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17n精品小說 詭異入侵 起點-第0208章  幕後黑手?熱推-8vvjx

詭異入侵
小說推薦詭異入侵
凌迟,传说中要在身上割三千多刀,而且还得保证这人在挨刀的过程中不死,这可是技术活。
那人目光阴毒地瞪着江跃和余渊。
“你们这是作死,等着吧,你们得意不了多久了,哈哈哈!”
那人大笑声中,忽然表情一阵痛苦,全身开始出现痉挛,随即抽搐个不停,嘴角有白沫不断溢出。
“不好,他服毒了!”
江跃反应很快,一探那人鼻息,竟已没多少气。
这……
江跃到底没经历过这种阵仗,所谓凌迟,也只是顺口那么一说,因为逼供这种事,他的确不擅长。
原本是想着能从这家伙嘴里问出点蛛丝马迹。
谁曾想,这家伙竟然会服毒?
柱滅之叫我團長
难道他真的在嘴里一直藏了毒胶囊,随时可以咬碎自杀?
影视剧里常常看到,吞服这种氰化钾胶囊自杀,避免信息泄露。没想到,这种该死的情节,竟然在现实中上演?
看着对方渐渐失去意识,江跃知道,想从他嘴里问出话的打算是泡汤了。
末世狂喵 捕夢者
走到窗前朝外看去,摔下楼的那位更是纹丝不动,躺在血泊当中,比楼上这位凉得更透。
江跃无语,这一仗真是打得莫名其妙。
瞥了一眼余渊,见他面色苍白,惊魂未定的样子,忍不住问道:“这两人什么来头,你真不知道么?”
“我也莫名其妙,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这些天你都干了啥?”
“除了那天应你的邀请之外,我一直都在这个地方逗留。没有去任何招摇的场所,也没做任何事。”
“那他们是怎么找上门的?”
“我也奇怪。这些人难道会掐会算?我藏身这地方ꓹ 按理说不可能有人找得到啊。一开始我还以为是邓家的事犯了,不过听他们的口气ꓹ 好像和邓家没关系,而且,很有可能不是官面上的人。”
“肯定不是官方的人。”江跃非常确定。
官方部门的人ꓹ 哪怕是那些神秘部门,办事都有一套规矩ꓹ 有他们的章法,而且多半随身会有证件。
不携带证件ꓹ 除非是秘密行动。
可他们此来ꓹ 只不过是招揽余渊而已,根本谈不上什么秘密行动。
再说了,如果是官方部门招揽江湖异士,根本用不着那么遮遮掩掩,直接亮身份比什么都更有说服力。
其实余渊心里也门清,这两人行事风格透着邪性,肯定不是官方部门的人。
招揽人不成ꓹ 就要杀人灭口,完全是等于走自己的路ꓹ 让别人走投无路。
如此行径ꓹ 的确霸道。
江跃一直觉得星城隐隐潜伏着某一股未知的势力ꓹ 之前他就曾经跟罗处老韩他们提到过。
上次遇袭之后ꓹ 他对此越发确信。
经历了今天这么一出,他基本可以实锤。
星城暗处ꓹ 肯定有一只看不到的手ꓹ 在操纵着这一切。这幕后的黑手ꓹ 野心还非常大。
绑架觉醒者,招揽江湖术士……
还有上次云山时代广场的案件ꓹ 江跃在码头附近拦截,曾经和对方交手,从对方那名申队长口中,也得到了类似的供词。
他们绑架这么多人,其实是因为他们队伍中有个易先生,锁定了云山时代广场那些人当中,有特殊血脉的人存在。
而他们真正的目标,就是拥有异特殊血脉的人。其他人只不过是遭受池鱼之殃罢了。
种种细节,都指向了江跃的猜测,印证着江跃的猜测。
余渊性格慎密,又上去在那人的身上翻查起来。他就不信,这家伙身上难道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
看到余渊准备扒开对方衣物搜查,江跃忍不住提醒道:“你悠着点。这些人来头古怪,嘴里含毒,保不齐身上没有机关。”
先前搜查手机和车钥匙,只是在各个口袋里翻查了一下,倒没有完全剥开衣服。
如今要贴身搜身,还是小心为上。
被江跃这么一点醒,余渊心神一凛,越发小心。
银刀在手,将那家伙的衣服一道道划开,却不去正面接触。
外套被清理开之后,里头果然别有天地。
内衣揭开,里头缠着一根腰带,要带上竟然缠着一圈小小的注射器,每一个注射器里都有一枚针头,注射器内还有装有液体。
数了一下,竟足足有十二支之多。
这东西一看就透着邪乎,显然不是什么好东西。多半是含有剧毒的。
内衣也被余渊一片片划开,当这人胸口露出来时,一个纹身却是十分惹眼。
这个纹身是个四叶草的图案,这四叶草的造型很是奇特,每一片叶子却是一个斜长钝角三角形。
四个同样形状的三角形规则地拼在一起,形成这样一个四叶草的造型,乍一看又有些像风车。
这四叶草的造型被一个圆环圈住,形成一个整体的图案。
“你看着点。”
江跃叮嘱一声,翻窗直接跳了下去。
余渊探头一看,江跃已经轻飘飘落在了地面。捡起之前那名武装人员跌落在地的匕首,也将此人身上的衣服一一挑开。
最強高校
此人胸口,赫然也有这样一个图案。
这图案就像一个神秘的图腾,透着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江跃皱起了眉头。
这图案乍一看或许说明不了什么。但仔细一想,却是令人恐惧。
看着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图案,背后却是一个极为严密的组织。而这图案背后,很可能是一种执迷的迷信,被完全洗脑的结果。
看这两人的行为举止,显然异于常人。
一言不合就要灭口,受制于人立刻服毒自杀。寻常人哪怕是成了俘虏,又何来这么坚决的气魄,当场自尽?
这说明此人经过严格的训练,接受了极为执着的洗脑,有着近乎变态的纪律和信念。
这种地下组织,一旦为恶,那会非常可怕。
江跃越想越觉得此事严重。
火影之最強震遁 夜南聽風_20191013012542
这件事甚至已经超出了他一个人承受的极限。
一时间,江跃也陷入了犹豫当中。
这事是应该这样冷处理,还是应该告诉罗处他们?
冷处理固然是可以避免很多麻烦,但同时,这个组织的存在,等于是一把无形的剑,时时刻刻高悬在头顶。
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落下。
可怕的不是这个组织本身,而是这个组织的神秘。
余渊甚至都说不清楚怎么被盯上的,又是怎么被他们追踪到的。他们又怎么知道余渊是江湖异士呢?
这些未解之谜,都透着诡异,透着风险。
如果这些人随时可以找到余渊,那么即便这两人挂了,是不是会有下一批?下一批会不会更凶残,更可怕?
他们能轻松找到余渊,自然而然,也能轻松找到余渊背后的他。
怎么办?
江跃琢磨再三,还是决定,这事不能一个人扛。
拿出手机,想了想,还是直接打给了罗处。
他寻思了一下,余渊如果这些天一直在这地方待着,只有去幼儿园那天离开过的话,这事就透着一种可能性。
行动三处的队伍里,极有可能存在坏人。
除此之外,江跃实在想不出,还有别的暴露途径。
要说这些人无缘无故就找到余渊,那是不可能的。这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
肯定是有线索泄露,才会暴露。
反复推敲,那天幼儿园之行,必然存在暴露嫌疑。
倒不是说行动三处一定就有叛徒,可是江跃觉得,信息从行动三处泄露的可能性,绝不能排除。
不管是主观故意暴露,还是无意中泄露。
这已经不重要。
江跃要做的,就是规避这种风险。
行动三处最不可能是坏人的,就是这个罗处。
所以,这个电话必须打给罗处。
刚要拨出去,江跃忽然想起昨晚许纯茹的话。
如果许纯茹的电话可能被监听,那么他的手机,是不是也可能被监听呢?
一时间,江跃对余渊道:“你的手机给我打个电话。”
电话打通,罗处很快就接了电话。
听到电话这头是江跃,罗处微微有些诧异。怎么换号码打了?
“呵呵,小江,这么一大早换着号码打电话,肯定没什么好事吧?我正说今天去找你呢。”
“罗处,这会儿方便说话么?”
电话那头的罗腾听江跃语气严肃,也正色道,“我在办公室,就我一个人在,你说。”
“我跟你说个位置,你一个人先过来一下。”
当下江跃将地址说了一下,罗腾显然对星城非常熟悉,表示立刻赶来。
半个小时后,罗腾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附近。
江跃在楼下截住他,直接将他带到楼下那名武装人员摔落的地方。
罗处看到一具尸体,微微有些吃惊。
“小江,怎么回事?”
“罗处,你看看他胸口这个图案,你见过么?”
罗处上前一看,回忆了一阵,摇摇头:“没见过,怎么?”
江跃又带他上楼,看了另一个人的胸口,同样是这个图案。
“这人还没死?”罗处吃惊道,“他是什么情况?”
“服毒自杀吧。”
罗处轻轻挑开对方的眼皮,沉声道:“来不及抢救了。这是氰化钾中毒,剂量还不小,死定了。”
毕竟是人命关天,现场除了江跃,还有余渊这个陌生人,罗处忍不住又问道:“小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罗处,这位是我朋友,老韩是认识的。天使宝贝幼儿园的事,他也出过力。”
“哦!?幸会幸会,我听老韩提到过,是余先生,对吧?”
罗处那张扑克脸挤出几分笑意,伸手和余渊一握。
“老余,你和罗处说说怎么回事?”
余渊口才并不好,不过这个事倒也不复杂,余渊大致将情况说了一遍。
江跃也不急着补充,他要先等罗处自己分析之后,再开口。
否则他先入为主,难免干扰罗处的思路。
“小江,你让我过来,是想告诉我什么?”
“罗处,你心头应该有答案了吧?”
罗腾皱眉不语,蹲下来又查探了一阵。随即把那人腰带上那些注射器全部小心翼翼搜起来。
又掏出棉签和证据搜集袋,从那人口腔里裹了好几下,提取证物。
做完这些后,罗处轻叹道:“小江,这里的事交给我吧。”
江跃道:“罗处,你可要想好了,这事一旦卷入,想要脱身,可能就没有那么容易啦。”
罗处咧嘴一笑:“我怕什么?孤家寡人,这一百多斤肉,早不当成自己的了。倒是你小子,走到哪,麻烦就跟到哪,你还是多注意点自己吧。”
两人心思相通,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达成默契后,两人蹲到墙角边,开始认真分析起来。
江跃将自己的猜测和疑问,一五一十剖析了一遍。包括之前几次事件,种种细节,一一都能印证,星城确实有一股看不到的势力,在做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罗处,食岁者的尸体被盗,复制者好几个失踪,云山时代广场绑架案,包括后来针对觉醒者的绑架袭击案,甚至包括道子巷别墅爆炸案,以及今天的这一出,我极度怀疑,都是出自同一股势力的手笔。”
罗处若有所思。
每一个个案发生,他其实都会做一些推演,做一些合理的猜测。
很多时候,他也怀疑是不是有只黑手存在。
只是证据链一直不是特别成熟。
江跃这一番话,无疑是将各个细节串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条明朗的线索。也许还不足以称为证据链,但多少已经可以看出一点东西。
“所以,小江你的意思,我们行动局有内鬼,包括我们行动三处,都可能潜伏着眼线?”
“从老余今天的遭遇看,我目前唯一能想到泄露行踪的可能性,就是来自行动三处。”
罗处瞥了余渊一眼,虽没明说,但意思却很清楚。万一这位余先生含糊其辞,隐藏了一些细节呢?他这些天去了别的地方,干了别的事呢?
禦女高手 血月
江跃却摇摇头:“我可以担保,他说得是实情。”
江跃得窥心术多次观察过余渊,而且前几天,那头鬼物一直暗中监视余渊。也就是昨晚,江跃把它召唤去跟踪那个小报记者。其他时间,那头厉鬼一直是监视余渊的。
他要出去搞事,还真不容易。
更何况,江跃通过窥心术能读出一些蛛丝马迹。在这个问题上,余渊确实是没有说谎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11 11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