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c6v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網遊之王者再戰》-1669 繼承-mgnwy

網遊之王者再戰
小說推薦網遊之王者再戰
“你,你是薇尔莉特?”
暗房 格子裏的夜晚
睁大了自己的眼睛,雪灵幻冰的表情此时也变得犹如之前见到那场风轮炮轰炸的时候所表现的一样夸张,她上下打量着自己面前的这名曾经照料过许久、看上去与娜希娅别无二致的少女的身躯,半晌之后才将自己犹豫之下的疑问说了出来:“可是你……怎么……你是什么时候……”
“虽然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不过——我们的小灵冰看上去还没有反应过来啊。”一手搭腰、一手捏着下巴站在了两个人的面前,“娜希娅”的表情此刻也带上了玩笑之时所特有的恶趣味:“怎么,难道你一直都没有向他们说明我的存在么?”
“我当然没有说明,谁知道你是不是天天在盯着我,万一惹你不高兴了怎么办?”一旁的段青则是苦笑着摊了摊自己的双手:“我可不想受到什么来自阴间的记恨什么的。”
“你也知道我没有办法真正惩罚你啊?”翻了翻自己的眼睛,走上近前的“娜希娅”嘴角挂起了更加妩媚的弧度:“不过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她抬起头,望着那不断风云变幻天空的双眼中充满了更加享受和满足的惬意,那微微伸展开来的双臂仿佛也像是在拥抱着眼前这片草原与天空共同组成的世界,看上去美丽无比的画卷半晌之后才被雪灵幻冰整理完毕的一声问候所打断:“薇,薇尔莉特小姐。”
“叫我娜希娅就好了,我之前不是说过了么。”依旧沉浸在前方不断吹拂而来的新鲜空气,“娜希娅”闭着眼睛回答道:“这副身躯的主人……虽然是个愚笨而又纯真的女孩,不过我还是会尊重她的意志和意愿。”
“所以说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雪灵幻冰捂着嘴巴瞥向了一旁的段青:“能不能事先向我解释一下啊?”
“很简单,就是我在娜希娅爆发前的最后一刻进入了里世界的侧面,将她即将断掉的命运锁链拉回来了而已。”就像是在诉说着与自己无关的事实,段青状若无事地伸手摆出了一个拉扯的动作:“当然,以我现在的脆弱程度,重新进入里世界深处并接入轮轨风险太大,所幸我并不需要做到这种地步,我只是把锁链的另一头交给了她而已。”
“结果……她就替换到了娜希娅的身上?”望着段青随后指向的那名正在闭眼仰天拥抱自然的女子的后背,雪灵幻冰啜喏的声音变得更加不可置信了:“那她现在算是什么状态?她不是还在避风港么?”
“这家伙——咳咳,我的导师早在莫尔纳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被限制住了所有的行动了,就算她醒过来之后也是如此。”似乎是感受到了前方那名女子身上骤然散出的威胁之意,段青咳着嗓子将自己刚刚打算脱口而出的称呼改了过来:“为了逃脱这份桎梏,她一直瞒着对方与我保持着联系,包括最近的炼金研究以及我所经手的那些魔法调查,也都有她的一份功劳。”
“先前那场最后的爆炸,娜希娅本人或许是没办法避免灭亡的命运的。”说到这里的段青声音低沉了少许,那指向前方的手指也跟着低落了几分:“好在那些系统提示提醒到了我,让我想到了最后这个不是办法的办法,于是我就向着位于虚空中的薇尔莉特的意识求助,希望她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救下她。”
“其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说出最后这句话的是薇尔莉特,那向前展开的双臂也随着她成熟而又充满自得的笑容而转向了段青他们所在的方向:“希望你们能看在我这么可怜的份上,帮我保护好这份小秘密哟。”
“不要撒娇装嫩,这与你一直以来的身份形象可不太适——哎哟。”
不知是哪里挨了一记重击,斜着眼睛说着话的段青忽然捂着身体重重地躬下了身子,急忙伸手扶住了对方的雪灵幻冰随后也一脸恍然地抬起了头,映入眼中的则是“娜希娅”重新摆正身体之后闭着眼睛发出的急声咳嗽:“咳咳,总之我今后还是会以娜希娅的身份行动,也算是满足她这个人还未完成的心愿,顺便帮你们这些搞了一堆烂摊子的人收场。”
“我们现在遇到的麻烦或许确实有些大。”纷乱的思绪因为对方的这句话而收回,雪灵幻冰的态度也急忙由慌乱无措中恢复了过来:“目前的战斗形势虽然变得缓和了许多,但是我们背后的呼伦族显然来者不善,我们需要及时处理我们之间的关系,包括下一步究竟应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去摆脱这个威胁,活着走出这片领域……”
“这个还需要想?这家伙不是已经将路摆在你们面前了么?”操纵着娜希娅摆出了一副理所当然的叉腰姿势,薇尔莉特向着段青所在的方向示意了一下:“只要有我这个还活着的‘神使’在,他们就不敢真的拿你们怎么样。”
“你们就放心吧。”
简单的几句交待随着“娜希娅”与段青两个人又一段时间的谈话而显现在这片萧瑟的草原上空,很快又随着雪灵幻冰的离去而暂时告一段落,因为先前一系列的战斗与后事的处理而显得有些疲累的白发女子随后也在段青的提议下进入了帐篷,然后在笼罩于帐篷内的安全区域中下线休息了。目送着对方化作一阵消失的白光,摆在段青脸上的微笑也跟着缓缓地消失收回,放下了门帘的他随后也重新走回到了那条翠绿与焦黑的分界线之间,耳边也尽是还在打扫清理战场、与它们若即若离的那些呼伦族骑兵们偶尔发出的马蹄声与呼喝声:“……她人呢?”
“我们的处理算是比较及时,但她的灵魂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损害。”回答灰袍魔法师这句提问的是依附在娜希娅身体上的薇尔莉特,那四下查看的那双宛若秋水的眼瞳仿佛也正在打量着这个全新的自己:“按照道理来讲,她应该会如同正常死去的人一样,灵魂回归命运之轮,也就是你们常说的那个……叫做系统的地方,不过现在——”
“她还算活着,是吧?”没有在意对方话语中提到的那些诡异的词汇,段青依旧面色沉重地盯着对方的脸:“她还有机会苏醒么?”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先前的研究针对虚空深渊方面的多一点,我可从来没想过会涉及编织命运这一方面。”薇尔莉特依旧还在不停地检查自己的双手双脚:“不过有一点我倒是可以向你说明。”
明末國色江山 巨火
“我可以窥见原本属于她的记忆。”她活动着四肢的动作停顿了片刻,那悄然在自己周围巡视了一圈的眼神也收了回来:“虽然不知道这是否代表着她还活着,对她的复生有没有作用,但至少我可以‘代替’她活得更像一点,不是吗?”
“喂喂,难道你还真的打算以娜希娅的身份一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于是段青也捂着脑袋发出了一声不由自主的叹息:“先不说你在莫尔纳那边的情况怎么处理,这副身躯所拥有的身份和力量就不是你可以轻易适应的吧。”
“适应当然是需要时间的了,不过这可难不倒我。”重新开始摆弄起了自己的这副身体,上下不停检查的薇尔莉特语气漫不经心地回答道:“你与她接触过的这些回忆,她最后所展现出来的那份力量,还有她的身份……呵呵,想不想让我先给你爆个料?就当是友情大放送好了。”
“根据我所共享到的这副身躯的记忆,她可不是什么神使。”眼眉重新变得充满了恶趣味,她用故意压低的神秘声音悄然说道:“她只是继承了某个真正神使的力量,同时兢兢业业地履行着神使交待给她的那些任务的一名纯洁可怜的小女孩罢了。”
陰陽分魂人 蘇夜
“不是神使?”愣在原地半晌都没有说话,段青张大的嘴巴良久之后才逐渐合了起来:“可是看她之前那一系列的表现,还有她那不敢说明自己身份的样子——”
“因为她背负着‘誓言’。”打断了对方的话,娜希娅那上下活动的动作也停顿了片刻:“真正的神使将力量传给她的时候曾经让她发过誓:必须履行她身为神使的使命,同时不得向任何人透露她继承了神使的身份,否则灵魂将会遭到毁灭,永世不得回归上天。娜希娅也算是善良,自那以后就一直守护着这份誓言,不过因为突然接过了这份使命的关系,她在整个呼伦族的存在也出现了明显的‘断层’……”
“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她就像是突然出现在这个地方的人,是吧?”接替对方说出了这句话,段青苦笑着摇了摇自己的头:“在我从那些呼伦族的普通族提到这个情报的时候,我也曾经想过发生这种现象的可能性,不过我可从来没有想到,背后的原因竟然是因为如此——现在你替她说出来,不会有事吧?”
重生之海耶斯旋 兔來割草
“我才不相信这些誓言之类的东西,而且现在我可不是真正的娜希娅,就算说也不会算在她的头上。”
“那她之前一直都是生活在呼伦族族内的么?”
“当然,但那个时候的她更加默默无名,也绝不会做出任何干涉呼伦族内务的惊人举动。”薇尔莉特控制着娜希娅的身体点了点头:“这个世界上大概也只有像她这样的矛盾集合体,才会导致她做出那一系列令人费解的行径的吧。”
“……那个神使呢?将力量传承给她的神使现在在哪里?”
穿越之弄潮者
異時空傳奇
“当然是死去了,灵魂也消失在了狂风当中。”摇了摇自己的头,“娜希娅”的表情也终于失去了微笑:“以我本人的观点,我是不愿意给这种将自己的使命和命运强加给别人的家伙什么好的评价,但既然人都已经死了,那我也不再多说什么。”
“那你打算怎么办?”
眼前了解到的一切事实终于有了大致的轮廓,段青也将话题引导到了更加现实的方向上:“好不容易获得了自由,不打算在这个风之大陆上好好游历一番么?”
“游历?说什么傻话?”用奇怪的眼神望了段青一眼,“娜希娅”重新弯起了自己的腰:“别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我现在是以‘娜希娅’的身份活在这里的,我当然会以娜希娅的身份继续活下去,直至她的使命完成,将呼伦族的威胁完全抹除。”
“所以说神山和他们派来的神使果然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他们一直想要完成的‘使命’也不是什么好事呢。”撇了撇自己的嘴巴,段青声音低沉地说道:“抹除呼伦族的威胁吗?哼,虽然呼伦族确实没有在最后的时刻顾及到我们的死活,但他们一直英勇对抗兽潮的行为我还是非常赞同的,若是因为这样的理由而被抹除的话——”
“所以我都说了是‘抹除呼伦族的威胁’,而不是‘抹除呼伦族本身’。”再次没好气地打断了对方的话,双手叉腰的“娜希娅”一脸不悦地按了按自己的胸口:“要不然‘我’这么多年以来一直纠结着不知如何处理,难道还是真的害怕伤及什么无辜不成?”
“……”
“更何况现在还有你们的问题需要处理。”望着段青随后陷入的沉默,“娜希娅”也再度向着前方展露出了自己的微笑:“你就把这当作是我寄宿在这副身体之后所产生的一份私心吧,毕竟你们帮助过我这么多,你现在还是我的学徒,我可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你们天天受欺负,然后在那些所谓的强大部族随意的处理中莫名其妙死掉。”
“放心吧,你的导师会罩着你的。”她笑着拍了拍段青的肩膀,那伸展开来的女性身躯随后也向着帐篷所在的方向走去:“不过在此之前,我还是要先好好地训练你那点魔法上的三脚猫功夫,还要好好地享受一下全新的人生……唔呜——真是好久没有品尝过人间的美味了!我要一大桶麦酒,还有你先前经常亲手做的烤肉,还有——呃。”
“这副身体也实在是太过狼狈了吧?实在不符合我这个新晋‘神使继承人’的身份。”
她转过了头打量着自己的穿着和装束,轻点的脚步也停在了帐篷前方。
穿越之浮生淺若夢
“洗澡的地方在哪里?”

local_offerevent_note 30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