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ky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龍圖天下 拾一-第一千五百八十七章 鉅鹿破,官渡戰!相伴-3kj60

三國之龍圖天下
小說推薦三國之龍圖天下
其实这个时代的户籍挺乱的,前朝的很多制度,都已经被破坏,特别是黄巾之乱的出现,流民是越来越多了。
导致户籍也是越来越凌乱。
税赋同样也会因为户籍的不明不白,导致很多都会收不起来了。
所以重建户籍制度,对于目前的大明朝来说,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只要户籍制度重新建立起来了,大明就能针对治人的方阵来出台一些政策了。
情動三國 馬可·菠蘿
風塵俠隱
当然,整理户籍本身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如果直接推翻前朝的户籍制度,重新建立一套户籍制度,那是更加麻烦的事情。
但是有牧景的支持,庞德公还是很有信心的。
而牧景,他曾熟读封建史,可在这部分还真没有太多的建议,他的建议,基本上都是处于在未来超前时代的一些的方针。
未来时代的身份证系统,那可是对每一个公民的认可
國家力量
但是还是那句话,合适才是最好了,你如果把事情做的太超前时代了,反而和如今的环境显得格格不入,到时候更加凌乱。
所以牧景只是和庞德公说,自己的想法只是借鉴而已,到底应该如何做,还是户籍司说的乱。
牧景要的是进步,不是一步登天,只要户籍司能借鉴一二,都足以让这个时代的户籍制度,变得更好了。
…………………………
时光匆匆,五月悄然而逝去,六月时节迅速的来临。
天降小雨。
阴阴沉沉的天空之上,仿佛永远都有一股水雾在的笼罩着,雨水虽不大,但是却也很坚挺,连续下了好些时日了。
天空一直都不放晴,这让牧景有些有心。
“今年会提前入梅吗?”牧景把胡昭召来了,非常直接的问。
“根据我之前和农部的考察ꓹ 应该不会!”
胡昭想了想,说道:“虽然这个月开始ꓹ 一直在下雨,大事下的都是小雨,还没有大雨下个不停的迹象ꓹ 入梅一般在七月,不过也有可能提前ꓹ 目前还不能猜测!”
“不管怎么样,小心谨慎!”
牧景咬着牙ꓹ 看着窗外有些下的越来越大的雨水ꓹ 道:“政事堂如今还一塌糊涂,对地方影响很大,所以有些事情,你得先担当起来,尽可能的通传下面每一个县城,我们要做好防梅雨季的打算!”
梅雨季可不是一件好事情,雨水一旦失控ꓹ 江水上涨,到处都有可能形成洪涝ꓹ 到时候天灾之下ꓹ 恐怕会动荡人心。
“政事堂弄成如今ꓹ 谁的功劳?”胡昭忍不住讽刺了一句。
“朕的功劳!”
牧景恬不知耻的说道:“没错ꓹ 就是朕一手弄成的,但是这能怪朕啊ꓹ 如果不是他刘劲给了朕机会ꓹ 朕也做不了什么事情ꓹ 你知道了,朕这个人ꓹ 向来都是非常守规矩了,只要是朕自己订立下来的规矩,从不会的有半分逾越!”
“哼!”
胡昭冷哼一声,不以言语回答。
其实他也没有多少不满,相对于一个帝王而言,牧景的确做的不错了,他从不会因为天子的身份而张狂,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最少都能让你心服口服的那种。
不过牧景的心思过于诡谲,有时候他也有些不是很喜欢。
“上了场,愿赌服输!”
牧景提醒说道。
“不用陛下提醒!”胡昭深呼吸一口气,平复心情,淡然的说道:“棋输一着,我还有机会的,陛下日后可小心的!”
“朕会的!”牧景得意洋洋的说道:“朕会时时刻刻的盯着你,防着你,就怕被你的偷袭一把!”
胡昭的脸色抽搐了一下,你还真是的做够小心翼翼的。
“不过这一次朕防住了你,倒是让刘劲偷袭了一下,这能当宰执之相的人,就没有一个是好相处的!”
牧景叹气的说道:“不是他挑唆蔡老头利用改制来夺取朕对政事堂的掌控权,朕现在也不需要把你找来了,一个圣旨下去,啥事情都能做好了!”
政令通畅,这是没问题的,但是政事堂乱哄哄的,能把他交代下来的事情,完成几分,这还真不好说。
所以他只能把胡昭找来,胡昭认真了,事情就变得认真了,下面的人不需要看政事堂的风气,单单是胡昭的影响力,足以让他们认真起来了。
做事情最怕的就是认真,如今大明虽是初步建立,但是牧景立足西南也有一段时间了,底蕴还是不错了,只要各个县城对这件事情认真起来了,今年除非爆发出了比往年还要眼中不知道多少倍的洪涝,才有可能伤及地方,不然会迅速被掌控的。
“你给了他一刀,是不是也得给他一个出气的机会!”胡昭微微一笑,道:“总不能你太霸道了,还不许人家的反击啊!”
“朕以后得吸取教训!”
蟲皇主宰
牧景微微眯眼。
“呵呵!”胡昭的笑声有些冷,一个天子,还和臣子较量上了,这厮,一点都没有自己天子的身份尊贵之意。
“言归正传!”牧景摆摆手,道:“如果提前入梅,江水暴涨,巴蜀问题肯定不会很大,但是荆襄会有问题吗?”
“应该不会!”
胡昭道:“如果实在不行,我下去看看,江东都还没有传来任何因为梅雨季而导致洪涝的消息,荆襄还是很稳固的!”
“不可小觑!”
牧景道:“你亲自去视察一下,荆襄五州,因为新政的事情,当地官吏和朝廷有些隔阂,所以也会在沟通上有些问题,你顺便处理一下!”
“好!”
胡昭虽不爽给牧景的新政擦屁股,但是作为一个丞相,这是他的责任,新政成和败都无所谓,他只要大明江山安稳。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来了。
寧為貴女 十三酥
“进!”
牧景皱眉了,他和胡昭聊天,一般情况之下,门外的文吏很少会传递消息了,毕竟是天子和宰执之间的聊天,关乎的必然是朝廷大事。
“陛下,景武司送回来最新消息!”
臥底皇後
进来的赵信,他送来的一份景武司密函。
“破译没有?”牧景看着密函。
“没有!”
赵信道:“左司绝密,右司的密码本是不对的,只有陛下持有的密码本,才能解密!”
“中恒!”
“迅速解密!”
“是!”
霍余立刻让解密组的人把这奏本解开,只需要一刻钟的事情,完整的消息已经呈现在了牧景和胡昭的面前。
“巨鹿居然被攻破了?”
牧景的瞳孔有些收凝。
“意料之外,倒是又在情理之中!”胡昭低沉的道:“毕竟刘皇叔这人,没有点把握的事情,不做,如果他能让并州主力和自己的会盟,那么攻破巨鹿,希望还是很大的!”
“不是刘皇叔!”
牧景摇摇头,道:“刘备倒是有着一份心,但是他并州主力被高干拖住了,袁本初这个外甥,也不是省油的灯,虽然打不过张飞,也谋算不过庞士元,但是偏偏凭借兵力优势,却拖住了他们大军,让他们没办法进入河北支援!”
“那么……”
胡昭的面色有些变了。
“黑山军,张燕!”
牧景低沉的道:“他的黑山精锐横冲而出,先是吸引了周军主力,然后接应刘皇叔的兵马,直接杀入了巨鹿郡,巨鹿郡的战争去,前后不足三天,周军主力兵败,袁熙率残部,已经撤回魏郡!”
“袁熙是撤回去,而不是逃回去?”胡昭的眸子闪烁了一下,低沉的道。
“情报是这样说的!”
“那就有趣了!”胡昭提醒说道:“袁熙还有主力能撤回魏郡,可魏郡没有兵力了!”
“不!”
牧景摇摇头:“你不知道的还有一件事情,青州主力也撤了,袁谭也返回魏郡了!”
“袁本初这两儿子,看来倒是有些想法了!”胡昭的眼力何其的毒辣,一眼就看穿的本质:“这袁本初宠爱小儿子,要为袁尚铺路,可他难道不知道,这狗急了都能跳墙,人要是被逼急了,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了!”
“知道,但是又能如何,在袁绍眼中,他立贤不立长,这也没毛病啊!”牧景耸耸肩:“如果袁尚还能大几岁,还能多几分威望,说不定就能扛得住河北周国的国统了!”
“想的美!”胡昭冷笑,一脸的讽刺:“在如今乱世之中,一个毛头小子想要守住先辈打下来的江山,谈和容易,而且还名不正言不顺,天子尚且只能为傀儡,他袁绍哪怕把袁尚推上位置了,也只能沦为河北众臣之傀儡,甚至比天下还要凄惨!”
天子为傀儡,已非秘密,在大明更是茶余饭后的一些谈资,天下人对大汉这个一个少年天子的印象,都只是傀儡了。
可要说刘协没本事,那可真不能说,只能说,生不逢时啊。
豪門歡:酷總裁的獨家溺愛
“那就要看他袁本初的决心有多大了!”牧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他袁绍都已经自身难保了,立继承人有毛用,是想要留点火种东山再起,还是想要振奋人心呢。
“既然巨鹿已经给被攻破,那么河北已守不住了,魏郡早晚都会被攻破的!”胡昭分析说道:“这时候,应该是袁绍最大的危机!”
“也是最大的机会!”牧景眼眸迸射出一抹的锐利的光芒:“能不能绝处逢生,或许就再次一击了!”
“官渡这一战,倒是可以期待!”胡昭的嘴角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道:“袁绍想要破釜沉舟学霸王,但是曹孟德可不是章邯!”
当年的巨鹿之战,楚军已入绝境,但是西楚霸王破釜沉舟,绝处逢生,一举成就了他日后的威名。
如今袁绍想要效仿。
他坐看巨鹿被攻破,任由魏郡动乱,可最精锐的兵马一直掌控在他的手中,他就是想要逼出来一些士气。
在冷兵器的战场,士气至关重要。
一旦他真的激发出将士们不惜战死,前赴后继的奔赴战场的士气,那么这一战,他的胜算有三四成之多。
昏嫁誤娶
“朕也想要期待一下!”
牧景双手背负,站在窗台前,看着前方的细雨,朦胧胧的一片天地,幽沉的说道:“袁绍和曹操这一对宿命的敌人,终究到了要决战的时候!”
历史上,他们也是决战。
曹操胜了。
但是以如今局势而言,相对于历史,反而调换了,历史,袁绍处于胜势,河北挟兵锋数十万逼迫而来,曹操兵少将寡,放眼天下人,对此战的看法,都是袁绍攻破中原的可能性最大。
但是如今的局势,恰恰好相反,曹操挟大军北上,具有胜势,而袁绍处于劣势之中,他能不能反杀,还真是一个谜团啊。
“官渡一旦开战,我们要不要做点准备?”
胡昭突然问。
“做什么准备?”牧景反问。
“骚扰一下,给曹操一些压力,让他们势均力敌,不是更好吗,最少能让他们打三五年,筋疲力尽,我们倒是能少伤亡很多!”
胡昭建议说道。
“想的很美好!”牧景撇撇嘴,道:“他们都是聪明绝顶的人,一旦曹操发现自己不能一战定乾坤,他就会收拢兵力,积累实力,不会动袁绍,甚至会放低姿态,联络袁绍,共同抵御我这个外患!”
“也对!”
胡昭叹气。
这想法很好,但是要真这么做了,那就显得画蛇添足了。
“无妨!”
牧景道:“他们斗他们的,我们也有事情要做,趁着他们还没有回应,先把边疆给清理一下,为日后一统江山做好准备!”
为了一统天下,不仅仅需要强大的财力支持,还需要边疆的安稳,只有边疆安稳,他才能抽点所有的主力。
“西凉?”胡昭眯眼。
“匈奴人不记得疼,那么我们就打到他们疼为止,不把匈奴打疼了,边疆不稳,日后想要一统中原,还有一个大患在旁边俯视眈眈,那可不是好事!”
牧景冷然得说道。
“那你想要怎么打?”胡昭问。
大明尽量可以不动刀兵,自然是不动刀兵好,但是如今时局之下,边疆不稳的确是大事情。
“庞羲说他能打赢,但是朕不能相信他一面之词,而且即使打赢了,若是朕辛辛苦苦建立的骑兵军被打残了,朕会心疼的!”
牧景说道。
“你想要调兵!”
“朕想要尝试一下,让战虎军增援,最精锐的山地军,在草原上,未必不能发挥战斗力,轻装上阵,看谁能偷袭过谁!”
天絕劍
“战虎军扩军不久,把握不大吧!”
“雷虎是一员将才,他需要在战场上,才能发挥作用力!”牧景道:“以战养战!”
“你太狠了!”
胡昭摇摇头,却无奈。

local_offerevent_note 12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