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pyez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討論-第四百五十四章 快快的長大閲讀-s8xv9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
“这也决定着他们的本性。”
明公迈着悠闲的步子往前走着,眼神宠溺的盯着前面的槐序,却在和身后的周离说话,声音也很迟缓:“他们从诞生之初,不光是一个个体的诞生,而是整个种族的诞生,就一直是世界的生命和意识的延续——”
“没有竞争压力,没有天敌。”
“也不需要考虑种族延续,即使再不思进取也不会有另外一个种族将他们淘汰。”
“这造就了他们平和、悠然的本性。”
何日請長纓
“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喜欢静静地感受生活,感受生活本质,会和其他生命缔结最纯粹的,不掺杂任何外在利益、不受任何外在因素影响的感情,不含杂念的去追求纯粹的快乐,纯粹的喜,纯粹的恶,有着一颗晶莹剔透的内心……这让他们强大,也让他们弱小,可以说在他们来到这个世界之前,至少有超过一半的妖怪都理解不了“争斗”这个词的概念,因为他们从不知道两个种族碰在一起是什么样子的,他们措手不及。”
“但这也让他们的文明进展极为缓慢。”
“虽然在来到我们的世界之前,他们就已经有了辉煌的文明,可这无疑用了很长时间……很长很长,他们真正了解到世界的残酷、开始加快进步速度,正是和人类开启争斗的这几千年。”
“但我还是喜欢他们。”
周离听到这里嗯了一声,算是对明公的回应,表示自己一直在认真的听。
从这一点来说,人类无疑相反。
人类可不是从诞生之初就是天之骄子,人类绝不是温室里的花朵,这个世界最开始诞生生命之时,就像是一个巨型的养蛊盅一样,只有强者才能留下来,弱者被不断淘汰。
人类还不是人类的时候,就一直在竞争。
和其他种族竞争,和其他人属竞争,甚至自己种族内也一直在竞争,这个过程漫长又血腥。
进化这个词太美好了,美好得人们以为我们总是在向前。
但这其实是一个筛选过程。
每个种族的下一代都可能比上一代更弱,也可能比上一代更强,弱者被淘汰,强者留下并继续繁衍。从个体来看这个变化是难以控制的,是随机的,但从种族来看,却是一直向好的。
也有向弱的种族,那么他们就走到了毁灭的路上。
人类现在统治着这个世界,不仅没有对手,连潜在对手都没有了,于是开始保护弱小展示仁慈了,可在那漫长的时光里,人类不知道击败了多少对手,才走到现在这一步。
从这点来看,人类的强大是妖无法想象的。
这也造就了人类不一样的本性与思维。
随着声音停下,明公的步子越放越慢了,他开始扭头打量着这个世界。
看看天空和云朵;
看看地面的泥土和青草;
看看远处的山和树;
有时也看看槐序。
他似乎能看见其他人的目光不能及的地方,时不时会停下脚步,脸上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真了不起……”
周离猜他是在说镜区。
镜区的风越来越大了,已经吹得草木摇晃,胡乱招摆。
安静思索了好久,周离才又说道:“那么您变成妖,就是融入故土世界吗?”
登徒女好色賦
“是。”
“那妖如果融入人类世界,是不是就能变成人呢?”
“你比我强。”明公回头看着周离,过了下才点头,“理论上是这样的,但这个过程要难千百倍。因为故土世界已经是座逃离原本宇宙的孤岛了,是个孤悬之地,而人类世界却有着一个完整的、年轻的宇宙。并且人类世界是排斥妖怪的,故土世界却很欢迎我。”
“这样啊……”
“即使这样,我也是在大妖们的帮助下才融入进来的,在这个过程中,我出力不到两成。”
“知道了。”
周离点着头,不吭声了。
明公也并不在意,开始和槐序说起话来,讲的多是他们以前的事。
随着地球世界的规则不断侵入镜区,这个世界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天地异象,周离强忍着跟在他们身后,看着明公脸上的微笑越来越浓,眼神却越来越不舍。
豪門迷情,老公不離婚
终于,他停下了脚步。
“时间到了。”
槐序说得正兴起,被打断后愣了愣,随即扭头打量这方天地,眉头陡然皱了起来。
明公依然挂着微笑,看着槐序:“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必须要走了。”
“你走哪去?我跟你一路。”
“保护好你的朋友。”明公摇头道。
“那我去哪找你?”
“你不用找我的,你又不是小孩子了,你都长大了。”明公停顿着,手颤了一下,似是在犹豫着,但最终他还是将手抬了起来,摸了摸槐序的头,“你从来都是我的骄傲,我也会一直骄傲下去的。”
“?”
槐序陡然睁大了眼睛,一下子就感受到了离别的气息。
尽管之前就想过的,做过准备的,但它就发生在今天,还是让她感到不敢置信。
“我见不到你了是吗?”
“谁说的?我可没那么容易死。”明公笑着说道,然后指了指周离,“我必须要走了,不能再多说了,否则你的朋友就快要支撑不住了。”
“那……”
槐序并没有将这句话完整的说出来,明公的摇头打断了她,于是她紧闭上了嘴。
星途有我 散漫仙
可眨眼间,眼前就已空空如也。
天地间的威势随之平息,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过,而前边这处草地,也从未有人站立过。
这样的离别实在有些突兀。
槐序眼里一片茫然,站在原地发起了呆,就连周离上来拉她衣服她也毫无察觉,只是任由周离拉着,然后随着周离的力道,机械式的慢慢往回走去。
半小时后。
红染把玩着手杖,来到他们面前,眉间有几分疲惫,语气却故作轻佻:“聊得还开心吗?”
然后瞄一眼槐序:“看来不太开心。”
“老师去哪了?”槐序起身问。
“你不问他,跑来问我。”红染微微笑着,“我怎么会知道呢?”
“你肯定知道!”槐序笃定道,“他怕我去找他,所以才不告诉我的,但他不怕你去找他!”
“角度清奇。”红染又笑了。
“他去哪了?”槐序又问。
寒門梟士 高月
“某个地方。”
“什么地方?”
“可能是一个他喜欢的地方。”
“哪里?”
“我不知道。”
“那你怎么知道这些?”
“猜的。”红染端起周离刚才喝水的杯子,小口抿了一口,很优雅,“我知道他会死在那里。人类都喜欢挑一个自己喜欢的地方死去,好像能永远留在那里一样。”
“……”
槐序默默的坐回了椅子上。
“今天很晚了。”红染对他们说道,“我还有些事,你们不急的话,在这里睡一晚,明天再回去吧。”
“不急。”周离瞄着她,“是很麻烦的事吗?”
“还好。”
红染如是说着,却是深深吸了口气,又缓缓吐出,随即在周离面前卸下伪装,就那么一秒钟内,她脸上的神光仿佛一下子黯淡了许多:“好吧,其实很麻烦。”
“我还帮不上你。”周离小声说。
“你还小。”
總裁的外 陽乖
“我会快点长大。”周离停顿了下,“比以前更快一点。”
“有时候姐姐也很自私的。”红染将手搭在周离肩膀上,“有时候姐姐希望你能快点强大起来,但有时候又希望你能慢慢的长大,越慢越好。”
“为什么?”
“你强大了,明公就会死。”红染放低声音,“好歹我们也认识很多年了。”
“这样啊……”
周离并不觉得这有什么好自私的。

local_offerevent_note 25 10 月, 2020

account_box Ula Goldsmith Ula Goldsmith


local_offer