具分身也面临着和此世界近乎一样的局面。
天龙世界!
何邪一手建立的天下会,已席卷了天下,成为独一无二的霸主!
没有皇朝,没有官府,这是个天下会统治一切,掌管一切,以武为尊的世界!
因为天下会以武兴盛,席卷天下,所以武学在这个世界也发展到了极致。
门派家族已经彻底消失,天下会成为了唯一的武学组织,海纳百川,百花齐放。
在这种武学极度发达的氛围下,武学的推衍在不断进步,最终,在何邪离去后的第二十年,第一个破碎虚空的飞升者出现了。
乔峰!
乔峰打破桎梏,破碎虚空,飞升上界,举世沸腾!
自此,破碎虚空不再是神话,而是每一个武者毕生追求的梦想。
随后,黄裳、段誉、虚竹、鸠摩智等人相继飞升,天下会落入全冠清之手。
在何邪未走之前,乔峰段誉也仍在之时,还有人能压得住全冠清,但现在能走的都走了,这位曾经的十全秀才成了辈分最高,权势最大的那一位,无人压制之下,迅速膨胀到无以复加。
而全冠清深知自己天赋有限,根本不可能达到破碎虚空的境界,所以干脆醉心于权势,原本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天下会,迅速被他弄得乌烟瘴气。
萌萌獸寵:小吃貨,生個崽
嫉贤妒能,论资排辈,贪污腐败,欺压弱小……
百姓民不聊生,各地分舵多有造反者,天下再度呈现纷乱之势,甚至遥远的草原上,很多原本被天下会统治的部落,重新脱离天下会,开始串联起来,一起反抗天下会暴政。
何邪到的时候,垂垂老矣的全冠清早已醉心于声色,将天下会南迁至临安府,任由天下纷争,他则从中维持平衡之道,勉强稳定局势。
原本天下会庞大的组织架构,现在已各自为政,群雄割据,比之两晋三国时期,还要乱上几分。
在这种混乱的年代,自然是英雄辈出,野心家比比皆是。
当年慕容复的儿子独孤求败知道自己身世后,恢复了本姓,成为了慕容求败。
又因他曾做过辽国南院大王,是以得以一统契丹旧部,成为草原上三股势力之一。
另外两股势力,其一是以铁木真为首的蒙族部落,麾下大将郭靖,武功十分了得;其二是女真部落,以西毒欧阳锋为首,占据燕云十六州。
原本的吐蕃诸部,金轮法王崛起,一统高原。
党项旧地,被一个叫洪七的豪侠占据。
大理,段氏后裔段兴智一统云滇之地。
过了江南往北,王重阳建立全真派,成为自有天下会后,第一个公开成立的武林门派,开了很不好的先河,严重打击了本就摇摇欲坠的天下会威名,使得各路群雄蠢蠢欲动。
东海,黄药师割据一方,听诏不听宣。
整个天下,名义上大家依然尊天下会为首,但实际上统一的政权已经名存实亡,全冠清这位天下会首尊,能控制的地盘仅有江南一地。
即使是这样,在其管辖范围内,仍有以柯镇恶为首的江南七寇占水为王,虎啸山林,行那劫富济贫之事。
整个天下乱糟糟一片,和隋末的局势有异曲同工之妙。
天下会传承三代,到了今天,竟有覆灭之危,全冠清可谓造的一手好孽。
何邪来此世界一感应,饶是早有心理准备,也心中不悦到了极点。
当年他创立天下会,当真是费了不少心思.
布局江湖,筹谋吐蕃,吞并大理,攻灭西域诸国,计灭契丹等草原诸部,最后覆灭宋廷,一统天下!
十余年苦功,开疆拓土,改革创新,他是想让天下会起码传承数百年的。
可没想到,这才三代,就有覆灭之危了。
他走的时候很清楚地告诉过黄裳和乔峰他们,全冠清此人,可以重用,但绝不能不防,也绝不能以他为尊。
没想到,历代的首尊一个个醉心武学,先后飞升,最后天下会论资排辈,还是轮到了全冠清头上。
重生之巨變
此人的成事能力有多强,败事能力就有多厉害。偌大的天下会,七大长老,四堂,十二坛,三百六十五舵,等级森严,构架严谨,竟被其短短几年间败光家底,分崩离析。
“全冠清,唉……”当何邪感应到全冠清此刻的身影时,不禁一怔,原本恼怒的情绪,倒是瞬间烟消云散,不禁喟然一声长叹。
他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一间密室之中。
密室里,头发花白的全冠清跪在一尊雕塑前,正痛哭流涕,脸上恐惧、悔恨交加。
那雕塑的容貌,赫然是何邪的样子!
挑戰總裁丟了愛 子虛烏有
“尊主,全冠清又来看您啦!我实在没脸见您,想当年,天下会虎视天下,何雄哉?可如今在我手上,竟落得如此地步!我真的后悔,后悔没有听从您的告诫……”
“尊主,我知道我嫉贤妒能,心胸狭窄,尤其是老了之后,只是醉心于酒色之间,天下会落得今日下场,我全冠清百死莫赎!”
“可是,我恨呀!全某天性就是凉薄小人。若非遇到尊主,岂知人间尚有兄弟之情,朋友之义如此珍贵的东西存在?”
“乔大哥,鸠摩长老,段公子……他们一个个待全某至诚至性,即使是黄裳大哥,虽对我百般防备,但当年我远赴大漠被漠北三煞追杀七七四十九天,所有人都以为我死了,唯有他不肯放弃,最终救我于万死!”
“可是,你们都走了,你们都离开我了,我的兄弟,我的朋友,我能毫无保留交出信任的人,全走了!”
“我能怎么办?我怕他们害我,我只能抓权揽利,别人稍有能力,我就觉得他想取我代之。我太怕了,除了你们,我根本没办法信任任何一个人!”
“我斗了几年,可是我斗不动了,我老了,也越活越不是滋味。”
“没有你们的世界,太没意思了,我只好用酒色麻痹自己,可是……”
“可是,我把我们打下的江山,败光了!”
“尊主,我不是当尊主的料,我后悔了,我该死,我该去找你们的,可是我没有天赋……尊主,我想你们,我好怕……”
听着全冠清的忏悔,何邪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
“谁!”
正在痛哭的全冠清陡然警觉,猛地回身打出一串暗器,身形飞退。
然而人在半空,他猛地瞪大眼睛,整个人都僵住。
真气停滞,他扑通一声跌落在地,但很快就忙不迭爬起来,不可置信看着何邪,颤声道:“尊、尊主?是你吗尊主?”
“是我。”何邪叹了口气。
“尊主!”全冠清痛哭流涕,跪倒在何邪面前,“尊主,我终于见到您了!您依然风采依旧,可是我却老了!全冠清该死,败坏了天下会大好基业,有负尊主和诸位兄弟的托付和期望,我罪该万死!尊主,你是来取我性命的吗?若是能死在您手里,全冠清,死而无憾了!”
“你呀……”何邪摇头,“起来吧。”
他手掌轻轻一托,全冠清顿时不自主站立起来,与此同时,一股力量冲入其体内,顿时让全冠清发生了惊人变化。
他的骨骼咯咯作响,浑身肌肉蠕动,满头发丝疯狂成长,变黑,身上得气势也在暴涨!
不一会儿,他便距离破碎虚空,仅差一步之遥。
“这……”全冠清震惊了。
他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没想到,何邪居然直接让自己一步登天!
“尊主!”感受到自己重新变得年轻而充满力量的身躯,全冠清激动跪拜在地,“尊主再造之恩,全冠清受之有愧!”

local_offerevent_note 12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