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971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御九天 ptt-第三百五十六章 暗堂計劃分享-ts99y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偷来的快乐总如白驹过隙。
看着傅里叶的脸庞,女人有些恍惚,今天才刚认识,她却有一种相识很久的感觉,情难自禁地呢喃道:“我可能是疯了!”
“遵从本心的及时行乐又有什么错?”傅里叶微微一笑。
多琳随着傅里叶的话声微颤,她心神挣扎着,“你还没告诉我,你要我帮你什么忙?”
“我想和你在一起。”
傅里叶帅气的微笑让她心颤,但是话却让她心中一沉,虽然她很享受沉浸在这个帅气男人魅力当中的感觉,但是她没打算让这变成一段长期的关系,“我以为我只要帮你一次而已。”
傅里叶的脸上仍然是帅气的微笑,“难道和我在一起不比当公爵的情人更好吗?”
多琳一下惊坐起来,“你……”
總裁,偷你一個寶寶!
她当然不是傅里叶随便去撩的女人,“别多想,美丽的多琳女士,或者,你会喜欢我叫你沃顿男爵夫人?”
多琳的身体冰冷,刚才还环绕着她身体的温暖和快乐全部化成了冰锥一般刺着她的肌肤,他知道她的丈夫是谁,更知道公爵和她的事,刚才的偶遇,根本就是他设计好的。
“这也不怪你,据我所知,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弥补你丈夫的错误,你是为了保护他才身不由己的和公爵有了联系,不是吗?”
“你到底是谁?”
“多琳,难道你真就不记得我了吗?我是黑格慕啊,我十岁的时候就发过誓,要做你的骑士。”
多琳愣愣地看着傅里叶,用了十几秒才从记忆里面挖出一个模糊的儿时记忆,“可是,你不是病死……”
“不,我没死,而是受到了秘密的征召,现在我长大了,也回来了。”傅里叶一边说着,一边又将多琳重新拉回到自己身边:“虽然离别时还是孩子,但是在征召营里,是对你的思念,让我撑过了那些魔鬼一般的训练,可惜我回来晚了,你已经是沃顿夫人了。”
多琳呼吸一滞,冰冷的身体又渐渐恢复了温暖,“我们不能在一起。”
“多琳,我只要做你的骑士,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就足够了,是你的话,只要你能看见我,我就能感觉满足……你想要我做什么,我都会如你所愿,一往无前,无论你是沃顿夫人,还是别的什么,在我眼中,你永远都是多琳,我只求你快乐。”
多琳被情话包裹着,看着帅气的脸庞,她感觉自己的心被融化了,竟然有这样一个人这样无条件的爱她,天,他还这么的帅气而且强壮,她知道征召是怎么回事,那是帝国从小秘密培养特殊菁英的办法之一,她看着傅里叶的眼神渐渐恢复了热度,“可是……”
“没有可是,听着,我会去公爵的城堡,成为他的骑士,但是,我要你明白,我真正效忠的是你,多琳。”
多琳被巨大的幸福感笼罩着,丝毫没有发觉傅里叶微笑的脸庞上面闪过的异样神色,更没有察觉到一道符文在她背后一闪即没。
夜幕降临,多琳乘着夜色的掩护匆匆地离开了酒店,傅里叶没有丝毫的疲倦,来到了距离酒店不远的一间酒吧。
酒吧里,歌手和乐队正在卖力的演唱着一首快节奏的歌曲,欢乐的鼓点让酒吧成为了舞池,各式各样的女人在昏暗的气氛中,拼尽全力的释放着她们的魅力。
傅里叶走进舞池时,受到了美女们的热烈对待,她们大多是其他国家来到撒顿城行商的,有女商人,也有女佣兵,当然,也少不了酒吧请来烘托气氛的舞女,无论是谁,异国他乡的寂寞夜晚,难免会盼望遇到一些新鲜的事情。
微微笑,我等你
傅里叶周旋其中,他让所有女人都感觉到了一阵春风般的舒服,好像他是专门对着她笑一样,然而,实际上傅里叶没有对任何人笑。
每个女人都下意识的想在他面前留下好的印象,于是最后,谁也没能真的躺进傅里叶的怀里。
而这也正是傅里叶想要的,他走到酒吧二楼最里面的包厢,无视了门口挂着的“请勿打扰”的牌子,推门而入。
黑色的沙发上,一个极其美丽的女人一脸玩味地看着闯入进来的傅里叶,“呵,还以为你会是最后一个到。”
“我也想,但是事情总是会有例外。”傅里叶贴着女人的大腿边的坐进了沙发,又拿起一块水果塞进嘴里,随即,一只肉乎乎的飞蚁突然从傅里叶的头上飞出,在包厢的空中盘旋了一圈,就落到了女人的身上,只见水一般的涟漪在女人的肤肌上轻轻一荡,飞蚁便消失不见。
傅里叶一脸的兴趣,“有时候,真想知道,你的这个模样,到底是真实的,还是给我们看到的幻象。”
黃泉旅店
“你猜呢?”女人微笑着。
“非猜不可的话,我觉得你肯定是更美才对。”
“你的嘴,真的是抹过了蜜,难怪这么多女人明知道你是个不负责的浪子,却总愿意做那只扑火的飞蛾。”
“不,我是真心爱她们的。”傅里叶微笑地辩解道,只是留了半句没说:只限他们在一起的时候。
“那她呢?你让我用飞蚁收集她的信息素也是因为真心爱她吗?”蚁后冷笑道。
“不,这一次,我是为了伟大的事业献身。”
“算了吧,老板不在这里,你就别假惺惺了。”
砰,包厢的大门再次被人推开。
群美合居 森羅天使
一个五官扭曲的侏儒走了进来,仿佛是与鼻子拧在了一起的眼睛冒着异样的寒光,在他身边,还跟着一男一女,都是身材高大健壮,样貌也是上乘,仿佛画卷里的太阳神和美神,只是两人的眼睛都毫无生气,布满了死灰。
傅里叶看着侏儒的眼睛,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童帝!他那双寒光的眼睛,仿佛能将人的灵魂从身体里面强行的拉扯出来一般。
那一男一女,显然是童帝独创的傀儡人。
“好了,人到齐了。”傅里叶收敛起了笑脸。
性感女人一挥手,符文在四周亮起又转黯,瞬间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酒吧的音乐声消失了,这里的声音,也都被隔留在了这个房间之内。
童帝一言不发的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两个奴隶立刻蹲跪了下来,男**隶趴在童帝的身前让童帝的双腿能够舒服的架在他的背上,而女**隶则是跪在后面,为童帝按着肩膀。
“遇到九头龙海库拉,你都能活着出来,命很硬啊。”童帝瞥了傅里叶一眼,眼睑下是意味不明的光采。
傅里叶一笑,“哈哈,大概是因为美女们都不希望我这样的帅哥过早离开她们吧。”
“哼。”天生侏儒的童帝一生最痛恨的就是帅哥,极度痛恨的则是会泡妞的帅哥,他的脚下猛然用力,被他当成脚垫的太阳神般的男奴吐出一口杂带着内脏的血块,但是立刻,这些血块像是蛇虫一样诡异快速的游走到了男奴身上,又从男奴的耳朵钻回了身体里面。
又帅又会泡妞怎么样,还不是被老子炼成了傀儡。
“好了,闲话已经说够了,傅里叶,老板的任务,你到底是怎么打算的。”蚁后将话题拉回到了正轨之上。
“不就干掉一个公爵吗?需要这么大动干戈?让我半个月前就赶了过来,还让我入梦找一个垃圾女人的童年记忆?傅里叶,你最好有个合理的解释。”童帝的眼中散发着危险,在他身后为他接摩的女奴身上也隐隐有幽光绽开,融入到房间的阴影当中,就算同是暗堂同伴,童帝毫无忌讳,事实上,若不是上次追杀卡丽妲受到灵魂反噬……
傅里叶微微一笑,童帝的反应,也都在他的计算当中,提前让童帝过来布局,一方面是只有童帝的入梦能够在不知不觉中挖掘秘密,另一方面,正因为童帝灵魂受伤,现在是使唤童帝的最佳时机。
如果不是受伤,童帝又怎么会一反往常,亲身参加了这次的会面?
“撒顿公爵自身就是鬼巅,再算上他身边还有两个不知底细的侍卫,这次的任务想要完成的漂亮,难度不小,童帝,你的伤好全了?”
童帝眼神幽深,“无论如何,公爵还有他那个侍卫的灵魂都是我的。”
他亲自过来,就是为了最深刻地向傅里叶传达这个意愿,只有吞噬了公爵的灵魂,他才能在最短的时候内解决掉上一次反噬带来的后遗症……一个非常奇怪的后遗症,他每天的梦里,都有一只奇怪的虫子盘距在他的灵魂之上,似灵非灵,似魂非魂,无论他用什么手段,都触碰不到,但是他每天修行的成果,都要被这只异虫吞去一成之多……
蚁后皱了皱眉,“童帝,老板说了让傅里叶安排,我们听安排就行,难不成你要质疑老板的决定?”
童帝撇了撇嘴,幽深的眼中却闪过一丝异样,但是刚才从女奴身上炸出去的阴影又都收回到了她的体内。
暗堂之中,他不服别人,但不能不服老板,他曾经试探过老板的灵魂……
这个世界上,没人比老板更可怕了!
傅里叶笑了笑,“轻松一点,撒顿城是个不错的地方,不要着急,我们还要等一个机会,灭了他们是一方面,关键是老板要的东西一定要拿到,蚁后,这个就要从那个女人身上着手,我也会用黑格慕的身份做掩护,第一步,要让她成为公爵大人最离不开的情人……”
蚁后随之一笑:“放心,她和公爵的信息素都已经收集就位,调制加入我的蚁后素做成香水给她喷上,她就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吸引撒顿公爵的女人。”
喬木染相思 蘭芝
“老板搜集那些东西干什么呢?”
蚁后转头看向童帝:“老板的事情,该知道的自然会让我们知道。”
傅里叶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继续吃着他的果盘:“谁知道呢,老板跟我们想的不一样,不过跟着老板,日子就会很精彩,世界总有一天会被颠覆!”
“对了,童帝,‘夜魔’的身份别玩得太过火,知道你要养魂,但是灵魂吞噬得太多,要是被人看出来是你,影响到老板的计划,我可不替你扛雷,自己去和老板解释。”傅里叶慢悠悠地说道。
…………
站台上有不少人,或站或坐,在闲聊着各种话题,哐哐哐哐……一辆魔轨列车从远处飞驰而来。
“来了来了!龙城那边的车来了!”
“准备准备,都麻溜儿点,给我打起精神来!”
随着一声喊,站台那些还坐的人们全都站起身来,挤到符文轨道两旁,翘首以盼着,只见那魔轨列车迅速进站,并缓缓降速。
轰轰呜……
列车终于停下,一节车厢的厢门被拉开,老王等六人早已收拾妥当,背着行囊,面容肃穆的出现在那车门口。
老王、温妮和玛佩尔神色如常,聊着天走在最前面。
“好多人啊!”安弟有些感慨,他感觉自己其实真没出什么力,不过是因为跟着玫瑰众人,结果回家后竟然遇到了如此接待。
以前在极光城,因为安柏林的原因,小安无论走到哪里都还是有点牌面的,可和此时此刻的那种英雄身份比起来,以前那点身份竟然显得是如此的微不足道和渺小。
那些顶着头顶烈阳,等待在车道两侧的人们此时是如此的热情,甚至热得他们脱了上衣,露出那一身身精湛的肌肉也不舍离开……这完全就是迎接英雄的待遇!
坷拉的心情也是微微有些激荡,她在人群中看到了不少兽人兄弟,讲真,能代表兽人族群参加这次龙城之行,且还和冰灵众一起,亲手手刃了好几个九神弟子!这份儿荣耀,那是曾经的兽人所不能想象的!
至于走在最后面的阿西八……阿西八已经激动得快要哭了!
光宗耀祖、这是光宗耀祖了啊!
上次他光宗耀祖的时候还是考进玫瑰学院时,老头子摆了十几桌,来了上百人替他庆贺,那就已经把老头子乐的屁颠屁颠了;可你再瞧这次的阵势,这些自发聚集起来的人们何止一两百,老头子回头恐怕非得摆上个百八十卓的流水席不可!
“大家好!大家好!我们回来了!”阿西八激动的冲人群挥着手,着实的感受了一番什么叫做露脸,可下一秒……
“五号厢!五号厢去几个人!”
“七号厢装袋子,所有袋子都搬过来!给我麻溜的,快点!”
“张工头,那胖子是你熟人吗?”有近处的人问:“我看他冲你挥手诶。”
“不认识,估计神经病吧……奶奶的,快搬快搬,偷什么懒!”

local_offerevent_note 27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